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徐志摩文集 作品相關 短暫的久遠序  
   
作品相關 短暫的久遠序

這位詩人的才情是公認的。他的一生短暫,他的藝術生命卻長久,而且看來歲月愈
往後推移,人們對他的興趣也越濃厚。
他為新詩“創格”功效卓著。他把聞一多關于格律詩的理論主張以諸多廣泛的藝術
實踐具體化了。他創造了規整一路的詩風,並且糾正了自由體詩因過于散漫而流于平淡
膚淺的弊端。他開創了中國新詩格律化的新格局。他和新月詩人的工作推進了中國新詩
的發展。
他的詩名顯赫,掩蓋了他在其它文體方面的才能。一位真實的人,一位純情的人,
加上一位才識和文學修養超群的人,使他完全有可能成為別具一格的大師而留名于世。
可惜他因貪戀天外的云游而未能在人間進行更為輝煌的創造。他終究只是一朵沖破濃密
的彩云,“象是春光,火焰,象是熱情”。
作為散文家的徐志摩,他的成就並不下于作為詩人的徐志摩。在五四名家蜂起的局
面中,徐志摩之所以能夠在周作人、冰心、林語堂、豐子愷、朱自清、梁實秋這些散文
大家叢中而卓然自立,若是沒有屬于他的獨到的品質是難以想象的。他以濃郁而奇豔的
風格出現在當日的散文界,使人們能夠從周作人的沖淡、冰心的靈俊、朱自清的清麗、
豐子愷的趣味之間辨識出他的特殊風采。
《濃得化不開》是徐志摩的散文名篇。這篇名恰可用來概括他的散文風格。要是說
周作人的好處是他的自然,朱自清的好處是他的嚴謹,則徐志摩散文的好處便是他的
“啰嗦”。一件平常的事,一個並不特別的經曆,他可以鋪排繁采到極致。他有一種能
力,可以把別人習以為常的場景寫得奇豔詭異,在他人可能無話可說的地方,他卻可以
說得天花亂墜,讓你目不暇接,並不覺其冗繁而取得曲徑通幽奇岳攬勝之效。
把複雜說成簡單固不易,把簡單說成複雜而又顯示出驚人的縝密和宏大的,卻極少
有人臻此佳境。唯有超常的大家才能把人們習以為常的感受表現得鋪張、繁彩、華豔、
奇特。徐志摩便是在這里站在了五四散文大家的位置上。他的成功給予後人的啟示是深
遠的。
人們在文學創造這個領域中,都是有意或無意的競爭者。參與這個才智與毅力的角
逐的,固然需要一定和相當數量的創作實績,但數量大體上只能是勤奮的證明。而曆史
的選擇似乎更為重視創造性的加入。一個作家能夠在某一個側面或層次(例如境界、風
格、技巧或語言等)以有異于人的面目出現、並以個別的異質而豐富了全體的,便有可
能獲得冷酷曆史的一絲微笑。文學史是一個無情的領域,這里的殺戳也如商業社會,不
過它僅僅只是智力和精神上的決死而已。
文學史不可能把所有的事實都納入它的懷抱。因為要保存,于是文要淘汰。淘汰是
分層次進行的,開始可能是自思想到藝術的平庸;後來可能是上述兩個方面的無創造;
最後一個層次便可能是獨創性——思想上的精深博大和藝術上的別樹一幟——的貧乏。
這是一個“尸橫遍野”的戰場,成為英雄的只是萬千死者中的若干幸存者。盡管文學曆
史殘酷無情,但仍有無盡的勇者奔湧前來——文學畢竟不同于社會其它部門——這里的
競爭和博擊與個人的精神需求、以及創造的愉悅攸關,這里的戰敗者並不會真的死去,
他們終究只是一個快樂的輸家。

上篇:作品相關 云游序     下篇:志摩的詩 雪花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