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徐志摩文集 志摩的詩 滬杭車中  
   
志摩的詩 滬杭車中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煙,一片山,幾點云影,
一道水,一條橋,一支櫓聲,
一林松,一叢竹,紅葉紛紛:

豔色的田野,豔色的秋景,
夢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隱,——
催催催!是車輪還是光陰?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①此詩作于1923年10月30日。發表于1923年《小說月報》第14卷第11號,原名
《滬杭道中》。



將朱自清的散文《匆匆》與徐志摩這首《滬杭車中》比較來讀或許是饒有趣味的事。
朱自清用舒緩從容的筆墨描寫了時光匆匆流逝的步履、印痕,徐志摩卻用極其簡潔的文
字再現了匆匆時光的形態、身姿。朱自清的時光是擬人化的,徐志摩的時光卻是強大的
建築式的。
有誰目睹過時光?盡管時間以晝夜黑白的形式重複升降在我們生命之中,時光的本
質到現代才真正成為人類致命的敏感。如果說朱自清的《匆匆》讓我們注意到時光在細
小事物中的停留和消逝,徐志摩的《滬杭車中》則要我們與時光對視、相向而行。它以
詩所特有的語言將空間豎起,時間化為邃道。《滬杭車中》給人的感受是緊張和尖銳。
這首詩的詩題就是動態空間:滬杭車中。上海與杭州短暫的距離已被現代交通工具火車
不經意打破了。時間和空間本是相對物,此刻簡直就是渾然一體了:“匆匆匆!催催催!”
兩組擬聲詞把這種渾然表達得淋漓盡致。隨著這到來的時空的渾然,時空中原本渾然一
體的自然反被切割成零碎的片斷:“一卷煙,一片山,幾點云影;/一道水,一條橋,
一支櫓聲,/一林松,一叢竹,紅葉紛紛”更深刻的、實質意義的分裂乃是人類自身的
安甯的夢境的分裂。和大自然一樣安甯而永琲犒盚牷]或說大自然本身就是一個夢境)
由分明而“模糊,消隱。”“催催催!”這現代文明的速度和頻率不能不使詩人驚歎: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第一段寫現代時空對自然的影響,第二段寫現代時空在人類精神深處的投影,二段
互為呼應、遞進,通過“催催催”這逼人驚醒的聲音讓人正視時間。這種強烈的現代時
間意識,正是現代詩創作的原動力。徐志摩曾在《猛虎集》序文中談到時間意識遲鈍的
痛苦:“尤其是最近幾年,有時候自己想著了都害怕:日子悠悠的過去內心竟可以一無
消息,不透一點亮,不見絲紋的動。”遲鈍和敏感或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事實上詩人
的時間感是現代時間意識的多重折射。徐志摩寫于《滬杭車中》之後的1930年的《車眺》
和1931年的《車上》所表達的便分別是時間永琠M時間在生命中生生不息的主題。無論
“車”這一意象多麼富于流動動蕩的時間感,如下的詩句帶給我們的安甯幾乎是不可擊
碎的:“綠的是豆畦,陰的是桑樹林,/幽郁是溪水傍的草叢,/靜是這黃昏時的田景,
/但你聽,草蟲們的飛動!”(《車眺》)而“她是一個小孩,歡欣搖開了她的歌喉;
/在這冥盲的旅程上,在這昏黃時候,/象是奔發的山泉,/象是狂歡的曉鳥,/她唱,
直唱得一車上滿是音樂的幽妙。”(《車上》)則使我們無不為生命與時間同在並使時
間生機勃勃而感動。徐詩三篇寫時間的詩皆以車為象征,而《滬杭車中》堪稱象征的一
個小奇跡:滬杭車這一具體事物及催與匆同聲同義不同態擬聲詞的巧妙運用,實在是詩
人天才的悟性和語言敏感的反應。然而,如果我們讀《滬杭車中》而不去讀《車眺》和
《車上》,便是一個不小的遺憾。它們是徐志摩時間觀的統一體。
既有朱自清洋洋灑灑的《匆匆》,又有徐志摩雕塑建築式的《滬杭車中》,現代文
學史中的時間概念才真正是可觸可感。

上篇:志摩的詩 月下雷峰影片     下篇:志摩的詩 石虎胡同七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