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徐志摩文集 翡冷翠的一夜 偶然  
   
翡冷翠的一夜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①寫于1926年5月,初載同年5月27日《晨報副刊·詩鐫》第9期,署名志摩。這
是徐志摩和陸小曼合寫劇本《卞昆岡》第五幕里老瞎子的唱詞。



能把“偶然”這樣一個極為抽象的時間副詞,使之形象化,置入象征性的結構,充
滿情趣哲理,不但珠潤玉圓,朗朗上口而且余味無窮,意溢于言外——徐志摩的這首
《偶然》小詩,對我來說,用上“情有獨鍾”之語而不為過。
詩史上,一部洋洋灑灑上千行長詩可以隨似水流年埋沒于無情的曆史沉積中,而某
些玲瓏之短詩,卻能夠經曆史年代之久而獨放異彩。這首兩段十行的小詩,在現代詩歌
長廊中,應堪稱別備一格之作。
這首《偶然》小詩,在徐志摩詩美追求的曆程中,還具有一些獨特的“轉折”性意
義。按徐志摩的學生,著名詩人卡之琳的說法:“這首詩在作者詩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
的一首。”(卡之琳編《徐志摩詩集》第94頁)新月詩人陳夢家也認為:“《偶然》以
及《丁當-清新》等幾首詩,劃開了他前後兩期的鴻溝,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氣,用整齊
柔麗清爽的詩句,來寫那微妙的靈魂的秘密。”(《紀念徐志摩》)。的確,此詩在格
律上是頗能看出徐志摩的功力與匠意的。全詩兩節,上下節格律對稱。每一節的第一句,
第二句,第五句都是用三個音步組成。如:“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在這交會時互
放的光殼,”每節的第三、第四句則都是兩音步構成,如:“你不必訝異,”“你記得
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處理上顯然嚴謹中不乏灑脫,較長的音步與較短的
音步相間,讀起來紆徐從容、委婉頓挫而朗朗上口。
而我在這里尤需著重指出的是這首詩歌內部充滿著的,又使人不易察覺的諸種“張
力”結構,這種“張力”結構在“肌質”與“構架”之間,“意象”與“意象”之間,
“意向”與“意向”之間諸方面都存在著。獨特的“張力”結構應當說是此詩富于藝術
魅力的一個奧秘。
所謂“張力”,是英美新批評所主張和實踐的一個批評術語。通俗點說,可看作是
在整體詩歌的有機體中卻包含著共存著的互相矛盾、背向而馳的辨證關系。一首詩歌,
總體上必須是有機的,具各整體性的,但內部卻允許並且應該充滿各種各樣的矛盾和張
力。充滿“張力”的詩歌,才能蘊含深刻、耐人咀嚼、回味無窮。因為只有這樣的詩歌
才不是靜止的,而是“寓動于靜”的。打個比方,滿張的弓雖是靜止不動的,但卻蘊滿
飽含著隨時可以爆發的能量和力度。
就此詩說,首先,詩題與文本之間就蘊蓄著一定的張力。“偶然”是一個完全抽象
化的時間副詞,在這個標題下寫什麼內容,應當說是自由隨意的,而作者在這抽象的標
題下,寫的是兩件比較實在的事情,一是天空里的云偶爾投影在水里的波心,二是“你”、
“我”(都是象征性的意象)相逢在海上。如果我們用“我和你”,“相遇”之類的作
標題,雖然未嘗不可,但詩味當是相去甚遠的。若用“我和你”、“相遇”之類誰都能
從詩歌中概括出來的相當實際的詞作標題,這抽象和具象之間的張力,自然就蕩然無存
了。
再次,詩歌文本內部的張力結構則更多。“你/我”就是一對“二項對立”,或是
“偶爾投影在波心,”或是“相遇在海上,”都是人生旅途中擦肩而過的匆匆過客;
“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都以“二元對立”式的
情感態度,及語義上的“矛盾修辭法”而呈現出充足的“張力”。尤其是“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一句詩,則我以為把它推崇為“新批評”所稱許的最適合于“張力”
分析的經典詩句也不為過。“你”、“我”因各有自己的方向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遇,
交會著放出光芒,但卻擦肩而過,各奔自己的方向。兩個完全相異、背道而馳的意向—
—“你有你的”和“我有我的”恰恰統一、包孕在同一個句子里,歸結在同樣的字眼—
—“方向”上。
作為給讀者以強烈的“浪漫主義詩人”印象的徐志摩,這首詩歌的象征性——既有
總體象征,又有局部性意象象征——也許格外值得注意。這首詩歌的總體象征是與前面
我們所分析的“詩題”與“文本”間的張力結構相一致的。在“偶然”這樣一個可以化
生眾多具象的標題下,“云——水”,“你——我”、“黑夜的海”、“互放的光亮”
等意象及意象與意象之間的關系構成,都可以因為讀者個人情感閱曆的差異及體驗強度
的深淺而進行不同的理解或組構。這正是“其稱名也小,其取類也大”(《易·系辭》)
的“象征”之以少喻多、以小喻大、以個別喻一般的妙用。或人世遭際挫折,或情感陰
差陽錯,或追悔莫及、痛苦有加,或無奈苦笑,悵然若失……人生,必然會有這樣一些
“偶然”的“相逢”和“交會”。而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必將成為永難忘懷的記
憶而長伴人生。

上篇:翡冷翠的一夜 呻吟語     下篇:翡冷翠的一夜 我來揚子江邊買一把蓮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