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徐志摩文集 翡冷翠的一夜 半夜深巷琵琶  
   
翡冷翠的一夜 半夜深巷琵琶

又被它從睡夢中驚醒,深夜里的琵琶!
是誰的悲思,
是誰的手指,
象一陣淒風,象一陣慘雨,象一陣落花,
在這夜深深時,
在這睡昏昏時,
挑動著緊促的弦索,亂彈著宮商角微,
和著這深夜,荒街,
柳梢頭有殘月掛,
啊,半輪的殘月,象是破碎的希望他,他
頭戴一頂開花帽,
身上帶著鐵鏈條,
在光陰的道上瘋了似的跳,瘋了似的笑,
完了,他說,吹糊你的燈,
她在墳墓的那一邊等,
等你去親吻,等你去親吻,等你去親吻!


①寫于1926年5月,初載同年5月20日《晨報副刊·詩鐫》第8期,署名志摩。




徐志摩的詩歌常有一起句就緊緊抓住讀者的力量。本詩第一句以“又被它從睡夢中
驚醒”造成觸目驚心的效果,立刻將琵琶聲和抒情主人公同時凸現出來。“又”說明這
不是第一回,增強了這種“驚醒”的效果。這深夜里的琵琶聲表達的是“淒風”、“慘
雨”、“落花”般的“悲思”。它出現的時間是“夜深深時”、“睡昏昏時”,空間是
“荒街”、“柳梢”、“殘月”。在這荒涼沉寂的時空之間驟然響起的淒苦之聲,風格
哀婉精美,它奠定了全詩抒寫愛情悲劇的基調。“是誰的悲思,/是誰的手指,”這樣
緊促的詢問傳達出詩人心靈深處翻湧的波瀾。琵琶聲在構思上既是比,又是興。它直接
引發了詩人心中久郁的痛苦,為後半部分抒發詩人的內心感慨作了必要的准備。全詩一
到九行都是鋪墊,從第十行開始由對琵琶聲的描寫形容轉入內心悲思的抒發,是全詩的
重心所在,也是琵琶聲抒情意蘊的直接升華。
在詩的後半部,詩人內心感慨的抒發,是通過“他”的形象及與“他”有關的一系
列意象來表達。他共出現三次,第一、二次緊緊粘連:“啊,半輪的殘月,象是破碎的
希望他,他/頭戴一頂開花帽,/身上帶著鐵鏈條,/在光陰的道上瘋了似的跳,瘋了
似的笑”。這兩個“他”既可指抒情主人公心中“破碎的希望”,是無形無影情感的形
象化表現,是一種比喻;又可指懷著這“破碎的希望”的抒情主人公自身,是一個人。
“他”由“半輪”“殘月”的比喻導引入詩,其抒情意蘊又通過肖像和行動的詳細描寫
來表達。囚徒般落魄的面貌、絕不妥協的掙紮跳動以及躍出常態的瘋笑構成一個多層面
的悲劇形象,充分體現出詩人為追求自由的愛情受盡磨難、深感絕望又仍要苦苦掙紮的
痛苦心情。這種瘋狂而慘痛形象的出現,使本詩在審美風格上突破並發展了傳統琵琶聲
哀而不傷、精美怨婉的基調。全詩在這里形成一個情感高潮。伴隨第三個“他”而出現
的人物有“你”和“她”。徐志摩是個“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個性主義者,詩
句中的“她”既指與詩人深深相戀而又不可望及的女子,又指與愛人相關的幸福、理想
等人生希望,既是實指又是象征。自由的愛情總難為現實所容,“吹糊你的燈”也就熄
滅了希望之光、生命之火。愛人甜美的親吻卻隔著標志生死界限的墳墓,“墳墓”與
“親吻”這情感色彩強烈反差的事物構成一種巨大的張力,將愛情、希望與其追尋者統
一于寂滅,寫盡了詩人對愛的熱切渴望,更寫盡了詩人受盡磨難之後的淒苦、絕望。這
里,“他”和“你”實際上是同一的,抒情主人公分身為一個旁觀的“他”對一個當局
的“你”發出如此殘酷而又絕望的告示,表現出詩人對命運的深深無奈。詩的末尾部分
以“燈”、“墳墓”、“她”、“親吻”構成淒豔詭秘的氛圍。這種氣氛,我們常可從
李賀詩歌中感受到。
詩人在深夜一陣悲淒的琵琶聲中,把落魄困擾又“發瘋似地”“跳”著、“笑”著
的“他”置于有“柳梢”、“殘月”的“荒街”,繼而又示之以“吹糊”的“燈”和
“在墳墓的那一邊”“等你去親吻”的“她”,造成一種淒迷頑豔的獨特意境。其豐富
的內涵使得全詩既疑煉精致又豐潤舒闊,充分傳達出詩人不惜一切、熱烈追求愛情又倍
受苦難的慘痛心情。
極富音樂美是本詩突出的藝術特色。各詩行根據情感的變化精心調配音韻節奏。
“是誰的悲思,/是誰的手指”的急切尋問和“象一陣淒風,/象一陣慘雨,/象一陣
落花”的比喻排比,句型短小,音調急促清脆,如一批雨珠緊落玉盤,與作者初聞琵琶、
驟生感觸的情境正相諧和。而後的“夜深深”、“睡昏昏”以eng、un沉穩渾然的音調疊
韻,為琵琶聲設置了一個深厚、昏沉、寂靜的背景,如一個寬厚的灰色帷幕,與前台跳
躍的音調共成一個立體的世界。接著,“挑動著緊促的弦索,亂彈著宮商角微”,這稍
長的句式,因多個入聲字連用,其聲雖又如一陣急雨,但已不再有珠圓玉潤的亮色,顯
得陰暗慘促,正合作者深受觸動、萬緒將起的紊亂心境。臨末,“瘋了似的跳,疲了似
的笑”,以入聲“jao”押韻,音調促仄尖刺,正與詩中作瘋狂掙紮的絕望形象一致。
最後三聲“等你去親吻”的複遝,如聲嘶力竭的哭喊,一聲高過一聲,撕人肺腑。全詩
長短詩行有規律地間隔著,長句每行六個節拍,短句每行三個或四個拍,整齊且富有變
化。短句詩行押韻,並多次換韻。全詩節奏鮮明,音調和諧悅耳,宛若一支琵琶曲,悲
切而並不沉寂,與本詩既淒迷又頑豔的抒情風格相一致,達到了心曲與琴曲的統一,也
使詩歌獲得了形式上的美感。

上篇:翡冷翠的一夜 我來揚子江邊買一把蓮蓬     下篇:翡冷翠的一夜 起造一座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