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徐志摩文集 云游 康橋再會吧  
   
云游 康橋再會吧

康橋,再會吧;
我心頭盛滿了別離的情緒,
你是我難得的知己,我當年
辭別家鄉父母,登太平洋去,
(算來一秋二秋,已過了四度
春秋,浪跡在海外,美土歐洲)
扶桑風色,檀香山芭蕉況味,
平波大海,開拓我心胸神意,
如今都變了夢里的山河,
渺茫明滅,在我靈府的底里;
我母親臨別的淚痕,她弱手
向波輪遠去送愛兒的巾色,
海風咸味,海鳥依戀的雅意,
盡是我記憶的珍藏,我每次
摩按,總不免心酸淚落,便想
理篋歸家,重向母懷中匐伏,
回複我天倫摯愛的幸福;
我每想人生多少跋涉勞苦,
多少犧牲,都只是枉費無補,
我四載奔波,稱名求學,畢竟
在知識道上,采得幾莖花草,
在真理山中,爬上幾個峰腰,
鈞天妙樂,曾否聞得,彩紅色,
可仍記得?——但我如何能回答?
我但自喜樓高車快的文明,
不曾將我的心靈汙抹,今日
我對此古風古色,橋影藻密,
依然能坦胸相見,惺惺惜別。

康橋,再會吧!
你我相知雖遲,然這一年中
我心靈革命的怒潮,盡沖瀉
在你嫵媚河身的兩岸,此後
清風明月夜,當照見我情熱
狂溢的舊痕,尚留草底橋邊,
明年燕子歸來,當記我幽歎
音節,歌吟聲息,縵爛的云紋
霞彩,應反映我的思想情感,
此日撤向天空的戀意詩心,
贊頌穆靜騰輝的晚景,清晨
富麗的溫柔;聽!那和緩的鍾聲
解釋了新秋涼緒,旅人別意,
我精魂騰躍,滿想化人音波,
震天徹地,彌蓋我愛的康橋,
如慈母之于睡兒,緩抱軟吻;
康橋!汝永為我精神依戀之鄉!
此去身雖萬里,夢魂必常繞
汝左右,任地中海疾風東指,
我亦必紆道西回,瞻望顏色;
歸家後我母若問海外交好,
我必首數康橋,在溫清冬夜
蠟梅前,再細辨此日相與況味;
設如我星明有福,素願竟酬,
則來春花香時節,當複西航,
重來此地,再撿起詩針詩線,
繡我理想生命的鮮花,實現
年來夢境纏綿的銷魂足跡,
散香柔韻節,增媚河上風流;
故我別意雖深,我願望亦密,
昨宵明月照林,我已向傾吐
心胸的蘊積,今晨雨色淒清,
小鳥無歡,難道也為是悵別
情深,累藤長草茂,涕淚交零!

康橋!山中有黃金,天上有明星,
人生至寶是情愛交感,即使
山中金盡,天上星散,同情還
永遠是宇宙間不盡的黃金,
不昧的明星;賴你和悅甯靜
的環境,和聖潔歡樂的光陰,
我心我智,方始經爬梳洗滌,
靈苗隨春草怒生,沐日月光輝,
聽自然音樂,哺啜古今不朽
——強半汝親栽育——的文藝精英;
恍登萬丈高峰,猛回頭驚見
真善美浩瀚的光華,覆翼在
人道蠕動的下界,朗然照出
生命的經緯脈絡,血赤金黃,
盡是愛主戀神的辛勤手績;
康橋!你豈非是我生命的泉源?
你惠我珍品,數不勝數;最難忘
騫士德頓橋下的星磷壩樂,
彈舞殷勤,我常夜半憑闌干,
傾聽牧地黑野中倦牛夜嚼,
水草間魚躍蟲嗤,輕挑靜寞;
難忘春陽晚照,潑翻一海純金,
淹沒了寺塔鍾樓,長垣短堞,
千百家屋頂煙突,白水青田,
難忘茂林中老樹縱橫;巨干上
黛薄茶青,卻教斜刺的朝霞,
抹上些微胭脂春意,忸怩神色;
難忘七月的黃昏,遠樹凝寂,
象墨潑的山形,襯出輕柔螟色,
密稠稠,七分鵝黃,三分桔綠,
那妙意只可去秋夢邊緣捕捉;
難忘榆蔭中深宵清囀的詩禽,
一腔情熱,教玫瑰噙淚點首,
滿天星環舞幽吟,款住遠近
浪漫的夢魂,深深迷戀香境;
難忘村里姑娘的腮紅頸白;
難忘屏繡康河的垂柳婆娑,
娜娜的克萊亞②,碩美的校友居;
——但我如何能盡數,總之此地
人天妙合,雖微如寸芥殘垣,
亦不乏純美精神:流貫其間,
而此精神,正如宛次宛土③所謂
“通我血液,浹我心髒,”有“鎮馴
矯飭之功”;我此去雖歸鄉土,
而臨行怫怫,轉若離家赴遠;
康橋!我故里聞此,能弗怨汝
僭愛,然我自有讜言代汝答付;
我今去了,記好明春新楊梅
上市時節,盼望我含笑歸來,
再見吧,我愛的康橋。


①寫于1922年8月10日,1923年3月12日上海《時事新報》副刊《學燈》發表,因
格式排錯,同年同月25日重排發表,署名徐志摩;初收1925年8月中華書局版《志摩的詩》,
再版時被刪。
②英國劍橋大學Clare學院。
③現通譯“華茲華斯”。



1922年,青年詩人徐志摩即將離開英國回到闊別多年的祖國,就在返國前夕,他寫
下了這首《康橋再會吧》。在這首詩里,詩人表現了對康橋難舍難分的依戀之情,他對
康橋的鍾愛,遠遠超過了一般人常有的喜悅和激動。祖國,是生養他的土地,那里有他
的親人、朋友,他對祖國的感情,就象兒子對母親的感情;康橋,則是詩人在外求學時
遇到的“難得的知己”,是他精神上的朋友。如果說,祖國是詩人永遠的故鄉,是他的
家,那里有他的“根”,那麼,康橋同樣也是詩人永遠的故鄉——精神之故鄉,那里可
以尋得他精神上的“根”。
1920—1922年,徐志摩游學于英國劍橋大學期間,不僅深受康橋周圍的思想文化氣
氛的熏陶,接受了英國式資產階級思想文化的洗禮,他還忘情于康橋的自然美景中,在
大自然的美中,發現了人的靈性,找到了天人合一的神境,待詩人離英返國時,康橋已
成了詩人“難得的知己”,詩人稱康橋為自己永遠的精神依戀之鄉,此時的詩人,心頭
盛滿離愁別緒。在詩里,詩人熱烈而又纏綿地傾訴自己對康橋的精神依戀。這里的康橋,
不僅實指詩人生活過、求學過的地方,它更是作為在“樓高車快”的現代生活之外的一
塊精神淨土而存在于詩人心中,它就是大自然,就是美和愛,就是和諧。詩人對康橋的
欣賞和贊美,實際上就是對大自然、對美和愛、對和諧的一種欣賞和贊美。徐志摩雖然
生活在現代都市里,卻始終膜拜和迷戀十九世紀浪漫主義詩人崇尚大自然的精神境界,
對現代喧鬧繁雜的都市文明持一種拒絕的心理態度,“我但自喜樓高車快的文明,不曾
將我的心靈汙抹”,他慶幸自己雖然生活在現代都市里,但心靈仍保持著自然純潔的天
性,而“古風古色,橋影藻密”的康橋,一如詩人自己,也保存有大自然古樸的氣息,
這,正是詩人和康橋能夠進行精神交流和心靈對話的原因所在,昔日他們如神交已久的
知己終于走到了一起,肝膽相照、心心相印,今日別離時“依然能坦胸相見,依依惜別”。
詩人在同康橋神秘的精神交感中,同大自然“坦胸相見”的心靈默契里,體驗到一種美
好的感情,體悟出愛的永琚G“康橋!山中有黃金,天上有明星,/人生至寶是情愛交
感,即使/山中金盡,天上星散,同情還/永遠是宇宙間不盡的黃金,/不昧的明星”。
把心心相印的情愛奉為人生至寶,奉為宇宙間永琱變的美,這是詩人的一種人生信仰。
徐志摩的人生信仰在現實社會里不免顯得單純和虛幻,在他回國後不久,他的所謂“理
想主義”、“詩化生活”在現實中便開始碰壁,雖然他也悲傷和絕望過,但“他的一生
的曆史,只是他追求這個單純信仰的實現的曆史”(胡適語)。康橋,它在詩人心靈上
深深打下烙印的,是那天人合一的神境,是大自然那脫離塵埃氣、清澈秀逸的純美精神,
是愛和美、肉體和靈魂的和諧一致,“總之此地,人天妙合,雖微如寸芥殘垣,亦不乏
純美精神”,這種對愛和美的極切關注和熱烈贊美,成為後來詩人生活及其詩歌創作的
“主旋律”。康橋,它對詩人在精神上的影響是久遠的,它重塑了徐志摩,使徐志摩的
生命曆程出現了轉機,成為他的精神故鄉:“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欲是康
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徐志摩《吸煙與文化》),回首往
事,詩人想到自己心靈革命的怒潮,盡沖瀉在康橋嫵媚河身的兩岸,正是嫵媚的康橋激
起了詩人的詩情,鼓蕩起詩人靈感的潮水,開始了他有意義的文學生涯:“我心我智,
方始經爬梳洗滌,/靈苗隨春草怒生,沐日月光輝,/聽自然音樂,哺啜古今不朽/—
—強半汝親栽育——的文藝精英”,康橋美麗的自然景色同詩人的自然天性和諧美妙地
融合在一起,在這天人合一的神境里,詩人的心智、詩人的藝術天賦得到了開啟,詩人
得以自由地感受著生命、感受著愛、感受著美。康橋,無愧為詩人永遠的精神依戀之鄉!
《康橋再會吧》是徐志摩一篇較為重要的早期詩作,它以一種近乎自傳獨白式的敘
述抒情方式,記錄下了康橋對詩人在精神上深遠的影響,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詩人崇尚自
然、崇尚愛和美、崇尚和諧的思想觀,體現了他的人生追求和美學追求。在藝術上,這
首詩采用細致的鋪敘手法,表達出詩人對康橋真摯的愛戀,情感細膩而深切,但過分細
致的鋪敘,往往容易產生藝術上的瑣碎和幼稚,如詩中精心著意地長篇點數康橋之美以
及康橋在精神上對詩人的影響,卻產生了太用力反而不就的效果。全詩意象繁複,情思
豐富駁雜,但由于在形式上缺乏統一性,不如後來寫的《再別康橋》在形式的駕馭上達
到圓熟的境地。

上篇:云游 愛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