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訪賢良得見真名土 勤王事巧遇是非人  
   
訪賢良得見真名土 勤王事巧遇是非人

張廷玉夤夜探訪孫嘉淦,倒把這位置生死于度外、敢于直言面君的諍臣嚇了一跳。孫嘉淦今天吃了酒,眼睛有些迷糊。他認不太清,里面坐著的真是張廷玉嗎?他怎麼會來到這里呢?聽見張廷玉叫出了他的名字,這才慢慢騰騰地走了進來,吞吞吐吐地問:“真是張大人嗎?我,我做夢也想不到您會到我這蝸居里來。您,您這是……”

張廷玉沒有穿官服,也沒有和孫嘉淦講究禮數,只是親切而隨便地一指旁邊的座位說:“坐,坐呀。我這個不速之客已經來了很久了,不但在這里吃了你們家的白米飯就咸菜,還瀏覽了你的藏書。你這里好清靜啊,以後,不知我還有沒有機會再到這里來串門。”他看了一眼孫嘉淦,見他臉上滿是驚恐不定的神色。便又說,“孫嘉淦,你很了不起呀。一天之內,你就成了名滿京華的人物了。有人罵你是不知進退上下的蠢材,可也有人誇你是位強項令。從大清開國以來,像你這樣一天就成名的人並不是很多的啊!”

張廷玉的話說得很是平靜,也很是隨和。可孫嘉淦的心里卻像翻江倒海一樣,想了很多很多。他的酒早就嚇醒了,他的腦子里在急速地轉著圈,猜想著各種可能發生的事情。張廷玉能到他這里來串門說閑話,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他想不明白,這位首輔大臣,究竟想要和我說什麼呢?

張廷玉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一樣,還是用輕松的口氣說:“你現在一定是在猜測我的來意,一定是在想我這個大忙人怎麼會到你這里來。是的,我的確是忙,忙得下朝回家也不能得到片刻的清閑,忙得我的堂弟張廷璐想和我說說話,都要等上半個月。但是今天我必須來見見你,我有兩件事,也必須在今天來聽聽你的想法。”

孫嘉淦心里清楚了,這位上書房大臣此行一定是奉了皇上的差遣。不錯,張廷玉的確是皇上派來的。因為雍正皇帝是個十分多心,又十分計較的人。早在坐上皇位之前,雍正就深知“情報”的重要,他也早就有一套秘密的班子了。孫嘉淦在午門外受辱;他自己要尸諫,要撞死在大銅缸上;他見到了八王爺允禩,但卻拂袖而去,不和允禩照面;他回到戶部以後,又十分認真地向屬員們交代了差事。等等等等,這些事,很快地便報進宮里來了。雍正很贊賞孫嘉淦的骨氣,也很喜歡他這種認真辦事的作派,尤其是他挨了訓卻沒有絲毫的怨言,更沒有去投靠允禩,還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說服皇上采納他的建議。這一點,很讓雍正滿意,也使他覺得放心。他想馬上啟用他,馬上對他委以重任。可是,又有點拿不准。于是就派張廷玉先去會會他,聽聽他自己是怎麼想的,對受了處分的事有什麼看法和打算。雍正並沒有對張廷玉多說什麼,可是張廷玉卻完全明白皇上的意圖。張廷玉既然不便明說,孫嘉淦也只能裝糊塗。他恭恭敬敬地說:“張大人,有什麼話請只管說,學生會遵從您的吩咐的。”

“哦,那你可太客氣了。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兩件事:第一、和你打架的那個葛達渾已經調離戶部了。接替他主持戶部的,是從前的上書房大臣馬齊。皇上已經接納了你的關于銅四鉛六的主張,給馬齊下了密諭,讓馬齊親自主持辦好這件事。你聽到這個消息後,一定會十分高興。但我可要囑咐你,不可到處亂說,你應當知道這件事是關系重大的。”

一聽說皇上撤掉了葛達渾,又再次啟用了老臣馬齊,並且采納了自己的建議,孫嘉淦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了。他是康熙六十年中的進士,那時馬齊就是上書房大臣了。孫嘉淦對這位老相國的印象,是十分深刻的。聖祖晚年時,為了保護一批忠厚能干的大臣,曾在一天之內連下三道聖旨,貶降了張廷玉,鎖拿了馬齊。現在雍正皇帝剛剛登基,就把馬齊放了出來。而且立即委以重任,讓他接替了葛達渾,秘密地主持鑄錢大事,這是個多麼重大的決策呀!他大聲叫道:“皇上聖明,皇上聖明啊!這是天下蒼生之福,是大清社稷之福!我敢說,三年之內,雍正通寶流通于世的時候,國家將會財源滾滾,而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貪官汙吏們,就再也不能為所欲為了。”

“你先別高興,我還有話哪。”張廷玉正顏正色地看著孫嘉淦說:“我今天來說的第二點,你聽後也可能還會流淚的。在鑄錢的事上,你雖然有理,可是你咆哮公堂,凌辱堂官,也是要受到失禮的處分的。要降職,也要罰俸。現在你的事還沒有交部議處,我先來聽聽你的想法。你是願意回翰林院去當個修撰呢,還是願意外放,到保定府去當個同知?這件事你怎麼想就怎麼說,我在這里就可以定下來。”

“哈哈哈哈……”孫嘉淦放聲狂笑,笑得使張廷玉都感到莫名其妙了。他是位一向十分穩重的宰相,有多少一品二品的大員,到了他的面前,也都得規規矩矩的,誰敢在他面前這樣放肆啊?可是,張廷玉的城府根深,他輕易不肯暴露自己的心事,所以他還是忍住不快,靜靜地看著孫嘉淦。突然。孫嘉淦大步來到張廷玉面前:“張大人,您未免太小看我了。想我孫嘉淦不過是個小小的京官,要是我想享清福,何必要和葛達渾爭鬧呢?我管住自己,每天小心翼翼地做事,老老實實地當官。只要我能苦熬苦撐,到老時還能不混上個三品頂戴?可是,我不想那樣,我不願吃這份安生飯。為了當今皇上,為了全國的億兆生靈,我要和那些貪官汙吏斗,和那些黑心的豺狼斗。孫某死且不懼,難道還怕受點處分嗎?我不去翰林院,也不去當那個什麼同知。張大人,您要是信得過我,皇上要是信得過我,就給我一個縣。我敢立下軍令狀,三年之內,定把這個縣治得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如果我做不到,不用您說話,我就自動引咎辭職,掛冠歸隱!”

張廷玉愣住了。他當宰相已有幾十年了,每天登門拜訪的人不知有多少。可是這些人一張口無不是求他照顧,請他開恩。再不,就是說一些連他自己都覺得惡心的諂言蜜語。一句話,全都是想升官的。現在突然出來了個孫嘉淦,此人不但不想升官,還要自貶自降,可真是多年來少見的希罕事。這孫嘉淦原來是戶部的司官,正六品。皇上說,要給他降職處分。張廷玉想讓他去翰林院里當修撰,或者是到保定府去當同知。這兩種差事不同,級別卻是一樣,都是從六品。哪知他卻實心實意地說,要再降半級,去當個正七品的縣令。他要踏踏實實地做點事,而且還立下了軍令狀!此人的忠心,志向,真是不可低估,這不正是眼下皇上求之不得的能臣嗎?如果普天下的臣子們都像孫嘉淦這樣,何愁吏治不清,何愁國家不能長治久安?

回到家里,已是二更多天了。張廷玉謝絕了一切會見,想讓自己的心情能迅速地平靜下來。他早上起得早,“四更叫起”,是他給家人們訂下的規矩。從老皇帝康熙年間他到上書房當差的第一天,直到如今,不管是出了什麼事,也不管他自己的身體能不能吃得消,這條規矩都來沒有改變過。今天,他仍然是四更起床,頂著滿天星斗上朝。走到宮門口,下了轎子正要進去,卻突然看見有四盞玻璃宮燈和一群人從里面走了出來。看著這些人逐漸走近了,原來是自己的堂弟張廷璐。他心中暗暗吃驚:這時辰進大內,是有關例禁的呀,兄弟怎麼這樣不懂事呢?可是,等那伙人走近了他再仔細一瞧,原來弟弟的身邊還跟著一個人,卻是雍正皇帝的大兒子弘時。他更是吃驚,便連忙上前打了個千說:“三爺,臣張廷玉給您請安。”

張廷玉叫的這位弘時。雖然排行老三,其實卻是雍正皇帝的長子。雍正一共生了八個兒子,可惜大多沒有成人。眼下只剩下了三個,就是老三弘時,老四弘曆和老五弘晝。這位“三爺”今年剛滿二十歲,生得面如冠玉,一表人才。兩只杏仁似的眼睛,黑黑的彎月眉,帶著勃勃的英氣,也有著與生俱來的皇子氣概。只不過,他的兩頰微微下陷,也有點發暗。按相書上的說法,就是有點破相。他見張廷玉給自己行禮,連忙上前去攙扶:“張相,您是兩朝元老,紫禁城里騎馬,金殿上劍履不解的大臣。您給我行禮,實在是讓我不敢承受。快,快請起,您近來身體好嗎?唉,父皇給我們定的課業太重了,我總是有寫不完的文章和讀不完的書,我算著有好多日子不曾見到您了。”

張廷王一邊和這位三爺應付著,一邊回過頭來向自己的兄弟說,“廷璐,你怎麼也進來了?你不知道規矩嗎,怎麼可以和三爺並肩走路?”

弘時一聽這話,趕快過來為張廷璐說情:“張相,您別怪他,是我把廷璐請了進來的。昨天皇上到毓慶宮去查看我們幾個的功課,老人家狠狠地批了我一頓,說我寫的字太難看了。他還說,滿朝的文武大臣里就數廷璐的字寫得好。您是知道父皇的脾氣的,我要是再過不了關,就得罰跪了。所以我才請廷璐進來,幫助我校校筆鋒,給我留下仿子讓我好學著描描。廷璐只好留了下來,這才出來得晚了一些。都是我的不對,您別生廷璐的氣好嗎?”

張廷璐在一邊也忙說:“對對對,是這麼回事。三爺叫我,我不敢不到。可我知道宮里的規矩嚴、就怕碰上六哥。我知道只要讓你見到了,准得挨訓。真巧,怕誰有誰,還真是讓六哥碰上了。

張廷玉點點頭說:“既然是三爺叫你,你當然是應該進來的。三爺剛才說的話是誇你,你可不要太得意了。三爺是金枝玉葉,毓德春華,正是做學問的時候。四爺和五爺的年紀還小,都在眼睜睜地看著三爺這位哥哥哪。廷璐,你可不要誤了三爺的學業呀。”

張廷玉做宰相這麼多年,又擔任著領侍衛內大臣,什麼事能瞞過他這雙老眼啊?按宮中曆來的規矩,一到天黑,不管你有多重要的事,沒有聖旨也不能進來。可是,張廷璐卻跟著這位三阿哥來到宮中,而且呆了這麼久,大已經快亮了才出去。這事要是讓皇上知道了,兩個人誰也說不清楚。當然,張廷玉不能輕易地責備三爺,剛才他說這話乍一聽,句句都是好話,也句句都是誇獎。可是細心一想,又句句都是規勸,而且是針對弘時的。張廷璐聽了,不得不佩服六哥的心機和眼力。弘時也不敢和他強嘴,便說:“對對對,張相您說得有理。您是太子太傅,又是領侍衛內大臣。既是我的老師,又管著宮中的事,您說話我是要聽的。您放心,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了。請張老相國不要讓皇上知道,我門就感激不盡了。張相,您快進去吧,萬歲可能已經在等您了。”

張廷玉回頭對兄弟說:“廷璐,皇上已經任命你當今年恩科的大主考,你就要奉旨進考場了。切記要好生辦差,不要辜負了皇上的信任和重托。我現在太忙,沒空和你多說,等你進貢院的時候,我再去送你吧。”

說這話的時候,張廷玉眼睛一瞟,已經看見月華門那邊,一排八盞明黃宮燈,向著乾清宮方向走來,知道皇上就要到了。他連忙加快了步伐,趕到前面跪下:“臣張廷玉接駕,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雍正下了鑾輿,舒展了一下身子說:“是廷玉嗎?你也起得太早了些,朕昨夜沒有睡好,索性不睡了。所以今天來得早些,想不到你還是比朕早。你是老臣了,應該知道愛惜身體。朕這里的事情,是辦不完的,要仰仗你的地方還多哪。以後,你不要起得這麼早,睡到天明再來也不遲。朕知道你的心,是不會怪你的。”

張廷玉磕了個頭說:“萬歲體恤臣,臣就更應該勤奮努力。再說,當年聖祖在世時,臣也都是起得這樣早。臣侍候聖祖的時間長了,就養成了習慣,並不覺得有什麼苦的。倒是皇上每天都這樣,臣覺得似乎不大妥當。皇上的身體關乎著大清江山社稷,請不要總是熬夜熬得太久了。”

兩人說著話進到了東暖閣,雍正盤腿坐在炕上說:“你說得很對。可是,朕常常想,聖祖何等英明,還要晝夜勤政,不肯稍有懈怠。朕事事都不如聖祖老人家,哪敢不盡心啊。其實朕這樣作,也不過是以勤補拙罷了。只是你每天都忙成這樣,倒讓朕有些不忍。允祥和隆科多他們還能偷空休息一下,可是你不但要跟著朕草詔、擬文,還要替朕接見外官,處理那麼多政務,朕這里一時一刻也離不開你呀。所以不管再忙,你一定要學會休息。”雍正說著,回頭向外邊叫一聲,“李德全,去,給張相傳碗參湯來。哦,這里有幾份奏折,都是朕昨夜看過了的。你再幫朕斟酌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失漏之處。”

太監邢年給張廷玉的書案上放了一疊文書,而雍正皇帝早已埋頭在寫著什麼。張廷玉趕快沉下心來,看著雍正批過的這些奏章。原來,都是關于查抄受賄官員的,頭一件案子就涉及到了揆敘。這個揆敘的父親,就是康熙年間當過宰相的那個明珠的兒子。明珠本人也是因為貪賄而受到懲處的,他的兒子卻比老子更甚。他不但貪賄,還結交“阿哥黨”鬧事,所以皇上對他可謂恨之入骨。只見雍正在上面批道:

揆敘豈有僅存一萬銀子之理?不知順天府與其有何瓜

葛,竟要如此袒護?小心爾的首級!

這批示一下子就把順天府的人全包進去了,用詞既嚴,含義又深。再加上那朱紅的、血一樣的字跡,真讓人觸目驚心。

張廷玉又往下翻,卻是針對那個金玉澤的。雍正在批示中寫道:

……金玉澤此人,朕早已深知。京師有諺云:“武庫武

庫,又閑又富”。朕知去歲兵部庫存中,即有七萬銀兩尚無

著落。究竟隱匿何處?叫他從實招來。

張廷玉知道,這個金玉澤和他的女婿黨逢恩,原來也是八王爺的人。他們兩個不但追隨八爺,而且是准備和八爺一同起事。這個金玉澤,是皇上的謀士鄔思道的姑夫,又是想害死鄔思道的元凶。雍正登基之初,第一批鎖拿的人中,就有這個金玉澤。對這樣的人,雍正是絕對不肯放過的。

下面還有一些朱批,也全都是誅心之語。有的說:“此等魍魎之徒,難逃朕的洞鑒。”有的則說:“放心,此人壽限長著呢!不要怕他會自殺……”

上篇:志相投酒樓共歡飲 買考題試官用心機     下篇:論國策君臣互贈聯 開恩科雍正寄重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