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假哭靈乞兒得恩主 真狠毒君王殺豪傑  
   
假哭靈乞兒得恩主 真狠毒君王殺豪傑

楊名時一氣之下,摔了頂戴、拂袖而去,離開了貢院。可是,剛一出門他就愣住了、擺在他面前的第一件事,就是他要上哪兒去?申冤要找誰申,告狀要上哪兒告?他看看天色,已經是起更時分了。現在去見皇上?不行!官門已經下鎖,他是沒有辦法進去的;去六部或者順天府?也不行,他手里既無關防,又沒有部文,就是六部或順大府接了狀子,也還是要請示上書房。但一想到上書房,他就立刻聯想到了張廷玉。他要告的就是張廷璐哥倆,狀子送到張廷玉眼前會是什麼結果,那還不是明擺著的事嗎?但今晚如果不把他看到的事情給桶出去,到不了天明,他就會大禍臨頭。張廷璐還不得安他個畏罪脫逃,或者什麼別的罪名啊?想來想去,只有一條可走的路,那就是到西華門去,擊登聞鼓、撞景陽鍾,逼著雍正皇帝在夤夜起身召見他。

他反複思忖,想來想去,卻怎麼也不敢下這個決心。因為三更半夜去撞景陽鍾,本身就是有罪的。哪怕你告的全對,告的再准,也要受到流配三千里、發往軍前效力的處分。這樣一來,張廷璐倒了,可他自己十載寒窗、七場文戰掙來的功名,也將付之東流。什麼少年得意、建功立業、飛黃騰達、名垂青史,等等等等,總之,一切的一切,全都得化成泡影!到那時就是偷竊並買賣考題、科場舞弊的這些人,被殺、被關,甚至被剿家滅門,又和自己有什麼關系呢?不行,不能這樣莽撞。剛才自己在考場里已經干得夠出格的了,現在要想個萬全之策。

楊名時坐在大轎里,神思顛倒正在無計可施之時,突然看到前面一座驛館門前亮著一排大燈。燈上明明白白寫著八個大字:“欽奉江南布政使李”。門前燈下,還站著六個彪形大漢,腰牌佩劍,威風凜凜地守在門口。楊名時以手加額,高叫一聲:“天意,天意呀,是李衛進京來了!此時此刻讓我遇見了這個人,真是天不絕我啊!”他在轎子里把腳一跺說:“快走,抬到那邊去!”

這個李衛到底是什麼人呢?他可是這部書中的一個重要人物。李衛原來並沒有名字,他只有一個小名叫狗兒,是雍正皇上當阿哥時收留的一個要飯化子。他的事,要細說起來還真有點讓人好笑。當時的四阿哥胤禎奉了康熙皇上的旨意,到江南去辦差。這一天胤禎化裝私訪來到大街上,突然聽到遠處有人又哭又喊地鬧得邪乎,就走上前去想看個究竟。來到近前,卻見是兩個逃荒要飯的孩子。一個已經死了,一領破席蓋著臉,席下面只露著兩只黑腳丫子。另一個卻在聲嘶力竭地哭著:“哥呀,昨天你還好好的,怎麼一夜功夫就死了呢?你一死,叫我和妹妹怎麼活呀……鄉親們,大爺、大叔們,你們可憐可憐我,施舍給我們幾個錢吧……”。旁邊有不少人圍著他們看熱鬧,也有好心的人往他們身邊扔上幾個銅板。還有人在勸著:“孩子,別光顧哭了,找個地方,把你哥埋了算了。這年頭……唉!”

就在這時,從東邊走來一個人,手里拉著一個小女孩。那女孩看樣子也就是八九歲,一邊走,一邊掙紮著哭鬧。那個人走到人群跟前說:“這孩子誰要?我是昨天剛把她買下的,她進了家門,除了哭,還是哭,真把我折磨夠了。誰要,我現在就賣,只要四兩銀子,便宜!”

那年黃淮發水發的大,到處可見逃荒要飯的人,也到處都有倒斃路旁的餓殍。這種情形,四爺見得多了。康熙皇上就是因為要弄清水災的真情,才派了四爺出京的。當時的四爺胤禎,胸懷大志,一心想了解民情,為以後擔當大任做准備。他有個習慣,專門收留那些走投無路、無家可歸的人。他知道、把這些人收來做家奴,他們是永遠也不會背叛主子的。眼下看到這個女孩子十分可憐,便向跟他出來的戴鐸遞了個眼色。戴鐸就拿出錢來,買下了這個小姑娘。小姑娘走到那個正哭著的孩子面前說:“坎兒哥,我就要跟這位大爺走了。給你,這是大爺給的四兩銀子,這錢,夠你們倆吃幾天飽飯了,以後你們倆也不用再替**心了。”

哪知,這句話剛一出口,地上躺著的那個“死”了的孩子,卻突然又“活”了。他上前一步拉住那女孩說:“不,你不能就這樣走。我和坎兒無論受多少苦,也要掙夠這四兩銀子把你贖回來。要死要活,好歹咱們得在一塊。”

死了的人竟然還能活,可把圍觀的人們嚇了一跳。可仔細看看,這事又千真萬確。胤禎來了興致,把他們三個都叫到一邊去問了一遍。原來這是同鄉、同村卻不是一家的三個孩子。裝死的那個叫狗兒,裝假哭靈的叫坎兒,女孩子叫小翠。因為家鄉遭災,斷了生路,才結伴跑了出來要飯的。但遍地都是饑民,要飯也不是好要的。女孩子不想讓兩個哥哥挨餓,就自賣自身;兩個男孩子又不忍和她分離,更不想讓她受苦,想掙回她賣身的四兩銀子,把她贖回來。胤禎聽了深受感動,他想想自己雖然生在天家,可是,兄弟幾個恨不得你咬死我,我吃掉你,哪有這份真情啊!胤禎看著這三個孩子又都絕頂聰明,尤其是狗兒和坎兒剛才的表演更讓人叫絕。他們雖然是惡作劇,但裝哭、裝死都裝得騙過了滿街人。就這份機靈,也真是討人喜歡。于是,他便把這三個孩子全都收留在身邊。兩個男孩子,當了他的書僮,女孩子則跟著福晉當使女。坎兒不言不笑,很愛讀書,心思全裝在肚子里,外號叫“纏死鬼”;狗兒愛說愛動,一見書就頭疼。可他的腦子靈活,歪點子一眨眼就是一個。他也有個外號,叫做“鬼不纏”。倆人一奇一正,都成了胤禎須臾不離身邊的小厮。

後來他們都漸漸大了,也就多了一番心思。不知他們怎麼得的機會,狗兒竟讓小翠懷上了身孕。胤禎的家規十分嚴厲,當時就把狗兒吊起來抽了幾十鞭子,還說要把他們倆發往邊疆去給披甲人為奴。四王爺從來是言出法隨的,誰也不敢為他們求情。就在這時,鄔思道幫他們說了話。他說:“四爺,你家里養了這麼多下人,又大都是你從水里火里救出來的。他們今生今世永遠是你的奴才,也永遠也不會叛你;但他們也是人,也同樣是有血有肉的人。不准他們結親,就少不了會有男男女女、苟且偷情的事。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何不為他們開一個方便之門,讓他們成親生子呢。他們在你的府里生養兒女,就成了你的家生子兒奴才。那你不是又有了兩代、三代、無數代的奴仆嗎?”

胤禎一想,對呀!便饒過了狗兒和小翠,讓他倆正式結成夫婦。後來又給狗兒起了個大名叫李衛,放他去四川成都當了個縣令。從此,這李衛便入朝為仕,應了那句“宰相家人七品官”的話。這李衛雖然當了官,可他那頑皮、搗蛋、惡作劇的毛病,不論到哪里都改不了。不過他對四爺,也就是如今的皇上的那份忠心,卻也是沒人能比的。所以,雍正皇帝表面上罵他,心里卻是十分愛見他的。李衛升官升得比誰都快,就是一個明證。不過他也很能給雍正爭氣,在朝里、在外邊都給雍正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

當年在四阿哥府里的,不光有狗兒坎兒這兩個孩子,還有鄔思道這位才思敏捷、謀事深遠的曠世奇才。也還有文覺、性音這兩個武功出類拔萃、世上難得一見的高僧和尚。在胤禎沒有當上皇帝之前,這些人都是最肯為他賣命的人,也都為他終于登上皇帝寶座出了大力。可是,雍正一旦當上了皇帝,卻又感到他們知道的事情太多,怕萬一泄露出去對自己不利。所以,就在雍正即位兩天後的一個夜里,他們也都遭到了“粘竿處”的毒手,死于非命。可憐那個叫坎兒的孩子,因為他的差使是在書房里給四爺管文墨,也替四爺照顧鄔思道和文覺、性音兩位和尚,他知道的又大多是雍正和阿哥黨爭奪皇位的事。他就成了第一個不能留下的人,與性音和尚一起走向了天國。鄔思道之所以熊夠幸免于難,一來因他是個殘疾,沒有了繼續參與政務和爭奪權位的本錢;二來,他又是位絕頂聰明的人。雍正剛一登基,他就提出,要從此歸隱林泉,作一個隱姓埋名、與世隔絕、永遠讓別人看不到的人。雍正念及他曾經為建立雍正皇朝立下的功勞,也真是對他下不了手,這才讓他離開了北京。但是卻不准他歸隱林泉,而只讓他歸隱于世,作個朝廷的耳目。這就是李衛和年羹堯兩人,把鄔思道介紹給諾敏的起因。不過這件事既屬秘密,楊名時是不可能知道的。別說他不知道,就連狗兒李衛也是迷迷糊糊的。他只知道他的坎兒兄弟是得了急病死的,夫妻倆還為此灑下了不少同情和懷念的眼淚。

楊名時早就認識李衛了。當年李衛曾作過云南監道,和楊名時有過一段交情,倆人談得十分投機。他知道要干今夜這事,非李衛這樣好大喜功的少年新進不可,非李衛這個從皇帝身邊出來的人不可,也非李衛這樣的潑皮無賴不可。可是,李衛遠在天邊,上哪兒去找他呢?今天真是巧了,想誰有誰。這李衛早不進京,晚不進京,偏偏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就來了,他怎麼能不高呼上大有眼呢?

楊名時催促轎夫緊走幾步,來到李衛住的驛館門前,向守門的軍士遞過自己的名帖。那守門軍士一看,知道是位大人物。連忙過來打了個千說:“楊大人,按說,您老來,小的是一定要替您通稟的。可是,我們老爺剛才發下話來說,今天晚上,除了皇上,他誰都不見。他正把自己關在房子里,給萬歲爺寫奏章哪!”

“你看看我是什麼人再來說這話!”楊名時著急上火,他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那把門的又是一個千說:“大人,小的知道您老身份尊貴,可我家老爺的脾氣您大概也知道,小的擔待不起呀!老爺說了,今夜不論是誰來拜見,都要統統擋駕。等明天一早,他見過皇上以後,再挨家挨門地去給各位大人賠禮請安……”

楊名時火了:“什麼什麼,我來拜他?我和他一樣的品級,我憑什麼要來拜他?他的底兒我還不知道嗎?他寫的什麼奏章,他會寫奏章嗎?”楊名時一怒之下,也不再和那個守門的糾纏,沖著里面就大聲罵了起來,“李衛,你小子現在哪里?給我滾出來!老子楊名時來了,你是見也不見?”

話音剛落,便見李衛光著兩只腳丫子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還大聲叫著:“好我的楊老師呀,你怎麼會到我這里來?快,快進來,我這兒正作難呢。上次寫給皇上的奏折,皇上看了把我罵的那個慘哪!說我一封奏折里錯別字三百七十一,占了一半還多。皇上罵我混蛋,說我是個狗屁不通的東西。今兒個你來得正好,快幫我把這奏章寫完了,我請你喝酒行不行?哎,我聽人說你現在正在當著順天府的大主考。你怎麼會有功夫出來,又怎麼會找到我這里來呢?”

楊名時眼下沒功夫和這個叫化子說長道短,更不想上他屋里去喝酒談天。他站在院子里把考場上發生的事說了一遍:“李衛,你知道這事有多大嗎?我如今既不能告到上書房,也不能告到順天府。天晚了,宮里我又進不去。我都急死了,哪還有閑心陪你喝酒,幫你寫奏忻?快,你得給我想想辦法,這事我可是只能靠你了!”一邊說著,一邊把那個從伯論樓得來的考題遞了過去。

李衛接過來一看,一多半的字他都不認識。可是,李衛不愧是李衛,也不愧人稱“鬼不纏”,辦這一類的事他自有他的辦法。他回身叫過一個師爺來說:“去,你親自帶上幾個人把貢院給我封了。一個耗子也不能讓他跑了出來,同樣,也一個耗子不能讓他鑽了進去。”

“是!不過,順天府的人要是遇上了,怎麼對答?”

“媽的,你真苯!帶上我的名帖,讓他們瞧瞧不就得了。告訴他們說,趕明天我親自去見他們這些***。”

那師爺答應一聲帶著人走了,楊名時卻看得呆了:“我說李衛,你小子這是怎麼用人的?別人家請的師爺,都是幫助出出主意,寫寫文章什麼的,你可好,把師爺當帶兵的用了。”

“咳,管他呢!他拿了我的錢,就得給我干活。我這里哪有那麼多的文章好寫?”

那師爺果然麻利,片刻功夫便帶著百十個親兵飛馬走了。楊名時看著這情景,不由得又是一陣感慨:真是書生無用啊!這李衛斗大的字還認不了一口袋,可是干起事來卻這麼雷厲風行,令出禁止。他真是個干大事的材料,這“鬼不纏”的雅號還真叫對了!不過他細心一想,卻又有點想不通:“哎,小子,你當上江南布政使的消息我早就知道了,可你不在江南好好辦差卻到京城里干什麼來了?就是要向皇上述職,也不能帶這麼多的兵啊!剛才我怎麼沒有看見他們是藏在哪里的?”

李衛不出聲的笑了:“好我的楊老師,這可是你們這些個文人們不敢想、也不敢干的事情。告訴你吧,兄弟我這‘江南布政使’不過是個名號,是面旗子。其實,我干的卻是殺頭掉腦袋的事。”

上篇:懷異志攜手進龍門 見真贓決裂出貢院     下篇:急用人八爺施權謀 聽訓政二李肩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