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語輕薄眾臣遭申斥 敬老臣方苞沐皇恩  
   
語輕薄眾臣遭申斥 敬老臣方苞沐皇恩

李德全上前一步說:“萬歲爺,奴才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來攪和萬歲爺的事兒啊,是這樣,這些個女孩子早上都沒有吃飯,在宮里等候見萬歲又跪了這麼長的時間,剛才有兩個已經跪得暈倒了。老佛爺心疼她們,這才叫奴才過來傳老佛爺的懿旨的。”

一聽說是母後叫人來傳懿旨,雍正不能再說別的了:“哦,是這樣。太後選過了嗎?”

“回聖上,太後老人家說,她身邊的人夠使的了,一個也不要。”

“那就讓別的王爺們先選。”雍正不加思索地說,“各個王爺府里,凡是缺人的,都可以挑自己看中的。就連二爺那里,也要替他選幾個送去。他現在雖然還被囚禁著,可他畢竟是朕的哥哥呀。”

李德全傻了。選秀女這事,曆來的規矩都是皇上先選,別人後選的。可今天皇上卻說要別人先選,他自己只要剩下的,這可真是希罕!他哪里知道,雍正皇帝一心全放在朝政上,他從來都是不近女色的。他認為,只有不貪享樂,不近女色,嚴于待人,也嚴于律己才能當個好皇帝。他只想狠下一條心來,厲精圖治,身體力行,改革吏治,去建立他的強大帝國。他是這樣想的,也決心這樣干下去,但是,他能不能成功呢?

雍正皇上雖然不喜女色,但是要他不去選美也並不可能。放著太後派來的太監李德全在這兒,他如果不去,不是把太後的面子也給駁了嗎?正巧,一個小太監進來請旨說:“外邊有個叫方苞的人,遞了牌子,要請見萬歲。”

雍正一聽說方苞來了,就顯得興奮異常。他立刻吩咐說:“請方先生暫在軍機處等候,朕要親自去接他。”說著他把臉一沉,對那個小太監和殿里的人說,“你們都聽著,方苞是聖祖爺在世時的老臣,聖祖皇帝尚且稱先生而不叫名呢,你們怎可直呼其名?傳旨下去,以後無論是誰,也無論在哪里見到方苞,都要稱先生,而不准稱名!”那小太監喏喏連聲地退了下去。

雍正回頭又對李德全說,“你向太後稟報,說聖祖皇帝駕下老臣方苞先生來了。朕不能不先見他,請太後和眾位王爺再稍等一會兒,等這里的事情一完,朕就立刻去給大後請安。”說罷,他匆勿換過衣服,便帶著一大幫太監走出了養心殿。

方苞怎麼來了?他不是已經被康熙皇上“賜金還鄉”了嗎?是的,當時是有這麼一回書,可是老皇上讓走了的人,新皇上就不能再召回來嗎?不過,他回來得已經是太遲了。

方苞在康熙和雍正兩朝中的作用,他的名聲,他的學問,他的威望,他那像傳奇一樣的生平,都是尋常人不能比擬的。人所共知,大清帝國是在前明被推翻之後建立的。建國之初,有不少人一時還接受不了滿族入主中華的曆史現實,也有很多人用各種方式來表示反抗,寫詩著文就是其中的一種,有反抗就有鎮壓,“文字獄”既然是老祖宗發明出來鎮懾文人的一大法寶,自然也就一用就靈,屢試不爽。這文字獄也有各種不同的表現形式,有的確實是抓住了真憑實據。有的呢,則是某些人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而誣告陷害別人的。方苞就遇上了一回,也就成了其中的受害者。那時,方苞是桐城派的文壇領袖。有一位同鄉寫了一首叫做《詠黑牡丹》的詩,其中有這麼兩句:“奪朱非正色,異種也稱王”。如果單從字面上看,不過是文人騷客們酒酣耳熱之際的即興抒發。可是,讓別有用心的人一延伸,事情可就嚴重了,詩中的“朱”字,本來指的是紅色,但也可分析成是代表朱明皇朝的那個“朱”字。這樣一來,“奪朱”就不是“黑色蓋過紅色”,而成了“清朝替代前明”。那麼,“異種”二字,也就不能解釋為“牡丹的不同品種”,而是汙罵大清王朝是“異種”了。寫詩的人,理所當然地被砍了頭。方苞是給這詩集作序的,自然也難逃厄運,被投進了大牢。後來雖然康熙已經覺察到方苞是受了冤枉的,並且下旨赦免了他。可是、卻因官場內幕的黑暗,沒有人告訴他,因而讓他多坐了好幾年的冤獄;還是因為官場的黑暗,在一次不分清紅皂白開監放人時、他又莫明其妙地被放了出來。他化名叫歐陽宏,四處流浪而不敢回家。巧就巧在康熙皇帝一次微服出巡時,偏偏碰上了他,倆人一交談,又偏偏對上了心思,交上了朋友。于是這位方苞先生,就從文壇領袖——囚徒——流浪漢——皇帝的私交好友,最後成為在天子面前參贊機樞重務、稱先生而不名的布衣宰相。

方苞在成了康熙皇帝身邊非官非民、亦師亦友的重要人物之後.還確實給老皇上康熙辦了不少大事。其中最要緊的就是幫助康熙選定了接班入,並參與起草了“大行皇帝遺詔”那份著名的“萬言書”。對康熙朝從大阿哥到十四阿哥之間的矛盾、斗爭;他們為爭奪皇位而采用的手段;他們怎麼各顯才智。各辟蹊徑;怎樣同室操戈、刀劍齊鳴;怎麼箕豆相燃、互不留情的那一重重密不透風的黑幕,一層層藤纏絲蘿、錯綜複雜的關系,甚至誰說了什麼,干過什麼,方苞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真可謂是一位身在是非之中又無法擺脫的人,也是一位熙朝的活字典!許多事知道得太多,常常不是吉兆。方苞不僅知道得多,而且知道得細。甚至可以說,朝廷里凡是重大的事情,幾乎沒有任何一點他不知道。一個人手里掌握的機密越多,離死亡也就越近。康熙深明此理,所以這些事情辦完之後,為了保護他,就以“老邁無用賜金還鄉”的名義,把他放回家鄉去了。方苞也不糊塗,康熙一死,他就下定了決心,永遠再不出仕。他還在遠離鬧市的地方,修了別墅,種上梅花,要過一過清靜自然、無憂無慮的隱士生活。可是,康熙放走了他,雍正卻還時刻在想著他呢。雍正在登基之初,就發出了密詔,命江浙皖三省巡撫和兩江總督,向方苞送去了邀請,並轉達皇上殷切盼望方先生早日去京的情意。這些人接到聖旨,不敢怠慢,就輪著班,不分晝夜地前來拜訪。這哪里是拜訪,分明是坐地催行!就這樣,一直拖了幾個月,方苞終于架不住了。雖然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是什麼樣的命運,可是他不能不來,也不敢不來!

他不想走進這個是非窩,可是,他剛剛踏進這個叫做“軍機處”的門坎,是非就找上來了。軍機處,是雍正年代才剛剛建立的機構。是雍正皇帝的一條新政,也是除了上書房之外的另一個機樞重地。可是,方苞進來的時候,這里的人卻高談闊論正說得熱鬧哪。外邊走進來的這個其貌不揚的老頭子,人們都不認識,所以也沒有人和他打招呼。是的,當年聖祖皇帝在世的時候,方苞雖然幾乎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但他卻沒有任何職名,也無需和京城的官吏們往來。除了張廷玉、馬齊和幾個皇子之外,確實是誰也沒見過他的尊容。現在他突然進來了,而且,一進來就大大方方地坐在了那里。開始時,還真有人看見了,不過他們只是感到可笑,因為這個糟老頭子,長著一張干黃癟瘦的大長臉,留著兩撇細細的老鼠胡須。一身洗得發白的藍布褂子套在瘦弱的身子上,顯得又寬又大。一雙精亮的小眼睛里,閃著賊也似的光芒。看年紀嘛,大約有五十多歲。這相貌,這打扮,說句老實話,還確實讓人不敢恭維。他,他是干什麼的呢?

方苞才不管他們怎麼評價他呢。他正穩穩當當地坐在那里,專心致意地聽熱鬧。他想聽聽雍正新朝的這些個官員們,是怎樣為雍正皇上賣力的。可是,他不聽還好,一聽之下,使他大失所望。原來他們談得最起勁的,竟是一個京都紅妓蘇舜卿!有人在學著她說話的聲調;有人在說著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嬌情;有人在形容她的美貌和琴棋書畫樣樣拔尖的能耐;還有人在說她如何讓那個叫劉墨林的舉子吃了閉門羹。說的,笑的,鬧的,唱的,把這個堂堂機樞重地,翻成了歌樓酒肆。就在這時,忽然門口一聲高喊:“聖駕到!”隨著喊聲,雍正皇帝已經跨進了房門。

事出倉促,在座的人全都慌神了。搶著戴帽子的,掙紮著穿靴子的,干瞪著倆眼嚇傻了的,忙亂中碰翻桌椅的,你擠我撞,你爭我搶,相互推拉,相互怒視,什麼樣的人都有,可就是全都忘了向皇上叩拜行禮!方苞微微一笑,款款走上前去,彈彈袍子角上那並不存在的灰塵,從容不迫地跪下,向皇上行了三跪九叩首的大禮:“臣方苞奉旨覲見龍顏,恭請皇上萬歲金安!”

雍正皇帝滿面笑容地站著受禮,又伸手把方苞攙起來說:“先生,你終于來了,叫朕想得好苦呀!算起來,你離開京城有二年了吧。這一向身子可好?嗯,看起來你滿面紅光,似乎是更健旺了,朕真是為你高興啊!來來來,你先請坐。”

在場的人聽到皇上這樣說,才知道這老頭子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方苞。這才覺得剛才說的話有些不妥,也才意識到還沒有向皇上行禮。他們連忙跪了下來參見皇上,可是,已經晚了!皇上早已收斂了笑容,冷冷地說:“這里是軍機處,顧名思義,是處置軍國大事的樞要重地。你們膽敢在此大聲喧嘩已是不敬,還說些什麼粉頭妓女的丑聞,成何體統?說,誰讓你們到這里來的?!”

眾人面面相覷,誰也不敢開口,但又不敢總是拖著呀。人群里官最大的就數那個叫李維鈞的了,他鼓著勇氣叩了個頭說:“臣等是奉了吏部的委紮,前來叩見皇上陛辭的。因不知這里是軍機處,只看著好像是幾間空房子,就進來歇息笑談。求萬歲恕臣等不知之罪。”

“啊?這麼說,你倒是有理了?”雍正冷冷地說,“朕並沒說不讓你們進到軍機處,而是聽著你們那近于無恥的談話惡心!宋代是怎麼亡的你們都清楚,不就是因為文恬武嬉嗎?殷鑒不遠哪!”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李維鈞,“你叫李維鈞是嗎?你是讀飽了書的翰林,難道不知道做官就得像個做官的樣子,回話也要老實回話嗎?朕下旨要天下官員不得觀劇,可你們卻在這里大談青樓紅妓,把嫖娼爭彩的話頭都說到軍機處來了,真是無恥之尤!你們不是要‘陛辭’嗎?好,這就算是辭了。回家去好好想想朕的這些話,每人都寫出一份請罪折子遞進來讓朕看,你們,全都給朕出去!”

皇上說,“這就算是辭了”,這話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要把他們全都免職呢?沒准,那得看他們的請罪奏折寫得如何,也還得看皇上是不是會對他們開恩。看著他們一個個灰溜溜地低著頭走了出去,雍正又對門口站著的太監說:“你到內務府傳朕的旨意,在這個門口立一塊鐵牌。寫上:無論王公大臣,貴胃勳戚,不奉旨不得在此窺望,更不得擅自入內!還有,立刻從乾清門侍衛中抽調人來,做軍機處的專職守護;再到戶部去傳旨,選派六名四品以上的官員,到這里來做軍機章京。要不分晝夜,在此輪值承旨。”

雍正皇帝說一句,小太監答應一聲。等皇上說完了,他利索地磕了個頭,便飛也似的傳旨去了。在這個過程中,方苞一聲未出,只是以旁觀者的身份在看著。雍正的這種雷厲風行的作風,他早就知道了。今天雍正當了皇帝,自然要比從前更嚴厲,這是方苞意料之中的事,沒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

雍正回過頭來對方苞笑著說:“先生,真是想不到,你剛進京來,就看到了這窩心的事。好了,這也算完了朕的宿願,軍機處以後就成為朕的左右手了。原來朕想在這里和先生好好說說話。可是,你看這里現在要什麼沒什麼的,太不成話了。咱們還是到養心殿去談吧——邢年,告訴禦膳房,給方先生准備午膳。叫他們拿出本事來,做得好一點。來來來,方先生,你和朕同乘鑾駕到宮里去。”

方苞連忙說:“萬歲,這怎麼能行?臣乃布衣白丁,豈敢褻瀆皇上萬乘之尊?那樣就要折了臣的陽壽了。”

雍正哈哈大笑:“好,說得好啊!不過方先生,你是儒學大家,難道也信這些不成?既然你這樣說了,朕就和你安步當車,一同步入皇宮。”

“臣方苞不勝榮幸。萬歲,請——”

走在通往皇宮的路上,方苞向在天街上等候召見的人群看了一眼。心想,這可好,我本來不想在這紫禁城里顯山露水的,叫皇上這麼一來,反倒更加出眾了。但他知道皇上的脾氣,從來是不容別人違拗的,也只好如此了。

進了養心殿,皇上盤腿坐在大炕上。又命太監給方苞搬了一個繡墩來,方苞叩頭謝恩欠著身子坐了下來。養心殿曾是當年康熙在世時方苞常來常往的地方,如今新君即位,這里已經換了主人。想起老皇上康熙的知遇之恩,方苞不由得心情激動。他沒有急于說話,他知道,雍正皇上是個沉不住氣的人,他一定會先說的。果然,雍正一笑開言了,“先生,你知道朕為什麼一登基就把你請來嗎?”

“皇上恕臣愚鈍,臣不知。”

“不,不,你不會不知道的!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你就不會在家一直拖著不肯進京了——你且等等,別說話。朕絕無責怪你的意思,你也不要謝罪。這里面的緣故,恐怕只有你知朕知。咱們心照不宣吧,這是朕想說的第一句話。第二句是,先帝當年怎樣待你,朕也會怎樣待你。你心里不要存個‘伴君如伴虎’的念頭,那樣就讓朕大失所望了。”

雍正的話是笑著說的,可是方苞聽了卻不覺渾身打戰。對于這個四爺,方苞是太了解了。在康熙晚年作出的重大決策中,方苞是起了關鍵性作用的。對于皇室內幕,方苞也可以說是了如指掌。雍正能夠即位,有方苞的一份功勞。但雍正那陰鷙狠辣,把恩怨看得極重的性格,方苞也是清楚的。方苞之所以遲遲不來北京,就是他拿不准這個新皇帝是要回報他方苞的舉薦之功呢,還是要用方苞這塊石頭,去打至今不肯臣服的阿哥黨?剛才皇上所說的兩句話,第一句,似乎是在怪他沒有馬上應召進京。但皇上又說出“心照不宣”和“朕知你知”的話,是原諒了他;第二句就更明白了,那是點明了你不要因為皇上的脾氣不好,而心存疑懼。更不應該有“伴君如伴虎”的念頭,在皇上的面前陽奉陰違!這句話中所包含的壓力,是瞞不住方苞這個絕頂聰明的人的。此時此刻,方苞能不趕快表明自己的態度嗎?他連忙起身離座跪了下去:“臣怎麼能這樣做?臣又怎麼敢這樣做?方苞乃是一個待決的死囚,被先帝超拔出苦海又委以重任,言必聽,計必從,這樣的恩遇自古能有幾人?報答君恩就當以身許國,臣豈敢以利害禍福來規范自己的行為!況且萬歲還在藩邸龍潛時,臣就常常聆聽教誨。也深知萬歲待人則寬厚仁德,對事則是非分明,臣早已衷心感佩。臣不過一個窮儒,身受兩世國恩,怎敢以非禮之心來上對聖君?”

上篇:嚴刑法決心掃積弊 求節儉克己當先行     下篇:敬先賢君臣結同心 訓後生雍正動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