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慶端陽皇上賜墨寶 議進軍雍正疑帥臣  
   
慶端陽皇上賜墨寶 議進軍雍正疑帥臣

自從皇上口傳聖諭,讓劉墨林到軍機處去當差,這位新科探花郎可就交上好運了。

雍正皇上喜歡這個開朗聰明、多才多智的年輕人。劉墨林書讀得多,見識也廣,加上生性滑稽,應變能力又強,所以皇上不管說到哪里,問的什麼,他都能隨即應答,也總能討得皇帝的歡心。沒過多少天呢,他就成了雍正皇上身邊須臾不可缺少的人了。皇上盡管一天到晚總是有事,看折子,見大臣,忙得不可開交,可也有閑下來的時候。這時,劉墨林就更顯出了自己的重要。比如說,當皇上要和方苞、馬齊,隆科多他們下下棋、談談詩、畫幅畫、釣釣魚什麼的,劉墨林就總在陪侍之列。皇上要是出去游玩,就更少不了他。這些天來,京都名勝,諸如暢春園、飛放泊、南海子、萬壽山,許多別的臣子連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劉墨林全都陪著皇上玩遍了。

雍正皇上的勤政是出了名的。劉墨林在皇上身邊要干的事多著哪!他在軍機處辦的是文書事宜,起草一些文告詔諭,轉送下邊遞上來的奏章什麼的。最近,年羹堯把西征行轅從甘州移防西甯,軍務繁雜,每天各部轉呈過來的折子,少說也有十幾件。這些奏折經過劉墨林之手,轉呈給十三爺允祥和十四爺允禵合議好了,夾上折片,再交還給他。劉墨林或者咨詢張廷玉,或者送到養心殿去進呈皇上禦覽。偏偏雍正皇帝又是位事無巨細,每折必讀、無事不問的人,劉墨林便要像走馬燈似的奔波周旋于皇帝、宰相、王爺、大臣之間。六部官員的眼皮子最尖,誰還看不出,這劉墨林就是位突然躍出、閃耀著璀燦光華的新星啊(不過那年月不叫新星,是叫新貴的)。不管是誰,只要想安安穩穩地當官,就得趕來巴結他,好預先給自己留條後路。說這叫趨炎附勢也好,說這是趨之若騖也罷,反正不管他是承值或者下值回家,他的身邊總是圍著一群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很小的官員,眾星捧月似的追著劉墨林。請安的、回事的,造訪的、致謝的……什麼樣的全有,什麼名堂也全能想得出來。劉墨林可真是覺得忙累,可他忙得愜意,累得順心。

其實真正讓劉墨林日思夜念的,卻只有那位京都名妓蘇舜卿,劉墨林敬重她的人品,愛慕她的容貌,更欽佩她過人的才華和出汙泥而不染的自尊自愛。但她隸屬“賤籍”,把她買來做妾可以,娶回家當正室,就會引出各種各樣的議論。一個不小心,讓徐駿他們抓住把柄,他這個官就當不成了。劉墨林是個能辦事也會辦事的人,他早就想好了,一定要為蘇舜卿脫籍贖身,堂堂正正、明媒正娶地和她永結同心。

端午節就要到了,五月在民間又叫“毒月”,百事禁忌。無論是宮中還是民間,節前全都忙得很。被褥帳幔要拆洗換新,蒲草艾蒿要采集編辮,還要做香荷包、縫長壽線,買避瘟丹,浸雄黃酒,貼天師符,掛鍾旭像……可劉墨林卻沒有這份閑心。今天他頂著啟明星上朝要辦一件急要事。昨天,年羹堯來了軍報,索要五萬套夾衣,為西征將士換裝。可是,軍報到得晚,戶部已經沒人,所以他只好一大早就急急忙忙趕來,免得誤了時辰挨皇上的訓。劉墨林辦事利索,不大一會就完了。他正想起身,太監高無庸過來傳旨說:“劉大人,皇上叫你進去呢。”

劉墨林一愣,心想時候還早哪,皇上不會起得這樣早吧?便問:“是單叫我一人嗎?”

“不,還有十三爺和十四爺。別的不是奴才去叫的,所以奴才不知道。皇上今兒個要賜筵百官,還要在廣生樓張貼字畫。吩咐下來說,要看誰的最好,就給誰頒賞呢。”

劉墨林跟著高無庸來到養心殿,瞧見張廷玉早就等在這里了。他連忙上前去請安:“張中堂,您來得好早啊!皇上起身了嗎?”

“皇上起來半個多時辰了。你忘了,今天是端陽節,皇上一大早就帶著三位阿哥到各處去拈香禮拜了。其余的皇親們要等一會才來,都在廣生樓上候駕。”

“嘿嘿嘿嘿,張中堂,我是剛才奉了旨意進來的,可不知皇上召見有什麼事。您能給我透點風嗎?”劉墨林在套著近乎。

張廷玉矜持地一笑說道:“萬歲日前寫了幾個條幅,想讓你幫他挑挑,當然是選出最好的了。今天還有不少人要來送條幅的,包括萬歲爺的在內,一律不准寫名字。這幾百幅字,全都要張貼在廣生樓上,要大家比比看看,選出最好的來。去廣生樓貼字的差事,要交給你辦。我可先得交代你一句,你要想方設法辦得出色一些,千萬不能掃了萬歲爺的興。”

劉墨林一聽這話,不由得愣住了。雍正皇上字寫的好那是沒說的,可幾百幅字一概不屬名,張貼出去讓大家隨便議論,誰能保准萬歲爺寫的就一定能被選上,而且還能高中榜首呢?萬一他寫的字落榜了,或者雖然選上,卻只得個第二、第三,那麼得了頭名的能坐得住嗎?恐怕他甯願落榜,也不敢高居皇帝之上。想著,想著,他忽然有了主意:“中堂,我想這件事要辦好,得有兩條:其一,是要大家心里清楚哪是皇上的,哪是別人的;其二,是要把這事做得不顯山、不露水,沒有一點痕跡,連皇上自己也覺得確實是他的字寫得最好。第一條最難辦,皇上的字,六部九卿的人大都見過,他們仔細辨認一下,還是能區分出來的。怕就怕那些入仕不久,或者沒有見過皇上的字、而且又愛多嘴多舌的人。別說他們不選皇上的字了,就是在字前橫挑鼻子豎挑眼地來那麼幾句酸話,這事可就辦砸了。”

“依你該怎麼辦才好呢?總不能給皇上寫的條幅上標上記號吧,那樣不就大顯眼了嗎?”

“不不不,哪能這樣做呢?最好是提前先把主子寫的句子遞出去,讓下邊都知道應該選哪幅就好了。這事要快,讓太監去傳更好。”

張廷玉想了想,也只有這樣才不會露出馬腳,而且還可把雍正的字掛在並不顯眼的地方:“好,就這麼辦,叫高無庸去吧——要是能眾口一辭都選萬歲爺的就更好了。”

“不,眾口一辭倒有痕跡可尋,皇上自己也會覺得心里不踏實。叫高無庸不要全說,只稍稍透出點風聲去就行。大家心里明白,這里頭有萬歲親自寫的字,誰敢胡說八道啊。就是萬一有個別倒黴蛋說些個夾七夾八的話,不但無礙大局,還顯得更真實哪!”

張廷玉笑了:“好,劉墨林,不怪皇上喜歡你,你還真有怪才!事不宜遲,咱們立刻動手先選一遍。”

太監高無庸被叫了過來,三人一齊看時,只見一條長長的大案上,排著十幾幅宣紙寫就的字,都是唐詩選句選詞。劉墨林看了說:“主子這字,可以說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不過,寫得筆鋒大剛,恐怕有些喜歡柔媚的文人們看了,未必會欣賞。要叫我看,哪一幅都是最好的。”

三人選來選去,從中選出了四幅,用小字抄了,交給高無庸,讓他趕快送了出去。劉墨林笑著對高無庸說:“跑快點,慎密點!告訴你,說不定還會有人想出高價來買你這個小條子哪!”

高無庸剛走,便見雍正皇帝在一群太監和侍衛簇擁下走了過來。雍正今天的氣色很好,心情也很好。他看了一眼張廷玉和劉墨林笑著說:“探花郎,看過朕寫的字了?你是行家嘛,據你看哪一幅能中你的意呀?”

劉墨林連忙賠笑答道:“喲,主子說笑話了,臣那兩下子,怎敢在主子面前賣弄啊!主子什麼時候有了興致,寫幅字賞給臣,就是臣天大的造化了。皇上交代的這差事不好辦哪!臣和張中堂在這里選來選去的,都挑花眼了,才選出這四幅來。請皇上過目,看臣等選的是不是合適,然後再拿到廣生樓上去張掛。”

雍正皇帝走近前來,仔細地看了看,挑出了“大漠孤煙直”和“桃花淵水”兩幅說:“不要太多了,還有那麼多臣子都送來字了,朕一人豈能包攬——哎,剛才劉墨林說要朕賞字,朕也不需再寫了,這案上放著的,你就挑一幅好了。廷玉,你想要什麼字,朕湊著今天現成的筆墨紙硯,就為你寫來。”

張廷玉連忙跪下叩頭:“臣謝主子恩。其實,臣早就想要主子的墨寶了,只是不敢開口,臣最近裝修了府門,想求主子賜幅楹聯以光門媚!”

雍正皇帝說:“朕自幼就愛寫字。可是,你們瞧,平日里哪有閑情逸趣來舞文弄墨?現在,幾件大事都有了眉目,朕心里才松泛些。既然你想要幅門楣,朕就給你寫一幅。”

說著提筆儒墨,略一思忖,便在宣紙上用正楷寫了出來:

皇恩春浩蕩

文治日光華

寫完又仔細端詳了一下,取出圖章印璽來蓋好,填了年月日,這才遞給張廷玉:“你看這樣寫成嗎?”

張廷玉叩頭謝恩,激動地說:“……萬歲如此抬舉,臣何以敢當這十個字?就是把臣磨成粉也難以報答皇上這天高地厚的恩遇……”一邊說著,熱淚早已奪眶而出。

劉墨林選好了一幅,雍正看了看,取出一方“圓明居士”的小璽來蓋上。雍正看看劉墨林說:“朕是信佛的。這‘圓明’二字,就有佛家的意思。可是,你卻死活不肯皈依我佛。朕這幅字,好像是和尚送給秀才的,就賜給你罷。”雍正回頭又對邢年說,“剛才選出的這兩幅,你拿到廣生樓上張掛起來。記住,不許掛在正中間,聽見了?”

見邢年恭恭敬敬地捧著條幅走了出去,劉墨林本來也想跟過去,卻被雍正叫住了:“你先別走,且等一下和廷玉一塊去,朕還有話說。”

張廷玉他們聽雍正說得嚴肅,都不由得收斂了笑容。雍正一邊恩忖一邊說:“年羹堯出兵快半年了,只見他今天要物,明天要錢,可是,就聽不到開戰的消息,朕心里有點不踏實。廷玉,你看要不要派個人去監軍呢?”

張廷玉一聲不響地想了好久才說:“萬歲的心情臣能夠明白,想早點打好這一仗。但用兵的事與政務有所不同,稍有急躁,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年羹堯在先帝健在的時候就已經是將軍了,他的長處是穩健、持重。本朝名將的戰法,各有不同。巴海善于周旋,有耐力,能持久;趙良棟善穿插,能奔襲;圖海善對壘,能攻堅;飛揚古善戰陣,能苦戰;周培公則機變多智、深謀遠慮,是位全才。只可惜,這些名將都已紛紛下世作古了。臣看年羹堯的作派,節制部署、進退尺度,都很謹慎,似乎是步了圖海的後塵。他心中何嘗不是志在必勝,又何嘗不想畢其功于一役?以臣的推算,他三月進駐平涼,四月推向西甯,已經不算緩慢了。臣想,可否由軍機處再發一個六百里加急文書,讓年羹堯和岳鍾麒共同拆看,合議回奏,問他們何時能夠進兵?用這方法催促一下就可以了。”

雍正沒有急于說話,似乎是在認真地考慮張廷玉的建議。過了好久,他才突然問劉墨林:“你是怎麼看的?”

劉墨林是第一次參與這麼重大的軍國要事,心里有點緊張。他想了一下說:“萬歲,臣以為張廷玉說的辦法可行。康熙五十六年兵敗,六萬山東子弟無一生還,前車之鑒令人生畏,朝廷實在是贏得起輸不起了。所以年羹堯才持重進軍,為的是不戰則已,戰則必勝。臣以為他這樣做,正是從大局著眼。至于派監軍督戰之事,臣切切以為不可。前明土木堡之變,松山之敗,一直到李自成攻進北京,全都是因為朝廷不信任將軍,經常派大員監軍;而將軍又不滿意朝廷,遇到危難而不肯出力。一軍兩帥,事事異心,最是兵家的大忌。所以聖祖爺時,攻台灣就專用施琅,李光地雖有督軍之名,其實他只管後方供應的事。所以臣以為,皇上只需催問何時進軍,何時接戰,另外保障後方供應即可,而絕不能提調軍務,那樣做是要壞事的。”

雍正似乎是被他們兩人說動了:“好,依你們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朕決心不派監軍了。廷玉,你從二等侍衛里選十個人,要年輕有為,可望成材的,選好後擬出個名單來交朕,朕要派他們到年羹堯軍前去效力。”

張廷玉一驚:原來雍正皇帝還是對年羹堯不放心啊!他忙賠笑說:“皇上,岳鍾麒的資曆不在年某之下,有他在年羹堯身邊,朝廷對年某還是能夠節制的……”

“哎,你想到哪里了?朕怎能對年羹堯不放心?要不放心他,朕又怎麼會把二十萬兵士交到他手里?你好好想想,當年聖祖皇帝要是早一點選派些親貴少年,讓他們到飛揚古軍中去學習軍事,何至于有今天,何至于連個可靠的將帥之才都找不到?”

話說到這個地步,張廷玉無話可答了。但他心里明白,皇上如果不是對年羹堯不放心,就不會采取這樣的辦法,年羹堯那里難道就沒有可用之人,還用得著千里迢迢地派人去‘學習軍事’嗎?

劉墨林到底年輕,分不出這里邊的輕重來,他連聲稱贊:“好好好,主上深謀遠慮,居安思危,臣心服之至!”

雍正歪著頭瞧了劉墨林一眼,突然說:“劉墨林,你這個人才華橫溢,很讓朕喜歡。朕卻聽說你正和一個青樓妓女打得火熱,是真的嗎?”

劉墨林一聽皇上這樣問,他的頭“轟”地一下就炸了。他連忙跪下叩頭說:“皇上問的事,確實是臣所為,但臣所遵循的是‘情之所鍾,不分貴賤’之理。蘇舜卿即雖屬賤籍,但她守身如玉,賣藝不賣身,不可與尋常煙花女子等量齊觀。臣早就與她結為風塵知己,如今臣做了官,怎能做出貴而棄賤的不義之事呢?乞聖上明鑒。皇上既然問到這里,臣索性懇求主上為蘇舜卿脫去賤籍,成全了臣和蘇舜卿的這段姻緣,臣將永感皇上的深恩聖德。”

這劉墨林確實是聰明過人,他選的時機,說出的話語又恰到好處。雍正不說話了,他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一時間,殿里靜得聽不到一點響動,劉墨林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早就在尋找這樣的機會了,他清楚地知道,要想了卻他和蘇舜卿的心願,沒有皇上親自發話,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更清楚,讓皇上為他說話,尤其是讓皇上准許蘇舜卿脫離賤籍,與他結成夫婦,那也只是他的一廂情願。能不能實現,要靠機遇,靠運氣。他跪在地上,小心地偷眼瞟了皇上一眼,見皇上的眼睛里似乎是十分痛苦,似乎是汪著淚水;又似乎是在想著一件遙遠的往事。劉墨林不由得忐忑不安起來,皇上,他,他這是怎麼了……

上篇:空靈僧妖言托佛法 探花郎妙語邀君寵     下篇:赦賤籍皆因殉情女 褒鍾馗只為社謖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