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無牽掛放膽敢直言 有魚腥引來眾饞貓  
   
無牽掛放膽敢直言 有魚腥引來眾饞貓

張廷玉也是打心里佩服十三爺。怡親王確實能干,也確實有眼力。這豐台大營曾是他允祥的老底兒,這里的將士,也全是他的老部下。可是,自從雍正登基以來,他為了避免人們議論,也為了免得皇上生疑,就主動地調開了大營的將佐。別看他在皇上面前那麼得寵,卻還是謹慎小心。不管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他從來不敢有野心,更不擁兵自重!正是因為他有這些美德,所以他才更加受到皇上的器重。

張廷玉正在想著,卻聽雍正在上邊說話了:“廷玉啊,朕看這個張雨很是懂事,既然有緣見朕,就是他的福份。你看,給他補個二等蝦如何?”

二等蝦就是二等侍衛。張廷玉聽皇上已經封了,他還能再說什麼,連忙回答:“是。臣領旨,明日就發出文碟。”回頭又對張雨說,“你怎麼了,皇上加封你,怎麼不謝恩呢?”

張雨這才恍然大悟,頭在青磚地上碰得咚咚作響,顫抖著說:“奴才謝主子恩典。奴才願誓死為皇上效力,不負聖上重托。”

張雨今天真是有幸,一見到皇上就被晉升為二等侍衛。這種機遇要在平時,他是連想也不敢想的。張廷玉在旁邊說:“張雨啊,你既然升為侍衛,今天就在這里侍候皇上好了。先叫人替皇上准備些點心送來,你再悄悄地找幾個妥當的人,把怡親王召來見駕。還有,給皇上准備膳食,侍候皇上進膳。你明白了嗎?”

雍正笑笑說:“廷玉,再稍等一會,畢力塔不就回來了嘛。允祥還正在病中,就不要驚動他了。”

張廷玉卻沒有一點通融余地:“不,一定要請怡親王來!張雨,我告訴你,今晚這里就是皇上的行宮,出了丁點差錯,都要由你承擔!你立刻派人去請怡親王,只要他還能動,就讓他馬上來一趟。對別的人,一字也不許提及。畢力塔回來後,讓他馬上來見駕。”

張雨走過後,雍正對張廷玉說:“廷玉呀,你也忒過細心了。朕看這里一切如常嘛。”

張廷玉也不說話,等點心端上後,他親自嘗過,這才捧給皇上說:“皇上,多點小心總比出差錯要好,臣也是萬不得已呀。這些天朝中的任何動靜我們都全然不知,臣心里又怎能踏實呢?皇上要是乏了,就先在這里靠一靠,臣估計,畢力塔也快回來了。”

雍正沒有再說什麼。張雨送來飯菜後,張廷玉又和高無庸親自嘗了,才請皇上用膳。膳後不久,便聽外邊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又聽允祥在門外輕聲但卻清晰地報名請見:“臣弟允祥恭叩萬歲金安!”

雍正聽到這十分熟悉的聲音,激動地幾乎難以抑制。老十三能來,既便是出了叛亂,朕又何懼之有!他連連說:“是十三弟嗎?快進來,朕在這里等你多時了。”

允祥聞聲而入。他今天穿戴得特別整齊,更顯得英姿颯爽,只是眉宇間的病容卻難以掩飾。進來後,他首先仔細盯了一下皇帝,才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起身又說:“臣弟瞧萬歲的氣色和神情都很好嘛,可京師卻在盛傳,說萬歲在河南患了時疫。這十多天來,臣弟多方打聽,就是得不到萬歲的消息,可把臣弟急壞了。”

雍正讓允祥在身邊坐了下來,細心地看了看他的面色,心疼地說:“這麼熱的天,你怎麼還穿得整整齊齊的?是咳喘病又犯了嗎?朕賜你的藥用了怎樣?找太醫看過了嗎?”

允祥哪想到剛一見面,皇上就會對他這樣關切,他心情激動地說:“皇上,臣弟這點犬馬之疾,卻勞皇上如此牽掛,令臣弟更覺不安。太醫們沒用,他們有的說是痰症,也有人說是傷風,可治來治去的,又總不見好。主上賜臣的藥用了倒很對症。只是臣弟想,假如臣弟得的是痰症,這‘拼命十三郎’以後就當不成了。一想到此,臣弟就心情郁悶。這些天又得不到皇上的消息。急得我如坐針氈,五內俱焚。所以,臣索性搬到青梵寺住。一來為主子祈福,二來嘛,聽聽晨鍾暮鼓,也可以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一下。”說著,說著,他的眼淚滴了下來。他用手拭去,但又止不住狂奔如流的淚水。看得出來,他是在極力地忍著,不想讓皇上看出自己的激動和不安。

雍正此刻的心情又何嘗不是如此。這不但是他們兄弟摯情,還因為十三弟對皇上來說是太重要了!他是雍朝的擎天玉柱,架海金梁,當皇上的哥哥不能沒有他這個好弟弟呀!但此刻,皇上卻不想讓這位愛弟過于傷神,便笑笑說:“十三弟,你怎麼變得英雄氣短、兒女情長了呢?太醫院向朕詳細地奏報了你的病情,朕也知道,你其實並沒什麼大病。你只要靜下心來,好好調養一段,就會好起來的。朕已下詔給鄔先生,讓他立即進京,就住到你那里。鄔先生精通醫道,就讓他給你好好瞧瞧。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好嗎?”

在一旁的張廷玉,看到他們這對君臣兄弟一往情深的情景,心里也很有感觸。但他今天想的事情太多了,不得不馬上問十三爺,瞧見有了說話的機會,他便連忙說:“十三爺您方才說,京師盛傳萬歲在河南生了病。這話是民間流傳,還是在官場里傳開的?”

允祥劇烈地咳了一陣,張廷玉看見他悄悄的用手帕擦了擦嘴,又掖到袖子里。張廷玉看出,允祥確實病得不輕,剛才那一陣嗆咳,很可能是吐血了。但允祥還是強自掙紮著說:“這是十天前的事了。當時,廷寄里說,主子冒雨視察河工,受了風寒,不過已經痊愈。這件事,朝廷中人人皆知。可後來,朝中卻突然有人傳言,說皇上在外邊病得不輕。我當時就知會廉親王,也告訴了隆科多,讓他們徹查此事,一定要弄清制造謠言的人。可是怪就怪在,他們直到今天也沒給我個下文!禮部籌辦的郊迎年羹堯進京的儀注,我已經看過,覺得太過僭越了一些,我駁回去讓他們重擬。除了這些,京師現在一切如常,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昨天八哥和隆科多到青梵寺來看我,我還聽他們說,皇上的禦駕尚在安徽,要從水路返回京師。可剛才一聽說皇上已經來到豐台大營,還真把我嚇了一跳。皇上,這里距暢春園並不遠,您為什麼不去那里住呢?再說,那個‘皇上還在安徽’的消息,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雍正意味深長地一笑說:“我們白龍魚服,悄然回京,自己當然要小心謹慎。他們怎麼可能知道我們的確切行止呢?何況你正在生病,就是他們知道了,也會死死地瞞著你的。”

張廷玉也說:“十三爺,剛才您問皇上為什麼不住暢春園,你覺得,暢春園能比這里更安全嗎?”

允祥吃驚地說:“當然,這里是比暢春園安全。可是,聽皇上的意思,似乎是有人在欺哄臣弟,誰又有這麼大的膽子呢?”

雍正看了張廷玉一眼,搖搖頭說:“不知道。”

張廷玉接過話頭來:“怡親王,你是負責京畿防務的議政親王。他們應當與你商量,設法打探皇上的行止,布置駐蹕關防事宜。可是,他們在去探病時,卻絕口不提皇上行蹤不明的事,這就明明是在說假話,明明是在哄騙你怡親王嘛。”

雍正說:“是不是他們看見允祥正在病中,怕他著急上火,才有意地瞞住不說了呢?”

允祥的眼中閃出了疑懼的神色,他一字一板地說:“皇上,朝中有奸臣,這您是知道的。不過馬齊和舅舅他們總該和我說實話的呀……”

張雨進來稟道:“皇上,畢軍門回來了。我沒敢告訴他說皇上在這里,只說怡王爺和張中堂來了,正在屋里說話。不知皇上是不是要他進來?”

允祥猛地站起身來。他大步跨到門口說:“畢力塔嗎?你過來!”

畢力塔上前一步大聲說:“卑職在!”說著,一個千就打了下去:“奴才給十三爺請安!”

“你不要這樣大呼小叫的。你主子的主子正在這里哪——你今天到哪里去了,和隆科多他們會議了什麼?”

畢力塔一愣,“主子的主子”,那不就是皇上嗎?難道皇上到大營來了?今天會議時,隆科多不是說主子還在山東嗎,怎麼會突然來到大營了?忽然,他又想起十三爺正在問話,便連忙說:“回十三爺,這個豐台大營提督,奴才干不下去了!要不是聽說您正在生病,今晚上我就找您去了。隆大人和我已經撕破了面皮。他說我恃寵傲上,要罷我的職。我說,用不著你罷,我自己寫辭呈好了,也省得一天到晚地穿小鞋、生窩囊氣……”

他還要往下再說,雍正在里邊發話了:“是畢力塔嗎?有話進來說!”

“紮!”畢力塔連忙解下佩刀,等高無庸挑起簾子,才搶步進屋行禮,跪在那里等候皇上問話。

雍正一邊喝著茶水,一邊問:“怎麼,你要摜紗帽?你是奉旨特簡的提督,直隸和京畿的七萬人馬全都歸你節制,你還有什麼委屈?你是老軍務了,聖祖皇帝西征時,你就從了軍,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為什麼要這樣耍小性子?”

畢力塔叩頭答道:“回主子爺,不是奴才耍小性子,是他隆中堂太過分了。這個會開了三天,頭天他就說要奴才騰出三千人的住房來,說是年大將軍要住。年大將軍班師回朝,當然是件大事,奴才也不敢頂著不辦。第二天,隆中堂又說,讓奴才把中軍行轅也讓出來,理由還是一個,這里要讓年大將軍用。奴才不干了,當時就給他頂了回去。豐台大營這里的地勢最是適中,衛戍著暢春園和京師外圍。我不能為了迎接年大將軍而誤了皇上的差使,想動我的中軍,不是皇上發話,沒門兒!昨兒個的會就這樣不歡而散了。誰知,他隆科多今天又把我叫了去、說的那話更叫人想不透。他說,已經奉了八爺的令旨,提督行轅還是要騰,要我們移到北安定門外去。他還說,皇上駐蹕關防的事,用不著你來操心。步兵統領衙門里的兩萬軍兵,還能護不了聖駕?奴才當時氣急了,說話就有些走板。我說,他年大將軍也是個人,他也是兩腿中間夾個***,有什麼了不起的!主子走時有旨意,京師的防務是歸十三爺統籌的。你九門提督和我豐台大營,不是上下級,我們沒有隸屬關系。你想調我的一兵一卒,都得先請示十三爺。你請十三爺知會兵部,拿勘合來作憑證。要不然,我連他年羹堯也拒之營外。娘的,誰沒打過仗?他年大將軍帶著三千人馬行軍,能不帶帳篷和鍋灶嗎?”畢力塔一口氣發完牢騷,稍一停頓,又說,“主子爺,奴才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得罪了這位國舅爺。自打太後老人家薨逝,他就總是有事三竿,沒事也三竿地找奴才的麻煩。豐台大營和他的步兵統領衙門,本是各司一職的。前些天兩隊兵丁巡哨時出了點口角是非,也不過是雞毛蒜皮的事嘛,他逮住我就訓斥了一頓。這樣吹毛求比,我這沒有比的還能活嗎?”

畢力塔可真地是氣急了,也不看皇上就在上邊坐著,葷的素的,罵人的粗話全部撂出來了。張五哥和下邊的侍衛、太監們想笑卻又不敢笑。雍正皇上開始時也是一愣,後來一想,這位丘八大爺,識字不多,可能他不認得“吹毛求疵”的那個“疵”字,把它叫做了“比”。又因讀音相近。他想笑,可是卻怎麼也笑不出來,而是陷入了深沉的思索。張廷玉卻連畢力塔這口誤都沒有聽出來,他想得更多。豐台大營里馬步兵種齊全,還管著一個水師,是京城的防務支柱。隆科多放著允祥不請示,卻和允禩這樣胡亂擺布,這不是別有居心又是什麼?皇上曾讓他看過甘肅巡撫呈來的密折,那上邊說:風聞有些不三不四的人,正在年某的軍中活動。這次年羹堯帶著三千兵士進京,萬一有什麼不測的事情發生,他這個當宰相的當如何處置才好呢?

允祥又是一陣嗆咳,咳完了才說:“畢力塔,你應該知道,管兵帶兵就應各司其職,各管其事,也各有各的權限范圍,怎麼能亂了套呢?年大將軍征討有功,這次進京叩闕演禮,是由吏部安排的。典儀一完,他帶的軍兵當然不能住在城里,要駐守城外待命。豐台大營不能亂,你們不管住到哪里,指揮中心更不能亂!你是我使慣了的老人了,不管我病與不病,這事都該回我知道的。要不要和他們爭執理論,那是我的事。你怎麼張口合口的全是粗話,這像什麼樣子?”

雍正冷笑一聲說:“怡親王教訓的全對!你畢力塔有兩條錯:一是不該犯粗罵人,更不該罵年羹堯;二是不該遇事不回稟你十三爺。今天既然在這里說過了,朕恕你無知之罪,你好生地辦差吧。朕只告訴你一句話:豐台大營,一步也不能挪!”他略作停頓又問,“哎?馬齊是干什麼吃的?京城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好像置身局外一樣,連一點表示也沒有?”

允祥見皇上又怪罪到馬齊,忙出來替他說話:“主子,馬齊這些天連一刻也沒閑住。他主持的是政務,每天看折子、接見外官、處理日常事務,遇上重要的事還得轉奏皇上。前幾天我看到他時,見他竟瘦了一圈兒!主子,您消消氣,不要怪他了。”

允祥說得很有道理,馬齊此刻的日子確實難過,京師的局勢也確實是在瞬息萬變之中。

自從雍正和張廷玉等人,在夜間悄悄地離開了禦舟,他們君臣二人就再也沒有了消息。安徽巡撫原來已經准備好了接駕的,可是,左等右等,卻始終不見皇上到來。他慌神了,心想假如皇上乘坐的禦舟在安徽境內出事,他就有永遠也說不清的罪責。于是便立刻用六百里加急的軍報,向駐守京師的上書房報告說:“聖蹤不詳”!廉親王允禩看准了這個干載難遇的好時機,便嚴令對允祥和馬齊封鎖消息。理由當然十分充分:允祥“病了”而馬齊又“太忙”,不能用這些無根無梢的事來“打擾他們”。而他自己卻又拿出了他的絕招,“稱病不起”,把全部重擔都壓在了馬齊的肩頭,使他無暇旁顧。于是,便由隆科多出面,將“雍正皇上與朝廷失去聯絡”的事,通知了留守北京的皇三子弘時。

弘時雖然是個空架子的阿哥,手中並沒有兵權,但他卻一向野心勃勃,想當至尊至上的皇帝。如今碰上這機會,他能讓它輕易錯過嗎?這些天來,他一直在做著美夢。他思前想後,幻想著最好是雍正的大艦在黃河中沉沒。弟弟寶親王弘曆如今正在年羹堯那里勞軍,“國不可一日無君”,自己位居中央,立嫡以長,子承父業,舍我其誰?手中沒有兵權他倒不怕,到了口含天憲、南面為君的那一天,無論是豐台大營,還是西山的銳健營,誰又敢不俯首稱臣?

上篇:巡河務蛟龍困沙灘 防突變微服入軍營     下篇:三阿哥密室謀叛亂 馬相國高樓分君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