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馬中堂悠然說風賦 隆老舅情急動殺機  
   
馬中堂悠然說風賦 隆老舅情急動殺機

隆科多其實早就來到了暢春園門口,不過,他沒急著進去。也不是不想進,而是因情況不明,他不敢進!

這暢春園與紫禁城可大不一樣。紫禁城在步兵統領衙門的防區之內,身為領侍衛內大臣又兼九門提督的隆科多,如今獨自一人掌權,要搜要查,那還不是由著他說了算!他一聲令下說要進宮,哪個敢來阻攔?所以他的兵士早就在紫禁城里翻了個底朝天了。除了東西六官住著嬪妃的地方外,就連三大殿也沒有放過。他原來計劃著在暢春園這里也如法炮制的,因為在這里辦差的是馬齊。馬齊是漢大臣,與自己這位滿大臣不能相提並論。再說馬齊已經老成棺材瓤子了,手無縛雞之力,又沒管過軍務,自己說什麼,他還不得乖乖地聽什麼。可是,隆科多太大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栽到了馬齊的千里!接到馬齊那封鈴著上書房大印的手諭,隆科多差點沒氣暈過去。這時,他才知道,這位馬老夫子還真不好對付。他一邊打轎暢春園,一邊急急地命令徐駿,讓他飛馬奔向朝陽門.向“抱病在家”的八爺允禩請示機宜。

時令早到五月,晴空萬里,驕陽豔日.滾熱的大地上,連一絲輕風都沒有。但心事沉重的隆科多,卻像呆在那里一樣,對周圍發生的一切,全都失去了感覺。他腦子一片亂紛紛的,簡直理不出個頭緒來。他是京師防務的總管,十三爺允祥病了,他出來管事天經地義。皇帝出巡將歸,派人去清理一下大內和行宮的關防,移調一下早該換防的駐軍,有什麼不對?就是皇上有所指責,自己覺得也當得起、扛得住。大不了,不就是辦得匆忙了一些嘛。可是,他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不,不能這樣看!因為這次行動是八爺一手操縱的,而且八爺並沒有明說,這就難了。要說是作亂造反,八爺也並沒讓自已拉硬弓;要說不是作亂,卻為什麼無緣無故地鬧這一手?

對眼前的這些事,隆科多越來越看不透了。就說八爺和弘時吧,八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三爺黨”,是“弘時黨”;可昨晚和弘時談話時,那小子卻指東說西,撲朔迷離,讓人摸不著他的心思。隆科多也曾經直接了當地問過允禩:咱們到底是個什麼章程?八爺的話更讓人犯疑。他說: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也什麼事都沒有,只能走走看看,你最好別想那麼多,權當是替朝廷辦差,心里就踏實了;弘時卻又說,都是為了父皇平安回京,你怎麼干都行!隆科多夾在這二位中間,怎麼做都可能對,也怎麼做都可能錯,他可真不知如何才好了。

隆科多又反思自己,一個名正言順的托孤重臣,只為了那個小紙條就下了水。鬧得現在人不像人,鬼又不像鬼的,一切都得聽憑別人擺弄,這算是什麼事兒呢?俗話說:上賊船易,下賊船難。這話真是讓人越嚼越苦啊!

一匹駿馬,從黃土大道上飛奔而來。隆科多精神一振,以為是徐駿回來送信了。哪知到了跟前才知,原來是八爺府上的太監何柱兒。他滿頭大汗淋漓地下了馬就說:“中堂大人,您這是怎麼了,為什麼站在日頭下出神?中了暑可不是小事呀!”

“唔?”隆科多從沉思中驚過來,這才發現自己緊張得發呆,竟連日影移動都沒有覺察到。他連忙問:“你是剛從王府來嗎,可見到徐駿了?”

何柱兒抬頭一看,李春風他們的人馬正從暢春園里開出來,在門前排隊,黑壓壓地站了一大片。何柱兒看得呆了,問:“中堂,他們……這是怎麼了,敗了?被人打出來了……”

隆科多沒有理他,卻問:“你剛從王府來,我問你,八爺到底是個什麼打算?這種事能涮著人玩兒嗎?”

何柱兒聽隆科多說話的聲音不對,他抬頭一看竟嚇了一跳。好嘛,這位中堂大人的臉都綠了。他連忙說:“中堂,您老別生氣,八爺已經知道這里的事了。他立時就來主持,讓我先給您送個信來。咱們這是正大光明的事嘛,千萬不能下軟蛋,更不能倒了旗子。哎,李春風他們過來了,您下個令,讓他們就地待命。八爺說,讓您先去和馬中堂交涉。八爺隨後就來,到時候二對一,馬中堂就不能不從!”

隆科多的心急速地跳著,從何柱兒的話中,他已經聞到味了。看來,今天要動真格的了。眼見得李春風他們已來到面前,他鎮定一下自己的情緒,端著架子問:“怎麼,你們的差事辦得不順,是嗎?為什麼全都撤出來了?”

“回中堂,差使沒辦成。”李春風把前前後後的情形說了一遍,又把馬齊寫的字據遞了過來。他退後一步,小心翼翼地說,“我們進去後,只看了幾座空殿。所有要緊的地方,都有侍衛們守著。沒有您的命令,我們也不敢動武,馬中堂又沒有一點通融的余地。所以我們只好出來,在這里集結待命了。”

“真是一群窩囊廢!他們善撲營的兵,只能單打獨斗,可你們是練過野戰的馬步兵!”隆科多真想大罵他們一頓。但又一想,這事能怪他們嗎?便換了口氣說,“唉,這也怪不到你們,是我們幾個上書房大臣們沒有事先通氣。我這就進去見馬齊,你們不要遠離,就在這里聽候我的命令!”\

隆科多抬腿就進了暢春園,有了八爺撐腰,他還怕的什麼?自己是主管軍政的宰相,皇上即將回鑾,我當然要淨一淨內宮和行宮。你馬齊一個漢大臣,有權管我嗎?他來到門前時,見鄂倫岱正在這里等著他,便問:“馬中堂呢?我要立刻見他!”

“馬中堂在露華樓上。他剛剛吩咐了,也正要見您哪!”

“劉鐵成呢?去叫他和暢春園的侍衛們全都到露華樓來!”

“紮!不過我剛出來時見劉鐵成在露華樓上,這會子不知還在不在。”

隆科多不再多說,便向園子深處走去。他路過澹甯居時,卻看見劉鐵成正在那里,而且正在向侍衛和善撲營的軍校們訓話。這個劉鐵成原來是個水匪頭子,當年康熙皇帝南巡時,親自招安了他。他當水匪時有個外號叫“劉大疤”,粗獷凶狠,武藝高強,很受康熙皇帝的賞識,把他留在身邊,當了一名侍衛。所以,康熙在世時,他眼睛里只有一個康熙;康熙去世後,雍正讓他管著善撲營,他便除了雍正之外,誰部不認。今天他下身穿著的很普通,但上身卻穿著黃馬褂。腰里懸著的大刀片子閃閃發光,晃得人眼都瞪不開。隆科多走來,他連睬都不睬,還在訓斥著這群軍校:“媽的,你們這些囚攘的飯桶,人都進了園子,才想起來稟告老子!先前武老軍門在時,你們也敢這樣辦差嗎?告訴你們,老子也不是好惹的!老子七歲走黑道,三十五成正果,前前後後殺了四五十年的人了!什麼世面沒有見過,憑一個***條子你們就敢放人進來?都給我好好聽著,看好了園子,別管他什麼騾中堂、驢後堂的,全是扯淡!不見我的令,誰敢放進一個耗子來。我劉大疤就送他一個碗大的疤!”

隆科多怕的就是這樣的話。他緊走幾步,來到了露華樓上,向正躺在春凳上的馬齊笑著說:“老馬,你可真會找自在呀!外面是滾熱乾坤,你這里卻是清涼世界。怎麼,我進來時看到那些請見的官員全都走了,你今天不見他們了嗎?”

馬齊坐正了身子說:“這里清風習習,自然是涼快,外面怎麼能和這露華樓相比呢?宋玉有首《風賦》說得好,同樣是風,就各不一樣。大王有大王之風,而庶民則有庶民之風嘛!就像今天,這暢春園內外刮的不就是兩種不同的風嗎?”

隆科多一愣,心想,這老夫子是說的什麼呀,難道他要和我談論古文嗎?仔細一想,不對,他這是話中有話呀!他自己心里有鬼,便不敢叫真,只能裝糊塗:“老馬,鄂倫岱說你請我議事,我想,總不會是來聽你掉文的吧?”

“哪能啊!《風賦》里說的是學問,是觀測風向,治理國家的學問!你看我這里,本來像你說得那樣,是一片清涼世界。可是,你卻在園外突然刮起了滾滾熱浪。讓我既見不成人,也辦不了差。我倒是想問問你,這園里園外冷熱不一,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隆科多故作鎮靜地一笑說:“嗨,我當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呢,原來你就為的這個?好好好,只要你不說我是‘謀逆’,我就和你說道說道。前幾天接到邸報,說皇上聖駕即將返京。皇上出去這麼多日子,內宮的防務全都松懈了。有的太監們狗膽包天,竟然帶著親眷混進宮里到處亂串。你也知道,北京城里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什麼事情出不來?允礽放出來了;允禩也還不老實;八爺有病,十三爺也有病。這麼亂法,萬一出了差錯,是你負責還是我負責?我不過要帶著人來清理一下,難道就惹得你起了這麼大的疑心!”隆科多越說越激動,指指窗外又說:“老馬,我們倆同朝為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敬你是個前輩,想不到你把進園的人全都趕了出去,這不等于是當眾摑了我一記耳光嘛!你聽聽,劉鐵成在說些什麼?誰指使他這樣放肆的?‘不准放進一只耗子’,笑話,我要是真想占了這暢春園,他善撲營的那幾個破兵還能擋得住?你馬齊還能有這心思,坐在露華樓上,給我批講什麼《風賦》?玩兒去吧!要依著我的性子,恨不得現在就革了他劉鐵成的職,扒了他這身皮,一頓臭揍,把他的匪性打過來!老馬,今天這事兒咱們沒完,回頭見萬歲,我還要再和你撕擄撕擄呢!”

馬齊輕松地一笑,站起身來走到窗前說:“老隆,你生的那門子氣哪!這事不怪劉鐵成,也不怪李春風。皇上回鑾,要淨一下宮宇,這還有什麼可說的。但,第一,要事先打個招呼;第二,進來的人要守著規矩。百姓們常說:秀才遇見兵,有理也說不清。要我看,只要軍令一下,兵遇見了兵就更是說不清!所以,我才叫他們先退出去,又請你進來商議。大清朝的上書房,其實也和明代的內閣差不多。當宰相,就要有宰相的度量嘛。你要真想撕擄,就撕擄一下也無妨。我反正連大牢都坐過了,也不怕再進去一次。要依我說呢,九門提督,本來就是提督九門的,你管好自己的九座城門,就算是辦好差使了!”

隆科多一聽,好嘛,馬齊這老東西,把所有的事全都包攬了。而且明白告訴自己,他也要“撕擄”一下。話中套話,還有第一第二的兩個把柄;又提醒自己,只要管好九門就萬事大吉。他的話虛中有實,實里帶虛,似諷似勸,又無隙可乘。隆科多真想一刀宰了他,可一摸身上竟沒有帶刀。他又想,當年馬齊就押在他順天府的牢獄里,那時為什麼沒想到,用條土布袋黑了這老說什麼全都晚了,只好搬出八爺來壯膽:“哼,我心里沒涼病,也用不著害怕吃涼藥。我已經派人去請廉親王了,我們三人共同商量,還不算‘合議’?”

馬齊寸步不讓:“用好哇!方先生也是上書房的,還有怡親王呢,干脆都請來好了。”

“十三爺病得很重,就不要驚動他了吧。”

“十三爺昨天去了豐台大營,他能去豐台,就也能到暢春園。八爺不也是有病了嘛。兩位親王能夠帶病議事,我們倆身上的擔子不也可以輕一些嗎?”

隆科多緊張地思索了一下,又說:“那麼,請三貝勒也來吧,他是坐纛兒的阿哥嘛。我們議,由他定。這總行了吧?”

這兩個人,一滿一漢,都是宰相,也都是幾十歲的人了。別看他們二位說話時聲調平穩安詳,好像是在心平氣和地商議,可心里早就恨得咬牙切齒、劍拔弩張了。他們各不相讓,寸土必爭,句句帶刺,話中有話,已到了圖窮匕首見的關頭。就在這時,十三爺允祥帶著張雨來到了露華樓上。

馬齊高興地說:“看看,十三爺不請自到了。”他連忙上前打千請安。隆科多也只好站起來行禮,一邊還笑著說:“十三爺到底是年輕,怎麼說好就好了?”

允祥沉著臉走到上首說:“有旨意。馬齊、隆科多聽宣!”

兩人忙伏地叩首:“臣恭請萬歲金安!”

“聖躬安!”允祥向下看了一眼又說,“聖駕于昨晚已到京城,在豐台大營駐駕。命我傳旨:著馬齊、隆科多即刻到豐台見駕。欽此!”

一聽聖駕已到北京,隆科多和馬齊兩人都不覺愣了。他們對望了一眼,又連忙叩頭謝恩。隆科多想,好你個馬齊呀,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你這不是給我擺圈兒跳嗎?馬齊卻是另一種想法:嗯,看來老隆是在試探我呀!他既然知道聖駕已經返京,還和我來這一套,是想抻抻我的本事,看我能不能辦好這差使嗎?告訴你老隆,你看錯人了。我馬齊早在你當順天府尹的時候,就人閣為相了。老朽不才,但比你見的世面多!你想給我玩兒把戲,算你找錯門了。

允祥見他們二位這模樣,心里就什麼都明白了。不過他並沒有點破,還是帶著微笑說:“怎麼,二們宰相還在鑽牛角尖嗎?”

馬齊說:“怡親王,外面的情形,您全都看到了。隆大人一聲不響地便要來換防,我職責所在,能不出來說話嗎?我們倆就是這麼點過節。”

隆科多不和馬齊正面說事兒,卻咬定了劉鐵成:“我這不是來和你馬齊商量的嘛!他劉鐵成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他怎麼可以張口就罵我呢?誰是他的後台,大家自己心里有數好了。”

允祥抬腿向樓下走去,馬齊和隆科多也只得緊隨其後。允祥邊走邊說,似乎是漫不經心,可話中卻帶著指責:“你們都是大臣,有什麼事可以商量著辦嘛。就是有了不同的想法,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八哥、我、還有兩位皇阿哥都在京城,這里還能翻了天?剛才我進來時,已經訓斥劉鐵成了。我告訴他,園中的侍衛親兵們要各歸崗位,不准集結!你們兩人的爭執,我看就算了吧,和氣致祥,和氣生財嘛。舅舅,您說是不是?”

隆科多正在想著怎樣在皇上面前為自己開脫呢,十三爺剛才的話他根本沒聽見。現在問到了頭上,他不知怎麼回答:“是是是,奴才明白。”

他們剛剛走到園門口,就見一乘大轎落下。八爺允禩從轎中鑽出來,他一見允祥已經先他一步來到暢春園,心里猛然一驚:哎?允祥不是在病中嗎,他怎麼會在這里呢?

允祥卻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打招呼:“八哥,多日不見了,聽說你也在病中,怎麼今天這樣巧,我們偏偏都到這里來了。我是來傳旨的,不便向八哥請安。皇上已經回到京城,現在正要召見馬齊和舅舅他們。你也是議政王大臣,既然遇上了我,是不是也一齊去見見皇上啊?”

老八一聽這話,卻愣在那里,不知怎麼回答才好。他心想:我剛剛計劃好了的事,怎麼又被打亂了呢?

上篇:開封府官吏出丑聞 暢春園刀兵見寒光     下篇:十三爺談笑解兵危 廉親王強詞遭黜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