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眼欲穿望斷行軍路 心已醉傲然入京來  
   
眼欲穿望斷行軍路 心已醉傲然入京來

京都名妓蘇舜卿著了徐大公子的道兒,不由她不痛苦萬分。剛開始時、她每天流淚不止。後來眼淚沒有了,只是躺在床上,死盯盯地看著房頂出神。老鴇有點害怕了,怕她一個想不開尋了短見,這棵搖錢樹就沒了。這老鴇開行院幾十年,琢磨姑娘們的心思也琢磨出門道來了。知道她一定是恨上了徐大公子,便走過來安慰蘇舜卿說:“孩子,千怪萬怪,只能怪咱們吃的這碗飯。媽媽知道你賣藝不賣身的志氣。可媽媽也要告訴你,有這志氣的不是你一個人,可又有哪一個能保得了身子乾淨?我說句不怕你討厭的話,我要是想在你身上賺錢,早就有這一天了,也輪不著那個探花郎來占了先兒。可話說回來,咱們在行院里頭混日子,就是冰清玉潔,也沒人給你立貞節牌坊不是。前些時,我的一位老姐姐從開封來,說那里的妓院全都讓田文鏡給查封了。因為萬歲爺有旨意,叫賤民們脫籍從良。從良,誰不想?可也得能辦到啊!咱們做什麼都不會,干什麼都不行,不開行院又靠什麼吃飯?‘老鴇’這名字,你當是我願意讓人叫的嗎?它好聽還是怎麼的?我這不也是沒法子嗎!孩子,咱們得認命啊!”

她說得口干舌燥,可回頭一看,蘇舜卿翻身向里,還捂住了耳朵。她知道自己說得不對路子,便又換了一種說法:“你喜愛那位探花爺,媽媽我知道;他是頭一個給你開臉的,媽媽我也清楚。可媽媽還是要勸你一句,別太死心眼了,男人里沒有幾個好東西。我年輕時接的頭一個客,也是個讀書人,還是舉人老爺呢!同著大伙一起吃酒時,你瞧他那正經啊,聽支小曲就臊得滿臉通紅,說句笑話那小臉蛋就成了關老爺了!可是,來到房里,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我那天正好身上見紅,他也不管不問,趴在我身上就舔我的下頭,還不管前頭後頭全都……別看我是個娼妓,見了他那下作的模樣也覺得惡心!唉,誰叫咱脫生個女人來著?依我說,吃個啞巴虧,不吭聲,也就算了。這種事兒,又留不下疤痕。只要你不說,他劉探花哪里知道?他就是神仙,不也看不出來嗎……”

蘇舜卿“唿”地從床上坐起來:“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我和劉老爺沒干過那樣下作的事,就是干了,也是我心甘情願!你要說就說人話,要是再作踐劉老爺,那就兩個山字疊起來,你給我出去!”

老鴇死皮賴臉地笑笑說:“喲,我的好女兒,這是什麼話呀?媽媽還不都是為你好嘛。徐大公子咱們惹不起,他老子是相國,他自己是八王爺跟前的紅人;可劉爺咱也惹不起啊!皇上那麼看重他,讓他和寶親王一塊去了前線,多抬舉他呀。說話間,劉老爺可就要回來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叫我怎麼向劉老爺交代呢?好孩子,千不想,萬不念,你總是叫過我一聲媽媽。你這沒用的媽媽,也從來都沒逼著你去接客。劉老爺回來,你得給他個笑臉不是……”老鴇兒說著,竟也流出了眼淚。

蘇舜卿號啕大哭,哭得那個慘哪!哭完了她說:“媽媽,你不要再說了,我聽你的。但你得依我一條……”

老鴇現在恨不得給她下跪:“孩子,說吧,你說什麼我全都答應。”

“馬上找房子搬家,搬到那個姓徐的找不到的地方。我答應你不再哭,也不再尋死,等著劉老爺回來。”

于是,她們就搬到了前門外的棋盤街。蘇舜卿果然也不再哭鬧,一心一意地在等著劉墨林。這天是五月初十,正是年大將軍進京演禮的好日子。蘇舜卿起了個早,雇了一乘小轎就出了西直門。大街上的人真多呀!誰不想看看大將軍凱旋的風光排場?誰又不巴望著能親睹一下皇帝老子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就連緊靠城邊的地方,也是里三層外三層,看不到頭,望不到邊的人群,蘇舜卿一直走了十多里路,才在一棵大樹下,找到了一處可以歇腳的地方。她下了轎子,放下食籃,擺上香案,就端坐在那里等候。她的心里只有一個目的,等著隊伍過來時,能看一眼自己的心上人,就于願已足了。

卯時正刻,豐台大營那邊,響起了震天動地的三聲大炮。接著便是一隊隊的兵丁舉著戈矛順序走出了營盤,在驛道兩邊布起了防線。只見每隔二十丈遠,就是一座彩樓,彩樓兩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彩樓下站著的軍官,一個個手按劍柄,挺立不動,軍士們也全都穿著簇新的號衣,更顯得威武森嚴。不過,他們的這些陣勢,對于心懷悲淒的蘇舜卿來說,卻是視若罔聞。她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等著,等著。等著她的心上人,也等著她自己的最後時刻。

忽然,城中的拱辰台那里,也響起了三聲大炮。鍾鼓樓上率先撞響了鍾鼓,各寺廟觀字也一齊響應,遙相唱和。幾乎是在同時,潞河驛那邊畫角齊鳴,軍樂奏起了勝利凱歌。五百名校尉佩刀甩步而出,把新用黃土墊成的大路踩得一震一顫。接著,一百八十匹健騾拖著的十座紅衣大炮隆隆而過。這些健騾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走起來都踩著鼓點子,也使大道上揚起了高高的塵土,看得人們目瞪口呆。蘇舜卿仰起頭來,目不轉睛地盯著看時,只見大軍儀仗已經走了出來。八十面龍旗,由八十名彪形大漢擎著作前導,緊跟著出來的是五十四乘九龍曲蓋,一色的米黃,只最後的兩面一翠一紫。她知道這叫做“翠華紫蓋相承”。華蓋後面從容地走著兩隊軍士。他們的前邊是八面門旗:兩面金鼓旗,兩面翠華旗,和四面銷金旗。隊伍的後面,則是出警入蹕旗各一面,一百二十名軍士舉著金鎖、臥瓜、立瓜、鎖斧、大刀、紅鐙、黃鐙開過……此時的蘇舜卿望眼欲穿啊!她眼見得這些個儀仗五花八門,看得人眼花繚亂,怎麼還不見那位年大將軍的影子呢?

就在她急不可耐的當兒,六十四名軍士護著纛車走了過來。這纛車造得非常寬大,車上的四角站著四名護纛將軍。他們都穿著二品服色,手握劍柄,昂首挺胸,活像是大廟里面的四大金剛。車中的纛旗足有兩丈多高,赤紅流蘇,明黃鑲邊,室藍底色的大纛旗,獵獵飄揚,上書八個斗大的黃字:

欽命征西大將軍年

“纛旗在仲春的陽光麗日下,被照得燦爛奪目。纛車的後面,才見到年羹堯的中軍儀仗。十名身穿黃馬褂的禦前侍衛騎馬先行,後面是幾十名中軍護衛,抬著天子尚方寶劍,擎著明黃的節鉞,簇擁著威風凜凜的大將軍年羹堯。蘇舜卿看見,年大將軍的身邊竟然沒有一個相陪的人!

蘇舜卿雖然是個煙花女子,可她卻也是以“琴棋書絕”四絕壓蓋京城的名妓。大概除了沒見過皇上,她什麼世面沒有經過呀!她知道,九貝勒從軍,是皇帝處置這個不肯聽命的“九爺”。所以,今天這場面,九爺是沒份兒的。可是,寶親王是皇上的愛子,寶親王和劉墨林都是皇上欽命的勞軍使,他們應該和年羹堯並轡而行的。那些穿黃馬褂的禦前侍衛們,就是在給他當差,怎麼今天寶親王不見面了?難道是弘曆親王不想喧賓奪主,留在西甯或者在後面慢慢地走?難道是劉郎生了病不能隨大軍前行了?難道……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大軍開過去。那長長的一隊兵丁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她一個都沒看清,卻是在死死地盯著隊伍,不敢錯過了劉墨林的影子。一直到三千軍士全都過去了,她這才發現,自己竟站在太陽地兒里。也才感覺到頭被曬得昏沉沉的,竟有些支持不住了。她坐上了轎子,讓轎夫們專找人少的地方走,越快越好,可轎子一動,她就人事不醒了……

在大纛車上的年羹堯,此刻正在得意之中,他怎能知道大路邊上這個小女子的心事,他又怎麼可能知道別的事情?他早就在一片歡聲鼓樂中飄然欲仙了!

這次“班師回朝”的大典,可以說是年羹堯有生以來,最光彩,最得意,也是收獲最大的一次旅行了。四月初,他們從青海出發,一路所見,全都是黃土墊道,也全都是香燭鮮花、萬民歡呼迎送的場面。沿途所經的甘肅、陝西、河南、直隸四省,從入境到出境全是總督巡撫親迎親送。他們行的是跪拜禮,抬出來的酒席是仿膳餐,禮敬有加,如對神明。各地州府道司饋贈的禮品和“程儀”,更是堆集如山,盈屋充棟,總數少說也在百萬兩以上。這些錢財,當然不能帶到北京來現眼,再說就是能帶,也沒地方放啊。他只好全都存到各地的藩庫里,等回去時再捎走。

此刻,千乘萬騎都跟在他的身後,簇擁著他,也護衛著他。而他自己則是坐下紫騮,手中黃缰,神氣活現,威嚴無比。百姓們人山人海地在仰望著他,香花醴酒,望塵拜舞。無論他走到哪里,人們全像是倒伏的麥田一樣,五體投地,不敢仰視。這風光,這排場,這非同尋常的榮耀,自古以來的人臣,誰曾有過?他放眼前望,龍旗蔽日;環顧左右,金戈輝煌。全都因為自己是功名蓋世的大將軍,全都在迎接自己得勝還朝!他身上穿的江牙海水四團龍袍外面,套著金燦燦的黃馬褂;明黃絲絛束著黑紗戰袍;頂子上的三眼孔雀花翎,在陣陣熏風中悠然地飄動。他鐵青著臉,竭力抑制著激動的心情,目光炯炯地凝視著越來越近的京城。纛車前進中,灰暗高大,的西直門就在眼前了。年羹堯向那里瞟了一眼,見三百多名禮部司官,遠遠瞧見自己的纛旗來到近前,便從尚書到侍郎,全都翻身跪倒,黑鴉鴉地跪了一大片,又同聲高呼。

“年公爵爺亮工大將軍萬福安康!”

年羹堯字亮工,人們對他稱字而不名,是一種尊敬的表示。禮部的官員們以為,按理,他此時應該向跪迎的人們表示一下謝意。哪怕他不下馬呢,起碼也要拱一拱手什麼的。可是,他們失望了。年羹堯連一點笑容也沒有,只是略一點頭便縱馬入城了。

城里更是熱鬧非凡。煙花齊放,香霧絛繞。爆竹、起火、沖天炮,如同開了鍋的稀粥似的響得分不出個兒來。一座接著一座的彩坊間,人流如潮,萬頭攢動;百姓們為了瞻仰年大將軍的風采,擠過來,擁過去,聲聲呼叫,如狂如醉。九門提督和順天府衙門的兵丁們,手牽著手,人連著人,為年大將軍的三千人的儀仗開道,一個個全都累得臭汗淋漓,各家門口擺得好好的香案,也全都被擠踩得稀爛。這哪里還有什麼“拱揖伏禮,虔誠示敬”?

按照禮部和兵部擬定的規范,這個前所未見的大軍儀仗隊,是應該在辰時到達指定地點的。可是,擁擠不堪的人群,完全打亂了擬好的布署。直到辰未時分,才總算走到了午門前邊,這里就用不著擠了。因為年大將軍的馬頭再高,他在這里也看不到一個百姓了。以皇叔簡親王、恭親王為首,八爺廉親王領銜,連同進京引見述職的官員們總共有上千的人,全都奉旨等候在此。一見中軍纛旗來到,八王爺允禩一聲高呼“百官跪接”!自親王以下,全都“唰”地打下了馬蹄袖,翻身跪到在地。年羹堯卻仍是端坐馬上,一動不動地看著這令人心醉的場面。

突然,“啪,啪,啪”三聲靜鞭響起。坐在馬上的年羹堯吃了一驚,意識到該著叩見皇上了,這才翻身下馬。此時午門的正門已經在呀呀聲中洞開,三十六名太監抬著一乘明黃色的亮轎,顫顫悠悠地走了出來,當今至高無尚的皇帝就端坐在轎中。立時,丹陛之樂大作。左掖門下,三百六十名暢音閣供奉,在黃鍾編磐的撞擊樂聲中,念念有辭地唱起了吉慶稱頌的贊歌。雍正皇帝滿面堆笑,徐步走下乘輿。他靜靜地聽完歌樂,向鴿立一旁的年羹堯走了過去,親手解掉了年羹堯身上的戰袍。至此,年羹堯才算從形式上“除了甲胄”。他也就伏地叩首,行了三跪九叩首的大禮:

“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雍正含笑受禮已畢,親自扶年羹堯起身,響亮地說了聲:“年大將軍鞍馬勞頓,著實地辛苦你了!”便一手攜了年羹堯,另一手示意百官起身,二人徑自從午門而入。允禩一聲高喊:“禮成!百官由左掖門而入,在大內領筵!”眾人這才站起身來,人群中也響起了一片贊歎之聲。

沉浸在這莊嚴肅穆而又充滿歡樂中的人們,誰也沒有注意到,就在寫著“文官下轎,武將下馬”的大石碑下,還站著兩個人。一個是當今萬歲的愛弟十三爺允祥,另一位卻是架著雙拐的殘疾人,他就是被皇上稱作先生、而又被限期進京的白衣秀才鄔思道。他自從在南京見到李衛以後,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除了按雍正欽定的“中隱于市”之外,別無安全可言。原來想的要擺脫朝廷羈絆,放舟江湖,笑傲風月,是根本連想也不容他想的。所以,他便安置了家眷急急地趕往京師。昨天一到,就按皇上說的那樣,先去拜見允祥。允祥回來得太晚,他們兩人一向情投意合,加上久未見面,都是十分想念。所以一見面就說起來沒完,直到天光放亮。今天他又隨著十三爺,來到午門外“觀禮”。可是,他看了年羹堯的作派,卻長歎一聲說:“這個蠢材年亮工,他離死不遠了。”

十三爺聽了大吃一驚,忙問:“怎麼,鄔瘸子,你又要危言聳聽了嗎?年某這次立功可非同小可,他為皇上打穩了江山呀!如今他的聖眷還在我之上呢,你知道嗎?”

鄔思道若有所思,他看了一眼從左掖門魚貫而入的百官們說:“十三爺,你的話其實只說對了一半。年某之功,也只是為皇上打穩了江山。不過,這一仗也確實是關鍵的一仗,不能打敗,而只能取勝。你想啊,年羹堯如果兵敗,八爺就會召集八位鐵帽子王爺進京,逼著皇上退位;他如果打成了不勝也不敗的溫吞水,國家的財力就難以支持。八爺非但扳不倒,還要防著他操縱作亂。所以,他打得實在是好。年羹堯打勝了,他自己成了戰勝將軍,皇上也就跟著成了英武聖主。僅這一條,就可堵住所有反叛者的嘴!但你剛才說他的聖眷在你之上,可就大錯特錯了。聖上是用你來安內,用年羹堯來攘外的。如今外患既除,而他又不知收斂,怎麼會有好下場?”

允祥自認為對皇上和年羹堯都是十分了解的。可是,今天聽了鄔思道這番話,卻不由得身上一陣陣地發寒。他為人善良,不願意看到年羹堯落個身敗名裂的下場。他回過頭來看了看鄔思道說:“要不,等一會兒年羹堯面聖下來時,你親自和他談談?”

鄔思道突然轉過身來,目光灼灼地看著允祥,斷然地說:“要談你們去談,我是絕對不見年羹堯的!你明明知道,我是奉旨進京的,萬歲要秘密召見,我當然恭聆聖諭;萬歲要不肯見我,或者要你來奉旨傳話,我都可以聽命,除此之外,我什麼人都不想見!”

上篇:居簷下怎敢不低頭 盼情郎卻是傷心果     下篇:對酒當歌假戲真唱 見景生情前赴後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