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十三爺困厄馬陵峪 賈道長顯能軍營前  
   
十三爺困厄馬陵峪 賈道長顯能軍營前

李衛咬著牙說:“主子,奴才怎麼也不相信這話。不過奴才敢說,誰要是想謀反,奴才立刻就回南京,帶著人馬來京勤王保駕!”

雍正平靜地說:“狗兒,朕以萬乘之尊,還能和你打誆語嗎?有人背著朕,聯絡八旗鐵帽子王爺,串通他們來京。明面上說是要‘整頓旗務’,要‘召集八王會議’,要‘恢複八旗制度’。其實是要‘議政’,要逼著朕下‘罪己詔’,要逼宮,要廢了朕呀!”

李衛可真是惱了:“皇上,您說的全是真的嗎?那,奴才就不回南京去了。奴才要在這里替主子守好家門,看他們誰敢胡來!”

雍正笑了:“咳,你呀,怎麼還是這樣沉不住氣呢?告訴你,朕的江山,鐵桶一樣地結實,他們誰也別想動它一動!你立刻就回南京去,帶好你的兵,也當好你的總督。朕已經給兵部下了諭旨,連湖廣所有的旗營和漢軍的綠營兵,也全都歸你節制。記著:沒有朕的親筆手渝,無論是誰說什麼,你都要為朕牢牢地握好兵權!”

雍正的一番直言,把個機靈能干的李衛驚得直打寒顫。他輕聲但又堅定地說:“主子放心,奴才立刻就回南京,得先動手調理一下這些兵。奴才知道,他們當甩手大爺當慣了,不狠狠地治治他們,誰說話他們也敢不聽的。”

雍正笑了笑說:“兵權交到你手里了,殺伐決斷自然要依你的話為准。除你之外,朕的三個兒子,也全要派上用場:弘曆馬上就要到你那里去;弘時留在北京;弘晝則要到馬陵峪。你看,如今畢力塔管著豐台大營的三萬人馬,步兵統領衙門現在是圖里琛在那里。李紱已經回到北京,接管了直隸總督的職務。兵權全在朕的手里,他們無兵無權,別說是八個鐵帽子王爺,就來了八十個,在朕的面前他們也還是不敢站直身子的。”

李衛也被皇上說得笑了:“皇上這話說得奴才心里熱乎乎的。其實要依奴才看,一道聖旨頒下,不准他們進京!奴才就不信他們還敢不服不成?”

“哎,怎麼能那樣做呢?不管怎麼說,他們總是先帝爺留下來的人嘛!不過朕現在怕的,倒是他們會縮回去不敢來了,那不是讓朕白忙了一場嗎?朕真想看看,這些光吃糧不干活的王爺,究竟做的什麼美夢。好了,不說他們了。朕已乏透了,你也回清梵寺吧。不過,千萬不要驚動了張廷玉,他太累了。朕剛才說的事情,全是廷玉替朕籌劃的,不容易啊!你在京可以多住些日子,見見你十三爺,然後再回你那六朝金粉之地去。哎,對了,翠兒如今是一品夫人了,不過朕還是要用她。你讓她再給朕做幾雙鞋來,只有她做的,朕才穿著最舒服。告訴她,要全用布做,一點綾羅也不用。”

李衛的眼淚就要流出來了,他哽咽著說:“紮!奴才替她謝謝主子。她能在主子跟前出點力,也是她的造化嘛。”

出了養心殿,冷風一吹,李衛的頭腦更清醒了。前天他還在心里琢磨,不就是帶來喬引娣這個女子嗎,我李衛還能辦不下這差事,至于讓十三爺帶病跑那麼遠的路?現在,他才知道,原來還有對付八王進京的這件大事。哦,十三爺一定是察看那里的兵備的。要不,那天夜里他為什麼要說那番話呢?

是的,李衛猜測的確實不錯。十三爺允祥這次到馬陵峪來,就是對這里的軍事布置不能完全放心。馬陵峪大營,和豐台大營、密云大營並稱為三大禦林軍。不但裝備精良,馬步軍配套,火炮鳥槍俱全,還有一支水師營。雖然北方根本用不著水師,但他們是專為三大營制作舟橋的,類似近代的“工兵”。馬陵峪這里的兵力布署設置,還是熙朝留下的。當時,三藩之亂剛平,國力還不像現在這樣強盛,羅刹國不斷在邊境騷擾,這里實際上是大清將軍巴海對抗羅刹國的“第二防線”。熙朝名將周培公精心地布置了這個馬陵峪工事,也成了後世仿效的一大傑作。整個大營,以馬陵峪為中心,像蛛網一樣向北幅射,中軍大營設在棋盤山旁邊。山上溪泉密布,山下旱道縱橫。山背後景陵西側有大片房屋,可用來貯存糧食和。登上棋盤山北望,連綿數十里的軍營可盡收眼底。這里不但進退自如,左右逢源,處置得當,還能把敵人包圍甚至全殲于谷口之內。允祥視察了大營後,又在范時繹的帶領下,登上棋盤山沿著山路走下,一邊走,一邊對這里贊不絕口:“好,今天我真是開了眼界了!我看過多少大營,這里是頭一份。周培公真是一代奇才呀!可惜我生得太晚,而他又死得大早。我們只見過一面,他長的什麼模樣,現在我一點也記不起來了。”

范時繹用手攙著病弱的十三爺走下石階,口中說道:“十三爺,您說的不錯,就連我也沒有這樣的福啊!我只是在年輕時,聽我爹說過周培公的情形。他說,那時的周培公,外表看,不過是個文弱書生,可打起仗來卻如諸葛在世白起重生。他筆頭文章寫得好,口才更是讓人叫絕。要不,他怎麼會說降王輔臣,罵死了那個吳三桂的謀士、號稱‘小張良’的汪士榮呢?周先生修的這個營盤已經快五十年了,十三爺您瞧這布署,真是天衣無縫。不但有掐不斷的糧道,堵不斷的水路,而且,北邊不論哪方面出事,這里全能快速出動接應。唉,他化到這里的心思,真不知有多少啊!”

允祥也是不勝感慨:“唉,老一輩的英雄,都已風云飄散了,時勢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時勢,這話一點不假。到這里來看看,真是大有好處。先帝爺當初創業的艱難,他老人家長治宏圖的遠見,都令我輩欽佩。我們不好好地干一番事業,就不配作他的子孫!”

兩人邊說邊走地回到了大帳,正要休息一會兒。十三爺卻突然身子一歪,從椅子上滑了下去癱倒在地。范時繹嚇得連忙過來,將他抬到床上躺好。軍醫聞信也匆匆跑來,用手去試允祥的額頭時,不但沒有發燒,反倒是一片冰涼。慌得那些軍醫們,又是把脈,又是掐人中地忙個不停。可是允祥卻仍是臉色焦黃,昏睡不醒。正在亂著,突然,從轅門外跑進一個小校稟報說:“軍門,外面有位道士一定要進來,說有事和與軍門商議。”

“不見,不見!”范時繹一肚子的火,“你沒長眼?現在是什麼時候,我哪有閑功夫去見什麼和尚道士?”

那軍校沒有退下,反倒笑著說:“軍門,是小的剛才沒把話說清楚。那個人說,他是從龍虎山婁真人那里來的,叫賈士芳。他說,只要一提他的名字,軍門是一定會見的。他還說,要是軍門不想見他,那他可就要走了。”

范時繹一愣:“嗯,難道這個道士是為十三爺而來的嗎?”他又瞧了一眼昏睡不醒的十三爺,不得已地說了聲:“那,你就請他進來吧。”

不大會兒功夫,便見那位賈士芳飄然而入。他一腳踏進門里便說:“有貴人在此遭難,貧道特來結個善緣。”

范時繹一邊命令軍醫們全都退出去,一邊賠笑著對賈士芳一揖說:“道長一言道破這里情形,足見法力洪大。軍營不同民間,道長休怪這里太簡慢了些。就請道長為王爺施治,如能使王爺轉危為安,范某定當重謝。”

賈士芳說:“將軍勿須言謝,貧道只是為結善緣而來。”只見他轉過身去,從褡包里取出黃裱紙、朱砂、毛筆等物來,口中說道:“王爺是去參見康熙爺了,爺兒倆說得高興,就忘記了回來。我書一道符請他轉回就是了。”他口中呢呢喃喃地念著咒語,手拿朱筆在黃棱紙上寫畫著。此刻,書房里點著十幾支臘燭,亮如白晝。范時繹站在一旁仔細瞧看這位賈道長,只見他個頭兒也就是五尺上下,孤拐的臉又瘦又長,臉色青白得簡直沒了血色,小嘴巴,尖下額,塌鼻梁兩邊,是一對骨骨碌碌亂轉的小眼睛。不過,別看他滿臉都是破相,湊到一齊倒並不難看,煞像是一位弱不禁風的書生。范時繹心想,就這麼個人物竟能替十三爺治了病?那可真叫稀奇了。

賈士芳卻像是知道范時繹的心事一樣:“范軍門,常言說:人不可貌相。你覺得是不是有些道理呢?”他不等范時繹回答,就站起身來將寫好的符輕輕一吹,也不作法,更不念咒,說了聲:“疾!”就把那符向燈燭上燃著,並且看著它們化成灰燼。然後,他坐了下來輕松地說:“稍等片刻,王爺就會被放回來的。”

范時繹讓兵士們獻上茶來,他看著這位仙長似笑非笑地說:“賈道長一定知道,十三爺是皇上的第一愛弟,他不能在我這里有任何失閃。我說句放肆的話,萬一十三爺有什麼意外,恐怕我就要讓你殉了他!”

賈道長平靜地說:“萬事都有定數,王爺若已無救,我也不敢到此與他結緣。我既然來了,他就死不了。他能活得好好的,軍門你也就不能殉了我。比如前幾天我們見到甘鳳池時,我說他不能見到汪景棋,可是,他就是不聽,結果如何?再比如我們倆今晚在此閑坐,這也是上天定好了的,你想不聽也辦不到。”

范時繹哪有心思和他說這些沒用的話呀,他的心現在全在十三爺身上呢:“賈道長,你不要和在下說這些沒用的話,我關心的是我們十三爺……”

他的話尚未說完,就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人事的十三爺,突然坐了起來。范時繹此時被驚得神魂顛倒,不知說什麼才好,允祥卻向他笑著問:“怎麼,你的眼睛為什麼瞪得這樣大,不認識我了嗎?哦,我心里好難過,這,這是在什麼地方……嗯?眼前站著的不是位道士嗎?你是從哪里來的?”

范時繹未及答話,賈士芳已經站起身,走到允祥身邊微微笑著說:“十三爺,您剛才只顧了和聖祖老爺子說話,是貧道把您請回來的。其實,這不過是一個夢。人世間,本來就是一場大夢嘛!貧道還知道,您心里惦記著雍正爺。貧道可以告訴您,他正安坐北京,除了一點小病之外,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就是有鐵帽子王爺要進京,他們也改變不了這個大數。我說得有道理嗎?”

允祥邊思忖邊說:“哦,原來是我的大限到了,是你把我救回來的。是嗎?”

“大限到了,是誰也救不回來的。”賈士芳冷冷地說,“十三爺不過是身子太弱,走了元神而已。我知道,你現在最想問的話就是,剛才的那個夢究竟是真是假?我可以告訴王爺,這大千世界就是個夢境。佛家說的空幻色,道家說的虛映實,道理實際上是一樣的。王爺飽覽群書,知識淵博,應該想到,也許現在我們之間的談話,也正在那夢境之中呢。”他說這番話時,一直面向著允祥,二指並攏,指著允祥的前胸。允祥覺得似乎有一股溫熱之氣,如絲如縷,悠悠地撲面而來,從眉心直透胸臆,橫貫全身。刹時間,他感到陣陣春風吹拂,蘊藉溫存,周身上下無一處不舒暢通泰。又過了一時,他氣清神明,渾身充滿了力量。他縱身跳下床來,向賈士芳一躬說道:“允祥有緣,得遇道長。道長悠游于空色虛實之間,通行于幽時造化之途,真仙人也!允祥將何以為謝呢?”

賈士芳一笑說道:“王爺這話說得過了。貧道剛來時就對范將軍說,我是來和王爺結緣的嘛。”

范時繹在一旁簡直看呆了。他聽十三爺和那賈道長的話,好像都是些似懂非懂的玄機,一直插不上嘴,這會兒瞅著有了空子,才走上前來說道:“王爺真是和仙長有緣。奴才適才只顧了忙亂,還沒有給二位引見哪。十三爺,這位就是奴才在路上和王爺提過的那位賈仙長。他還是龍虎山上婁真人的關門弟子呢!”

允祥此時心中舒服了,也打起精神來說:“哦,如此說來,小王失敬了。既是今日有緣,仙長能否隨我到京華一游呢?當今皇上雖然素以儒家之仁孝治天下。但他胸中的學術卻是包羅萬象,並不排斥佛道。如有善緣,道長還可以為天下社稷做更多的善事,豈不更好?”

賈士芳不動聲色地說道:“如果有緣,那當然是再好也不過的事了,這也是光大我道門的大善緣嘛。不過,小道能不能讓皇上滿意,還要看天數怎麼安排。王爺,您現在能這樣興致勃勃地長談,是因為貧道用先天之氣護定了的緣故。所以,您還不能過多地勞神,就請王爺安歇了吧。”

范時繹連忙走上前去,幫允祥躺下。回過頭又對賈道長說:“賈神仙的居處,也已安排好了,就在對面的靜室,請到那里去休息吧。”

賈士芳一笑答道:“修道之人,是從不睡覺的,我只是打坐而已,何需費事?況且,王爺這里還需要貧道護持照料。你有事,盡管去忙吧。”說完,他走向東牆,面西而坐,刹時間,便已閉目入定了。

范時繹瞧著他這樣神密,自己怎麼敢睡?他走到門前看看,見已是三更時分了,便搬了把椅子,守護在十三爺的床頭邊,一直坐到天色放明。

允祥這一覺睡得十分香甜,醒來時,已是紅日初升了。他揉著惺松的睡眼坐起身來,旁邊的范時繹正在看著他笑。他見范時繹坐在一邊為他守夜,覺得很是感動,又回頭看看正在閉目打坐的賈士芳,便輕輕地打了個手勢,帶著范時繹走出了房間。他們一直走了很遠,十三爺才輕聲說:“難為這個道士,為我作了一夜的功,我現在覺得好多了。我知道自己的心血不足,能睡這麼一個好覺,已經是很難得的了。他為我治病,其實也是很累的。嗯?你們這里為什麼沒有晨練?”

“回王爺,因為您昨兒犯了病,奴才怕早上出操會打攪您,讓他們到下邊練去了。”

“唉,真難為你給我打算得這樣周到。”允祥對著初升的晨曦,沿著小道,不聲不響地走了下去,范時繹一步不拉地走在他的身後。兩人誰也沒有說話,似乎都在想著心事。突然,允祥站住了腳問:“老范,你現在想的什麼?”

范時繹一愣,但他馬上明白過來,悄聲地說:“十三爺,奴才看這賈士芳像是個妖人!他太玄了,也太神了。我們在沙河店見到他時我就覺得有鬼,今天他怎麼又追到了這里?依奴才看,他像是在故意賣弄本領。十四爺是萬歲屢屢提到要嚴加管束的人,奴才一多半心思全都在他身上。您這次來,要帶著十四爺回京,要是再跟上一個半仙兒,叫奴才怎麼能放心呢?”

允祥點了點頭說:“你說得很對,我想的也正是這件事。不瞞你說,我也在防備著他哪!但他昨晚所說的,似乎又都合乎正道。萬歲如今身子不太好,正在尋訪能醫善法之人。所以,我才想自己親自試試他。如果他可以為我所用,就送上去讓他見見萬歲;如果不行,那也就算了。十四爺是不能讓他見到的,我也不會帶著他回京城。等我走時,你設法軟禁了他,然後在這里等我的消息。”

范時繹點頭答應,兩人又十分機密地商量了一陣,才一同回到住處。但這里卻不見了那位賈道長。范時繹把一名小校叫過來問:“賈道長呢?”

那個小校說:“回軍門,賈道長已經走了。走時,他說不讓小的稟報軍門,他還給軍門留下了這個條子。”說著遞過一張紙來。范時繹接過來呈給十三爺,允祥打開看時,上面寫的卻是一首詩:

道家不慕沖虛名,

奈何桃李疑春風?

無情心香難度化,

有緣異日再相逢。

允祥苦笑一聲說:“他大概是看到我們不信任他,有些不高興,所以就悄沒聲響地走了。”

范時繹卻笑著說:“十三爺,要叫我說,他走了更好。要不,叫奴才今天怎麼過呢?他一走,也免得我們多操那麼多的閑心了。”

上篇:喬引娣冷面對君主 雍正帝抑怒說亂臣     下篇:搶位仇尚且可忍受 奪妻恨如何能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