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雷霆萬鈞咆哮狂怒 夢魘多變難甯驚魂  
   
雷霆萬鈞咆哮狂怒 夢魘多變難甯驚魂

文武百官們哪見過皇上如此暴怒啊,一個個全都嚇得蒼白了臉,連大氣也不敢出了。不知是哪個部里的官員,竟然嚇得一頭栽倒在地上。他們雖然大多不是滿人,也不懂滿語,但卻知道“阿其那”就是豬,而“塞思黑”就是狗!把自己的親生兄弟比成豬狗的,自古以來,大概還只有這個雍正皇帝。盡管這是他在暴怒之下做出的決定,但這決定的後面,又隱藏著什麼呢?

雍正心里的怒氣還沒有散發出來,他還在大殿里咆哮著:“朕之處世用心猶如日月經天,朕之光明磊落祖宗神明皆知!你們里面很有些人是什麼‘八爺黨’、‘九爺黨’的,對朕口是心非的也還不少。今天在這堂堂天樞重地,光明正大的殿宇之下,文武百官齊集之處,你們只要有一人能夠說出道理來,說朕不如那個‘阿其那’和‘塞思黑’,朕決不怪罪,而且立刻就將皇位讓給他!”他說這話時,眼睛里充滿了挑戰的神情和冷峻的笑容。他掃視著大殿,見沒有人敢出來說話,似乎心情平靜了許多,但這也只是一刹那間的平靜。一想到允禩結黨盤根錯節經營了這麼多年,下面跪著的不知有多少是他的同黨。自己曾經親手寫了禦制《朋黨論》,可是,至今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揭發允禩他們的陰謀,他的怒火又升了上來。覺得自己現在只是在強權上贏了允禩他們,可無論是德行、人望上都比不了那個‘阿其那’,不禁又妒忌又不理解。便接著說道,“君臣大義乃三綱之首,你們都是讀書人,竟然愚蠢如此,看著允禩的黨羽在朝在野為非作歹,竟能夠無動于衷,真是咄咄怪事!這里頭還有那個叫做錢名世的,他既然是探花出身,什麼書他沒有讀過?他占據著翰林院這樣清貴的職務,卻去捧允禩死黨年羹堯的臭腳,真讓人惡心!朕的這幅‘名教罪人’的牌匾已經寫好了,就著禮部頒賜給錢名世,‘禮送’他回鄉,掛在他家的大門口上。告訴常州知府和武進縣令,讓他們每月初一、十五去錢家查看掛匾情形。如未懸掛,即呈報督撫知道,朕自有一番料理。江南本是人文薈萃之地,居然出了錢名世這等敗類,也自應反省自問,思恥明過。著江南明年停止鄉試一年。汪景祺雖已伏法,但他的原籍浙江,也應該照此辦理!錢名世離京之日,由禮部知會百官,大學士以下官員,都要寫詩為他‘贈行’,他既然以文詞諂媚奸惡,那就為名教所不容,朕即以文詞為國法,示人臣以炯戒!”

雍正皇上越說越氣,也越說越離譜。從允禩等人說到錢名世,又從錢名世說到了汪景祺,下邊還不知他要把話題轉到哪里,還要再說出什麼樣的令人難堪的“料理”來。張廷玉可不能坐視不管了,他趁著雍正喝水的空子,快步向前走到皇上身邊說:“皇上,剛才太醫院派人送信說,怡親王病體已經沒有大的妨礙了。怡親王說,他想見見皇上。”

“唔?什麼?”雍正猛然從暴怒中清醒過來,覺得自己剛才確實是有些失態了。很多話本來是不該說,或者要和軍機處和上書房商量一下再定下來的。比如讓江南和浙江兩省士子都因為錢、汪二人的案子而停考一年,讓滿朝文武都寫詩罵錢名世等等,顯然都有點過分。可是,現在後悔已經晚了。君無戲言,既然話已出口,就難以更改了。他點頭示意,讓張廷玉退了下去,又說:“本來今天是和諸臣工共商新政大計的,卻讓這些個夜貓子給攪了。但話又說回來,擠掉了這個膿包,也未嘗不是一件大好事。這樣,推行起新政來,也許會少一點梗阻。剛才張廷玉說,怡親王病體複安,朕心里才稍感欣慰。怡親王乃是古今罕見的忠良之臣,也是國家的棟梁。他若是被今日之事激出朕所不忍說出的事,朕必定要以‘阿其那’和‘塞思黑’與他抵命!”說完,他一擺手,便拂袖走出了乾清宮。

雍正直奔清梵寺,看望了允祥的病,等回到暢春園時,他早已是精疲力盡了。他渾身上下幾乎是散了架一樣,高一腳,低一腳,踉踉蹌蹌地回到了澹甯居。太監們趕快端了禦膳上來,可是,他雖然覺得有點餓,卻一點食欲也沒有。高無庸知道,他一定是胃氣不舒服,便讓禦膳房做了一小碗京絲掛面來,上頭還滴了幾滴香油。雍正這才勉強吃了兩口,然後就和衣躺在了大迎枕上。他吩咐高無庸說:“朕要靜一會兒,除了方先生、張廷玉和鄂爾泰之外,朕什麼人都不見。”

高無庸答應著退下去了,雍正卻仍是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他想看點東西,可拿起奏章來,又一個字都看不下去。允祥的影子,他那瘦弱的身子,仿佛時刻在他的眼前晃動;他那斷斷續續的話語,又總在耳邊響起:“皇上,這幾年我在病中讀了幾本史書,自古以來,像您這樣孜孜求治的,連聖祖也包括在內,沒有第二人!臣弟知道,您是一心一意地要‘為天下先’,要改變數百年的陳規陋習,要追蹤聖祖,超越前人。可是,您的身邊卻大多都是些庸才呀!您……太難為了!所以臣弟請皇上以後要多注意收羅人才……”雍正聽著允祥這些像是臨終遺言似的話,心中十分難過。便安慰允祥說:“十三弟,你好好休息吧,先不要想這些,等你康複了,咱們再談不行嗎?”

允祥卻慘然一笑說道:“皇上,你還指望我能夠康複嗎?平常日子里,大家都誇贊我是位俠王,唉,我配嗎?就說殺成文運的那回子事,他雖是罪有應得,可也並沒有死罪啊……”

雍正接過話頭:“那是當時形勢所迫嘛……”

“不,四哥,您不要攔我……成文運該死,可是,阿蘭和喬姐也該死嗎?她們都是年輕貌美的嬌好女子,又都那麼癡心地待我,但還是死在我的手里了……現在我一閉上眼,就好像見到她們站在我的身邊……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能活。這是四哥您常說的話。所以……皇上不要學我,不要輕易地動怒。您發起脾氣來,確實是很嚇人的……就說八哥吧,他心有山川之險,胸有城府之嚴,明擺著是一個奸黨頭子,可他畢竟與我們是同一個皇阿瑪呀!剝掉了他的權柄,讓他不能為害朝廷也就是了,千萬不要……殺!我的好四哥,您能聽得進臣弟的話嗎?”

雍正淚流滿面地說:“哥哥我記下了。你不要胡思亂想,好好地養著。朕親自為阿蘭和喬姐她們念往生咒,祝她們早升天界……”

允祥睡著了後,雍正也回到了澹甯居。他就是在這樣的心境下,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夢境中似乎有人在身旁說話,他睜開眼睛看了看,原來是弘時,便說:“朕太累了,你先下去吧。”

弘時並沒有退下去,還更上前一步說:“皇阿瑪,兒子有緊急的事要向阿瑪奏明。”

“什麼事?”

弘時看了一眼雍正說:“兒子是心里頭有懷疑,才跑來請示阿瑪的。‘八王議政’的事,從一開頭阿瑪就沒有松過口,十六叔卻為什麼會傳錯了聖意?他是耳朵背,是心里糊塗,還是別有用心呢?”

雍正驚覺地問:“什麼用心?你到底聽到了什麼?”

“據兒子看,是不是允祉三伯或者是四弟寶親王有什麼不規的地方?十六叔為人所使,當了別人的槍頭……”

“你有什麼憑據?”

“父皇啊,您別忘記了史書上說的那個燭影斧聲的故事。隆科多弄那個玉碟有什麼用處?還不是想行妖法來害您,他不還曾是托孤大臣嗎?四弟寶親王眼看就要接大位的人了,還四處收買人心又是為什麼?他們誰像兒子這樣,整天傻呆呆地只知跟著皇阿瑪苦干?”

雍正勃然大怒:“你放屁!弘曆遠在江南,怎麼會假傳聖旨?你十六叔連樹葉掉下來都怕砸了頭的人,他敢嗎?要論起說假話辦假事、你還不到火候呢!回去跟你八叔好好學學,然後再來朕面前掉花槍!”

……弘時突然不見了,一個女人卻走到禦榻旁。雍正怒聲說道:“你們連讓朕睡個安生覺也不肯嗎……你,你……”他一下子愣住了,原來身邊的女子竟是喬引娣。但仔細一看,卻又像是小福……他眨眨眼睛,看了又看問道:“你果然是小福嗎?”

那女子嫣然一笑說:“皇上,你真是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如今你身邊有了喬引娣,哪還能再想起我小福來?”說完轉身就走。雍正急了,從床上一躍而起追上前去。可是,小福似乎是走得很快,不一會兒就不見了。雍正覺得好像是走在一片大沙灘上,冷嗖嗖的風吹得他渾身打戰。他邊跑邊喊,好不容易追上了,拉過來一看竟然仍是喬引娣。他抹著頭上的冷汗問:“朕這是在做夢還是真的?你到底是小福還是引娣?”

引娣冷笑著問:“皇上,虧你還是信佛的,也虧你還常常念往生咒。豈不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夢也好,無夢非夢也罷,還不都是色相變化?我就燒死在這棵老柿樹下,二十年前,你不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嗎?我今天就是來告訴你,我們的緣分已經盡了。從此將天各一方,你也不要再想我了。人間世事紛擾多詐,人心險惡,你好好地保重吧,我去了……”

一轉眼間,小福已經不見了。昏黃廣袤的沙灘上,淒涼的冷風在呼叫著,黃河灘上的塵沙也在他身邊無情地翻滾。他看到了遠處那婆裟起舞的沙暴,也聽到自己悲倫的呼喊聲:“小福,小福,你回來呀……引娣,引娣……你怎麼也要走呢……”突然,他意識到自己是皇上,是有著至高無上權力的皇上,他放聲大叫:“侍衛們在哪里,太監們又在何處?你們快去,給小福修廟!快去把引娣給朕找回來……”

守在暖閣外的高無庸快步走了進來,他輕聲地叫著:“皇上,皇上,您醒醒,醒醒啊!”他一邊為皇上掖好蹬開的被子,一邊小心翼翼地說:“皇上,皇上,你是被夢魘著了——奴才們全都在這兒侍候著呢!您先喝口水,醒醒神。奴才這就去叫喬姑娘,她要是肯來,叫她上來侍候主子可好?還有,方先生和張廷玉進來了,主子要不要現在見見他們?”

雍正清醒過來了,才知道剛才自己竟是在夢境中。他想起夢中所見,心頭還在怦怦地跳著。他吩咐一聲:“叫方先生和張廷玉進來。哦,喬引娣要是不樂意,你們不要勉強她。”

喬引娣來到這個地方,已經有一年多了。她在允禵那里時就聽說,皇上是個好酒貪色之徒。剛來澹甯居時,她時時都在戒備著。她把內衣用細針密線縫得牢牢實實,還晝夜都准備著一柄用來自裁的長銀簪子,稍有可疑的飯菜和茶水絕對不吃不喝,皇上假如想來施暴,她就一了百了。可是,這麼多天過去了,她每天只見皇上千篇一律的只是“聽政”,“聽政”,好像除了聽政之外什麼都不知道似的。偶而雍正也到她住的地方來看看,卻從來不多說話,只是極隨便地問上一兩句,就返身走去。最奇怪的是皇上還有特旨給她,說有差使時,引娣可以聽便。她願去就去,不願去時也不准勉強。今天高無庸又來了,而且一見面就一臉的諂媚相,引娣知道皇上又要叫她了。便說:“今兒個我洗了一天的衣物,累了,我什麼地方也不想去。”

高無庸驚訝萬分地說:“哎呀,喬姑娘,你怎麼能干那些個粗活呢?下頭的這些人真是混賬透頂了,回頭我要好好地教訓她們一番。叫我說,你什麼事也別做,保養好身子,就是你的‘差使’。你的臉上能露出喜相來,我們這些人也都能跟著幫光呢。”

高無庸這話還真不是瞎編的。那天一個太監侍候皇上寫字,他拂紙時不小心把茶弄灑了。剛好這幅字是雍正寫好了要賜人的,這一下給濺得不成了模樣。皇上一怒之下,便命人將他拖到後院狠狠地打,引娣看著不忍,便走上前去給雍正重又送上一杯茶說:“皇上,別再打了。奴婢給你拂紙,您再寫一幅成嗎?”

就這麼輕輕的一句話,雍正馬上下令停刑。所以,打從這事以後,凡是犯了過失的太監宮女們,都把免受刑罰的希望,寄托在引娣身上。她也真有面子,只要她一出面,該重罰的改輕了,該輕罰的就饒過了。引娣見高無庸的笑臉像是開了花似的,便問:“又是誰怎麼了?”

高無庸小心地說:“今天倒不是誰要遭罰,而是出了大事了。幾個王爺大鬧朝堂,受到了萬歲的處分。八爺和九爺都被改了名字,連十爺和十四爺也被捎帶了進去,皇上也氣得病了。本來想請你過去一下的,皇上還是說要聽你自便。不過奴才們瞧著今天這勢頭不大對,皇上正上火,怕一個不小心,就得吃不了兜著走。好姑娘,你知道咱們吃這碗飯多不容易啊!”

一聽說十四爺也出了事,喬引娣二話不說,站起身來就來到了澹甯居。她不聲不響地走了進來,向坐在炕上的雍正福了兩福,從銀瓶里倒了一杯熱茶捧到炕桌上,這才又垂手站在一邊。

雍正本來是不渴的,因為是引娣倒的茶,他也就端起來喝了一口,極其溫和地看了她一眼,才接著對方苞和張廷玉說話:“你們來推薦朱師傅,朕以為很好。他的忠心和正直朕早就知道了。他在文華殿坐了幾年的冷板凳,卻沒有絲毫的怨心,這就是大節嘛。朕今日看見他的身板還好,把他升為軍機大臣,朕看還是很合適的。至于俞鴻圖嘛,就放他一個江西鹽道好了。外邊都還有什麼議論,你們全都說出來吧,朕這會兒已經平靜下來了,斷斷不會氣死的。”

張廷玉欠身說道:“下邊的臣子震攝天威,沒有人敢私自議論,更沒人敢串連。臣下朝後,從各部都叫了一人來,在臣的私邸里座談。大家都說允禩——哦,阿其那太為囂張,既無人臣之禮,又有篡位之心。包括永信在內,都應交部議處,明正典刑,以正國法。但也有人對兩個王爺改名頗有微詞,說他們畢竟是聖祖血脈,傳至後世也不大好聽。”

“方先生以為如何呢?”

方苞長歎一聲說:“若論允禩、允禟和允禵三人今天的行為,放在其余的臣子地位上,十死也不足以弊其辜!”引娣聽到允禵竟然闖了這樣的大禍,嚇得臉都變白了。但方苞只是瞟了她一眼便繼續說,“不過,老臣以為,這樣一來聖祖留下的阿哥們傷殘凋零得就太厲害了。無論怎麼說,後世總是一個遺憾。這件事萬歲一定也很為難,臣看不如圈之高牆,或放之外地,讓他們得終天年也就是了。至于那個錢名世,不過一個小人,平素行為就不端,‘名教罪人’算得上中肯的考語。口誅筆伐一下,讓天下士子明恥知戒,對世風人心,對官場貞操,我看都是大有好處的。”

張廷玉立刻接口說:“臣也是這樣想的,請聖上定奪。”

上篇:講古說史教訓王爺 稱豬叫狗辱及祖宗     下篇:驚噩夢雍正赦胞弟 傳旨意弘晝報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