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查家產弘時尊八叔 說前因福晉後悔遲  
   
查家產弘時尊八叔 說前因福晉後悔遲

大轎落了下來,弘時穩穩地走下轎來,看看四周:啊,這里早已是面目全非,變化得讓人認不出來了。府門外,昔日的威風已成了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隊隊的兵丁,一行行的內務府官員。大家見到弘時的大轎落下,用不著誰下令,便悄沒聲響地跪了下來。只有圖里琛踏著紮紮作響的馬靴走上前來,一紮跪倒說道:“奴才圖里琛給三爺請安!方才內廷軍機處大臣朱相爺派人來問:開始查看沒有?奴才回說:三爺去約五爺了,很快就會來的。怎麼,五爺他沒有來嗎?”

弘時說:“你五爺他身子不適,今天他不來了。你是管著內外警蹕關防的,誰在里頭料理查看事務呢?”

他們說話間,從那邊跑過來一個四品官員,看樣子也不過四十歲上下,卻長著一個棗核似的尖腦袋,高顴骨,凹嘴唇,濃眉下面一雙小眼睛幾里骨碌地亂轉。一看就知道,他是個渾身上下一按消息就會動的人。他跑到弘時面前,熟練地打了個千說:“奴才馬鳴歧給主子請安!請三爺訓示。”

弘時一笑說道:“走吧,先進去再說。”

就在弘時和圖里琛他們說話的這會兒,阿其那府里早就得到了消息,太監頭兒何柱兒也已經等在這里了。看見弘時走了過來,他急忙上前跪倒說:“三爺,奴才何柱兒給您老請安!”

弘時一邊往里走著一邊問:“你們家主子知道這消息了嗎?”

“回三爺,我們主子早就在候著欽差大人了,他這就出來。”

話音沒落,就見允禩帶著他的四個兒子,全都從二門里邊走了出來。允禩看見是弘時來傳旨抄家,很感到意外。他正了正頭上戴著的有十顆東珠的朝冠,一步步地走了過來,用極其輕蔑的眼神瞟了一下圖里琛,一句話也不說地就站在了弘時對面。他的兒子弘旺、弘明、弘意和弘映卻眼中含淚地站在父親身後。

到了這個地步,允禩還是這樣的鎮靜,這樣的坦然,又這樣的無所畏懼。使弘時在一刹那間,忽然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兩條腿有點發軟,還不自覺地哆嗦了一下。他吞吞吐吐地說:“八叔,您的……身子骨還好嗎?”

允禩的心中此時也是十分激動,不過他在努力地控制著。只聽他用平靜的語調說:“我沒有什麼不好的,只是膝蓋兒腫了,跪不下去,你叫兩個人來把我按倒在地也就是了。既然雍正替我起了個新名字,你現在也不必避諱,就叫我一聲‘阿其那’不也很好嗎?我聽著這新起的名字很好,比叫那個又長、又繞口的愛新覺羅·允禩順當得多了。”他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一點憂傷和恐懼都沒有,似乎還是像以前那樣的從容和鎮定。可是,他的兒子們哪敢這樣對抗天威呀!老大弘旺雙膝一軟就跪了下去哭著說:“三哥,我是長子,理應替父親跪聆聖訓。請三哥宣旨吧。”另外的三個兒子見此情景,也都哭著跪下了。

允禩突然暴怒起來,喝了一聲:“忤逆不孝的孽種們,你們嚎的什麼喪!?”

弘時瞟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圖里琛,回頭又看看這些兄弟們,也有點淚眼模糊了。他們年紀都相差不多,也都是自小在宗學里上學、玩耍的小伙伴。可今日他們竟然成了自己的階下囚徒,也真讓人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他靜了靜像野馬奔馳一樣的心思說:“八叔既然身子不適,可以由兒子代跪聽旨。八叔,事情到了這個份上,我也不想說什麼虛套子的話來安慰您。您就自個兒善自保重吧,回頭皇上會有恩旨給您的。接這樣的差,侄兒心里頭也不好受,請八叔鑒諒。”說罷,他忽然臉色一變,大聲說道:“奉皇上旨:著弘時前往廉親王府查看阿其那財產。欽此!”

弘旺兄弟四人一齊叩下頭去:“謝恩……萬歲!”

那個馬嗚歧正領著一班人在外頭等著哪!這些年來,他們全都練成了抄家能手,也明白這差使是發財的好機會。八王爺有多大的勢力,多大的家產,他們誰不眼紅啊!所以從接到這差使起,他們早就等得心癢難耐了。此刻聽見弘時宣讀完了聖旨,馬嗚歧搶上一步,極其干練地給允禩打了個千兒說道:“奴才們都是奉差辦事,也是身不由己的,請八爺海涵。”說完又回過頭來躬身叉手對弘時說:“請貝勒爺示下,奴才們好遵諭承辦。”跟著他來的那些個內務府承辦官員們,足足有一百多人。他們看見這就要動手了,一個個興奮得摩拳擦掌,臉上放光。

弘時卻冷冰冰地說:“你們先別高興,我知道你們都是些混賬東西,發慣了抄家財。今天所奉旨意,只是查看家產,並不要搬運,更不是沒收。由何柱兒帶領著你們到各庫房里看看,把禦賜的物件和私產歸類造冊呈報;八王爺的福晉是安郡王的家人,她過門時帶來的體己和妝奩也是不少的,不能一齊查封。這也讓何柱兒指實了,登記造冊後照常啟用;家眷和家人們都集中到太監們住的院子里,不許驚擾;東書房和簽押房,由我親自處置。八叔自己用的圖書,連封條也用不著貼。但是,所有的禦批禦紮和內外大臣們的書信往來,恕侄兒都要帶走,這些都請八叔體諒。”

允禩冷冷地說:“你用不著交代。我也抄過別人的家,規矩我全都懂得。想不到的是,今天自己也被人抄家了。內務府的這些賊王八,你要不讓他們撈到點好處,興許就把禦賜的物件給你砸了,好替你增加點罪過;再不然,就弄上幾本違禁的書,藏到我的文書堆里,讓你遭了滅門之禍。我早就有准備了,今天凡是到這里來的人們,每人賞二百兩銀子。你們只要不偷著掖著地給我弄個不清不白,也就算我求了諸位了。至于文書,我也准備好了,該怎麼辦,都是現成的。”

弘時的臉上似笑非笑地說:“既然八叔已經安排得這麼妥貼,事情就更好辦了。請兄弟們暫且跪在這里,我陪八叔到書房里吃茶說話去。”說著便熟門熟路地和允禩一同來到書房。馬嗚歧向幾個書吏一擺手,內務府的人就立刻行動。他們提著漿糊桶,拿著封條,有的查看西書房,有的則攆趕家人。等弘時和允禩進到東書房時,已聽到西院里人聲嘈雜,也隱隱地傳過來女人的哭罵聲。弘時心中不忍,但回過頭來看允禩時,卻見他似乎是充耳不聞。弘時讓跟來的人在門前站著,自己卻跟著允禩進到了書房。

弘時剛剛坐定便急忙說:“八叔,侄兒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會弄到這種地步。如今什麼也說不得了,更不是互相埋怨後悔的時候。八叔有什麼指教,趁著現在沒有人,你只管對侄兒說,無論怎樣,侄兒總是要想辦法保住八叔您的。”

允禩沒有立即開口,對這個說得比蜜還要甜的侄兒的話,他只能相信一半。但是明擺著,他要東山再起卻已是絕無希望了。他心里除了對雍正的仇恨之外,還能指望誰呢?他從靴頁子里抽出一張薄如蟬翼的紙來,紙雖小得只有巴掌那麼大,可那上面卻寫滿了蠅頭小字:“弘時,我把它交給你吧,這就是‘八爺黨’還沒有暴露的官員名單。可惜的是,其中二品以上的官員已經不多了。你把它拿去,也許會用得著。別的,我還能有什麼事呢?我也用不著抱怨。你看,這是東書房里的物件清單,東櫥里的是上繳的文卷,余下的就是我私人的藏書了。”

弘時把那張小紙條掖在袖子里,回頭又看了看上繳的物品,不覺大吃一驚:“八叔,您上繳的東西就是這麼一點兒嗎?書信一封沒有,禦批奏件也不全。皇阿瑪是何等精明的人,這是騙不過去的呀!”

允禩沒有回答他的話,卻站起身來在書房里來回踱著:“弘時,我問你,你的父皇老四,准備怎樣處置我?”

弘時歎了一口氣說:“唉,一時半會兒的只怕不會有什麼處分。昨天晚上我去請安,見父皇在禮部的折子上批道:‘暫授民王,以觀後效。凡朝會,視王公侯伯例’。別的還有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允禩邊想邊說道:“這個我也想到了。他總是還要假惺惺地再當兩天‘仁兄’的,不過這種局面長不了。牆倒眾人推,向來如此!那些個牆頭草、馬屁精們也不會饒過我,這正是向老四獻他們的牛黃狗寶的好時機嘛!生死都是命,我早已置之度外了,否則,我是絕對不會走這招險棋的。弘時,我告訴你一句實話,我從來也沒有篡位的心,這一條你回去後一定要替我講清楚,這也是我對你的心里話。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我勸你也不要想篡位。雍正倒行逆施,他是長不了的。你看看他,其實馬上就要累倒下來了。一個人這樣地違情悖理行事,沒有不當獨夫的道理。他累,就是因為他不懂得無為而治,也不會順水推舟,所以他不能長壽。至于你,我也有一言相告:你絕對不要保我,也不要保你九叔,你最好是勸你的皇阿瑪把我們明正典刑。這樣,我們不但不會恨你,還會在九泉之下感激你!我還要告訴你一句,你辦事處人的精明,遠遠趕不上弘曆。弘曆從來就不露鋒芒,你卻是太顯棱角了。朝中有不少人都看出,你事事處處都在和弘曆爭奪著什麼,這樣,你就落了下乘。你不要再吃我們這一輩子吃過的虧,要果斷,要明決!一旦等到別人占據了中央位置,那就什麼全都晚了!”

弘時聽了這些出自八叔肺腑的話,想起八叔平日里對自己的期望,心中又是難過,又是感動。他激動地上前一步叫了聲:“八叔……”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老八落到今天這樣的下場,也是有滿腹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來。他咬緊了牙關說:“記著!不要為我難過,也千萬不能保我!你知道,弘曆現在就已經在以太子自居了。你若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我的兒子們還能有重見天日的那一天。至于弘曆,哼,他哪能想到我的兒子呢!”允禩說到這里,竟不禁潸然涕下。

弘時盡管心里難過,卻仍是想極力安慰八叔:“八叔啊,常言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侄兒只要不壞事,就一定會照顧您和幾個兄弟的。聽方苞說,父皇也說過“罪不及孥”這話,料想福晉和兄弟們不會有大事的。不過,現在您想也沒用,還不如不去想它,急壞了自己的身子,比什麼都要緊。此處侄兒不能久留,您好好歇著,我要去前邊招呼一下,然後就帶人走了。”此時的弘時,真怕再看這位叔王一眼,他猛然轉過身去,頭也不回地走了。

外邊,圖里琛和馬嗚歧他們已經收到了各處報上來的清單。弘時來到這里時,只聽見算盤珠子打得劈啪作響,幾個書辦忙得大頭小汗。看見弘時走出來,他們倆忙迎上前去報告說:“三爺,清單馬上就可以出來。剛才阿其那的福晉傳過話來說:正殿東側的八寶琉璃屏是她烏雅氏家里的,是太皇太後當年賞給她娘家的。但這又是禦賜的物件,該怎麼辦,請爺示下。”

弘時接過清單來在手中仔細地看著,又說:“既然是太皇太後所賜,就不能算違禁物品,造冊時附記一筆也就是了。”他回過頭來看看,見弘旺和幾個兄弟還跪在冰涼的青磚地上,便走過去溫言說道,“弟弟們都起來吧。我們這里的公事馬上就完,你們還該去照料一下父親。等要你們出來送行時,自然會派人傳知的。”

看著弘旺他們走得遠了,弘時又問:“馬嗚岐,據你估算,這里的東西大約能值多少銀子?這會兒大概你們也來不及算細賬,但總應該有個約數。要不,皇上問起我來,我不好回答呀。”

馬嗚歧陪著笑臉說:“八爺這里的東西都很有條理,好清得很。各樣器物,都分門別類地放著,有庫,也有賬,一絲也不亂。這里弟兄們每人得了二百兩銀子,也沒人敢貪心大膽亂偷亂拿。我粗粗地估算了一下,除了皇上賞賜的之外,私產約在二百萬兩上下。各處的莊子有十三座,還有根號、當鋪、古董店二十六處,從賬面上看,約值六百萬左右。貝勒爺向皇上呈報說,大約有七八百萬,是不會出大錯的。”

弘時當然知道,八叔還有在東北挖人參和開金礦兩項收入,他的私財絕不止是這麼一點,卻也佩服他們幾個在短時間內就弄得這麼明白。他笑道:“阿其那平日里出手大方,但自奉卻是很節儉的。我連他的零頭也趕不上,還有你們十三爺,也和他相差甚遠。當年查抄他的時候,總共才抄出了十幾萬來。這可真是會經營和不會經營的天差地別呀!”他讓圖里琛和馬嗚歧帶著他到各處看了一圈兒.又親手封了銀安殿,這才離開了廉親王府。又特別關照圖里琛說:“你要明白,八爺還是八爺,他並沒有革職。在這里守候的人,不可缺禮更不准動蠻。八爺的財產都已封了,他必然要遣散家人,這都是理所應當的。你們不要私自搜查扣留,更不要惹事生非。如果讓我查出來有不守規矩的事來,小心,我可要整治他們的!”

弘時帶著人馬走了,偌大的廉親王府立刻就靜了下來,靜得沒有燈火,沒有人影,也沒有一點聲響,甚至連更夫也沒有了,到處都是黑黝黝鬼影幢幢。允禩倒臥在東書房的檀香木榻上。好像是在做著一個惡夢。他眼睜睜地瞧著弘時出去,兒子們進來,也眼睜睜地看著福晉烏雅氏帶著一大群姬妾婢女們走進走出,可全都是視而不見似的。他不吃,不喝,也不說話,甚至連歎息和眼淚也全都沒有,只是癡呆呆地望著頭頂上那雕刻得十分華貴的天棚在出神。一家子二十多口人,兒子們跪著,烏雅氏坐著,其余的人則全都滿腹心事地在站著。這里,就好像是一座深山古廟一樣,沒了一絲活氣。過了好久,好久,允禩才十分平靜地叫了聲:“你們,都站過來一些。”

人們終于聽見他開口了,都紛紛走上前去。福晉烏雅氏給允在送上了一碗發著暗紅色的水來說:“王爺,這是一碗參須湯。您就將就著喝兩口吧。這屋里原來是放著二斤老山參的,可是,那些個天殺的狗才們過來一‘查’,就給查沒了。到哪山唱哪山歌,王爺你也不要把這事看得太認真了。落架的鳳凰不如雞,他娘的,這是什麼世道?”說著,說著,她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樣的流下來了。

說句老實話,這位王妃今天的所見所聞,還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她本是老安親王的老女兒,由康熙指定嫁給了允禩。而允禩的生母,倒是內務府辛者庫的浣衣奴出身。烏雅氏嫁到這里,無形中提高了允禩的身價。所以她平日里最是驕橫跋扈,從來也不把允禩放在眼里。家里的上下人等,背後都稱她為“王府太後”。如今家敗人散,她才意識到離了允禩,她其實是一文也不值的。她趴在允禩身上哭泣著:“這都怪我,怪我呀,全是我拖累了你……”

上篇:裝神弄鬼活祭自己 花言巧語豈奈我何     下篇:分家財八爺留後步 傳密信至死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