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寶親王愛民樹口碑 李總督賠禮又捉人  
   
寶親王愛民樹口碑 李總督賠禮又捉人

范時捷走上前來,對這里看管粥場的人說:“這個家伙強搶民女,讓李制台給撞上了,當場打死,既是大快人心,也是他罪有應得。你們去一個人,知會南京知府衙門,叫他們備案了結此事。另外,通知化人場,火速燒掉。春荒時期,傳出瘟病來,那可是不得了的。”

弘曆早已走到一邊去了,此時他叫過李衛來吩咐說:“這里的人太多,也太亂了。你去維持一下,不能因為一個姓蔡的就鬧出更大的亂子來。你到那邊粥棚里去一下,先安置了那個女人和她的孩子們,再叫他們全家都過來,爺有話要問他。”

“紮!”

粥棚里這麼一鬧,在這兒支應差使的衙役們全都看出來了。這位年輕的後生來頭不小,要不,怎麼李制軍和范大人全得聽他的呢?眾人馬上過來,抬桌子的,搬椅子的,忙活了好一會兒,這才給爺們騰出了一間草棚。王老五被帶了進來,連他的婆娘兒女們也都跟了過來,一家五口跪倒成一大片,一個勁兒地叩頭,也一個勁地稱謝。弘曆嚴厲地說:“王老五你知不知道,賭錢本來就是犯刑律的,你還要賣孩子,你這樣做還算得上是個男人嗎?”

“老爺……我本想贏上幾個錢回家去的,可是……唉,我不是人,我連條狗也不如啊……”他羞愧難容地掌著自己的嘴巴。

弘曆轉過臉去問王氏:“你們是河南人嗎?哪個縣的?”

“回老爺的話,我們是封丘縣黃台鎮人。”

“黃台?唐代武則天稱帝時,寫過一首《黃台瓜辭》,是不是你們那個地方啊?”

“爺說的什麼辭,我們也不懂得。可是,我們那里的西瓜卻是遠近都聞名的,前明年間的一場大水,地變成了河道……什麼也說不得了。”

“哦,你們縣在這里的有多少人?”

王老五說:“有二百多吧。”

“都不想回老家嗎?”

“咳,老爺,說句心里話,哪個龜孫不願意回家。可回去後,要糧沒糧,要種子沒種子,牲口、農具樣樣都沒有一點著落,照樣還是種不成地。我們也知道,田中丞是個清官,可我們死也不明白,已經種熟了的地,他硬是不讓種,卻偏要逼著我們去開生荒!荒倒是開出來了,可種得好好的地,全又變成了荒地,里甲保長們更凶,每天天不亮,就敲鑼打鼓攆著人們去開荒,一想這些,我們的心全都碎了……”

像王老五這樣的話,弘曆已經聽得太多了。他知道,田文鏡是深受父皇重用的“好官”,“清官”。在他的事情上,自己是不能說長道短的。他歎了口氣說:“墾荒,田中丞是辦得對的,你們千萬不要怨恨他。有些衙役們狗仗人勢胡作非為,這些倒恐怕都是有的。”他回過頭來問李衛,“要是把這二百多人全都遣散回鄉,需要多少銀子?”

范時捷走過來說:“這個我們早算過了,按大人孩子平均,每人得有五兩才夠。四爺想遣散他們,我這就回去撥銀子。”

“哦,不不,這筆錢我不想驚動官府。你們倆先想法子替我墊出來,回頭到我賬房里去支領也就是了。”

李衛他們一聽這話全都笑了:“四爺,您也忒小看奴才們了。這既然是爺的功德,也就是奴才們的差使。奴才們當了這麼大的官,還不該孝敬您嗎?您放心,我們馬上就辦,等您回去路過那里時,說不定還能見到他們呢。”

弘曆這才笑著拍了拍那女孩子的頭說:“回家去吧,我讓這里的官府發給你們盤纏。別再往外逃了,好好把地種起來才是正理。田中丞是清官,他不會再難為你們了。”

王老五全家流著眼淚叩頭說道:“我們謝謝爺的恩典。請老爺留個姓名,等我們回去後,要給您老供上個長生牌位,每天都給您燒高香,讓菩薩保佑你……”

可是,等他抬起頭來時,弘曆他們已經走遠了。

因為李衛早就發下了話說,今晚他要在這里為寶親王餞行,所以,等他們回到總督衙門時,這里早就是熱鬧非凡了。弘曆悄悄地拉了一下李衛說:“哎,能不能叫翠兒先給我弄點吃的?我可是早就饑腸轆轆了。”

李衛連忙領著弘曆走向後院,老遠地就聽見翠兒在那里大呼小叫地支派人。弘曆笑了:“好嘛,為了這頓飯,連夫人都親自出馬了!”

翠兒老遠的就瞧見走過來一班人,可她的眼神不好,直到弘曆來到近前才看清楚。她連忙跪下磕頭說:“哎呀,我的小主子,你可算回來了!我早就吵著想去看您,可這個死李衛硬是不讓。說四爺有話,不能讓外人說四爺是什麼‘交通大臣’。難道他們不知道,我是看著小主子長大的人嗎?難道他們不知道,小主子臨盆時,還是我侍候的熱水嗎?哎呀,說起那一天來,可真真是讓人奇怪。小主子一出世,滿屋子里就全是紅光,那個亮啊,真是一輩子也只能見到這一回。小主子一開口,就更不得了,嗓子亮得就像金鍾一樣。老主子當時正在入定,聽見這一聲,也睜開眼睛來看了好久哪!”

李衛一直站在一旁笑著,這時才抽出空來說了一句:“你有完沒有?主子還餓著哪!”

一句話提醒了翠兒,她連忙親自動手,先給弘曆送上了特制的宮點,又泡上了好茶,這才坐下來目不轉睛地盯著弘曆,看個不夠。

弘曆來到李衛的私衙,立刻就感到心里充滿了溫馨和快意。他有意取笑地說:“翠兒,瞧你都成了‘快嘴李翠蓮’了。當年你在我書房里侍候時,每天不言不語的,開始我還以為你是個啞吧哪!你知道,兩江是國家的財源重地,別人誰在這里皇阿瑪都不放心,這才讓李衛到這里來的。他老人家取的就是你們兩口子這份心。李衛也沒有辜負了皇上的重托,他把江南治理得很好。這就叫以心換心,兩不忘本。娘娘也時常都在念叨著你們,你如今已經是一品誥命夫人了,要想進京,就跟著李衛一塊兒去好了。”

翠兒還沒有聽完,眼淚就撲撲地掉下來了。弘曆回身對李衛說:“今天席面上,你可以說我五天後啟程,其實,明後天我就要提前走了。我不想大張旗鼓地走,免得招搖,而且一路上還可以看看風景,了解一些風土人情什麼的,你就為我准備一下吧。”

李衛說:“主子,您這樣走法,奴才怎麼能放心呢?哎,四爺,今天早上那飛賊到底是個什麼人?那信上又說了些什麼,您能讓奴才心里有個實底嗎?”

弘曆思忖了一下說:“從信上看,倒不像是個壞人,只是提醒我路上不要大意。但他那詩里有一句話,卻讓我很是犯疑。他說的‘舊調新曲又重彈’,是指的什麼呢?難道是在指哪個大人物,說他要重新鬧事嗎?”

“大人物”一言即出,把李衛驚得渾身打戰。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當然知道從前的“八爺黨”如今全都玩兒完了,那個能夠扳動弘曆阿哥的“大人物”,除了弘時,還能有誰呢?聯想到今天處死的那個姓蔡的說的話,李衛更是不敢大意了。他想了又想才說:“四爺,您要真是要走,也得稍等幾天。您還記得那年您去山東賑災的事嗎?當時有個叫吳瞎子的人,連著殺了三個朝廷命官後投案自首。後來您審明了那三個官全都是貪賄的墨吏,就把這吳瞎子走了個‘監斬候’。可是,後來我卻把他放了,他現在山東臬司衙門里當捕快頭兒。一個月前,我就想到四爺准定是要微服回京的,怕路上不安全,就寫信叫山東放人過來。吳瞎子此人在江湖上有個外號叫‘七步無常’,沒有人能和他過上七招的。爺無論如何也得等他來過後再走;或者,我再請端木家里派個人來。就是奴才,這次也一定要跟著保護的。”

弘曆笑了:“好家伙,只不過一個飛賊弄了點兒玄虛,你就這樣張揚起來,又是展期,又是等人,又是護送的。這用得著嗎?你也不想想,你就是辦得萬事周全,能保得我平安嗎?照我說的辦,發文讓各地照應就是了。太平世界,法紀森嚴,這樣地裝神弄鬼,你也不怕別人笑話你的主子?”

李衛還要再說,就見尹繼善、范時捷走了過來,他們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六品官。四個人向弘曆請了安,那個人才走上前來說:“戶部劉統勳向王爺報到。奴才是奉旨調糧來的,現已完差。奉皇上旨意,叫奴才隨四王爺回京。”

弘曆是認識這個劉統勳的,正要問話,尹繼善連忙說:“四王爺,差使從來就沒有辦完的時候,下邊的人都在等著您過去安席呢。”

弘曆笑了:“好好好,客隨主便,咱們有話以後再說吧。”

今天這場筵席,是為了給寶親王餞行的,所以,南京所有能到的官員全部來了。李衛還是那大大咧咧的樣子,敬酒一過,他就搶先說話了:“諸位,皇上事事處處都關照愛護我們江南,現在寶親王再過五六天就要回京去了,我們也送兩件寶物給皇上添壽。”

弘曆忙問:“怎麼,你要獻寶嗎?”

李衛卻哈哈大笑地說道:“四爺放心,奴才知道皇上的脾氣,我獻的既不是金銀珠玉,更不是奇珍異玩,保管不會惹皇上生氣的。您瞧,這第一件,是去年松江、常州、鎮江三府秋季豐收。百姓們感戴皇恩,自願捐輸粳米一百萬石。我親自去這三府查看了,他們那里確實府庫充實,百姓樂輸,這也是他們對皇上的一點忠心。四爺您說,這算不算是一寶?”

弘曆聽了高興地說:“好好好,皇上正盼著天下豐收的消息呢。這三府的知府,你寫個保奏單子,進呈禦覽。樂輸一千石以上的業主,也開出單子來。我今天在這里就可作主,賞他們九品頂戴,以示榮寵。”

在一片歡呼聲中,李衛又說:“自從實行了官紳一體納糧後,兩江有人的出人,有錢的出錢,已經把蘇北多年為害的黃河河道東段,全部修好合龍。我算了算,黃水一過,黃河複道,僅此一項,就可淤出荒地七十萬頃!這也算得上是獻給萬歲爺的另一寶吧。四爺,請轉告皇上,到那時就看我李衛怎樣墾荒吧!”

李衛的這一寶也正是雍正皇帝求之而不得的,弘曆聽了當然也是十分高興。可就在眾人無不興高采烈,也都在互相敬酒的時候,李衛卻突然變了臉色說:“不過,我叫化子的酒也不是好吃的!”他漫步走到一位官員面前問,“陳世倌,你是前年委的劄子,當了太倉直隸州令的吧?”

陳世倌站了起來,規矩地回答道:“是,請問總督大人,有何訓誨?”

“不敢。我知道你官聲不錯,又是位有名的才子,會寫詩,還修了書院。”說這話的時候,李衛一直是在笑著,可是,突然,他把臉一變說,“但我不明白,江南全省都實行了官紳一體納糧,為什麼你卻偏偏頂著不辦?是看不起我李衛,還是有別的什麼原因?”

滿屋子的人全都被驚呆了,誰也想不到李衛會當著寶親王的面這樣與下屬翻臉。那陳世倌卻不慌不忙地說:“李大人,您過于言重了。太倉這地方與別處不同,那里不是業主欺壓佃戶,卻是佃戶在擠兌業主。光是去年,刁佃抗租,持械威逼業主的事就發生了十多起。制台大人,我們那里的業主們被佃戶挾迫,本來就窩著一肚皮的氣,你再讓他們出差納糧,那不是要逼得士紳和刁民們同流合汙嗎?假如再遇上災荒年景,老百姓還怎麼過日子,大人,您想過嗎?”說到這里,他已是在哽咽了,“李大人,我平日里是極其欽佩您的,現在我為您感到難過,也為太倉百姓感到難過……”

李衛先是愣了一會兒,最後竟像是遭到雷殛似的,呆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了。突然,他急走兩步,沖著陳世倌一個長揖在地說道:“陳先生,是我李衛把事辦得太急了,也太匆忙了。我辦得不對,也辦得出了格。我得罪了你,今天我應該當面給你賠罪。”

事出意外,陳世倌也驚呆了:“李大人,您,您這是……下官如何能當得了您這樣的大禮……”他已被驚得語無倫次了。

李衛滿面淚痕地說:“什麼都不怪,都怪我沒有讀過書,不懂得道理。你當得了我這一禮,也只有你才當得了!你不原諒我,我就在這里一直拜到席終!”

陳世倌感動得熱淚盈眶:“李總督,今天我才算真正認識了您!其實這件事情,我自己也是有錯的。我早就看出您對我的不滿了,可就是不願意向您說清。讀書人性傲,我就是其中之甚者。全省軍民,還有天下捕盜之事,全要您來負責。您就是有個失漏之處,也是在所難免的嘛。這事全都怪我,我的心地不寬哪!”

弘曆怎麼也想不到.筵席之上竟然會有這種事。他激動地走上前去說:“好,你們二人都不愧為國之瑰寶!”他斟了兩杯酒端過來,“來來來,你們二人,一個能禮賢下士;一個能遵禮不悖。今天又在大家面前各自認錯,唱了一出大清國的‘將相和’。來!小王敬獻給你們二位一杯,請你們飲下小王的這杯同心酒,也請二位和睦共處,還像從前那樣地辦好差使!”

李衛與陳世倌二人,一齊向弘曆行禮,又端過酒來,一飲而盡,他們二人終于和好如初了。在場的人們,也都從這件事情上看到了李衛的大度,看到了他雖然沒讀過書,可他的內心境界要比那些讀書人高出了許多。

一個十分簡單的道理,在弘曆心頭盤旋著,使他不禁心馳神思。這里的酒筵還在繼續,可他卻即將啟程要去開封了。同樣是當總督,也同樣是在推行雍正皇上的新政,江南和河南為什麼就這麼不一樣呢?看這里,上下一心一德,就是有了磨擦,也立刻能重歸于好;再看看開封,上下互相攻訐,似乎成了瘤疾。田文鏡實心辦事不假,可是,他為什麼要弄得官吏百姓人人自危,個個心驚呢?他當然知道父皇對田文鏡是寄著厚望的,也知道兩省的現實差別甚大。就連河南的收成也遠遠比不上江南,但李衛能干好的,為什麼田文鏡就不能學一學呢?現在,河南的士子們正在醞釀著罷考,河南的百姓又紛紛逃離家鄉,這都是不祥之兆啊!他即將面臨這些難題,要如何處置、如何對待才好呢?

上篇:夜讀書紅袖來添香 燒怒火王子動殺機     下篇:巡黃河弘曆誇功勞 鬧考場文鏡下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