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隆科多囹圄訴心曲 葛世昌妄言死無常  
   
隆科多囹圄訴心曲 葛世昌妄言死無常

執掌鑰匙的太監遲疑了一下說:“主子,他有時常犯瘋病,怕發作起來會傷了主子……”

隆科多厲聲大叫:“你才是瘋子哪!我要不裝瘋,早就讓你們打死了!”

此時的隆科多已經從極度的興奮中恢複了理智。他明白,這位外甥皇帝突然前來探望,既不會有什麼恩典,也不會有什麼更大的處分。因為,如果皇上是想殺或是想赦他,都只需要一紙詔書就辦成了,根本用不著親自來。而他心中深埋著的話,卻要乘著這難得的,也許是最後的機會全都說出來。他抻了一下自己那肮髒的袍服,理了理頭上的亂發,踉蹌著走到大檜樹下跪倒叩頭說:“罪臣隆科多叩見萬歲,願皇上聖躬安泰!”

雍正看了一眼周圍,下令說:“這里所有的人,都全部退出去!隆科多,朕今天來看看你,你有什麼話,也可以對朕說。”

“皇上,奴才是死有余辜的人。可罪臣有極其重要的機密,要密奏皇上。皇上只要聽一聽,奴才就是死也可以瞑目了。因為這里有人想加害奴才……”

“你說什麼?誰要加害你呢?”

雍正皇上一聽說有人想加害隆科多,可就上心了。他厲聲問道:“誰敢加害于你?難道毒打你不成?”

隆科多說:“萬歲金尊玉貴之體,怎能知道覆盆之下暗無天日的事情?奴才……奴才已經背了兩個晚上的土布袋了。萬歲如果不來,早則明天,晚則後天,罪臣將必死無疑。”

雍正詫異地問:“什麼是土布袋?”

朱軾在一旁說:“皇上,臣曾讀過方苞寫的《獄中雜記》,知道這‘背土袋’是一種酷刑,也是一種私刑。將犯人夜里綁起來,背上放一只裝滿了土的布袋。身子稍微弱一點的人,一夜就可弄死,而且驗不出傷來。”

雍正怒火上冒:“誰干的?這些殺才們真是無法無天了!”

隆科多渾身都在顫抖:“奴才不知道……他們蒙了我的眼睛,綁在床腿上,又是在夜里……奴才今日晝寢,就是為了積蓄力量,好應付這一夜之苦。只要一合眼,奴才就沒命了。”

雍正在沉思著:“唔,原來是這樣。你剛才說,有事要奏朕,是什麼事?”

“朝中還有奸臣!”

”誰?”

“廉親王!”

“哦,是阿其那。”雍正笑了,他知道隆科多已久,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便說:“他現在和你一樣,也在圈禁著哪。”

隆科多看了一眼雍正又說:“在廉親王的背後還有一個人!允禩被逮後,難道沒有供出他來?”

雍正站起身來,在樹下繞了個圈子說:“這棵檜樹,看樣子有八百年了吧。宋時有個秦檜,他也是這個檜字,你要做本朝的秦檜嗎?要知道,正是因為你心術不正,才身陷囹圄的。你現在還想再攀咬別人,你活夠了嗎?”

隆科多此時卻是十分鎮定,他面不改色地說:“皇上的話,罪臣不敢承受。罪臣還記得太後薨逝的時候,廉親王就指使我作亂,但因為張廷玉把持著兵符,才未能成事。當時罪臣就對允在說,‘這可是滅門之禍呀’,可允禩卻說,‘就是滅門也另有其人,你以為我想當皇帝嗎?你錯了’!”他稍稍停頓了一下又說,“罪臣偷借玉碟,也是奉了允禩的指令。他說‘有人要用’,還說‘這種事我從來都不信,也從不用這法子去治人’……哦,還有,萬歲出巡河南時,允禩把罪臣叫去說,‘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讓我帶兵去搜園子,我向他說:‘天下已定,我就是能占了暢春園,你能坐穩這江山嗎’?他笑著說,‘只要不是雍正,誰來坐都是一樣’……皇上啊,奴才早已是罪該萬死、零刀碎剮的人了,可至今還有人想殺臣以滅口,皇上能不想想,還有誰能在這高牆之內作惡呢?”

這一番話說得讓人驚心動魄,雍正和朱軾都說不出話來了。雍正回過頭來瞧著朱軾,而朱軾卻說:“萬歲,此事非同小可,容臣細思之後,再從容奏明皇上。”他轉過臉去對隆科多說:“你這樣的奸佞小人,也還有臉說這些話?你既然是受了別人的挾迫,為什麼卻不早些說出來自首認罪?”

“罪臣確實是喪心病狂之人,朱相此言更使罪臣無顏。這事說起來已很久了,當初聖祖健在而群王爭嫡,皇上的勢力最孤。我們佟家一門,原來都是八爺的死黨。先帝重用了奴才後,叔父佟國維和罪臣密商,由我來死保今上。我們還訂了契約,無論誰勝,都要維護族門……可這契約不知怎麼的卻跑到了允禩手中……奴才也就在他們的要挾下上了賊船,而愈陷愈深終于不能自拔……罪臣從小就追隨聖祖,又受了聖祖的托孤之重,本應矢志不二為皇上捐軀效勞,哪知卻自甘墮落,為匪人所用,永墜地獄。生難見天日,死難見聖祖于九泉,天下雖大,可像奴才這樣的千古罪人,還能有誰哪……奴才今日向主子痛陳衷曲,求主子將奴才明正典刑,以儆後世……”說到這里隆科多已是泣不成聲,癱倒在地了。

其實,隆科多今天還是在玩著心眼兒。以他這般年紀,這等經曆,他什麼事不能看透呀!剛才這番話,是他想了又想,思之又思後,才想找機會說出來的。他從監視他的太監那態度變化中,早已敏感地覺察到弘時要向自己下毒手了。但他今天卻不能說出弘時的名字來,他還在防著一手!假定他扳不倒這位皇阿哥,那等著他的又會是什麼樣的下場呢?更重要的是,他如此一通表白,就把自己放在了“八爺黨”的二流角色的位置上。不過,他雖然還存著這些投機鑽營的心,但他剛才的失聲痛哭,也還是真的。哪有到了眼下的景況,還安之若泰的人呢?

隆科多的哭訴,深深地打動了雍正皇帝。他痛惜萬分地說:“如果論起你的罪過來,朕就是將你凌遲處死、頭懸國門,也抵償不了。看著你還有一念在君父上頭,朕就再放你一次。你把沒有說完的話,全都寫下來,密封了呈給朕看。你是知道朝廷法度的,這件事如果傳到六部手里,朕就是有好生之德也救不下你了,你可要慎之又慎啊!只要你不再生出邪念來,朕答應可以給你一個天年。”他說完就站起身來,叫過侍衛索倫吩咐說:“你留下來處置這里的善後享宜。隆科多遷往他原來的房子里住,也不准限制他在院子里自由活動。這里守護的人,要全都換下來,發往——”他在緊張地思忖著。

朱軾在一邊說:“皇上,今天隆科多所言之事,關系極其重大。老臣以為,在這里守護的人應該全都解往密云皇莊,分頭看管,讓他們相互舉發,以期弄明陰謀來由。”

“好,就依你說的辦!朱師傅,咱們走吧。”

出了門後,雍正又悄悄地對朱軾說:“朱師傅,你下去後替朕好好想想,隆科多提到的這個‘有人’到底是誰?回頭咱們再找時間談。”

“是,臣遵旨。”

雍正和朱軾回到大內時,已經是中午時分。眾位老王爺,以及親王、郡王、貝勒、貝子、格格和福晉們都已聚集在這里了。雍正笑著和他們一一招呼,又吩咐立刻開宴。他拉了朱軾的手說:“朱師傅,今天朕為母後作冥壽,所以,這里都是朕的自家人。可你卻是朕和下邊諸皇子的老師,你應當留下來,和大家一同歡樂。何況,你從前不是也常常陪著聖祖爺看戲的嗎?來來來,大家請都入席。三哥,來,朕和你,還有老十六,老十七,哦,還有咱們的小弟弟老二十四,都坐在首席,下邊大家都可以隨便一些。來吧,小弟弟,快過來呀!傳旨,開膳!”

這個老二十四,是康熙皇帝的最小的兒子,今年才剛剛十一歲。可是,就是他,竟敢在康熙晏駕的時刻,不顧眾位皇兄的反對,鐵口鋼牙地說出:“皇阿瑪說的是傳位于四哥,我聽得很清楚”!那時,他還只有六歲啊!所以,雍正即位以來,對這位小弟弟可以說是關懷備至,今天又專門把他請到了上首。可是,小弟卻不敢當這個照顧,他進前一步說:“皇上,臣弟不敢這麼受寵。這里有多少老親王爺,還有眾位王爺。皇上愛憐之情,弟弟我心領了,還是讓我去挨桌敬酒吧。”

“好弟弟,你真懂事了!你大概忘記了,聖祖爺在世時,你也是坐在首席的,你比弘晝還小著好多哪!朕雖然政務繁忙,可經常問著你的功課。知道你最近很有進步,朕高興得很。既然你這麼說,那就依了你,到各桌上敬完了酒,就回到朕身邊來吧。”

雍正見菜品全都上齊了,才率先站起身來,向上邊供著的聖祖皇帝和仁皇後拈香祝禱,這才回過身來人席。高無庸一聲高喊:“開筵!開戲!”

鑼鼓常常,絲弦叮咚,名優伶世昌首先出場。他先捧著一個碩大無比的仙桃,為王母獻壽。戲班頭兒也磕著頭捧上了戲單請皇上點戲。雍正是從來不愛看戲的,他只隨便點了兩出,在一旁的朱軾也應景點了。接著,自然是深懂戲理的允祿等人,也都點了些吉祥的戲文,來為太後祝福。

正戲開場了,雍正的心卻突然顯得把持不定。隆科多的話還在他耳邊響著,他看了一下坐在旁邊的兒子們,一個可怕的念頭陡然升起:嗯,莫非是這幾個孽種干下的好事,他們難道在重新上演奪嫡的丑劇了嗎?

此時,台上正在演著一出叫《混元盒》的戲,這是《封神》故事里的一出。台上裝神弄鬼,群魔亂舞。那個葛世昌更是使出了混身的解數,來巴結效命。只見他一個“米簸箕”,竟從三丈來高的桌子上翻下,穩穩地落在台子中央,又非常瀟灑地亮了一個相。這一手來得真是絕了,所有看戲的人,無不齊聲喝了一聲彩:“好!”

正在繞桌敬酒的雍正卻不由得渾身一顫,這時他正好走到弘時兄弟們坐的這一桌。就聽弘時誇贊說:“這姓葛的今天是玩兒了命了,尋常戲子,沒有幾十年的功夫,哪敢來這一手。”

弘晝也幫腔說:“好嘛,我看了半輩子的戲了,葛世昌的堂會也叫過多次,還從來沒見他這樣賣力氣。這樣的好角兒,難得呀!生旦淨末,竟是樣樣拔尖……”他還要說下去,一抬頭看見皇上就在自己身邊,忙把後邊的話咽了回去。他知道,為了看戲這事,自己已經挨過不少申斥了。

台上又換了一個鬧劇,那葛世昌有意賣弄,插科打諢,把戲作得淋漓盡至。惹得台上台下,一片歡笑聲。雍正盡管是秉性嚴肅又心緒不好,還是被他逗得笑了起來。他吩咐一聲說:“嗯,這戲子確實是出了力,賞他二百兩銀子。告訴他,這會兒先不要謝恩,等散了席再過來就行了。”

筵席散去之後,葛世昌正在卸妝,弘曆的門客李漢三對允祿說:“十六爺,您瞧見了嗎,葛世昌這小子手上戴著個大扳指哪!”

允祿一愣:“那有什麼奇怪的?”

李漢三卻悄悄地說:“十六爺,您老怎麼連這都不知道?我一進京就聽說了,這北京人和福建人一樣,都喜愛男寵。女人們有‘那事兒’時要忌房事,男人要是得了痔瘡,就戴上扳指,那是回避相好的意思啊!”

允祿和允祉都聽到了他這話,不由得放聲大笑。不過,他們看見皇上走了過來,又強自忍住了。皇上登上禦座對葛世昌說:“你的戲演得很好啊,唱念做打,都很有章法嘛。太後老佛爺在世時最愛看戲,朕今天也是為了讓太後高興才叫你們進來的。你們吃這碗飯也確實不易,高無庸你過來,把這碟子點心賞給他吃!”

葛世昌卻沒想到這位人人害怕的萬歲爺,說出話來,卻是這樣地暖人心田。他高興地叩了個頭說:“萬歲恩賞,奴才卻不敢自用,奴才要把它帶回去,讓班子里的人分著吃,也讓他們都能享萬歲的福份。”他稍稍停頓了一下又說,“小人們雖都是下九流的人,可也知道,如今滿天下都在念叨著萬歲爺的德政。奴才還知道,萬歲爺寫的字,賽過了當年的王羲之,要是萬歲能賞小的一個‘福’字,小的一門九族都感念萬歲的恩德呀……”

這葛世昌太沒有眼色了,可雍正卻沒有生氣,他說:“好吧,朕今日為母後作壽,心里高興,就賞給你一個福字吧。”說著扯過一張紙來寫好了又說,“好,你拿回去掛在牆上避邪吧。你是哪里人啊?”

葛世昌興奮地說:“回稟萬歲爺,小的是常州人。常州的知府就是小的表哥呀,您怎麼不知道他哪?”

雍正的臉黑下來了:“是嗎?”

“哦,他現在還不是。可皇上您大筆一揮,他不就當上了嗎?”

站在弘曆身後的李漢三,卻突然出來奏道:“萬歲,孝廉李漢三要諫主子一句:葛某只是個優伶,豈可過問朝廷的職官調配?”

允祉此時正在出神哪!他一會兒想想戲文,一會兒又瞧見弘晝手上的大扳指,覺得十分可笑,猛然間聽得李漢三這一嗓子,倒嚇了一跳。忙回身喝道:“李漢三,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李漢三不慌不忙地俯伏在地說:“王爺,要是戲子都可以干政,那麼太監也可以欺君了。我是堂堂正正地貢生,諫君以正理,又何罪之有呢?”

雍正盯著李漢三說:“你諫得好,是朕疏忽了。想昔日開元之治時,李隆基不就是寵信梨園子弟才導致了天寶之亂嗎?你是哪個府的幕賓哪?”

“回皇上,臣是寶親王府里的執硯清客。”

“好,有其主必有其仆!”雍正突然轉過身來問,“葛世昌,你知罪嗎?”

葛世昌早就嚇得渾身顫抖不知所措了:“萬歲爺饒命,小人不懂規矩才胡說八道的……”

允祉上前勸著說:“皇上,他不過是個戲子,知道什麼?皇上要為他生氣就不值得了。”

雍正早就看到剛才允祉那偷笑的嘴臉了。他這話不說還好,一說雍正就更是上火:“什麼?朕和他生氣?他配嗎?來呀,給朕拖出去狠狠地打!”

一群侍衛聞言走上前來,架著葛世昌拖了出去,打板子的聲音也隨即傳了進來。允祉仍是不肯甘心,老著臉面勸著:“萬歲,今兒是太後老佛爺的冥壽,大家歡喜……”

還沒等他說完,就聽外面葛世昌殺豬似的大叫一聲。弘時生怕他喊出一聲“三爺救命”來,那可要壞事了。太監高無庸進來請旨:“請萬歲示下,打多少?”

雍正一笑說道:“嗬,這殺才的嗓門還真夠高的。”忽然,他收斂了笑容:“打不死他,你就替他去死!”

高無庸匆匆地跑了出去,就聽葛世昌一聲大叫,便再也沒了聲音。

“這班戲子們全都無罪。”雍正笑著開言了,“有罪的只是葛世昌一人。加賞他們戲班子一千兩銀子,另外再賞五十兩發送了葛世昌。高無庸,傳太監都到這里來。”雍正一回頭,見李漢三還跪在這里,不由得笑了:“你這個莽書生也起來吧。你諫得好,提醒得及時,是有功的。朕不怪罪你,但也不能因此一事就給你官做。你既是貢生,那就憑自己的本事去考吧,你的前程正不可限量呢。”

李漢三只因看不慣葛世昌男扮女相,又故弄風騷,才冒然出來說話的。此時聽皇上一說,他卻出了一身冷汗,叩頭說道:“皇上教誨,貢生當銘記在心,以後自當努力讀書養氣,發憤上進。皇上適才一個‘莽’字,就足使貢生終身受用不盡了。”

雍正沒有再接李漢三的話,卻對來到殿外的太監們說:“下面的太監全都跪好了,其余的人可以全都站著,朕今天要趁機訓教你們!朕今日誅殺這個戲子,就是要給你們立一個榜樣,要你們都安分一些。有些太監聽了宮中一句閑話,就到處散布,妖言惑眾,越禮非法。朕本要抓一個來示威的,今天這個葛世昌正撞到朕手里。朕把話說到前頭,這是殺雞給猴看的。哪個人再敢妄言生事,或是知情不舉者,朕絕不寬貸!”

上篇:皇帝偕子深夜密議 師生結伴探視罪臣     下篇:殺優伶雍正夢驚魂 降妖邪道長斗番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