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殺優伶雍正夢驚魂 降妖邪道長斗番僧  
   
殺優伶雍正夢驚魂 降妖邪道長斗番僧

雍正皇帝為了鎮懾宮中的太監,借口殺掉了優伶葛世昌。但他自己卻也氣得臉色發白,聲音粗啞。他馬上就意識到自己可能要犯病了。在一旁站著的弘時看著不對勁,忙過來說:“父皇,您今天一定是太累了,可不能為了他們,就傷了自己的身子呀!依兒臣看,您還是先進去歇著。至于這些太監們,兒子一定替您老人家留心看著,只要是逮住一個不法的,兒臣就把他立刻正法,哪怕是下油鍋炸了他也成。您千萬別再生氣了啊,我的好阿瑪。”

此刻,雍正覺得天和地一齊在旋轉,心頭更是嗵嗵地跳個不停。他咬緊了牙說道:“好,今天就說到這里吧,朕是言出法隨的……說一句……是……是一句!”他已經是語不連貫了

弘曆嚇慌了,打著手勢讓允祿他們跪安,又和弘時、弘晝一起,把雍正連攙帶架地扶上乘輿,回到了養心殿。

換了個地方,雍正似乎是略微好了一點,胸口也不那麼堵得又慌又悶了。他任由弘時兄弟們把自己架到暖閣里面,喝了兩口涼茶,覺得心里清靜了許多。他的臉上也漸漸地看到了紅潤,只是雖覺得熱,卻出不了一點兒汗。他讓人拿了熱毛巾來搭在額頭上,輕輕地吩咐道:“朕想安靜地躺一會兒,你們不要都圍在這里了。弘時可以回園子里去辦事,韻松軒那里不知有多少人在等著你呢。你不去,又該傳出朕生病的謠言了。弘晝,你去一趟清梵寺看看你十三叔。他今天因為不適,沒有來這里看戲,朕很是掛念他。你見到那個道士賈士芳時,還可以問問他,為什麼朕和你十三叔竟然會同時病倒了呢?弘曆留在這里侍候朕就行了,你……給朕隨便讀點什麼東西,好讓朕能邊聽邊睡……”

眾人都悄然退下去了,弘曆親自點著了安息香,自己也定了定神,坐在雍正的床頭,一首接著一首地讀詩……開始時,雍正似乎還在聽著,時不時的還插上一句半句話,可慢慢地,他就進入夢鄉了……

雍正覺得自己還在諦聽著……可突然,三哥允祉走了過來說:“快,老四,太後在那邊叫你去呢?快點跟著我走,去給太後請安去呀!”

他什麼也不說,什麼都沒問,跟上三哥就走了。可是,剛剛出門,三哥就不見了,自己身邊跟的卻是李衛,雍正詫異地問:“你什麼時候進京了?看見你三王爺進去了嗎?”

李衛答非所問地說:“主子,我是來京向您請安的呀!翠兒給主子做了兩雙新鞋,還給太後帶來了十二壇子糟鵝掌。我們是給老主子祝壽的呀!”

雍正笑著問他:“如今實行了養廉銀子,你們還是那麼窮嗎?”他邊問邊向前走,突然,李衛不見了,卻見方苞、張廷玉、馬齊都在這里。還有年羹堯不知怎麼的也跑出來了,卻躲在宮門口那石獅子後頭,似乎是不敢出來。雍正看見他就有氣,怒喝一聲道:“你,你居然還有臉來見朕!”

年羹堯卻滿臉帶笑地走了出來說:“主子呀,我哪能作那些事呢?我敢指天發誓,想要造反的事,我根本就不知道。不信,您叫隆科多來和我對質!”

雍正沒有答理他,卻急急忙忙地向前趕著,好像是怕十四弟會趕到前邊說自己的壞話。走了幾步,他忽然又回過頭來對年羹堯說:“你不造反,該殺時朕也要殺;就是你造了反,朕也可恕你無罪!”

就在這時,突然,老太後烏雅氏拄著拐杖出來了。老太監李德全和允禵兩人,一邊一個地攙著她。而老太後也顫顫巍巍地站在那里注視著自己,什麼話也不問不說。

雍正見太後的臉色很不好看,料想她一定是聽了誰的挑唆。他深深後悔,為什麼剛才沒能趕上允祉三哥哪!他急忙上前向母後請安,並說道:“母親安心頤養鳳體,兒子雖然不肖,但絕對沒有對母親不孝不敬之心,請母後不要輕信別人的謠言。”

太後望著遠處笑了笑說:“誰說你不敬不孝來著?那是隆科多使的壞水,也是他把‘傳位十四子’改成了‘傳位于四子’的,這不干你什麼事。”

可大後的話剛一出口,就聽旁邊圍著的人齊聲高呼:“噢!傳位十四子了,傳位十四子了!”刹時間,所有的人全都又變成了牛鬼蛇神,妖魔精怪,連年羹堯也伸著長長的舌頭,尖聲怪叫著撲了上來:“你既然能夠篡位,我為什麼就不能?!”雍正驚得一直在倒退著,可是,還是擺脫不了他們的糾纏。猛回頭,又見那唱戲的葛世昌也撲上來叫著:“你冤殺了我,冤殺了我呀……你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雍正嚇得失聲大叫:“張五哥,德楞泰!你們在哪里,你們為什麼不來保駕呢?侍衛們都哪里去了,快來人哪,快來保駕啊……打,狠狠地打!都給我打了出去……”

突然,雍正聽到了兒子弘曆的聲音,只聽他在身旁叫著:“皇上,您醒醒,阿瑪,您快醒醒啊。您不要驚慌,是兒臣弘曆在您身邊保駕哪!哦,阿瑪,您終于醒過來了。”

雍正驀然驚醒過來,睜開眼睛一看,只見窗外日影西斜,宮闕明亮得刺目生輝。殿門口,張五哥和德楞泰仗劍挺胸而立,護持著這宮殿;殿內外間,幾個小太監垂手侍立,高無庸也正在為皇上研墨。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安詳,一切也還都是原來的神聖莊嚴。回頭再看,兒子弘曆緊緊握著自己的手,正在直盯盯地瞧著他心愛的老阿瑪……哦,原來剛才發生的一切,竟然是南柯一夢!

弘曆見雍正醒了過來,邊拭淚水邊笑地說:“阿瑪,您剛才睡著時被夢魔著了。兒子看您睡得太難受,真替您擔心哪!禦醫們剛剛也過來替你把了脈,他們說萬萬沒有什麼大事的,兒臣這才放了心。您現在什麼也不要想,什麼也都別說,只是安心靜養一會兒,就會大安的。”

雍正說:“唉,什麼都不是,是朕今日錯殺了那個葛世昌,才惹出這場噩夢的。葛世昌並沒有死罪,朕怎麼就會在一怒之間殺了他呢?都怪朕自己不好,朕這些日子來,精神繃得太緊了。朕殺錯了人,又怎麼能怪他不來作祟呢?可朕要警戒太監們,除了讓他們見見血,還能有別的法子嗎?”

弘曆替皇上去掉了頭上的毛巾,摸了一下,他的頭並沒有發熱,便問道:“父皇,您還要毛巾嗎?”

雍正搖了搖頭。弘曆小心翼翼地說:“父皇不要為那戲子擔憂,您殺他是完全應該的。這事如果放在聖祖爺手里,就不單是殺他的事了,那是要顯戮的!別說父皇沒有殺錯,即令是有個上下差錯的,難道自古以來,凡是被屈殺了的臣子,都要來找原來的主子討命嗎?那還成什麼世界?阿瑪呀,兒臣憋了好多天了。一直想對您說說心里話,可又怕您不想聽。您這全是累的呀,您求治之心太切了!咱們雍正朝的天下還長著呢,您就不能稍稍緩著點兒嗎?緩一點,您就不至于累成這個模樣了。古語說:“一張一弛文武之道,父皇,您為什麼不肯保重自己呢……”弘曆說著時,早已是淚水盈眶了。

雍正激動之下,差一點就說出“你是皇儲”這句話來。他略微思忖了一下說:“你不要自疑。在你們三兄弟之間,你的人品和學問都是最好的。孝父敬友愛人,也都能掌握尺度,朕就是再挑剔,除了你剛才說的‘從緩’二字外,別的也找不出你的毛病了。聖祖晚年,‘弛’得過多了些,所以,朕就不得不在‘張’字上頭作文章。政務,你已經熟了,現在朕要讓你再去管兵部和戶部。你應該知道,當初朕手里如果沒有兵,這天下早就完了。”雍正說這話時,他的手一直撫摸著弘曆的手心和手背,他神情憂傷,心事沉重地說:“朕現在覺得……恍惚迷離……好像一閉眼就能看見鬼神似的……這是不祥之兆,你心里得先有個數……”

弘曆一聽這話,心里說不出是悲還是喜。這時,一個小太監手捧藥碗走了進來。弘曆忙接過來喝了一口說:“朱砂稍重了些。下一劑要減二分朱砂,添二分天麻。甘草也要稍加一些——請皇上用藥。”見雍正點頭答應,他走上前去,托起雍正的頭來靠在大迎枕上,一匙一匙地喂藥。房子里靜極了,喬引娣就在這時走了進來,她身後還跟著別的幾個宮女。她們瞧見是寶親王在親自給皇上喂藥,都蹲了一福閃身退到一邊。雍正卻突然睜開眼睛問:“三阿哥呢?他怎麼不來?”

引娣見雍正容顏憔悴,才幾個時辰哪,就好像老了十歲似的。她眼圈一紅,竟然流下淚來:“回皇上,三爺去了韻松軒,他說要照常辦差……萬歲爺,您這是怎麼了?”

雍正被她哭得眼睛一亮,籲了口氣說:“膚還是回暢春園吧,這里太熱了。你們何必要來口奔跑呢……”

引娣見他如此溫情,更覺得傷感,便說:“皇上,既然園子里和宮里都不清靜,是不是讓什麼給克住了。那個賈士芳就在外邊等著,他是個有道的法師,主子召他進來作法,恐怕就好了。”

弘曆看見雍正點了頭,他卻不想和這些黃冠道士們打交道,便說:“阿瑪,既然賈道長來了,您這里又有了人,兒子想到戶部去看一下。兒臣出去時,就順便把賈道長請進來。等宮門下鑰前,兒子再回來給皇阿瑪請安。”

“你放心地走吧……辦你的正經事要緊……今晚也不要再進來了。”

弘曆剛出去不久,那個賈士芳就由弘晝帶著進來了。弘晝領著他在雍正床邊行了禮,笑著說:“父皇,我十三叔已經恢複如初了,這賈某人也真有點手段。”

雍正睜開眼看了一下賈士芳說:“道長,朕今日如見鬼魅……你快來瞧瞧,這官里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賈士芳四處漫撤了一眼說:“建這座宮時,不知請了多少喇嘛高僧、星術羽士來看過,他們中本領最不濟的,也和賈某不相上下。所以,這宮本身是絕對沒有毛病的。剛才五爺向貧道說了葛世昌的事,入宮時我就在到處留心了,果然有他的陰魂在游弋,但他卻沒有敢作祟。宮門前把守的衛士,就是他不可逾越的鐵門神。皇上驚夢入懷的事,也就是因為他才出現的。”

雍正應了一聲,他想起剛才那些混亂而又可怕的夢境,不禁雙手合十說道:“那麼,就請道長在禦花園里辦個道場,清淨一下這宮里吧……”

賈士芳像是正在思考,對雍正的話沒有答言。

雍正又說道:“道長,你看,朕的大限是不是……”

賈士芳笑了:“皇上,《燒餅歌》里有這麼幾句說:‘螺角倒吹也無聲,點化佳人絲自分。泥雞啼叫空無口,一上當年心在真’,這話說的就是本朝。天定之數,雖不可褻,但我觀皇上紫氣蒸蔚,日未中天,您的壽祚正長呢,您只管放心吧!”

從賈士芳進了大殿,雍正就自覺精神明顯地好轉,又聽他這麼一說,更是抖擻,便坐直了身子問:“朕的病如此纏人,它為什麼不退了呢?”

賈士芳看著窗外,又回過頭來看看殿門口說:“凡食五谷者,誰能沒有病厄之苦?皇上日理萬機,勞心最重,二豎自然就會為害。但今天這情景卻絕非尋常小災小病,這是有大神通的人在作法危害您!”

“什麼?”

“有人在暗算您。”

“誰?”

賈士芳搖搖頭說:“不知道。我見有股怪氣貫空而入,所以才這麼斷言。萬歲想驗證一下嗎?”見雍正點了頭,便說,“皇上,貧道的真氣現在正護著您,待貧道一出門,您就會覺得不一樣了。”說著便朝門外走了過去。

雍正開始時還有些好笑,可笑著笑著,他的臉色變了,覺得心頭猛地一沉。賈士芳每往外走一步,那金磚被踏出來的聲音,就如空谷傳音一樣,咚,咚,咚,咚地傳向他的心頭,使得他頭暈目眩,難以把持。等賈士芳走出殿門後,雍正已是臉色蠟黃,目光呆滯了。喬引娣和高無庸見此情景,連忙奔了過來攙扶住他。這里的太監宮女們一擁上前,把皇上架到榻上躺好,遞水、墊腰地忙個不停。因為皇上沒有發話,所以他們盡管忙得手腳不停,卻不敢出聲叫道士回來。一直等到雍正自己暈得眼前發黑,實在支持不住了,他才有氣無力地說:“快,快叫賈仙長回……回來。”

說來也真是怪,賈士芳進了殿門,向雍正一揖,皇上便立刻覺得神氣清爽。他漲紅了臉,咬著牙發狠地說:“這是哪個賊子,與朕有這麼大的仇恨?他竟敢無君蔑上,以致于此!這……這可怎麼辦呢?”

賈士芳目不轉睛地盯著窗外說:“啊,原來是個番僧!”雍正也跟著朝外看時,只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陰了天,濃重的云中黑霧翻攪,如煙如霆,壓在死氣沉沉的紫禁城頭上。雍正一回頭,見賈士芳從懷里掏出了黃裱紙,忙問:“怎麼?你要行法?不要在這殿里,傳了出去不好。你就守在朕跟前,叫太監們到禦花園里搭法台去。”

“皇上,我從不上法台行法。我以濟世救人為本,哪用得著這些玄虛?”說這話時,賈士芳臉上毫無表情,“我不過是要燒一道符裱,問它一問罷了,何足為奇?再說,我還要到民間去呢,怎能總留在宮里?”他說著時,一晃火折子,就把那道裱紙燃著了。

這本是一張看來極其普通的黃裱紙,一下子就會燃盡的。可怪的是,裱紙雖然燒著了,那火苗也大得異常,一會兒紫紅,一會兒又成了幽藍,它飄飄悠悠,似明似滅,突然,“撲”地一聲,好像被誰用大力吹了一口似的,剛燒了一半就滅了。

賈士芳勃然大怒:“好啊,你這個孽僧,難道你們密宗就這麼了不起嗎?今天我讓你瞧瞧厲害!”他轉過身去對雍正一躬說:“皇上,您是真命天子,法大不能制道,無論如何,他絕對傷不了你的。貧道也是有好生之德的人,不願意欺他過甚,想把他趕走也就是了。但這個密宗大喇嘛也太不自量了,請皇上准貧道為您除去妖孽,以正天規!”他看了一下殿中諸人,又指著喬引娣說:“除了這個女人外,其余陰人一概退了出去。皇上,貧道要借您的一身正氣,在這里興法除害!”

上篇:隆科多囹圄訴心曲 葛世昌妄言死無常     下篇:黑番僧作祟遭天譴 曠師爺王府薦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