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戀舊情雍正幸引娣 慰小妾允祉違聖旨  
   
戀舊情雍正幸引娣 慰小妾允祉違聖旨

喬引娣忙放下了吃了一半的飯,快步趕到澹甯居來。見皇上正半躺半靠地歪在大迎枕上,她蹲了個福說:“奴婢今晚來侍候主子……十三爺那麼好的人,怎麼說去就去了呢?唉,人總有這一天的,主子就是再傷心也沒有用了。您天不明就起床做事,哪能不乏呢?來,奴婢先給您燙燙腳,您再稍用點膳,精神就會好起來的。”她一邊說著,一邊就端了銅盆來,兌好了水,把雍正的腳放在盆里,小心地搓洗著。雍正早順從地坐了起來,任由她那兩只柔嫩的小手揉搓著。喬引娣又叫高無庸給皇上做了一碗姜醋面片兒來說:“主子,您大概沒吃過這樣的膳,好吃著哪!這叫面片湯,我們老家的人全都會做的。傳說從前有個懶漢,到土地廟里去禱告說:‘大小有點兒病,別叫送了命;姜醋面片兒,喝個半月兒……’”

她還沒有說完,雍正就“撲哧”一下笑了。引娣卻還在繼續說著:“恰好這天有個叫化子,在土地爺神像後邊睡覺,他聽了就說:‘得病就死’!嚇得那懶漢一溜煙地跑了……”

雍正說:“看來,朕也要變成懶漢,喝上半個月的面片湯了!”

“主子,您哪會是懶漢呢?誰不知道,您是天下最忙的人啊!”她用干毛巾擦著雍正的腳說,“奴婢這是看您不高興,才想起來給您說個笑話的。”

“唉,實在是難為你了。你要是想念十四爺,還可以再去走本”

引娣臉一紅:“我,不想去了……”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覺得你們想的和奴婢全不一樣,也許這都是命吧。”

高無庸進來稟道:“皇上,王爺和大臣們問安來了。”

雍正看了引娣一眼:“叫進來吧。”

今天因為皇上吐了血,所以凡是能來的人,全都來了。雍正皺了一下眉頭說:“賈道長是方外之人,不必在這里陪著。小弟弟,你還小,也不要在這里熬夜了。高無庸,去弄輛轎子來,送你二十四爺回府去。”

允祉是正在自己府里吃酒時,得到允祥去世的消息而且被傳進來見皇帝的。他言不由衷地說:“唉,正好好的呢,怎麼他說去就去了?”

弘時心里有鬼,此時也在說著敷衍的話:“若論十三叔這病糾纏了也好幾年了,只是兒臣想不到會這麼快。”說著,他還抹了抹眼淚。

弘曆卻說:“阿瑪一吐血,可把兒臣嚇壞了。大家誰都知道您和十三叔的情份,可您也得節哀應變哪,十三叔的後事,兒子們多操點心,絕不能讓阿瑪再傷神了。”

只有弘晝卻又是一種說法:“十三叔之歿,確實是令人痛心疾首,也讓兒子生出了欣羨之心。前幾天,兒子去給十三叔請安時,聽說,他還有一件心願未了,兒子覺得這是最要緊的。”

弘晝聽著他的話,忽然想起他自己裝死的事,不出聲的笑了,卻又忙轉過臉來裝做擦眼淚。可偏偏讓雍正看到了,不禁生出了厭惡之情。他問弘晝:“你十三叔有什麼心願?”

弘晝磕了個頭說:“那還是雍正四年的事。當時京師大水,十三叔去查看河道。十三叔當時就說,他一定要辦好這件事。兒子當時曾勸他不要太勞神,等病好了再說。十三叔卻說:‘恐怕沒有那一天了’。如今他不幸而言中,這就是他的一大心願。”

雍正聽到這里,禁不住五內俱焚。他對張廷玉說:“廷玉,老十三既然這樣說了,我們就隨了他這個心願吧!”

張廷玉忙答道:“是,這事明天臣就下令辦理。臣覺得俞鴻圖是個能干的官員,就把這差使交給他辦好了。”

下邊,他們又議著給允祥封號的事。雍正的意思是用:忠敬誠直勤慎廉明。他說:“允祥先就封了賢親王,再加上這個諡號,是沒有一字虛言的。”

允祉在一旁卻吃起醋來,因為允祥加了雙親王俸後,一年就比允祉多拿了兩萬多銀子,他能服氣嗎?便站出來說:“祥弟有這樣的考語,也可含笑九泉了。既有‘忠敬誠直’,又有‘勤慎明賢’,皇上想得好!”

雍正一聽就知道,他這是故意把那個“廉”字去掉的。他又在雞蛋里頭挑骨頭了:“其實,朕的這些考語中,最重要的是一個‘廉’字!”他瞟了允祉一眼說,“諸皇子中,他是唯一的一個沒有置莊子的。當年,先帝分封諸王時,各得二十三萬,三哥你是三十萬,而允祥卻只要了十三萬。他說,‘三哥家人口多,還要養活一班子人來編書,我用不了那麼多銀子’。他這一生中救濟過多少人,大概你們也都不會忘記吧。朝廷上下,還有人能和祥弟並肩的嗎?”一席話,把允祉說了個臉紅脖子粗。雍正下令逐客了,“你們都跪安吧!三哥,主持喪事非你莫屬。明天叫禮部的人來,擬定允祥喪事的細節好了。”

天已經很晚了,空落落的大殿里,只留下雍正和少數幾個太監宮女。雍正躺在燒得暖烘烘的大炕上,意馬心猿,魂不守舍。在這里陪伴他的就只有喬引娣和另外兩個宮女。雍正撫著腦門子說:“唉,朕今天是怎麼了?做什麼都做不下去……秀菊和彩霞過來給朕捶捶腰腿,引娣,你也別那樣老站著,過來陪朕說說話不行嗎?”

引娣點著了安息香,往茶吊子里續了水,就坐到了熏籠上。她說:“皇上啊,奴婢小時候就愛看戲,哪知道當皇帝還這樣難。這不和大戶人家那些老爺子是一個模樣嗎?”

“哦?你們說說,這皇帝該是怎麼個當法?”

彩霞最是嘴快,她說:“咳,那不是想吃什麼就有什麼,想怎麼化銀子就可著勁兒地化。白天把大臣們叫過來,說聲‘有事出班奏來,無事卷簾退朝’!人都散了,皇上就可著意兒地玩吧!”

喬引娣笑著斥道:“你胡說些什麼,皇上聽了還能睡得著嗎?皇上,您淨挑那些沒意思的事想,想著,想著,您就可以睡著了……”

雍正合上了眼,真是這樣做了。忽然,他看到小福正綁在老柿樹下被火烤著。他一急之下,惱怒地喝斥:“朕已是天子了,你們還敢這樣欺負人?五哥,你快來救下她!”

引娣睡覺最是輕,她一下子就醒了過來,看大鍾時,正是丑末時分。她看看四周,彩霞等人全都睡著了。她輕輕下地來到雍正身邊說:“皇上,剛才是您在叫張五哥嗎?”

雍正已醒得毫無睡意,燈下看引娣時,只見她粉瑩瑩的鵝蛋臉上,水杏般的兩只大眼猶如秋波樣的明淨,懸膽膩脂的鼻子下,一張小口笑靨生暈,活脫脫就是小福重生。他一把把她拉住就往自己的懷里拽,小聲說:“來,過來,到朕身邊來坐……”

“別!”引娣剛叫了一聲又捂住了嘴,輕輕地說:“皇上,您好好睡吧,有話明天再說……”

“怎麼,你討厭朕?”

“不……”

“朕不是個好皇帝?”

“您是的……”

雍正用力拉著引娣,讓她順著自己的手向身下滑去……引娣羞紅了臉,小聲地說:“別……這不好……”她想奪出身去,可哪能奪得動。雍正一翻身就壓在她的身上,就勢又扯下了她的小衣,笑著說:“這有什麼不好,無非是你和十四弟有過那事。其實,我們滿人根本就不在乎……”說著,他的手也伸向引娣的小腹,喘籲籲地說:“朕三個月都不曾翻過什麼人的牌子了,朕心里想的就是你呀……”引娣既不敢喊叫,也不敢掙紮,還怕驚醒了彩霞她們,全身上下,早已是香汗淋漓。她被雍正壓得久了,也揉搓得時間長了,自己也不覺有點動情動欲。她歎息一聲說:“這是我的命,就由了您吧……”

雍正卻不容她再說話,在她的臉上,眼上,脖子上和乳頭上狂吻著,又吮吸著她的小口和舌頭……引娣開始時,還有點半推半就,可在這狂熱的愛撫和親吻下,她也把雍正皇帝緊緊地抱住,一種即使是十四爺在她身上時也從未有過的快感,迅速地傳遍全身。她癱倒在雍正身下,一動也不動,還發出了輕輕的呻吟……

雍正在夢中想過多少次,又在心底積蘊了很長時間的欲望,終于得到了滿足。那個從前的小福,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懷抱。

引娣興奮之余,伏在雍正懷里哭泣著說:“我,我是個下賤的女人,早已是一文不值了……我只請皇上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吧,朕能給的全都給你。”

“請皇上不要再難為十四爺,您已經對不起他了……”

雍正沉吟了一下說:“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朕就再放他一馬。叫他的福晉和家人們,都進去侍候吧。”

就在雍正隨了他心願的那一刻,十三爺府里卻是哭聲震天動地。當弘時兄弟三人把允祥的遺體運回到府中時,狂風亂雪正彌漫在京華上空。允祥的府邸不能和其它王府相比,這里只有百十個家丁。人本來就少得可憐,再加上他一生沒有娶福晉,而只有兩個側福晉。她們從來沒經過大事,現在就更是沒了主意。兒子弘曉只哭得天昏地暗,什麼事都想不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多虧了李衛,他什麼事不明白,什麼路子趟不開?于是他把自己帶的戈什哈叫到跟前吩咐說:“我這兒已寫好了名字,你們照著這單子去給我知會人,請大家都來幫忙。就說我李衛有話,不管他們家里起火冒煙還是房倒屋塌,誰要說一聲推辭,就是嫌雪大,那我們的情份也就完了!”

轉過身去,他又把允祥的管家叫了來囑咐道:“別這樣慢慢騰騰的,像個出喪的樣子嗎?再誤幾個時辰,拜祭你們爺的人都來了,你們連孝帽子都戴不上。快,你親自去,把府中的白紙、白幔、白尺頭和絹紗,全都找出來,照我說的辦!”

他又向弘時、弘曉磕了個頭說:“三爺四爺五爺七爺!請各位到靈前給十三爺磕個頭,然後就請七爺陪著貴客們守在靈棚子里。別的你們什麼都不要管,全交給奴才吧。”

這幾位爺一齊來到靈堂跪好,只聽李衛一聲令下:“舉哀!”便伏在地上號啕大哭起來。李衛略哭了一陣,又起身說:“爺們請起,到靈棚里坐著吧。小事兒奴才自能處置,大事兒奴才會來請示爺們的。”

不大一會兒,該來的人全都到了,可就是誠老親王沒到。那去叫人的回說:“小的去了三王爺府,可管家出來說,誠老親王正在府里賞月吃酒,今天是一定不會來了。”

李衛和弘曆等人聽了都不覺一愣,允祉是受了皇命來主持允祥的喪事的呀,皇上下這聖旨時,他們都聽得真真切切,他怎麼能在這時候吃酒賞月呢?再說,弟弟新喪,剛剛易簀,當哥哥的能這樣無動于衷嗎?

第二天一早,一陣鞭炮聲響起,李衛急匆匆地嗆咳著進來說:“請爺們起駕,禮部尤明堂他們抬著萬歲爺親提的諡號神主牌位來了,爺們得出去迎一迎。”

鼓樂聲近了,只見四名太監抬著禦賜龍亭龕子走了進來,莊親王允祿和張廷玉、方苞、鄂爾泰等人亦步亦趨地來到靈前跪下叩頭行禮。靈牌上是雍正剛剛親自寫好的,十分精神鮮亮。樂聲中允祿走到大家跟前說:“禮成!都起來吧,地下濕氣太大,別傷了身子。嗯,老三還真能耐,一夜的功夫,能辦到這份兒上,也不枉他和允祥兄弟一場。”

弘晝不管不顧地說:“十六叔,您說的是什麼呀?您知不知道,三伯伯一夜都沒來?這里的事全是李衛辦好的,三伯伯只怕還正宿酒未醒呢。哼,這還是親兄弟,要是別人該怎麼樣呢?”

允祉確實是昨天說好了要來的,可他忘記了,昨天正是他的四側福晉的生日,他本想回家去打個招呼就來,可那個四側福晉正在青春年華,生得十分漂亮,又最是得寵。她鬧著不讓允祉來,允祉能不答應嗎?哪知酒一進口,他就再也當不了自己的家了。

就在他們議論之時,允祉帶著人來了,還抬來了一口彩棺。他面有愧色地在允祥靈位前禱告一番,又親手揭掉了原來蓋在允祥棺木上的油布,雙手抱著走出了靈堂。恰在這時,高無庸一腳踏進門里,高叫一聲:“聖駕到!”

兩邊廊下丹陛之樂大作,雍正看了一眼允祉,便走到靈前,親自給長明燈添了油,拈著香行了三鞠躬,把香插好,這才退到一邊。尤明堂親自讀了祭文,雍正聽得十分專注,也十分肅穆。允祉是今天的大主持,可是,他此時卻心不在焉,等祭文讀完了,他還沒怔過神來。允祿急了,忙替他叫了一聲:“點神主!”可允祉幾乎是同時也大喊一聲:“舉哀!”

雍正見他們二人號令不一,馬上就想發作,卻又忍住了。此時,高無庸從弘曉手中接過牌位來,捧到雍正面前,他莊嚴地在那個“神王”之上,用朱筆點上了一個“點”。這時候,允祿和允祉都怕再喊錯,誰都不言聲了。尤明堂見勢不妙,連忙喊了聲:“舉哀!”眾人便一齊哭了起來。這場本該十分莊重的喪禮,辦得如此窩囊,人們都覺得實在是出乎意料。到了裝殮入棺時,雍正走上前去,把一床陀羅經被搭在允祥遺體上。至此,全部儀式完成,允祉的心才放了下來。但他卻無論如何,也調動不起來對這位弟弟的悲痛之情。正好在他一錯眼的功夫,弘曉撲到棺木上,痛哭哀號,他那戴著扳指的手,打得棺木叭叭作響。允祉突然想到李漢三說的那個“痔瘡”的笑話,竟“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張廷玉見此情景,小聲地說:“誠親王爺,您要是有心攪和,不如干脆回去。”

允祿氣得臉色發青說:“三哥,你不覺得太不像話了嗎?你這樣沒有人倫,給我站得遠點!”

允祉直到這時,才知道自己已經犯了眾怒,他後退一步說:“我……我怎麼了,我招誰惹誰了?”

雍正回過頭來低聲吼道。“你招惹了十三弟的在天之靈!別人都在哭,可你卻在笑。朕親耳所聽,親眼所見,你一夜不睡,就會昏成這個樣子嗎”

允祉自己也嚇壞了,他撲到允祥的靈前說:“十三弟,你是見證,你知道我的心……”

允祿卻在一旁冷冷地說:“三哥,你別再裝模作樣了。皇上大概還不知道,三哥因為昨夜陪他的小老婆過生日,根本就沒到這里來!我想,你難逃這‘違旨欺君’四個字!”

雍正氣得怒火中燒地說:“好啊老三,想不到你竟是這樣的欺君辱弟的偽君子!快給朕滾了回去,別讓大家看著你惡心!”

上篇:雍正帝震怒興大獄 十三爺留言除內奸     下篇:孫嘉淦榮任都禦史 高其倬坐堂審結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