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脂粉地妖孽難逃命 禦園中聖主驚失魂  
   
脂粉地妖孽難逃命 禦園中聖主驚失魂

第二天一早,岳鍾麒就帶著特磊來到了暢春園。旨意下來,說要讓他自己先見見皇上,然後再傳見特磊。特磊一聽這話,連忙跪了下來,伏身在地靜待皇上的召見。岳鍾麒進來後,向上一看,果然,皇上禦體安康,說話也比從前底氣壯了些。岳鍾麒就將特磊前來的情形,詳細地報告了皇上。雍正笑著說:“以德服人,才能使外臣口眼而心服。高無庸,傳那特磊來見朕吧。”

湊著這個功夫,雍正高興地對岳鍾麒說:“近大半年來,外國使臣紛紛前來朝貢,朕覺得真是風光得很哪!你在外辛苦帶兵,實在是不容易。朕今天要賞你兩樣稀罕物,讓你開開眼。法蘭西貢來的二十支雙簡鑲金鳥銃,賞你六支;還有日本國進貢的倭刀,鋼火也很好,賞你二十把。你回頭到寶親王那里領好了。”

弘曆笑著說:“岳大將軍,你真是好大的面子呀。我才得了兩支火槍,李衛也才得了一支。皇上對你確實是另眼看待,我們都要忌妒你了。”

岳鍾麒叩頭謝恩說:“這是主子的恩典。不過,奴才想把皇上恩賜,用來依功行賞。斬敵上將一名者,賞鳥銑一支;擒敵千夫長一名的,賞倭刀一把。皇上以為如何?”

李衛湊著這熱鬧說:“岳大將軍這法子好。如此奴才也厚著臉皮,斗膽向主子請求再賞兩把倭刀。像吳瞎子這樣的人,一心為朝廷辦事,又不要俸祿的人,賞他一把倭刀,他一定會興奮不已哪!”雍正便也笑著答應了。

高無庸已去了好大半天了,特磊卻還沒有來到。雍正剛要發問,就見高無庸進來稟報說:“主子,這個特磊還且得等一會兒才能來到。他說,他這是要替他的主人來求皇上恕罪的。所以,他是一步一跪,一跪一叩首地在走著呢。”說著時,他又拿出一個燒餅大的金餅子來說,“這也是他給奴才的,他說想求大皇帝對他格外開恩。”

雍正笑了:“哦,既是他給的,你主子知道了,你就收下來吧。”他為特磊的這個舉動激動得臉上放光,“特磊如此知禮,事情就大有希望。鍾麒,你和李衛都可以退下去了。既然你回到了北京,索性就松弛兩天,好好休息一下。朕已下旨給睿親王多爾袞的案子平反昭雪,連鼇拜的子孫也恢複了原來的世職。不管是誰,只要他肯向化,朕就照樣信任,照樣給他官做。好了,你們去吧,特磊由朕親自對付。”

走到外面,聽岳鍾麒說他要回驛館。李衛就笑了:“你回去還能干嘛?我正要辦一件要差,想借你一點威風呢!走吧,我領你去一個你從來都沒有見識過的地方。”

岳鍾麒經不起他活纏活纏的,只好答應了。他邊走邊說:“我聽人說,你小子病得六死八活的,怎麼還這樣有精神呢?”

“咳!那都是他們在咒我早點兒死哪!不過,我這身子,還真多虧了那個賈仙長。他說我不要緊,這不,我就又活過來了。”

二人正往前走,突然看到前邊過來一乘小轎,旁邊還跟著四個順天府的差役。李衛立刻就跳下馬來,快步上前扯住了轎子:“老賈,***你這個賊道士,你給我滾出來!”

賈士芳下了轎子,被李衛一把扯住說:“來,我給你引見一下,這位就是聲名顯赫的岳大將軍。老岳,你不知道,這道士如今在萬歲爺跟前面子大著哪!可你瞧,他還裝窮,坐這種二人抬的小轎。”賈士芳忙向岳鍾麒打了個稽首:“貧道有禮了。”李衛接著剛才的話頭說,“你今天哪兒也不要去,皇上正在接見外臣,你去也是沒事,就跟著我好了。你們看,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將軍,一個砍不掉腦袋的雜毛老道,再加上我這個餓不死的叫化子,咱們三個出去玩玩,豈不是很好嗎?岳大將軍,你不知道,這老賈的能耐大著哪。上次張五哥要試試他的功夫,連著砍了他三刀,竟然連個紅印兒都沒起。”他說著拉著,也不由他們兩人分說,就帶著他們來到了南市。這里是北京城里耍把式和各種玩藝的地方,賣什麼的都有。李衛一邊轉悠,一邊胡亂買東西。桂花糖,云片糕,蟈蟈籠子,冰糖胡蘆……簡直是見什麼買什麼。一會兒的功夫,他懷里全揣滿了。又把這些東西,交給岳鍾麒和賈士芳替他拿著,弄得這二人真是哭不得也笑不得。正向前走著間,突然又碰上了弘晝五爺。李衛死乞白賴地說:“五爺,奴才想誰就有誰!這不,我還給您府上的小主子買了玩藝兒哪!今兒個算我們運氣好,碰上了您這位會玩兒的主子。走吧五爺,帶我們去慶云堂開開洋葷行嗎?”

弘晝說:“我不是不想帶著你們,怕的是你們嘴不嚴,讓人說了出去,我就得立馬兒寫折子謝罪。再說,老賈是出家人,萬一因此破了戒,往後,他的狗皮膏藥就賣不成了。”

賈士芳一聽這話,就知道他們要去的地方准不是好去處。便笑著說:“我無欲,欲何能誘我?貧道如果沒有大定力,大神會,焉能修到這一步。其實道家門里,也有采陰補陽之說的,我走的不是那條路罷了。”

就這樣,李衛作好作歹,弘晝大包大攬,岳鍾麒視而不見,賈仙長也就跟著他們走進了北京城有名的“慶云堂”這座高等妓院。說它是“高等”,因為這里確實不同一般。它完全沒有平常“堂子”那些個俗不可耐的一套,呈現在人們面前的,簡直是瓊樓玉字似的輝煌,和王府繡閣樣的玲瓏。單是那令人眼花迷亂的朦朧,那使人心醉神癡的濃香,就足讓人想人非非了。弘晝邊走邊誇贊說:“瞧好了,這可是專門接待王公貴人的地方。在這里你們享受到的,是一等一的服侍,天下僅有的樂趣。”正說著間,忽然眼前一亮,走來一位年紀不到三十的貴婦人。弘晝笑著說:“我是五爺,這位就是五嫂了。”眾人抬眼瞧時,只見她果然不同尋常:淡施粉黛,輕描娥眉,相貌端莊,舉止嫻雅,絲毫沒有妓館老鴇的神態。她款款走上前來,叫一聲:“五爺,您來了。眾位大人們好!”說著福了一福,站在了五爺的身邊。

就這麼兩步走,就這麼輕輕地一開口,假如你沒有定力就一定受不了。弘晝笑著向她說:“我今天帶來了幾位朋友,想見識一下你這里的絕活兒。怎麼樣?能讓他們開開眼界,看看你那東洋景和西洋景嗎?”

五娘的臉紅了,她羞羞答答地說:“啊,五爺,你最喜歡的幾位,都在後邊排戲呢,這里只有小五子和小六子她們倆。我叫她們先過來唱個曲兒,替爺們解解悶兒。不知爺們想瞧東洋景還是西洋景?”

弘晝笑著說:“你別問他們,都是些個土佬兒,知道什麼?就先來一次東洋的吧,要是他們還看不過癮,那就再來西洋的。”

三個人聽他說得這麼蠍虎,早就成了傻子了。只好亦步亦趨地跟著往里走,來到了一處奇妙的地方。仔細一看,原來是座轉角樓。他們坐的地方在樓上,而表演者則是在樓下不露天的大廳里。從樓欄杆往下看,只見燭光閃爍,紗幔低垂,似清晰又似模糊。歌聲一起,六對少男少女翩翩起舞。那美妙無比的歌聲,那奇異迷幻的舞姿,吸引著他們貪婪的眼神。突然,那正在舞著的六對男女,變換了隊形,也變換了姿態。他們成雙成對地抱在了一起,作著各種親呢的動作。一會兒是互相狂吻,一會兒又抱著在地上翻來滾去。漸漸地,他們似乎是欲火難熬了,便一件件地脫下了本來就薄如蟬翼的衣服。然後,又緊緊地摟抱在一起,作著各不相同的交合動作。樓上看“景”的人,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些赤身的少年男女。只見他們有的是單獨成對地交合;有的是兩對相互交叉著難分難解;有的是女的在上邊而男的卻仰臥著;而有的卻是在顛倒互抱,用舌頭舐著對方下身流出來的穢物;最使人覺得驚奇的,竟有兩對男女,死死地糾纏在一起。他們既用手淫,又用口淫,還夾雜著許多新奇的動作,使上邊看著的人們大飽了眼福。

在這些人們意想不到的交合中,不僅動作,還發出陣陣心滿意足的喊聲和呻吟,讓“看客”們覺得無力自持。不但弘晝和岳鍾麒在癡癡地看著,就連自稱法力和定力無邊的賈士芳,也似乎是動了情欲,伸長了脖子瞧著這奇景。他的胸部起伏不定,喘出來的氣息也越來越粗,還瞪大了眼睛,在吞咽著自己的饞涎。李衛看准了這絕好的機會,突然從岳鍾麒腰間抽出了他的佩劍,悄悄走到賈士芳身後,趁他還沉浸在無邊激情之時,劍光一閃,“嚓”地一下,便砍掉了他的腦袋。殷紅的熱血竄出了一丈多遠,那頭顱卻被拋在樓下正在作歡的男女之間。

岳鍾麒怎麼也不會想到,這位兩江總督竟是要借他的膽氣殺人!那五娘更是被驚得身軟心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弘晝卻從懷里掏出了一張五千兩的銀票說:“你不要害怕,這不關你的事。只是要煩勞你把這里收拾好了,再安慰一下那幾個孩子吧。”

李衛也笑著說:“實在是對不起得很,汙了你們的寶地。冤有頭,債有主,我做的事情,自由我一人承擔。今天我先給你們這門口披紅掛彩,他賈士芳要想找人報仇,就讓他來尋我李衛好了。請五爺和岳大將軍且在這里安坐,奴才這就回宮交旨去了。”說完他就匆匆地走了。

眼見得這座香豔濃郁的花樓,眨眼間遍地全是血跡。弘晝和岳鍾麒兩人哪還有心思在這里喝茶,他們也都告辭去了。弘晝在路上趕上了李衛,對他說:“你自己先去交旨吧,我要先回家一趟,給老賈准備個水陸道場,發送他一下,防著他出來作祟。”

李衛來到澹甯居時,見朱軾和孫嘉淦都在這里。只聽朱軾說:“河南原就沒有總督衙門,是為了給田文鏡立威,才專門設了的。現在田文鏡出缺,這個衙門似乎就沒有必要保留了。”

孫嘉淦悄聲告訴李衛說:“知道嗎?田文鏡死在任上了。”

季衛早就知道這事兒了,也聽說田文鏡死後,開封府鞭炮震天,人們都在慶祝。可他卻不敢說出來,只是裝作沒聽見。

此時,就聽皇上說:“王士俊在安徽辦理淮河事宜,干得很好嘛!叫他接任河南總督有何不可?況且,恰在這時撤去河南總督府,顯然它就是專為田某人而設的了。這不大好,還是暫時留著這個總督衙門吧。為了辦理西邊的軍務,它也是有用的嘛。”雍正的語氣像是十分平靜,“田文鏡的晚年,因精力不濟,政務上有許多不是之處,他的急功近利也是明擺著的。人們都說朕偏袒他,可你們卻不知,朕在背後訓斥過他多少次。看來上天總不肯讓人一點兒毛病也沒有,想做個‘完人’,又談何容易呢?田文鏡是為了替朕辦差累死的,朕就要成全他。他雖然死了,可也不准別人在他死後還說他的壞話!”雍正轉過臉來看著李衛問,“你來見朕有什麼事嗎?”

李衛叩了頭又從容地說:“回皇上,漕運糧食被截了之事,奴才已經知道了,奴才立刻就去捉拿賊人。奴才今日來,是報告一件事的,那個賈士芳已被奴才除掉了。”

他故意說得很輕松,可是皇上聽了還是嚇了一跳:“什麼,什麼?你處置過了?”

坐在一邊的弘曆也忙問:“這是幾時發生的事?”

朱軾和孫嘉淦聽了,也都大吃一驚。他們剛才還在勸說皇帝,不要相信那些邪魔外道呢,想不到這個道士已死在李衛之手了。雍正強作笑臉地說:“賈士芳在傾刻之間,人頭已經落地,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李衛卻叩頭說道:“皇上,和親王爺已回府去給賈士芳辦往生道場去了。回四爺的話,奴才剛剛割掉了他的首級,就匆匆忙忙地趕進來報信了。”他略一停頓又說,“奴才知道,這妖道確實有些法術。奴才曾經試過他,也確實是刀槍不入,又不怕水溺火燒,這才用了些下三濫的手段。朱大人要看到,一定會笑話我的。其實,我本來就是個叫化子,用一下叫化子的老本行招數,也算不了什麼。”

朱軾和孫嘉淦都說李衛做得完全對,根本就沒有什麼可笑之處。李衛一聽這話安下心來了,就連雍正的臉上也放出光來。弘曆看他高興,就順著勁兒奏了一件事,是云貴總督參劾楊名時的。雍正一聽就笑起來了:“你別那麼害怕,對楊名時這個人,朕還是知道的。他的事,朕自有主張,你們誰都不要管。都退下去吧。”

人們都離開了這里後,雍正皇上卻突然感到了不安。好像那死掉的賈士芳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樣,令他覺得恐怖,覺得心悸。他忙叫高無庸把賈士芳坐過的蒲團子,拿到外面燒了,又讓秦媚媚去叫喬引娣過來侍候。喬引娣是剛剛才封的賢嬪,渾身上下穿得簇然一新,走一步就佩環叮當。雍正笑了:“嗯,好,你這麼一打扮,讓朕看了心里就舒服得多了。你的宮已經造好,再過兩天修飾完畢,你就可以搬進去住了。走,陪朕到外邊閑走一刻,也順便瞧瞧你的新宮。朕今天殺了賈士芳,這會子,正有些心煩意亂的哪!”

喬引娣大吃一驚:“皇上,您說什麼?賈士芳他……他已死了嗎?怪不得他們要燒那個蒲團呢?”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過了中秋節,朕還要勾決幾百名罪犯呢!非懲惡不能揚善,這就是聖人們說出的道理。賈士芳一個出家人,不知道安份守己,卻想要以法術來挾制朕。他要朕好,朕就能好;他要朕病,朕就得病。他的死是上天報應,與朕無關的。”

嘴上說著無關,可雍正心里卻怎麼也不能踏實。這時,他們已走到暢春園的樹叢之中,侍衛張五哥和德楞泰遠遠地跟在後邊。雍正問:“你家里還有什麼人嗎?”

“怎麼沒有?有爹,有娘,還有個哥哥呢!”喬引娣嬌聲嬌氣他說。

“聽到過他們的消息嗎?”

“唉,失散得久了,奴婢再也想不到他們會去了哪里。我娘也是四十歲的人了,再隔上幾年,就是見了面,怕也認不出來了。”說著便又去抹眼淚。

雍正雖然在和引娣說著話,可他的心里卻是一陣陣地發噤,他伸手把引娣攬進懷里,一邊往回走,一邊強自鎮靜地安慰她說:“別怕,明天朕下旨給山西巡撫,叫他親自去查。你現在每年有兩干銀子的進項了,等找著了你媽,就讓她來京里,找一處好點兒的房子住著,安享富貴吧。”他正在說著間,忽然一腳踏空,像是踩著了一件什麼東西,一摸,竟然是滑不留手。引娣正聽得入神,也被他嚇了一跳。一閃眼,就見一團黑乎乎的物件,有水桶般粗細,還在面前蠕動著呢!她嚇得“媽呀!”地大叫一聲,一頭就鑽進了雍正的懷里……

雍正大聲喊道:“侍衛,侍衛呢?你們到哪里去了?”

上篇:皇威嚴天下得安甯 大軍動使臣來求和     下篇:雍正帝疑心鬼魅起 岳鍾麒假報故績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