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雍正王朝 封宜妃引娣倍受寵 見銀簪雍正驚回首  
   
封宜妃引娣倍受寵 見銀簪雍正驚回首

如今的喬引娣,與從前可是大不相同了。她已從“賢嬪”,晉格為宜妃。她有了自己單獨居住的官殿,更受著雍正皇上的無比寵愛。她再也不是只聽別人呼來喝去的宮女和使女,而是高高在上的“宜主兒”!那些從前在她面前任意說長道短的太監和宮女們,現在見到了她,也必須叩頭請安。不過,這樣一來,她倒失去了在澹甯居侍候皇上的方便。她每天能見皇上的機會,也沒有過去多了。但她可以在“自己”的宮里陪伴聖駕,自由自在地享受皇上對她的榮寵和愛撫。今天,雖然外面還不是很冷,可她這里卻已經生著了火。火上燉著的,是她專門給皇上補身子的石雞。她正和幾個在這里侍候她的宮女們說話,一抬頭,看見皇上已走了進來。滿殿的宮女、太監全都跪倒叩頭迎接聖駕,喬引娣卻興奮地走上前去,親手為皇上脫下外衣,又帶著嬌羞說:“皇上,奴婢算著,你有四天不到這兒來了,今天您怎麼會又有了這麼好的興致呢?快來,到這邊來坐。您要是覺得累,就在炕上歪著。奴婢今天特地為您燉了一只石雞,等糊得爛熟了,奴婢就把您叫起來嘗嘗。”

雍正最喜歡聽的就是引娣這小絮叨,他直盯盯地看著穿了漢裝的喬引娣,越看越愛,就在她的臉蛋上擰了一把說:“朕想你想得很呢!幾天不見,你出落得越發標致了,尤其是穿上漢裝,簡直成了仙女一般。告訴朕,這幾天朕沒到你這宮里來,你是怎麼想的?”

喬引娣飛紅了臉:“皇上……我不理您了,你說的是什麼呀……”

雍正卻仍是一副正經神色:“你知道,皇後那邊,朕也要去應付一下的,不然……”

引娣撲上前來,把雍正推向大炕,一邊撒嬌,一邊親熱地說著:“我不聽,不聽……其實,我也不會妒忌皇後和別的嬪妃們的。你愛去幸誰,還不都是要由著您自己的意思嗎……只是奴婢覺得,您也要愛惜自己的身子。奴婢發現,您和從前大不一樣了。每天都要臨幸宮人,這哪兒成啊?還有,您在奴婢這里時,一夜就有好幾次。您哪來的那些‘龍馬精神’啊?我看,這都是張太虛和王定乾煉那丹藥的過錯……”

雍正笑著把她攬進懷里,一邊親吻著一邊問:“你剛剛說朕有幾次,指的是幾次什麼?”

引娣嬌羞地鑽到皇上懷里揉搓著,還發出了求愛時才有的呻吟聲。雍正撫著她頭上那烏黑的頭發說:“朕多來你這里,又反複臨幸你,就是想讓你為朕生下一個皇子來。你知道,宮中的女人,只有生下皇子,才能固寵,也才能有身份啊!朕倒不是為了那些丹藥,它也許有些用處。但朕這些天來越是想要你,才越發要來你這里的。”

依偎在雍正懷中的引娣突然問:“皇上……您為什麼待我這樣好?”

“朕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怎麼看你都與別人不同。”

“我聽人家說,原來和皇上要好的那個女子,是出身賤籍的。所以皇上一登基,就特意下旨,為天下賤民除去了賤籍。是嗎?”

雍正讓引娣躺在自己身邊說:“上天生了萬民,本來就是不分貴賤的。朕下旨為賤民脫籍,就是讓他們也有個盼頭,有個得以進身的機會。”一提起這事,雍正就錐心刺骨般地難過。他推開引娣坐起身來,眼睛望著遠處說,“你怎麼也不會想到,那是個多麼可怕的夜晚……幾十個壯漢疊起柴山,把她綁在老柿樹上,柴山已經潑上了清油,一見火就畢畢剝剝地燒了起來……那天,也是這個季節,也是這樣的夜晚,多麼黑,多麼冷啊!朕就伏在不遠的青紗帳里,眼睜睜地看著她在受著火刑的燒烤……那紅的、像血一樣的火焰,那烏黑的、像烏鴉翅膀似的頭發……她直到被燒死,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可她那不斷扭動的身子,卻永遠留在朕的記憶中……唉,二十來年,一晃就過去了……”

喬引娣是第二次聽雍正說這個故事了。每一次聽,都讓她的心緊緊地揪成一團。她知道,皇上愛她、寵她並且癡情不二,就是因為她酷似死去的小福。她十分感動地說:“皇上,別為這事再操心了。奴婢告訴您一個好信兒,您派去勞軍的那個鄂善,在山西打聽到了我娘的信兒。還有山西的那個布政使,叫……”

“喀爾吉善。”

“對對對,就是他。他已讓人到定襄認證,並且定實了,說不久就可以把我娘妥送進京。我……我攢的體己錢還不夠買房子,到時候,皇上能不能再賜給我一點兒?”

雍正笑了:“朕以為是什麼大事幾呢?圓明園附近就有一處好宅子,賞給你娘好了,這樣你們娘倆見面不就容易得多了嗎?”

但定襄的那個喬家,卻不是引娣要找尋的父母。喬引娣有個哥哥,那家里卻只有個弟弟,而且還比喬引娣說的小得多,這就坐實了不是喬引娣的家。不過,那喀爾吉春也因此知道了山西走襄有個皇上的親戚,他能不上心嗎?他決心哪怕把大行山、呂梁山翻個過兒,也定要找到這個“定襄喬家”,二年里,他已經找過十五家了。開始時,引娣還仔細盤問一番,對不是的也送一些銀子。漸斬地,她已對找到親人失去了信心,連問也不想再問了。那喀爾吉善卻因此升任了山西巡撫,他也早就知道是“宜妃”娘娘要他去找人的,還能不更加努力地來巴結嗎?

可是,國事紛雜,雍正卻早已沒心來管這個事情了。西甯的戰報飛來,證實了岳鍾麒幾次報捷,其實全是假的。准葛爾部偷襲大營,掠走了十幾萬頭牲畜。牙將查廩逃遁,求救于總兵曹襄。曹襄倉惶出戰,損兵三千,大敗而回。樊廷、張元佐和冶大雄三人死命相拼,才把被敵人搶走的東西又奪了回來。兵士的傷亡則是敵少我多,所謂“奪得”的戰利品,其實原來就是自己丟失的。但雍正前頭一次次地明詔獎勵,現在盡管氣得七死八活的,卻仍然要打碎門牙往肚子里吞。西南的改土歸流情形也和西北相差無幾。鄂爾泰累得吐了血,可終于還是遏制不住潰敗的局面。原先的苗民叛亂沒有鎮壓下去,又平地里冒出個苗王來,他攻克府州縣城,糜爛全省,連省城貴陽都被迫戒嚴了。連連失敗,逼得雍正窮于應付。他撤換了鄂爾泰的職務,下旨給岳鍾麒,命他速速進軍,以期一鼓作氣,平定西疆,再定苗叛。可這能是說句話就可以辦到的事嗎……

喬引娣卻管不了皇上的這些大事,隨著她的地位越來越尊貴,就更加一心一意地要尋找到自己的親人。一直等到雍正十三年六月,才終于有了消息。那個鍥而不舍的喀爾吉善,竟在大同的一個窮得十分可憐的山坳里,找到了引娣的母親喬黑氏。這才知道,引娣的父親喬本山已經故去五年了。那女人的情景和引娣所說,簡直是絲絲入扣,再也沒有什麼可疑之處。不過,喀爾吉善生怕自己再拍錯了馬屁,專程從定襄帶上了喬本山的本家兄弟來認親,還叫他劃押具結。喀爾吉善還怕不牢靠,又請人畫了喬黑氏的肖像,帶上老人家親手封好的信物,經由內務府轉交給了高無庸。高無庸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地就來到了西偏殿,一腳跨進門里,就笑著說:“宜主兒,奴才給你道喜來了。喀中丞那里來了實信,這回十拿九穩要找到老太太了!”

“是嗎?”引娣接過信來讀著,又問:“皇上這幾天在哪里呢?怎麼我有好幾天都見不到他一面了?”

高無庸陪著笑臉說:“前天李娘娘犯了痰氣,皇上去她那里看了看,昨兒個又宿在澹甯居。剛才召見了李衛,聽李大人說。他親自逮住了白蓮教的一個大師兄解到京城來了;還有,就是江西那邊的一個叫‘一枝花’的山賊,也讓李大人打散了……”

喬引娣邊看著信還邊聽著,她好奇地問:“一枝花?真好聽的名字,是個女賊嗎?”

“怎麼不是呢?聽說她是河南人,卻不知在那里修成的道行。說是能騰云駕霧,撒豆成兵哪!寶親王也聽見了,說他不信,還說,要親自去看看她是個什麼妖精……”

引娣邊聽邊笑,手里卻已展開了那幅畫像。她看得十分仔細,還從頭到腳地撫摸著,時而點頭,時而又搖頭。高無庸在一邊湊趣說:“奴才看著,她眉眼間倒像娘娘,就是顴骨稍稍高了一點兒……”

引娣注目凝視著那張像,自言自語地說:“嗯,娘的下巴頦上有一個小小的紅痣,不仔細看是見不到的。對了,娘整天給人家洗衣縫衣,把手都累出毛病來了,她的手指伸不直。快看,這女的手指也是彎著的……”

她打開了那裝著“信物”的小包,就馬上愣在那里了。這時,恰巧雍正大步走了進來,高無庸連忙叩下頭去。引娣一見到皇上,立刻就高興得兒乎要跳起來了:“皇上,皇上,我找到我娘了!您快來看哪,這就是娘親手交給我的信物。”

雍正也高興地接過那小布包來瞧著。引娣激動地說:“萬歲您看,這是半支銀簪子。我離開家時,家里窮得一文錢也沒有,娘就把它交給了我……”說到這里,她已是滿臉淚痕了,“我對娘說,我是跟人學手藝去的,化不著錢。于是就把這簪子一掰兩半兒,那一半還給娘收著……我說,方一我在外頭得病死了……也算不枉我跟了娘一場,身邊還有這個念物……”說到此處,她早已是泣不成聲了。

雍正看著那畫像和信物,心里早已明白了七八分,他也很替引娣高興:“別哭,別哭,這是個讓人高興的事嘛!既然你已經認准了,朕就讓山西巡撫把她妥送進京。來回也不過十天半月的,你不是就能見到她了嗎?”他一閃眼又看到了那個半截銀簪子,就問:“這又是個什麼物件?”

“這就是娘給我的信物呀!皇上您看,這簪子頭上是個攢花的如意……是,是我爹給了我娘的……”

雍正拿起了那半支銀簪,見那簪尾約有三寸長短,簪尖上打平磨光了,恰像支挖耳勺子。因年深月久,簪身上的寶色已經褪去,黑油油地發著亮光。他用手指摩挲了一會兒,那上邊的龍形花紋顯現了出來!雍正突然像遭了雷擊似的,手一顫,簪子“叮”地一聲就落在了地上!他又急忙撿起來,翻來複去地仔細審看,臉上早已沒有了笑容,只是在詫異中還帶者莫名其妙的恐懼。一回頭,又見引娣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自己,便強作笑臉地問:“這簪子不像民間之物呀,它好像是大內造出來的。這是你們家祖傳的嗎?”

“我不知道,是爹娘給了我的。”

“哦……你的母親娘家姓什麼?”

“姓黑。”

雍正身子一軟,幾乎就要跌倒了。他又問:“她祖籍就是山西人嗎?”

引娣搖搖頭:“不,我小時候聽說,是從外地逃荒過來的。”

“哪里來的?”

“我不知道。”

“她會唱歌彈琴嗎?”

“不,也許我從沒有聽到過。”喬引娣驚詫地看著皇上問:“皇上,您為什麼要問這些呢?”

雍正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哦,沒什麼。朕只是見你能彈琴,會唱歌,以為是你母親的家傳呢。”

引娣端過一碗銀耳湯來捧給雍正說:“我在江南時曾學過幾天,後來……”她突然打住了,因為,後來全是允禵在馬陵峪時手把著手教給她的呀!她急忙改口說,“後來自己沒事時常常摸索著練練。這些年嗓子不好,就丟開了。”

雍正卻跟本就沒有聽見她在說什麼,他的心早就飛到九霄云外去了:“哦,好好好。朕前邊還有不少事,等有空時再來聽你唱吧。嗯,這銀耳湯很不錯,你不也是肺熱咳喘嗎,你自己多用些吧。”他十分勉強地笑著又說:“等你娘來了,朕一定要見一見她。她怎麼能生出這樣漂亮的女兒來呢?”說完,他起身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回到澹甯居,他看到、聽到的又全是不好的消息。鎮壓苗民叛亂的戰事不利;西疆的仗打得更是不好。岳鍾麒上表謝罪,說要請求在吐魯番屯墾,以為久戰之計。雍正氣得三尸暴跳地說:“給岳鍾麒回折,問他身統十多萬軍馬,卻屢戰屢敗,不是將軍之過,還能怪誰?他的‘久戰之計’就能靈驗嗎?給他駁回去!張照嘛,他新任云貴總督,又是個書生,能打一個小勝仗也就算不錯了,叫他好自為之吧。至于謝濟世請求回京養病之事,可以照准。下邊還有什麼事,你們自行處置吧。朕心里不適,要出去走一走。”說完,就帶著李衛走出了澹甯居。

殿里留下了張廷玉和弘曆、允禮等人,都瞪著眼睛不知皇上出了什麼事情。允禮原來想說,自己本來就不懂軍事,要是能讓允禵出來商量一下就好了。可他也知道,自從引娣封了“嬪”,允禵就說什麼也不見外人了。他張了一下口,就又咽了回去。

李衛不知皇上叫他出來是為了什麼,心里頭一直感到忐忑不安。雍正帶著他來到了一處隱密之處問他:“狗兒,你是朕藩邸里的老人兒了,你一向伶俐,口風也緊。朕有件事想問你,你要替朕好好想一想,也要替朕拿個主意。”他把喬引娣的事情從頭到尾地說了一遍。完了又說:“朕奇的是,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又怎麼會有這麼兩支一模一樣的簪子?偏偏引娣的母親也是姓‘黑’,而引娣的年齡又和這故事相合!朕實在是怕了,萬一……”他打了個寒顫,“那可怎麼辦才好呢?”

李衛在聽的時候,心里就轉了幾十個圈子了,雍正皇上的話不好回答呀!假如證實了小福就是喬引娣的母親,那引娣豈不成了雍正的……這太可怕了!他不敢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可又不得不想這個難題。過了好大一會兒他說:“喬黑氏已經再嫁,也許引娣真的是姓喬呢?”

“真的當然萬事全休。怕的是她就是朕的孽種,那可怎麼才好呢?”

“萬歲,奴才以為不會有這種事的。您忘了,我們住到黑風黃水店時,那老板不是說,黑家大女兒被燒死了,可小女兒卻生了個大胖小子嗎?”

“要是那老板在胡弄我們呢?”

李衛可真被難住了。不過,他到底是心思靈動:“主子,奴才說句不知深淺的話,這事您千萬千萬不要鑽牛角尖,也只能裝糊塗而不能認真。越清楚,你就會心里越難受。您不能和那喬黑氏見面,更不要去對證這件事情。這樣,引娣和喬黑氏母女就誰也不能知道了。”他終于找到理由了,“慢說宜主兒未必就是您說的那個女子,那怕她就是真的,也只能說是無意中的巧合。人。不就是那麼幾十年嘛!至于奴才這里,萬歲放心。奴才就是上了刀山火海,也不會吐出一個字兒的。”

雍正突然想到,小福和小祿是一對長得十分相像的孿生姐妹,她們會不會掉了包呢?

上篇:雍正帝疑心鬼魅起 岳鍾麒假報故績來     下篇:生死情羞憤投環死 亂倫人一剪定終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