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二、奉詔來勳臣保幼主 拂袖去仙山伴青燈  
   
二、奉詔來勳臣保幼主 拂袖去仙山伴青燈

順治皇帝並沒有”駕崩”,他還活著。此刻,太後和皇後已經哭著離去,他那煩亂的心緒漸漸平息了下來,獨坐養心殿,一種莫名的惆悵忽然襲上心頭。鎏金琺琅鼎里百合香的氣味太濃,順治不耐煩地叫人將鼎中香全撤了出去,然而卻還是坐不住,一甩手走出養心殿,站在丹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好像要用這清冽的寒氣驅散一下胸中的郁悶。 鉛灰色的天空,云層沉重而緩慢地向南移動,他仰望著神秘而變化無常的蒼穹默默不語。一陣寒風襲來,他下意識地撫摸了一下雙肩,老內侍常昊立刻走過來,將一襲綠錦團繡龍狐皮裘輕輕披在他的身上。他皺了一下眉頭:“怎麼又是這一件?” 常昊聽了這話,從容跪下啟奏:“回萬歲爺的話,皇太後吩咐,主子心里不痛快,不許奴才拿那件素白狐裘……” 聽說是太後的懿旨,順治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冷冷地揚起臉來,心里想:要下雪了,這世界,這皇宮都會是素色的。這黃琉璃瓦、青磚地、銅鶴、日晷……都要染上白的顏色。這些,皇太後管得了嗎? 順治十七年,是他不吉利的一年。從正月開始,莒城,甯陽便報災荒,一直到六月,直隸、山東、陝西、肅州許多地方旱得寸草不生。身為黎民之首,而老天卻這般不肯照應,莫非自己有什麼失德之處!五月間,他下了罪己詔,宰輔羅巴哈納也上折子自陳引罪,求皇上革職以順天意。六月,他又步行到南郊齋宿。他的虔誠果然感動了老天爺,接連下了幾天大雨。他也松了一口氣,覺得今年似乎要過得順當一點了,雖說是晦月災年,總不至于一災到底吧? 不料到了八月,他最寵愛的皇貴妃董鄂氏一病嗚呼! 仿佛五雷轟頂,順治驚得兩眼一片昏黑,只是干哭,卻流不出淚來。他七歲踐祚,十五歲剪除多爾袞黨羽,掃平南明,擊敗鄭成功。在這之後,又開科取士,刻意搜求漢族人才。四海初定時,他也才不到二十歲,諸事如意,惟有婚姻很不稱心。親王多爾袞當年仗勢作惡,硬指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的女兒博爾齊錦氏為後。太後下嫁了多爾袞,也幫著壓他。這真正是牛不喝水強按頭!但也只好虛與委蛇,沒過兩年便將她黜為“靜妃”,改居側宮。這六宮粉黛,佳麗三千,他偏偏只愛這個比他大著五歲的董鄂氏。 也許因為思念舊夫的緣故罷,這董鄂氏自入宮以來,愁眉就不展過。天曉得這是一種什麼樣奇怪的感情。董鄂氏越是這樣,順治越是放她不下,變盡方法討她的歡心。 而現在,一切都過去了。董鄂氏香魂一縷已升三界之外,還有什麼想頭?他覺得一切都變得那麼丑陋、肮髒,惟有那顰眉蹙宇的女人是美的,可她卻又被無情的風雨摧走了。真不知此生此世如何排解這化不開的苦痛。 順治在殿前站了一會兒,一陣風吹過,幾粒散雪飄灑下來,打在臉上,生疼生疼的,他不由打了一個寒噤,又回到殿內。一堆堆的奏章和牒報在龍案上疊得老高,他一眼也不瞧,徑自向西暖閣走去。守候在閣門口的宮女領班兒的叫蘇麻喇姑,是太後跟前最得用的。這時,看見順治皇帝過來,便使了個眼色。外頭殿中侍候的侍衛倭赫、西住、折克圖、覺羅賽爾弼一起默默地躬身一禮,知趣地退了出來。 蘇麻喇姑站在廊下,也是心事重重。她是順治八年入宮的。原是正藍旗佐領格楞泰的女兒。她六歲上喪了母親。父親要續娶,求聘于本旗旗主塞洛的侄女兒。這位旗下姑娘倒也干脆,徑自對媒人說:“你講的那個格愣泰,人倒也罷了,只是他身邊有個累贅。姑娘卻不耐煩做人家後媽,叫他趁早兒打消了妄想!”塞洛是格楞泰的頂頭上司。這句話從塞洛那里傳來,倒叫他犯了難。正無奈間,適逢這年在旗下遴選秀女入宮,父親便送了她進來。也是天緣巧合,孝莊皇太後偶然到儲秀宮,見大院中跪了一大片待選秀女,便踱過來瞧,見這一小小女童忽靈靈地閃著大眼盯著自己,便彎了腰拉起蘇喇姑瞧。蘇麻喇姑自喪母之後從未得人如此憐愛,見這婦人眉目慈祥,便張口喊了聲“婆婆”,眼淚也隨著叫聲奪眶而出。 這一聲清亮的童音叫得太後渾身發熱,竟親自俯下身去將蘇麻喇姑抱在懷中,轉臉對管事太監道:“這個孩子我要了。再挑個老成點的秀女來侍候她。───孩子,婆婆那里有好多果子,跟婆婆來!” 從此蘇麻喇姑便跟了孝莊太後。太後長天大日頭地沒事,便逗著她玩,教她識字、讀書,講《三國》故事給她聽。漸長之後,還給她講了不少前朝和本朝典章制度。這蘇喇姑天分極高,十歲上頭,詩詞歌賦、諸子百家的文章就讀了不少,到十四歲時,就裝了滿腹的學問。太後自是喜歡,便指派她去侍候順治皇帝。 在廊下出了一會兒神,一陣寒風過來,她打了個寒戰,便踅向月洞門去了。 順治進了西暖閣,環顧四周愈覺惆悵,這里是順治四個月來,來得最多的地方。暖閣里的一切,按照董妃生前一樣,牆角的紫檀木架上的玉盤里擺著幾個金黃的文冠果,依舊散發著淡淡的清香;案上的古箏彈斷了一根弦,蜷曲著,上面已蒙上薄薄的一層灰塵;梳妝台架上脂粉、頭面首飾和她用過的青鹽、香胰都原樣不動地擺著。惟有嵌玉的牙床上,新懸了一幀簇新的董鄂氏宮裝小像。 這是江甯巡撫朱國治舉薦的一個畫工繪制的水墨畫兒。董鄂氏死後,順治皇帝接連五天不思飲食,奄奄一息臥床不起,禦醫百方調治總不見效。孝莊太後博 爾吉特急得沒有辦法。虧得是洪承疇老頭兒見多識廣,說是”心病還須用心治”。太後立傳懿旨,追封董鄂氏為皇後,從京城、直隸、山東、江蘇等地,調集了幾十名丹青能手進京為董娘娘寫真,以慰聖躬。無奈不論怎樣口授心擬,誰也畫不像。不料陳羅云的一幅寫真呈上,卻引起合宮驚動,無論娘娘跟前侍候的人還是只見過娘娘一面的,都認為像極了,不僅貌似而且神似!當常昊將畫進呈禦覽時,病眼昏花的順治竟從龍床上一躍而起,將畫抱在懷中,說:“卿卿!朕以為你去了,原來你還活著!”太後高興之余,發內帑白銀一萬兩賞了陳羅云,京師傳為佳話。朱國治越道、臬、藩三級,一躍而為江甯巡撫。 此後,順治雖漸進飲食,但精神卻一直恢複不了。雖說每日還到勤政殿走走,但對大臣們的奏議不置可否,也不批閱奏章,精神恍惚,如在夢中。每天給太後請過安,便一頭鑽進這間暖閣,看著畫像發呆。太後跟前的一個老內侍有一天不經稟報闖了進來,順治勃然大怒,竟不顧太後情面,令他跪在階前自己掌嘴四十。 從此,宮里人誰也不敢在這里打擾他了。 此刻,順治站在這張小像前,董鄂氏微蹙的雙眉,似乎含著脈脈深情,又似乎帶著幽幽怨氣。袂帶飄飄,好像要從秋風黃葉的山水中活脫脫走出來。順治不禁失聲叫道:“天呐,朕既是您的兒子,為什麼對朕這般無情?” 就在這個時候,離養心殿不遠,乾清宮東邊的待漏朝房里,也有六個人在愁對燈火。這六個人,打頭的,是當今順治皇帝的堂兄,親王傑書。第二位,是三朝元老一等伯內大臣兼議政大臣索尼。還有鑲黃旗主鼇拜,正白旗主蘇克薩哈和遏必隆。這三位都是領侍衛內大臣,也都是議政大臣。六個人中只有一個漢人,就是在前明時官拜薊遼總督,投降滿清立了大功,極受清皇室信任的洪承疇。這六個人都是前幾天被傳進宮,勸說皇帝的。因為順治皇帝自從董鄂氏死了之後,終日郁悶,不理朝政,非要鬧著出家當和尚不可。皇太後怎麼勸怎麼求,都不能改變他這個決定,便把這六位議政大臣叫進宮來,變著法地勸說皇帝。可他們照樣碰釘子。這不,今兒個剛開了個頭,就被順治從養心殿趕了出來,又不敢回府,一個個如廟里菩薩似的,又不能真的回府,便約聚到了這里。 傑書由不得心中焦躁:“你們倒是說呀!終不成就讓皇上真個剃頭去當和尚?” 座中議政大臣索尼資格最老,地位也最高,年紀已近七十,接連幾日的苦熬,精神委實支持不住,此時歪在炕上,顯得困頓不堪。看大家都不吭聲,他歎了口氣道:“看來不成了。什麼法子沒用過,咱們幾個自綁請罪不說,連太後都下了跪,全不管用。還要怎麼樣呢?” 坐在角落的鼇拜一臉怒容,啐了一口道:“這像什麼樣子!一個婆娘死了,就這麼死不像死、活不像活的……” 話猶未完,索尼便截住了他:“這是什麼話?光發牢騷有什麼用?聖心既不能回,現時還是想一想下一步的事吧!” 和鼇拜挨身坐著的遏必隆見鼇拜臉上有些掛不住,欠了欠身子說道:“據兄弟看,皇上這一去,就算是’大行’了,必有遺詔,嗣子定是三阿哥無疑。” 這真是出語驚人!但素來消息靈通,事不三思不開口,當然不會打妄語。蘇克薩哈身子向前一傾,問道:“怎麼見得呢?” 遏必隆壓低了嗓音答道:“這是湯若望的話,三阿哥出過天花,可保終生無虞。” 一說到湯若望,大家便都不言聲。這個人是個日爾曼人,來中國傳教已經四十余年,前明徐光啟薦他入翰林院供職。此人精于西曆,推算日月這蝕十分准確,所以入清以來,便做了專門掌管天文曆法的欽天監正。順治簡直拿他當神仙敬。皇後竟棄佛皈依了天主教,端地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坐實了湯若望的話,嗣君必是三阿哥玄燁無疑了。 傑書默然了一會兒又道:“咱們何妨再遞牌子求見皇上,問個端底!” 一語未終,鼇拜便一句頂了回來:“那四個鐵門閂在那守著,你進得去?”四個門閂是指倭赫等四個人,這四人除了順治,誰的賬都不買。這一說大家立即又無話可答了。 好一會,鼇拜鼻子里又哼了一聲,說道:“這倒好,誰當皇帝由夷人說了算!” 蘇克薩哈道:“夷人不夷人,只要說得對,也是無奈他何!” 鼇拜最瞧不起蘇克薩哈,當即頂了一句:“你這叫不經之談!” 索尼見他二人又要抬杠,厭惡地說:“不要這個樣子,都是國家重臣,也要存些體統。” 二人聽了別著頭不說話。屋子里呼嚕呼嚕的抽煙聲,顯得空氣愈加壓抑和郁悶。半晌不語的洪承疇抬起一張清瘦的臉,活動了一下身子道:“既然聖意難違,我們再等著瞧瞧吧。我料聖上會有安排的。” 在西暖閣小像前玩味良久,順治又走出院外。細碎的雪花已落了寸許厚,四周沉寂得像一座荒廟,他覺得心情平靜了許多。正如洪承疇猜想的,他有許多重要的事必須在出走之前安排。 “萬歲爺,范承謨奉旨前來見駕。”侍衛倭赫已跪在身後輕聲啟奏,“天這麼冷,萬歲爺也該……” 順治不等他說完,擺了擺手便進了殿,這才注意到范承謨早已伏在那里了。順治在近炕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屋子里暖烘烘的,一會兒便覺得渾身燥熱,不由地用手去解皮裘上的鈕扣。倭赫急步上前替他解了下來後,便退出殿外。順治打量了下眼范承謨:他雖然才不過四十來歲,卻已是鬢發蒼蒼了,花白辮子從雙眼花翎下直拖到地上,頭伏得幾乎要碰到地面。 他輕咳了一聲,范承謨知道聖駕已到,頭重重地在方磚上磕了三下,朗聲啟奏:“奴才范承謨恭請聖安!”順治淡淡說道:“范先生,起來吧,坐在那邊墩上。” 范承謨慢慢跪起左腿,右手打了個千兒,躬身退至右首一條矮幾旁,欠著屁股半坐在青瓷雕花鼓墩上:“皇上夤夜召臣,不知有何聖諭?” 順治長籲了一口氣,瞥一眼范承謨,緩緩說道:“朕今日召你來,是要你代朕草詔。” 范承謨松了一口氣,心想:“這又何必在夜里宣召,莫非東南軍情有變?”倭赫捧來一方端硯,磨就一池現成的墨汁。范承謨運足了氣,濡墨提筆在手,靜待順治開口。 順治呷了一口茶,臉色變得愈發蒼白。口里說道:“朕以德薄能鮮之身入繼大統,至今已十八年了。自親政以來,無論用人行政,綱紀法度,比起太祖太宗,實在差得很遠。一統天下之後,一天天被漢人牽著鼻子走,以致國運不臻,民生多艱,這是朕的第一罪。” 聽到這里,范承謨惶恐地站了起來,忘形之間,筆上的墨汁淋得滿袖皆是。他忽然覺得失禮,又急忙跪下啟奏:“皇上沖齡踐祚,外息狼煙,內靖奸權,入關定鼎,掩有華夏,建萬世不拔之基業。偶有不治,皆因海內粗定,不及休養之故。聖上此言,臣不敢書!” “起來吧!”順治淡淡地說:“你寫!” 他的鎮靜使范承謨感到一陣恐懼,便驚惶地起身歸座,定了定神,寫道:“朕以涼德,承嗣丕基,十八年于茲矣。自親政以來,綱紀法度,用人行政,不能抑法太祖太宗謨烈。因循悠忽,苟且目前,且漸習漢俗,于淳樸舊制,日有更張,以致國治未臻,民生未遂,是朕之罪一也。” 順治接著說:“先帝大行時,朕不過六齡頑童,沒有為他老人家盡過一天孝道。我原想好好兒侍奉皇太後,補一補這點遺憾───”他哽咽住了,從榻上拽下一方絲絹帕,拭了一下眼睛,“現在,朕要長違膝下,反使皇太後為朕悲傷……”說到這里,兩行眼淚無聲地流了下來。 范承謨愈聽愈驚,神色大變,離席伏地,砰砰連連叩頭,奏道:“皇上春秋鼎盛,何出此言?如不宣明原由,臣甯死不敢奉詔。”說完又是結結實實地磕了三個響頭。 順治皇帝很理解范承謨的心情。他今年才二十四歲,說出這樣的話,莫說范承謨不敢寫,放在幾個月前,他自己是連想也不曾想過的。但現在既要出世離塵,那就要斬斷一切情緣,說話不能留一點余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定了定心說:“范先生,如果今夜這般拘君臣常禮,這篇詔書到天明也寫不出來。起來!朕實話告訴你,這是朕的’遺詔’,朕已決意棄世出家了!” 范承謨心頭一震:“從三皇到五帝,哪有這樣的事!這滿人真的個個都是情種!乃叔多爾袞攝政總攬朝綱,只因與太後有青梅竹馬之好,便不肯篡位奪基。這十幾年,又冒出一位要去當和尚的!”心里這樣想,口里卻說:“棄九五,如棄敝屣,原是古之賢皇不得已之舉,解嘲之言。今四海歸心,萬民和諧,聖上有何不了之不,欲輕棄萬乘之尊,蹈不測之地?” 順治見他一味勸諫,說的又是聽爛了的老一套,心里煩躁,斷喝一聲:“朕意之決,爾不必多言!” 范承謨想了想,又道:“聖上對董皇後,已恩重如山,生封貴妃,死贈皇後,很對得起娘娘的了,又何必───” “住口,“順治冷笑一聲,“人各有志,這是你管的事嗎?” “非臣多事,臣草此詔,必為皇太後知曉。臣雖萬死豈能辭其咎?故犯顏直陳──” 話猶未完,只聽“啪”的一聲,順治折案大怒:“你怕皇太後殺你,這自有朕來作主!你不奉詔,難道朕就不能殺你嗎?!” 范承謨要的就是這句話,他戰戰兢兢爬起來,坐回幾旁,心一橫,接著寫道:“皇考殯天,朕止六歲,不能服衰行三年喪,終天抱憾。惟侍皇太後順志承顏,且冀萬年之後庶盡子職,少抒前憾。今永違膝下,反上謹聖母哀痛,是朕罪之一也。”接下去就比較順利了,順治皇帝成竹在胸,侃侃而談。他談到自己對滿族灑貴不能重加信任,對一些漢官則動輒恩賞;談到自己素性好高而不能虛己納諫,對賢臣知其善而不能親近,對小人則明其非而不能黜退;談到設立十三衙門,委任宦官,說那簡直與晚明皇帝的昏庸不相上下。他曆數了自己親政以來的失政十三條,談得那樣平靜,像是數說別人的過失一樣,范承謨耳聽手寫,還要隨手潤色,一點不敢分心,只覺得頭漲得老大老大。 說到這里,順治如釋重負地歎息一聲:“朕知道朕的過錯是很多的,辦完之後也常常覺得後悔,但只是因循懶惰,過後並不能很好地改,以至于過錯愈積愈多。這算朕的第十四罪吧。”他頹然半臥在禦榻上,宮燈里的燭淚一滴滴落在水磨青磚地上。忽然,自鳴鍾當當地敲了十一下───已是子時初刻了。 范承謨知道,順治皇帝最重要的決定就要下了。忙凝神屏息,秉筆端坐待命。順治稍息片刻,輕聲叫道:“蘇麻喇姑!”守在殿門口的蘇麻喇姑正在側耳靜聽,猛然聽得呼叫,嚇得身上一顫,忙躬身應道:“奴才在!” “叫倭赫他們幾個都來聽聽。”蘇麻喇姑應一聲”是”便去傳呼。霎時間倭赫等四名貼身侍衛一個個魚貫而入,挨次跪著靜聽。蘇麻喇姑方欲退出,順治卻叫住了她:“你也在這里吧,你侍奉太後幾年了,朕一向視你如妹子一般,聽聽心中有數也好。”蘇麻喇姑只是叩頭,一聲不敢言語。 順治輕咳一聲,一字一頓,極清晰地說:“新皇帝───朕意立三皇子玄燁。”他頓了一下,“諸皇子年歲都差不多,這個孩子雖小,但聰穎過人,且已出過天花,朕也請藏僧額爾得吉喇嘛為其推過造命,也是極貴的格───這些你不必寫───他的母親佟桂氏人品端莊凝重、敦厚溫和,堪為國母。就這樣定下來罷。”順治一邊思索一邊說:“皇帝太小,當然要立幾位輔政大臣,朕看──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鼇拜這四個就好。” 范承謨一字一句都像刻到了心里,頓時像吃了一劑清涼藥,渾身上下都輕松下來:即使太後怪罪下來,總有這四個人擋在前頭了。心里一寬,下筆也就利落得多和。”特命內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鼇拜為輔臣。伊等皆勳舊重臣,朕以腹心寄托,其勉矢忠藎,保翊沖主,佐理政務。布告中外,咸使聞知。” 順治本來贏弱,今夜心情又特別激動,口授完這篇詔書,臉漲得通紅,伏在榻上,不住地咳嗽。蘇麻喇姑見狀急忙前去端痰孟,倭赫忙起身上前替他輕輕捶背。他卻一把拉住倭赫的手道:“愛卿,你跟朕有些年了,皇帝太小,你要當心些兒!”倭赫此時哪里還撐得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伏地叩頭泣聲道:“奴才敢不以赤誠翊衛幼主!” “不要哭了,“順治勸道,又轉臉問道:“范先生,這四個人,你覺得如何?” 范承謨忙將筆放在筆架上,立起來躬身答道:“回萬歲的話,此四臣皆社稷之臣,萬歲爺聖鑒極明。” 哪知順治卻搖搖頭說:“也未見得如此,然祖制漢臣不能為輔政,范先生及漢臣皆當體察朕之深心。按此四臣,索尼資望德才俱佳,惜乎是老了;蘇克薩哈頗有才具,忠心耿直,敢于任事,卻又資望太淺;遏必隆凡事不肯出頭,柔過于剛,但決不至于生事;鼇拜明決果斷,兼有文武之才,惜乎失于剛躁。四人若能同心同德輔佐幼主,朕也可放心去了。” 夜深了,范承謨已經退出,紫禁城中大雪在紛紛揚揚地下著,萬物都在寒冷的夜中凍僵了,凝固了。壺漏將涸,燈焰已昏,燭台上血紅的燭淚堆得老高,只有遠處”的篤的篤───當”的擊柝聲淒涼地響著。 順治皇帝抬起了淚光閃閃的臉吩咐常昊:“傳旨敬事房,啟鑰開宮,朕已欽從駕人等即刻出宮!”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一、開新篇縱談天下事 辭舊朝忍拋骨肉情     下篇:三、稚齡童玄燁登皇位 蒼髯叟索尼立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