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稚齡童玄燁登皇位 蒼髯叟索尼立誓言  
   
三、稚齡童玄燁登皇位 蒼髯叟索尼立誓言

順治走了,他到五台山當和尚去了,可是,這個消息卻不能讓宮外的人知道,公開宣布的是順治皇爺”駕崩”了,而且,這位皇帝的”大喪”辦得煞有介事。“靈堂,“就設在養心殿。一床陀羅經被,黃緞面上用金線織滿了梵字經文,一襲一襲鋪蓋在皇帝的梓宮───金匱之中。安息香插在靈柩前的一尊鎏金宣德爐內,細如游絲的青煙繚繞在殿內,宣告它的主人靈魂已升到三界之外。一道懿旨傳下,文武百官都摘掉了披拂在大帽子上的紅纓子。禮部堂官早擬了新皇禦極的各項禮儀程序───先成服,再頒遺詔,舉行登極大禮。 巳時初刻,大行皇帝開始小殮。乾清宮外黑鴉鴉肅立著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和各部院的堂官。內務府首席太監吳良輔陰沉著臉站在丹墀下,脖子擰著,上嘴唇壓著下嘴唇,光溜溜的下巴上窩出了一道深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生氣。 其實他心中此時正十二分得意。這個吳良輔原是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府中的長班,自從博爾齊錦被選入宮後,因身邊沒有個得力的人,親王便將他淨了身送進宮去。論身份,他原是皇後陪嫁的太監,所以沒幾年,便做了六宮副都太監。博爾齊錦被黜為妃,雖然皇上瞧著他是鼇拜的干兒子,並沒有難為他,可是到底不如從前了。今日小殮,舉哀之前,輔政大臣們舉行會議時,遏必隆提出由吳良輔任司儀,奏請太後准允。他便因此覺得風頭又要轉了,走路都揚著臉不睬人。 此刻,他心里有點急躁,又有點甜絲絲的。自從博爾齊錦打入冷宮這八年來,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得臉過───議政王傑書、一等伯索尼,還有蘇克薩哈,這些平時從不把內侍放在眼里的親王大臣,還有排班肅立在滴水簷下的一群貝勒、貝子,統要聽他提調。那是怎樣的威風,那是多麼的榮耀! 巳時二刻,六十多歲的索尼───首席顧命輔政大臣至慈甯宮請訓,並迎皇太子愛新覺羅.玄燁到乾清宮成小殮禮。新太後佟桂氏為人寡言罕語,拙于辭令,有些應付不來,便瞧著孝莊太後道:“請母親慈訓。”孝莊太皇太後抬眼瞧時,看到老態龍鍾的索尼泣血伏地請訓,便想到自己一生的遭際:少小入宮,盛壯時喪夫,費了多少周折,經了多少驚險,周旋于多爾袞、濟爾哈朗之間,甚至搭上了自己的貞操,好容易才保住了兒子的皇位,才過得幾天安生日子,便又遭此變故!心里邊一陣辛酸,眼淚早流了下來:“你是先朝老臣,要節哀順變,皇帝堅意長行,這也是沒法子的事。三阿哥聰明是盡有的,你們好好保扶他,他長大自然不會虧負你們!你把我這個話轉告顧命的列位,也告訴他們,我的這個小孫孫我也是保定了的。你們素日知我的本性,惹翻了我也會夠你們受的!就這些話,蘇麻喇姑,你送皇太子去養心殿。” 蘇麻喇姑從閣後拉著八歲的玄燁走來。他好像有點不太自然,給太皇太後和太後各請了個安說道:“皇額娘,我要阿姆一同去!” “阿姆”便是奶媽。孫氏聽到皇太子叫她,趕緊走出來,拉著玄燁的手說:“好阿哥,聽話,從今兒個起,您就是皇上了,不能再任性。阿姆不過是一個包衣奴才,這種地方是去不得的。” “蘇麻喇姑告訴我,無論誰都得聽皇上的,是不是?皇上的話就是聖旨,是不是?現在我就下聖旨:’阿姆陪我去!’”玄燁執拗地說。蘇麻喇姑在一旁抿著嘴發笑,拿眼望著太後。 佟桂氏深感欣慰,也有幾分得意,瞧母親時,孝莊也在點頭微笑。跪在一旁的索尼也是一愣,驚異地望著這個即將君臨天下的小主子。此時看太後點了頭,索尼忙對孫氏說道:“你還不謝恩!” 孫氏見說,隨即跪下向玄燁叩了一個頭道:“奴才孫氏,謝主子恩典!”說完站起身來,玄燁撲上前去,一手拉著孫氏,一手拽著蘇麻喇姑就要出去,慌得索尼連忙起身,以老年人少有的敏捷搶出一步,高喊一聲:“皇太子啟駕,乘輿侍候了!” 乾清宮外的皇親重臣正等得不耐煩。排在第三位的顧命輔臣遏必隆悄悄移位來到第四位輔政大臣鼇拜身旁,先擠了擠眼。他有這個毛病,一說話先擠眼,不擠眼便說不出話───舌頭在口里繞兩圈這才開口:“鼇公,上書房轉來倭赫從承德辦差回來後寫的一份折子,說中堂圈占了八大皇莊的地。你看───” 鼇拜臉上的肌肉繃得緊緊的,正眼也不瞧遏必隆一眼,硬邦邦地頂了回去:“那就請遏公秉公處置吧!” 遏必隆擠擠眼又說:“鼇公,我不是這個意思。折子我處置過了,此等小人造言尋釁原不必與他認真。 “索尼老中堂年歲已高,我看這事就不一定再煩勞他了。” 對這樣的人情,鼇拜不能不買賬了。他回過頭來看了一眼一本正經的遏必隆,微微笑道:“多承關照,遏公高情,改日容謝。” 遏必隆會心地點點頭:“這種事可一不可再。”口里說著,眼睛卻望著肅立在階著的顧命大臣蘇克薩哈。鼇拜看了一眼蘇克薩哈,冷笑一聲點了點頭。 “皇太子駕到!”吳良輔亮著嗓門高喊一句,眾官員立時低頭垂手站好。遏必隆也趕緊回到自己的位置。 在乾清宮西永巷,蘇麻喇姑和孫氏將玄燁扶下肩輿。玄燁童心好奇,見院內殿前站滿了人,便急著要進去。蘇麻喇姑對著他耳朵低聲說:“就要做皇上了,不要孩子氣,要慢慢地走,越尊嚴越體面!”說完便同孫氏一同跪送玄燁進內。 索尼作前導,帶著玄燁慢慢穿過筆直的甬道。禦前侍衛倭赫、西住、折克圖、覺羅賽爾弼,腰懸寶刀,亦步亦趨。當走過吳良輔身旁時,倭赫盯了他一眼,看得吳良輔頓時矮了三分。 倭赫是內侍大臣飛揚古的兒子,順治八年做了禦前侍衛,順治一日也不能少了他在跟前。皇後被黜時,吳良輔擅自把禦賜她的一柄如意偷了出來,被倭赫拿住,打了一頓漏風巴掌。吳良輔到順治那里哭訴,哪知順治卻說:“他是有良心的,不乘人晦氣作踐人。”正因這一段因緣,他對倭赫恨之入骨。 君臣六人上了殿階,索尼上前撩袍跪下,三大臣也都長跪在地。索尼高聲道:“請皇太子入殿成禮!”說完一回頭,見鼇拜趨跪之間,竟與自己並列在前,等候玄燁入殿,遂回頭低聲而嚴肅地說:“請鼇公自愛!” 鼇拜一向對他畏忌。索尼現在雖老得龍鍾不堪,但誰都知道,當年他金戈鐵馬,雄風蓋世,連睿親王多爾袞的賬都不買,憑這點老威風,三朝元勳的牌子,從沒有人敢碰摸過。所以在索尼面前也只好收斂一點。他憋著氣跪退了半步。這時廊上廊下,丹墀內外的群臣,見他們跪了,也都忙著跪了下去。 玄燁踏進殿內,西暖閣中素幔白幃,香煙繚繞,十分莊重肅穆。中間的牌位上金字閃亮,上書”世祖體天隆運定統建極英睿欽文顯武大德弘功至仁純孝章皇帝之位”───這便是順治了。按照索尼預先吩咐的,玄燁朝上行了三跪九叩首的大禮,早有內侍捧過一樽禦酒,玄燁雙手擎起朝天一捧,輕酹靈前,禮成起身。看著這個場面,索尼想起先帝在時的知遇之恩,如今人去殿空,杳如黃鶴,人生意趣索然罄盡,由不得老淚縱橫哭出聲來。在場的太監、王公貝勒一見舉哀,忙搶天呼地齊聲嚎啕───這就算”奉安”了。 從此刻起,皇太子便算送別了”大行皇帝”,在靈柩前即位了。吳良輔拂塵一揮,早有鴻臚寺贊禮官出班唱儀,百官鷺行鶴步,趨前跪拜。玄燁端坐在黃袱龍椅上接受朝拜。從此,中華泱泱大國,一十八行省,一百兆眾生,便歸了這八歲的”康熙爺”來掌管。 康熙耐著性子接受了賀禮,慢慢站起身來,走到四位顧命大臣前面,將他們一一扶起。一邊扶一邊問:“你叫索尼?”“你叫蘇克薩哈?”“你叫遏必隆?”“你叫鼇拜?”四人一一頓首稱臣。康熙道:“先帝大行之前曾說,你們都是滿洲豪傑,是忠臣。要朕聽你們的話,你們就好辦事了!” 四人一聽,先帝有此遺命,不勝感激涕零,只因是在新皇柩前即位的喜日子里,不敢哭出聲來,只是抽咽唏噓。索尼以頭碰地,回頭對他們三人說:“先帝待我們如此恩重,何以為報?今日嗣君登極,我們四人應當共同立一誓言:我等奉先帝遺詔,保扶幼主,當竭忠盡智輔佐政務,不私親戚、不計仇怨,不結黨己、不受賄賂、不求無義之富貴,惟以赤誠爺仰報先帝大恩。若各為自身謀私,違此誓言,天誅地滅,短命慘死。爾等願立此誓否?”蘇克薩哈和遏必隆齊聲回答:“願!”鼇拜雖嫌索尼多事,也只好隨著二人答道:“願!” 康熙不甚明白這些半文半白的話,就連方才自己說的,也是蘇麻喇姑路上教的。但那一連五六個“不”卻是明白的,是極好的話,于是沉穩地點了點頭說道:“好!你們可以跪安了!” 四大臣和議政王帶著眾官退下。康熙皇帝如釋重負,一下子又變成了天真活潑的孩子,也不吩咐隨駕扈從,便一蹦一跳地跑了出去,倭赫幾個忙不迭地追上了他。康熙邊跑邊擺手道:“你們不要來!”說著一溜煙繞過琉璃影壁,直向跪在甬道上的阿姆孫氏和蘇麻喇姑身邊撲去。 見康熙跑得太快,孫氏急得喊叫:“我的老爺子,當心磕了牙!”康熙卻像沒聽到這話似的,一邊跑一邊格格地笑著:“起來起來!我回來了!”說著一頭紮進孫氏的懷抱。旁邊的蘇麻喇姑為他一邊整理後襟一邊說道:“現在是皇上了,不能再’你’呀’我’呀的,應該說’朕’回來了。” 康熙笑道:“坐了半天,真把人拘束壞了,帶我去見太皇太後和皇太後吧。”孫氏親昵地在他臉上輕擰了一把道:“老爺子今兒個露臉,我抱著你去!”說著一把將康熙抱起來,三個人說笑著向慈甯宮走去。四個小太監聖駕去了,飛跑過來跟在後邊。剛轉過一條巷口,只聽有人厲聲喊道:“放下!” 三個人都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原來是副都太監吳良輔站在面前。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奉詔來勳臣保幼主 拂袖去仙山伴青燈     下篇:四、俏曼姐薄怒懲閹宦 小皇上嬌憨慰慈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