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四、俏曼姐薄怒懲閹宦 小皇上嬌憨慰慈顏  
   
四、俏曼姐薄怒懲閹宦 小皇上嬌憨慰慈顏

八歲的小皇上康熙登基即位,下朝回來,由奶娘孫氏抱著,蘇麻喇姑陪著去見太皇太後。剛轉過一條巷口,就聽有人厲聲喝道:“放下!”三個人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原來是太監吳良輔站在面前。 吳良輔先向康熙賠了個笑臉,板起面孔沖著孫氏訓斥道:“這樣子抱著皇上滿宮里跑,成個什麼體統?”孫氏素來溫順老實,見吳良輔臉色鐵青,有點害怕,訕訕地放下康熙,說:“皇上還小……” “小?小也是皇上!你以為是你自家的孩子嗎?”看到孫氏竟敢回口,吳良輔越發惱怒,大聲吩咐小太監:“去,把慈甯宮首領太監李明村叫來。” 康熙一時還沒有弄清是怎麼一回事,見小太監”紮───”地地聲要走,忙喊:“回來!”卻又不知說什麼好,只拿眼望著神色嚴肅的蘇麻喇姑。 蘇麻喇姑先跪下請旨說:“皇上,這件事交給奴才來辦可好?”康熙重重地點了點頭說:“朕叫你辦!” 蘇麻喇姑這才轉身說道:“吳良輔,誰許你在主子跟前大呼小喝的,擺什麼臭威風!” “你一個下五旗宮女,知道什麼規矩?”吳良輔當即頂了回來。 “宮女?”蘇麻喇姑冷笑一聲,“現在我是欽差,你跪下!” “嗬?”吳良輔脖子一擰,剛說了一句“你不───”,“配”字尚未出口,蘇麻喇姑揚手一掌,吳良輔臉上就著了一記清脆的耳光,“老主子剛剛大行,你就敢蔑視皇上!奉旨,要你跪下!───主子,要不要這樣?” 康熙回過神來,才想到是要他降旨,忙說:“跪下,掌嘴五十!” 吳良輔見康熙發話了,這才無可奈何地跪下。一個小太監忙上前挽袖揚手要打,蘇麻喇姑喝道:“我獻什麼殷勤!主子是要他自個掌嘴!你就在這兒數數兒───老爺子,太皇太後和皇太後還等著您呢,咱們去吧!”說著三人揚長而去了。 吳良輔被蘇麻喇姑這麼蠻不講理地一鬧,氣得眼里冒火。看著他們走遠了,旁邊的小太監還在等著數他自掌嘴巴,由不得羞怒交加,霍地站起身來,一掌打了小太監一個滿臉花:“該死的畜生,你也敢作踐我?” “干哥,算了吧,和這種東西計較什麼呢?”吳良輔回頭一看,原來是鼇拜的侄子,侍衛訥謨讓在身後。訥謨格格一笑:“鼇中堂今晚請客叫你回府一趟,輔國公班布爾善、泰必圖侍郎、濟世大人都在。怎麼樣,來不來?───想出氣,容易得很!”吳良輔狠狠地點了點頭,對小太監喝道:“滾!” 一天歡喜被吳良輔攪了,康熙很覺掃興。孫氏和蘇麻喇姑隨在後邊,也是心事重重。孫氏本想乘今兒個萬歲爺登極,心里高興,就便兒把兒子魏東亭的事說一說,把他巡防衙門調過來當差,一來將來有個出身,二來母子也得常常見面。她的這個想法,也曾和蘇麻喇姑嘀咕過。她知道,這姑娘雖說才十五歲,卻是太皇太後、皇太後跟前第一個得力的紅人,模樣不必說,心思更聰明得很,一句話頂自己十句!不想遇了個倒黴的吳良輔,倒不好再開什麼口了。蘇麻喇姑深知就里,卻不言語,一路默默地想:這吳良輔今兒吃了什麼藥?這麼膽大!想著,卻搶先前一步,笑著對康熙說:“萬歲爺甭生這些小人的氣。今兒要討個吉利,回頭見了太皇太後和皇太後要歡歡喜喜的,啊!”康熙聽了點點頭,快步走進了慈甯宮。 太皇太後和皇太後一個歪在榻上,一個斜坐在下首案前,桌上擺了許多細巧茶食,早就在等著康熙進來。一見康熙穩穩重重地走來,後邊蘇麻喇姑和孫氏腳踏”花盆底”、手持黃絹絲帕亦步亦趨,二人相視一笑,不約而同地想:滿像個天子嘛!” 康熙朝上請了安,太皇太後一把將他拉過來摟在懷里,問長問短:“我的兒,天這麼冷,沒著涼吧?你皇額娘預備了這麼多好的東西,揀能克化的多吃一點兒!” 聽母親這麼說,皇太後吩咐:“蘇麻喇姑,把那件紫貂裘找出來給皇帝穿───聽張萬強說,今兒個你這小人兒當了一天大人,也真難為你了!” 孫氏忙湊趣兒說:“哎呀呀!那麼多人,那麼大的排場!我跪在旁邊心里都直打顫顫。全虧了老爺子是真命天子,才鎮得住,體體面面地,就把事兒辦了!” 蘇麻喇姑取出紫貂裘來,慢慢給康熙披上。康熙到鑲金大玻璃穿衣鏡前照了照,很合體,便大大方方走到兩位老人跟前說:“這裘穿上很好,謝謝皇額娘!” 佟佳氏忙說:“坐著吧。”轉身對太皇太後說道:“這些天為順治爺的事,大家都忙得心緒不甯。我看皇帝還該找個合適師傅才是。已經八歲了,該讀書了。”太皇太後點頭笑道:“是呢,我也在想這件事,前幾年讀的那幾本書都是蘇麻喇姑教的,現在得找個學問師傅才成。不過這事也不能太急,留心瞧著那品行端正,學問淵博的人再說。眼下皇帝跟前要添個得用的人,我看就把蘇麻喇姑指給他,早晚侍候也放心些───曼姐兒,你可聽著了?” 蘇麻喇姑忙蹲身施禮答道:“尊太皇太後、皇太後懿旨!只是奴才還有下情,不知當說不當說?” 太後忙問:“什麼話?” 蘇麻喇姑道:“奴才跟萬歲爺,只能管個知疼著熱的。萬歲爺當下最要緊的是調幾個能干的心腹侍衛。不是奴才斗膽,萬歲爺到底年紀還小。古語說:’人心難測’,難道這麼多的朝臣、侍衛里頭就沒有使壞心眼的……” 一席話說得兩宮悚然變色。太皇太後忙問:“這話從何說起?外頭有些什麼風聲?”蘇麻喇姑便原原本本地將方才吳良輔喝駕的事稟報了二位中宮。 太皇太後聽了忙問:“這吳良輔是怎麼回事?還在六宮都太監之上?” 太後見問,忙起身賠笑回話:“論理這事曼姐兒和孫婆也孟浪了些。不過這吳良輔原是鼇拜輔臣的干兒子,瞧這點情面,一向沒有難為過他。上次召見四輔臣時,商定外頭的事兒托了索尼,宮內領侍衛大臣是鼇拜作主。老佛爺不用擔心,他有什麼能為?作了亂子橫豎有倭赫他們幾個呢。” 太皇太後聽了默然不語,良久才說道:“曼姐兒心地細,所慮極是。不過皇帝也累了,這事先就說到這里。曼妮子,去侍候他歇著罷。” 康熙向兩位老人跪了安,起身隨著孫氏和蘇麻喇姑走了幾步,忽又回身說:“太皇太後,皇太後,大赦詔旨不知明發了沒有?” 太後聽說不禁失笑,忙道:“喲,真像個皇帝樣,剛剛登基就知道操心了。去吧,要那四個顧命大臣干什麼呢,索尼他們上次奉詔時都已安排好了。”康熙聽了方才無話,隨著蘇麻喇姑和孫氏去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三、稚齡童玄燁登皇位 蒼髯叟索尼立誓言     下篇:五、史鑒梅賣藝京城內 魏東亭認親柳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