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十七、議大事忠良奉密詔 謀篡位奸佞施毒計  
   
十七、議大事忠良奉密詔 謀篡位奸佞施毒計

雖然康熙下昏,不許他們護侍,可魏東亭怎能放心呢。他暗暗跟從禦駕,直過了乾清門,見康熙已平安進了永巷,方才轉出午門,打馬飛奔索額圖府。 索額圖尚未回來,但門上的人掌著燈,顯然在等候著,見魏東亭深夜造訪,都覺意外。門上領頭的戈什哈趙逢春連忙迎出來笑道:“魏爺好興致,這個時候,還來!大人出去還沒回來呢!”魏東亭笑道:“沒回來我就候著。”說著,便往里邊走。 趙逢春囁嚅道:+大人今夜說不定就不回來了。”魏東亭心里暗笑,一邊脫去油衣抖水,一邊道:“未必回來,那你們等誰呀?”趙逢春被問得無話可講,忙笑著說:“大人既要等,就請到這邊房里來,換換濕衣服,兄弟聊備水酒,以消長夜。”魏東亭只好隨他進了西門房。 剛換了干衣服,便聽大門外有了動靜,趙逢春見他側著耳朵聽,笑道:“哪里便回來了!來來來,燙酒燙酒!”正亂時,聽得外頭索額圖吩咐門上:”今晚我要與熊大人長談,除魏軍門外,一概不見!” 魏東亭笑著對趙逢春說:“難為懷遮掩!今晚後堂宴會,卻也有鄙人大名在內呢。”趙逢春不好意思地笑道:“小人不知,請多恕罪。” 索額圖、熊賜履、魏東亭落座在豐盛的筵席前,一邊隨意吃酒,一邊開始了密議。 索額圖手按酒杯,壓低嗓門道:“鼇拜恃功欺君,擅戮大臣,其心叵測!聖上百般撫慰,望其改惡從善而終不悔悟。我奉聖上密詔,總司除奸之重任。”熊魏二人忙低聲回答:“惟大人之命是從!” 魏東亭飲了一口酒,問道:“聖上何不明降諭旨,公布他的不赦之罪,將其明正典刑?”熊賜履沉思道:“這不成。鼇拜此時權高勢大,內外乙腹密如羅網,即是南方統兵將士也多有他的門生故吏。明發詔諭,要是他不肯奉詔,激起事端,後果不堪設想……更可慮的——”說到這時便不言語。索額圖忙道:“東園,我等既圖軍國大事,便當以精誠相見,千萬不能有所顧忌。” 熊賜履站起身來,以手指沾酒在桌上劃了“吳、耿、尚”三個大字,又一揮抹掉,問道:“兄弟愚見,不知以為然否?” 索額圖連連點頭,魏東亭卻不以為然:“此慮似嫌太遠,須知平西王雖與鼇拜互有勾結,其實各有異志。擒誅鼇拜去一政敵,怕正是他盼之不及的呢!” 熊賜履心想,這也是一面理兒,但怎樣才能既誅除鼇拜,又不至引起各方的不安呢?想了許久,不得要領,于是笑道:“當日關漢卿有小令云:‘髡鴉,臉霞,屈殺了將陪嫁。規模全是大人家,不在紅娘下。巧笑迎人,交談回話,真如解語花。若咱,得她,倒了葡萄架……’”說完三個人齊聲大笑,氣氛頓時輕松了許多。 索額圖埋怨道:“這是什麼時候,你還有心取笑。”魏東亭忙道:“雖是取笑,卻也是實話,咱們就是商議怎樣既要‘得他’,又不能‘倒了葡萄架’。”一句話說得大家又陷入沉思之中。 半晌,魏東亭起身踱了兩步道:“以在下拙見,似有上中下三策。” 索額圖眼一亮向椅上一靠道:“願聞其詳。” “一”,魏東亭道:“精選俠義烈士,乘其不備之時掩而殺之。事成則由皇上降旨明布其罪,事敗則由我一身當咎,此乃上策。” 索額圖搖頭道:“鼇拜身懷絕技,武功高強;扈從如云,戒備森嚴,況且一時之間我們也難以募得許多勇士,如若萬一不成,再生別計更不易成功。這是險著。”熊賜履道:“請講中策”。 “由索大人置酒偽稱為母祝壽,邀其入府,用毒酒鴆殺了他!” 索額圖蹙眉道:“兄弟倒也想過此計策。不過鼇拜素來詭詐多疑,兄弟我自己做壽,兩次邀請均不赴宴。如其肯來,那倒是好。”熊賜履笑道:“請講下策聽聽何妨?” 魏東亭道:“由聖上擇一節日,大宴群臣于宮中,待他入朝赴宴時,突發明詔,著殿前侍衛掩而執之——就這麼一刀!”他下手用力一切,“不信誰敢異議!” 索額圖輕拍桌面答道:“殿前侍衛中他的親信昆多,倘若反戈向上,恐聖上危矣!”熊賜履噴一口煙道:“這也是不成的。” 三計皆不可用,魏東亭很是掃興,呆呆坐下,忽然心里一動,說道:“不由聖上明詔,二位哪個敢摔杯為令,魏東亭甘冒萬死誅此國賊!” “這叫鴻門宴,有點意思了。”索額圖微笑道:“兄弟便願做這摔杯之人。”話音剛落,熊賜履連連搖手道:“使不得!這叫不問而斬,擅殺大臣。朝臣難免議論聖上,也是要‘倒了葡萄架’的。” 魏東亭甚覺窩囊,冷冷問道:“那麼依大人之見呢?” 熊賜履夾起桌上魚翅送入口中,慢慢嚼著,好一會才道:“鼇拜雖有司馬昭之心,但要數說他叛逆的實跡卻是甚少。掩殺之計從眼下說,一定會弄亂朝綱,這就所失大多——還是要想法子在‘拿’字上下功夫,審明實據,詔告大下,明正典刑才是萬全之策。” 這確是老成謀國之言。索額圖聽得不住點頭,尋思一陣,問魏東亭道:“虎臣,聖上欲除鼇拜,這是定下了;鼇拜現對聖上究竟是怎樣想的?知已而不知彼,非全勝之道啊!”魏東亭答道:“鼇拜視聖上如無知小兒,篡弑之心肯定是有的。” 熊賜履拊掌笑道:“著!這句話後半句乃是廢話,前半句卻大有用場。”一句話說得二人詫異,索額圖笑道:“老夫子請批講清楚。” “鼇拜自視甚高,此是他致命之處。”熊賜履道:“彼視我主力無知小兒,何妨將計就計,佯示彼以無知,乘其不備,掩而執之,付有司審明罪條,以律治罪。” 魏東亭目光炯炯,問道:“怎麼著手呢?” 熊賜履方欲答話,索額圖忽然興奮地將雙手一合道:“有了!可否由虎臣暗地選少年子弟,專陪皇上作童子游戲,比如作布庫什麼的。鼇拜必不為備,乘其落單之時,或于朝路,或于殿中——”他雙手猛地一卡,“還怕他飛了不成?” “嗯,好。此計甚佳。”熊賜履點頭笑道。“然有幾處尚須未雨綢繆。一,宮中人事冗雜,千萬不可聲張,我們三人也須共同發誓;二,慎選人員,甯精勿濫;三,要周密策劃,一旦時機成熟,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速擒拿。——一旦事情有變,我三人同受其戮,決無怨言。”他扳著指頭一件一件說完,目光如電,盯著索額圖問道,“大人以為如何?” 索額圖聽後,屏常興奮,眼中放出異彩,騰地站起身來,從桌上撿起三支木箸,一人分發一支,自己正了衣冠,屈膝長跪。見他如此莊重,熊、魏二人跟著也跪在身後,但聽索額圖發誓道:“臣等恭奉聖上密諭,共商大計,掃除奸賊,匡扶大清,若有異心,猶如此箸!” 說完,“咔”地一聲折斷了筷子,將斷筷蘸了燭油焚著了。魏、熊二人也都如法盟了誓。三人呆呆地看著地上的筷子燃成灰燼才緩緩地站起身來。 訥謨當夜離開了康熙。心頭仍在突突亂跳。他手按腰刀在雨地里徘徊,一再追憶當時的情景:我拔腰刀時,康熙到底瞧見了沒有呢?” 冰冷的雨水澆得他全身濕透,衣服都貼在肉上,一陣風吹過,他打了一個哆嗦,“萬一他瞧見,又裝作沒瞧見呢?”他不敢往下想了,折身向景運門急走過去。穆里瑪早在那里候著他,見他過來,沒好氣地問:“你到哪兒挺尸去啦?都聽到了些什麼?”訥謨只籲了口氣,搖頭道:“雨太大,又有雷聲……好像是說姓魏的小子從駕有功,晉了個三等侍衛。” 穆里瑪眼珠子轉了轉又問:“都有誰在?” “看不清楚,”訥謨搖頭道,“見有兩個人,一個是熊賜履大人,還有一個躲在燭影後邊,恍恍惚惚的。”穆里瑪道:“你就在這守著,不信他們不打這兒過!我去稟告中堂。” 訥謨口里答應“是”,待穆里瑪一去,便帶了眾人到乾清門東的幾間配房里躲雨去了。他並不是累,也不是怕冷,一是心里生氣,二是他也實在怕再見到方才那二位大臣——方才他欲行刺康熙時,就曾瞧見熊賜履和魏東亭出來,才急中生智,解下油衣給康熙披上的。閃電下,魏東亭的那副架勢至今還在他眼前晃動。他實在怕再見到他們。 約莫一個時辰後,雨小一點了,穆里瑪走來喚他:“走吧,中堂在家里等著回話呢!”訥謨說:“他們還沒過去嘛。”穆里瑪不耐煩他說:“不用等了。中堂已經知道都是誰了!” 回到鼇府,鼇拜、班布爾善,濟世、塞本得,葛褚哈、泰必圖、阿思哈等人正在後花廳里坐著,有的捧著茶杯吃茶,有的拿著煙袋吸煙,滿廳里云霧繚繞。 見他叔侄進來,相互交換了一下眼色,仍是鼇拜先開了口:“這麼大雨,皇上召見姓魏的,說了些什麼啊?” 穆里瑪回頭看訥謨。訥謨心里七上八下的,停了好一陣子才回道:“沒什麼大事,好象說因他從駕有功,升遷為二等侍衛……” 鼇拜感到有些意外,便又追了一句:“他們別的沒講什麼?”訥謨搖頭道:+聽不清楚,不像有什麼大不了的事。”鼇拜點頭道:“嗯,你們也坐下吧。” 班布爾善捧著水煙袋搖頭道:“這事一定與中堂有關。”他笑了笑,掃視一眼屋里的人,接著道,“咱們倒不妨來揣摩一下,黑天沒日頭,叫上熊賜履、索額圖召見一個包衣奴才,老三也實在大煞費心思了。” 一句“老三”叫出了口,座中人無不變貌失色,連鼇拜也覺得很不習慣。訥謨驚駭之余,反倒舒了一口氣,他今晚在文華殿前行刺康熙,並未得到鼇拜的首肯,實在是當時條件太好,靈機一動陡起的殺心,並未思及後果。現在班布爾善的一句“老三”出口,他便明白,這也不過是遲早要發生的事。寬慰之余又感到奇怪,這班布爾善自己便是皇室宗親,皇帝完了,他有什麼好處,何苦也泡在這性命攸關的事兒里頭? 見眾人並無反應,班布爾善索性放肆他講起來:“自古致危之道有三,中堂具而備之,如不早作打算……” “老兄,”濟世放下鼻煙壺,欠身說道:“請道其詳。” 班布爾善見鼇拜一聲不響,專心聆聽,便接著道:“功蓋天下者不賞——並不是不想賞,實在是無物可賞,只好賜死;威震其主者身危——其實只要內心相安,也就可以不危。臣強而主弱,就難得相容了;權過造比者不祥——是遭了造化的忌,權柄越過了主子,主子便要除掉你。” 旁坐的泰必圖暗暗佩服:“這老兒讀過幾本書,肚里有貨兒。”卻也被他這句話嚇得狂跳幾下,脫口而出問道:“難道就沒有解救之法?” “有啊,”班布爾善冷笑一聲,“解兵權,散余財,辭官爵,返故里,可保為富家翁。” “這只能保得一時,”濟世搖頭道,“過不上一年半載,不知哪一位大老爺興起,列你幾條罪狀,不死也得流放到烏里雅蘇台!” “依你二位的話,”鼇拜冷笑一聲道,“兄弟只好坐而待斃了!” 班布爾善接口便道:“坐則待斃,不坐便不斃。” 鼇拜道:“好!怎麼個‘不坐’法?” 班布爾善來到桌前,提筆在手心里寫了一個字,攥起手來道:“兄弟已有良方,諸位也請各自寫了,大家再伸出手來看。” 鼇拜率先起身接過筆,不假思索地在左手心一揮而就,繃著臉坐下,接著幾個人也都次第寫了。輪到泰必圖,先在左手心抖抖索索寫了一個字,想想不妥,又左手提筆在右手心寫了一個+隱”字方才將筆放下。 九個人一齊湊到燈下伸出手來,卻見一色兒都是“殺”字,不由得相視一笑,鼇拜頓覺得精神一振,大聲吩咐道:“擺酒!” 斑布爾善忙道:+驚動的人多了!不如叫貴府戲班子來演唱一番,咱們只管喝茶議事。” 這真是一場別開生面的議事會,西花廳外是淙淙大雨,疾雷閃電不時劃破夜空,隔岸的水榭上錚錚嘣嘣的琵琶聲和著清脆的歌聲,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屋里眾人還不時地被妖柔的曲調聲所吸引: ……多虧了散宜生定下了煙花計, 獻上個興周滅商的女妖娃。 一霎時蚊龍掙斷了金枷鎖, 他敢就搖頭擺尾入煙霞…… 濟世翹著二郎腿一擺一擺地拍著板眼,聽到這里,不由歎道:“這調子雖俗,說得可也真切到了十分——蛟龍掙斷了金枷鎖,好!” “貼切之至,”班布爾善點頭道,“只可惜當今再定‘煙花計’怕是不成的了。” 穆里瑪嘿嘿一笑說道:“老三才十四,怕還不懂風月呢。” 鼇拜瞪了他一眼:“你除了通風月,還知道什麼?”穆里瑪紅著臉一聲不敢言。班布爾善見他臉色尷尬,便道:“不要聽戲了,咱們趕緊議正經事吧。” 濟世咳了一聲,笑道:“班公方才論述了‘三危’,兄弟聽了真有點毛骨悚然。既然我等所見略同,請班公再講講怎樣著手吧!”班布爾善道:“無外乎‘廢、毒、禪’三個字。穆里瑪想了想,撲哧一聲笑道:“廢和禪還不是一碼事?” “豈止不同?”班布爾善笑道:“差得簡直太遠了。‘廢’與‘毒’之後,所立的仍是愛新覺羅氏;‘禪’就是禪讓。到那時,鼇公就得出來收拾殘局了。”鼇拜連忙起身對座中諸客團團一揖,道:“實因當今聖上昏幼無知,受蒙于群小,見忌于功臣,鼇拜欲行大計,並非為我一姓一己之榮。愚以為‘禪’字可以免議。況且,鼇拜世受皇恩,于心何忍?” 濟世朗聲說道:“天與弗取,反受其咎!中堂不可操婦人之仁,誤了天下蒼生!”鼇拜轉身盯著班布爾善道:“自古龍風有種,鼇拜德薄能鮮,出身微未,還是我們公推一人為主好些。” 班布爾善見他如此裝腔作勢,生搬硬套三國,暗中好笑:“陳勝為王。曾云:‘帝王將相,甯有種乎?’今中堂之處境退則不生,進則可成,並無抉擇余地,況中堂總攬朝綱,天與人歸,又何必疑慮重重!”一番慷慨陳詞,說得人人精神抖數,鼇拜也聽得入了神。 穆里瑪一想到鼇拜登寶,自己起碼能弄個郡王,覺得渾身燥熱,將袖子一挽,先說了一聲:“好!”但見鼇拜不動聲色,倒不敢再接著胡說了。 鼇拜不吭聲,算是默許,接下來的問題便是如何“禪”。此時人們才意識到,班布爾善確實是久已蓄謀,胸有成竹,都佩服他的工于心計。 班布爾善朝泰必圖點頭笑道:“這也罷了,不論用什麼法子,成功便好,就眼前而論,我以為要急辦三件事。”鼇拜忙道:“請講。” “第一,”班布爾善眯著眼,伸手屈下食指,“中堂可修書三封,分寄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微露對朝廷不滿之意,點到即可,不必深言。”他慢慢屈下中指:“其二,巡防衙門掌著禁宮外守衛大權,還有九門提督吳六一,要派妥當的人去收買他,即使不能為我所用,能守中立便好!再其三——”他又屈下拇指,“乾清宮是老三處置軍務、政務重地,宿衛侍臣,一定要派最靠得住的人去。” 濟世柑掌而笑,說道:“可謂神算無遺!有此三條,不論大事緩行急行,大權在握,勝券可操。” “至于,‘大事’如何著手,還需再議,今晚是難以說完的了。”班布爾善說罷目視鼇拜。鼇拜會意,便向廳前臨水一邊推開了所有窗子,親手卷起了湘竹長簾。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十六、耽風流明珠遇凶險 勤王事虎臣邀聖眷     下篇:十八、皇恩重侍女明心志 友情厚鐵丐逢聖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