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二九、索命急鼇拜露猙獰 應對巧素秋脫困厄  
   
二九、索命急鼇拜露猙獰 應對巧素秋脫困厄

鼇拜搜查索府撲了空。悵然而歸,又氣又惱,在路上就吩咐歪虎道:“且不必回府,你飛馬先報班大人,說我這就去見他。”歪虎答應一聲,打馬飛奔而去,等鼇拜來到班布爾善府邪時,左旁門早已打開,獨眼兒劉金標正在門前迎候。大轎一直抬進二堂才停下。鼇拜坐到太師椅上,不等班布爾善開口說話,便說道,“這是怎麼回事,連個人毛兒也沒查出來,虧你這智多星還事前派人打探過。” 班布爾善身穿紫絨繡袍,腰間也不系帶子,一只手在背後輕撚辮梢,一只手撫摩著剃得發亮的腦門,陷入深思之中。搜府落空,他已聽歪虎稟了個大略,心下不免驚疑。只是他的城府頗深,沒有露出聲色來。良久,他唏噓一聲道:“鼇公,不知你想過沒有?在此之前,你尚可退居為隱士。如今這著棋已走到這一步,真是再無退路了。” 鼇拜大笑:“要什麼退路?曹操也是英雄!如今沒了劉玄德、孫仲謀,還有什麼可怕的!”班布爾善也笑道:“雖無孫劉,但也無漢獻帝,您可大意不得喲?” 這倒是真的。鼇拜頓時改容道:“此言甚當,依你之見,老三今日究竟在哪里?”班布爾善道:“此事不必查考了。明明探得老三每日都去索府,今日又有人親眼瞧見小轎進去,卻撲了個空,看來一定是走露了風聲。要緊的是,風是怎麼透出去的,是誰把風透出去的。從昨夜到現在,還不足十二個時辰,竟是如此之快,倒是需要深思啊!” “嗯,照你這麼說我府中定有奸細,這奸細究竟是誰?”鼇拜沉思有頃方道:“要不要找濟世來一齊議議?” “濟世學問是好的。”班布爾善道,“若要尋章摘句、引經據典可找他來,可對這種事,他能迂闊得出來麼?——其實也不必向遠處找,只在中堂周圍的人中查找即可。” “你是說素秋?”鼇拜頭一個疑到的就是她。但想了想又搖搖頭自語道:“不會吧!她連二門也難得出去呀。” 班布爾善冷冷一笑道:“鼇公怕是愛其美而不知其奸吧!我雖于武學一竅不通,可還記得鼇公曾說過,她走路無聲,似乎輕功極好。她若是武林女傑,怎見得就出不了您的二門呢?” 平日隨口一句話,班布爾善便記得如此真切,鼇拜不得不佩服他用心之深。當下點頭道:“放心,不管她是美是奸,我有辦法總要弄個水落石出!”班布爾善道:“好!方才鼇公提到‘老三上哪里去’的話,雖不是頂要緊的事,卻也不可忽略。愚意狡兔尚有三窟,誰能保他只有索府一處呢?” “班大人真有你的,好好好!我左右無人能比得上你,此事只有拜托你了。”說完便扛轎回府。 雖然是金秋十月,北京的天氣已是轉冷。這一天吃過晚飯,鼇拜和榮氏夫人便都在後堂正寢間說閑話、消食兒。這些天來,接連發生的許多事,使鼇拜身心勞瘁,便歪在躺椅上懶散地伸了腿,由橘繡和彩屏捶著。鼇拜漫不經心地對素秋說:“素秋,你去鶴壽堂,把屏風後邊櫃上那個金匣子拿來。” 鑒梅心口頓時一緊,見鼇拜眼皮微微一張,忙答應了一聲“是”,便抽身去了。榮氏笑道:“這會兒想起那匣子來了。”鼇拜笑道:“那是上等參精冰片散!祛燥補氣寬中消毒。這會兒都是自家人,拿來大家都嘗嘗!” 正說著,鑒梅已捧著匣子回來,不知鼇拜為什麼忽然間想起它來,又為什麼偏偏指派自己去取。手里捧著心里卻突突直跳,像是里頭關著魔鬼。——她竭力鎮定自己,神態自若地說道:“老爺,就放這兒罷?” 鼇拜的眼皮一動不動,吩咐一聲“打開來。” 鑒梅把匣子拿在手里左右擺弄,裝著找不到打開消息兒的樣子,翻過來掉過去端詳了好一陣子,才輕按匣子下頭一個餾金銅釘,那匣子“叭”地反彈開來,她驚得幾乎把匣子掉在地下。鼇拜哈哈大笑,對榮氏和彩屏幾個丫頭道:“就憑這個本事,你們誰能比得上這位素秋姑娘?” 他接過匣子,“叭”地一聲又扣上了,遞給榮氏。榮氏夫人把水煙袋交給橘繡拿著,接過匣子反複細看,扣弄了半天,也學著鑒梅的樣子猛按金鈕,那匣子卻紋絲不動。幾個丫頭傳過來,遞過去。個個漲紅了臉,竟真地沒有人能打開匣子。鼇拜笑道:“你們有甚麼用,這是要功夫的!沒有內功,便就知道了哪兒是消息兒,也是打不開的!” 此時,鑒梅深悔自己剛才太冒失了,囁嚅答道,“老爺,我原是江湖賣藝的身份,我雖說沒什麼‘內功’,可既然端了這飯碗,一點勁道沒有哪成啊!” 鼇拜似乎沒聽見,又把匣子打開,取出那個紙包兒抖開來,將一包藥全都倒進茶壺中:“素秋,你給大太和大家都斟上一杯,我的這杯茶也給換過。” 鑒梅幾乎驚傻了,她只覺得腦子里嗡嗡亂叫。顫抖著雙手給各人斟了一杯。因為內心緊張,在倒鼇拜那杯殘茶時,差點連杯子扔出去。鼇拜乜斜著眼瞧見,心里想:“班布爾善有眼力,這賤人果真心里有鬼!” 他端起杯子一飲而盡,笑對榮氏道:“你們也都嘗嘗,味道不壞麼。”又轉身對丫頭們道:“大家都嘗嘗嘛!”榮氏便笑著喝了,丫頭們也各自喝完了。唯獨史鑒梅端著杯子,呆呆地瞧著大家。 “史鑒梅?”鼇拜突然不叫“素秋”了,那神情就像一只抓到了老鼠的貓,要把獵物的掙紮之態欣賞夠了,才肯下爪子捕殺。“你臉色不好呀!唔,干什麼要抖呢?你該裝作失手打了茶盅兒才對嘛!——這麼沉不住氣,餡兒也露得太早了點罷?”鼇拜嘻嘻笑著,“我們大家都活不成了,你該高興才對呀,干嗎失魂落魄呀?” 一語既出,不僅滿屋變色,連榮氏也看出“素秋”的失態來。鑒梅到了這一步,到定下心來,道:“老爺這是什麼話,奴才不明白。” “不明白?”鼇拜冷冷說道,“你想偷我的藥沒能成功,想不到我自己換了藥,是麼?” 這句話,倒給了鑒梅以可乘之機,她噗通一聲跪倒,說道:“老爺是當朝一品,想殺我一個奴才那還不容易?何必擺這種圈子給人跳?”說著,嗚嗚咽咽哭出聲來。 榮氏向來憐念素秋身世淒慘,待她不錯,今日見她這樣,也覺吃驚:“你這死蹄子,做出什麼不是來,還不快說。這會子裝模做樣地嚎什麼喪!” “奴才有什麼不是?”鑒梅邊哭邊道,“老爺拿毒藥自己喝還叫一家子都喝,還不許奴才害怕!” 眾人一聽吃了一驚。榮氏也嚇了一跳:“什麼毒藥,你真個是要死了!”鑒梅只捂著臉哭,卻不言語,榮氏倒沒了主張。 正沒個開交處,鼇拜突然冷森森問道:“你怎知道這匣子里裝的是毒藥?” “我聽人說的。” “誰?” “班老爺!” 榮氏聽到這里,突然問道:“這倒奇了,班大人送毒藥給老爺做甚麼?” “我也不知道?”鑒梅哽咽道:“那日班老爺來,帶了這個紙包兒給老爺說是什麼‘追魂奪命丹’。我送茶時聽見了,還說要——” “住口!”鼇拜想起那日情景,深怕她再說出什麼“老三”來,忙喝止了她。過了一會兒,方尷尬地笑道:“難道你沒聽清楚麼!班大人這包藥是打獵用的,倒叫你這奴才多心了!好吧,你先下去!” 鑒梅走了。這件事使榮氏夫人心里蒙上一塊陰影,自己丈夫和班布爾善究竟要干什麼呢。 鼇拜心里也不痛快,看來今天突然向鑒梅發難,並沒有抓住任何把柄。素秋這丫頭可靠嗎,府中還有誰是奸細呢?”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八、搜府邸棋敲菱口居 防憂患移教山沽齋     下篇:三十、洪經略變節逢罡煞 小毛子遭難遇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