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一、宴壯士康熙出宮掖 飲禦酒豪傑秉忠誠  
   
三一、宴壯士康熙出宮掖 飲禦酒豪傑秉忠誠

孫殿臣下了值,乘著人亂,悄悄兒出了左掖門。他一向和氣小心當差,人緣兒極好,自然沒受到景運門侍衛們的盤查。他一邊走一邊思量,實在猜不透萬歲爺的紅人魏東亭為何今夜無緣無故地請他過府,還說要見幾位貴人,我就在宮里當差,什麼樣的“貴人”沒見過,用得著如此鬼崇? 過了虎坊橋東,轉過葦子胡同,便是一大片櫛比鱗次的民居。這里街巷交錯縱橫,極其繁華。虧得他曾在巡防衙門當過幾年差,這一帶曾是管轄之地。若是稍生疏些兒,昏夜至此,東南西弱也辨不清,莫說尋人了。 按著魏東亭說的路線,過了虎坊橋約莫二里遠、左曲右折轉出迷魂陣一樣的小巷,便覺猛一敞闊,一陣風吹過,寒涼浸骨,只見前邊有兩個人提燈守候,見他過來,老遠就挑燈兒低聲問道:“可是孫爺到了麼?” 孫殿臣答應著,走近一瞧時,見一個是老仆人。另一個雖是面熟,知道是在宮里頭當過差,什麼時候見過,叫什麼名字卻一時想不起來。忙笑道:“勞駕你們在這兒等,這路我其實是認得的。”老仆人笑道:“孫爺是稀客,理當迎接。” 但進了院子,並不見主人出來迎接。搭眼看時,座中已有五六個人,一個精神矍爍的老者,余下五人都是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其中穆子煦、犟驢子因在宮中曾與鼇拜印證過武功,他是認識的。忙拱手笑道:“穆先生。姜先生別來無恙?大家幸會幸會!”引路的郝老四笑道:“到底是我郝老四名頭兒低,白給孫爺帶路來著?”孫殿臣猛地想起,忙謝過罪,又問道:“這位老先生和這兩位先生卻是初次見面:” 明珠爽朗地笑道:“孫爺,在下明珠。你該也識導,與鼇中堂印證武功那會兒曾見過面,不過我沒上手你就難得記莊了。這位是史老英雄,江湖上人稱鐵羅漢史龍彪的就是。這位名叫劉華,現在鼇中堂府中當差。” 孫殿臣一聽劉華這麼個身份,便有點莫名其妙,口里卻笑直:“久仰久仰,我們都來了,怎麼不見主人呢?”老仆躬身回道:“魏大人在後邊跟一位貴賓說話。孫爺且待片刻。” 話音剛落,魏東亭滿面春風地出來,向四周一道:“慢待朋友,有罪有罪!眾位暫請起座,聖上駕到!” 這句話直如當庭打下霹靂,舉座無不相顧失色。眾人慌忙起身離座。那劉華更是驚得心慌意亂,起身時動作不麻利,竟將筷子拂落在地,急忙撿時又碰翻了酒杯。但聽簾子響處,一位少年,頭上戴一頂青氈緞台冠,醬色江綢棉袍外罩石青絲面的小毛羊皮褂,腰束黃線軟帶,足穿青緞涼里兒皂靴,雙目清澈有神,氣度雍容華貴,手持一把泥金牙扇,笑盈盈地出現在眾人面前。他身後一左一右躬身侍立著索額圖和熊賜履。狼潭腰懸寶劍,護衛在身邊。這來人正是當今天子康熙皇帝。 在座的除了史龍彪和劉華兩人之外,別的都是見過皇帝的。但是今天事出意外,一時都驚愣了。魏東亭只說和貴人相聚,誰能想到竟是如此之貴!孫殿臣在宮當差久了,最早反應過來,一聲驚呼,伏地叩頭,口稱:“萬歲!”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噗噗通通一齊跪了下去。 康熙忙快步走向前來,也不分高下,一一扶起,笑道:“朕也是無事閑游至此,大家不必拘這個禮了。” 走到劉華跟前,康熙問道:“你是劉華?”劉華激動得面色緋紅,聲音顫抖,在地下重重碰了三個響頭道:“奴才劉華,恭請聖主萬歲安康!”康熙一把拉他起來,笑道:“早聽小魏子說你好酒量嘛!今夜不防多用幾杯。”說著便又問史龍彪:“史老英雄,你身子還結實麼?”那史龍彪只是叩頭,激動他說不出話來。 眾人禮畢,又忙著安席。康熙笑道:“免去那麼多的禮數吧!其實今夜是小魏子作的東,連朕也叨光了。來來來,大家都座,若只管拘禮,朕便去了。”眾人這才直起腰側著身子坐了下來。 孫殿臣瞧這陣仗兒,對康熙的心思已猜中了七八分。只是康熙不開口,在座的人誰也不敢說話。看來,君臣同席再好的酒也難以盡興。 那劉華卻為今晚受到的恩寵激動不已,他在內務府、十三衙門都干過,在鼇拜府也呆了四年,和鼇拜不隔幾日就見一面,可從未見他用正眼看過自己。想到這里,心里猛地一熱,便站起身來對康熙拱手道:“萬歲爺,奴才雖是粗漢子,可還曉得人生在世忠孝為本!萬歲爺今天這樣看得起奴才,奴才就是赴湯蹈火,也要報答皇上恩德!” 康熙點點頭笑著說:“好,好,好。有這份忠心,朕就喜歡了。不過今夜卻沒有用你的地方,以後要用你時,自然要吩咐的。今晚眾位只管痛飲行樂!”說著,轉過臉來沖著明珠,“明珠,你看這樣好麼?” 明珠沒想到康熙會突然同自己說話,有點手足無措,但他畢竟機敏過人,馬上便轉過神來,賠笑道:“聖上萬全之體,出宮私訪,與奴才等同席飲酒,共歌此太平盛世,必將留下佳話,萬代頌揚。” 康熙不讓他再說下去:“你這話說得並不對。朕即位至今已近七年,並無恩德加于臣民。如今社稷處于危難之時,黎民有倒懸之苦。朕欲革此種種弊端,卻又令不能行,禁不能止,每念及此,食不甘味,夜不成寐,深感愧對列祖列宗。” 聽到康熙說出這番話,在座眾人都感到意外。熊賜履乘機上前奏道:“主上寬厚仁慈,愛人以德,早懷治國之大計。若大計得行,便可開我大清帝國萬世之基業。在座諸位皆是聖上信賴之士,大清朝之股肱,必能體諒聖意,奮發用命。”熊賜履話雖不多,卻點在了題上。眾人又激動又感恩,眼睛都潮濕模糊了。 魏東亭此時也激動不已,挺身而出,高聲奏道:“皇上,東亭願和諸公一起,奉上禦酒一杯,祝聖上龍體康泰,早日掃除好佞,重振朝綱。” 康熙點了點頭說,“好,諸位愛卿,有此忠心,真乃社稷之福,萬民之福。來來,咱們君臣共舉此杯,共祝國運昌盛,萬代興隆。”說完,站起身來,舉杯讓酒。上自熊賜履、魏東亭,下至史龍彪和劉華,無不感激涕零,紛紛離座,舉杯過頭,含著淚珠和康熙一同飲下這杯效忠君主和建功立業的禦酒。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三十、洪經略變節逢罡煞 小毛子遭難遇觀音     下篇:三二、惱悍奴曼姐進茶庫 戀歌妓明珠入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