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五、西華門虎將斗侍衛 白云觀翠姑救禦駕  
   
三五、西華門虎將斗侍衛 白云觀翠姑救禦駕

由于鼇府關防嚴密,五更時分小齊才送出“白云觀失風”的情報。魏東亭一躍而起,慌不擇路,單騎飛馬徑在西華門,打算就近入宮。無奈這日不該他當值,腰里沒牌子,守門的軍士又換了防,說甚麼也不肯放他進去,只是陪笑說:“爺請稍停!您的名頭兒咱們知道,只是這里已換了首領,小人稟過再……”魏東亭無心聽他饒舌,猛然間想起康熙說過今日要去山沽居的話,頓時急出一身汗來,立眉瞪目“啪”地給了那禁兵一記耳光,罵道:“撒野的奴才,少時爺出來再與你算帳!” 一邊罵一邊往宮里走,卻見旁邊廂房里閃出一個大個子,鐵塔似地站在當頭攔住去路,冷冰冰地說道:“魏大人,您這樣做太孟浪了吧?”魏東亭聞聲抬頭,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原來這新換的首領競是劉金標這個老對頭。劉金標穿著一身簇新的五品侍衛補服,雙手叉在胸前,神氣活現地斜著獨眼道:“雖說您是乾清宮侍衛,可沒打這兒進去的規矩。你又沒有牌子,這就對不住了!”說著回頭喝道:“請魏大人到那邊廂房中歇著,待堂官來了再作處置!” “放肆!”魏東亭橫眉說道:“我奉主上特旨,無論哪道門都能直出直入!” “哦,是嗎,可是在下不知道。”劉金標心里得意之極,說:“你今個擅闖宮門,就該扣下。放你進去,我先就有罪了。來啊,夾他進去!” 魏東亭見狀不妙,伸手抽刀時,卻摸了一個空!原來他走得太急,連佩刀也沒來得及掛上,眼見兩個戈哈撲了上來,情急之下,一個“推窗見月”雙掌一分,兩名戈什哈剛剛接掌,便覺得如撲虛空,急忙收勢時,又被魏東亭順手一送,二人“呀”地一聲直仰跌出一丈多遠。魏東亭呵呵冷笑道:“怎麼,還要動武麼?” “不動武諒也不能與你善罷!”劉金標將手一擺,西華門值差的三十幾名校尉“啪”地拔出刀來,圍成扇面形逼近魏東亭。 魏東亭急于脫身不敢戀戰,忙向後躍了幾步轉身牽馬,卻又見訥謨帶著幾個人立在當面。就在他一愣怔間。訥謨大喝一聲:“還不拿下/三四個人餓虎撲食般逼近身來,緊緊擒住他的手臂,並就勢向後一擰。此時魏東亭就是再有通天本領也施展不開了。訥謨笑道:“你是聖上紅人,我也不為難你,這也不過奉公行事。你老實說,誰叫你這個時候擅闖宮禁的。” 魏東亭被幾個人死死按著,直不起身來,仰起臉來大喝一聲道:“我是奉旨見駕!” “奉旨?”訥謨哈哈大笑,“你們每日價說鼇中堂假傳聖旨。原來你也會來這一套!回頭查實了,再和你說話!”他放低了聲音:“你還想瞞我嗎,皇上今日微服巡游白云觀,嘻!哪來的旨意給你,告訴你,鼇中堂興許也要派人去伴駕呢!”說完手一擺,幾個人簇擁著魏東亭,推推搡搡地將他押進旁邊的一間小房子里,結結實實地綁在柱子上,口內還塞上了一團爛號衣。訥謨吩咐一聲:“先把他看緊了,回頭稟過內務府堂官再作處置!”說著,揚長而去。此時天色已是大亮。 其實魏東亭只是早到了一步,相差傾刻之間,要是遲來一步便可截住康熙的車駕,因為這天康熙正是從西華門出行的。倒是蘇麻喇姑眼尖,發現手守西華門的似乎換了陌生的面孔。轎車叮叮當當走過時她隔著玻璃瞧了瞧,也只是一閃念而已。哪知魏東亭此時正隔著窗欞眼睜睜地瞧著急得發瘋呢? 康熙心事重重地默坐在車中,出神地看著車外景致。愈近郊外街上的人煙愈少。時令己是初冬,道旁的楊柳暗綠,楓葉殘紅,另是一番景致。西北風吹來,遍地絛紅色的落葉婆娑起舞。蘇麻喇姑看到窗外的景致,歎息一聲,說道:“不留神間,已至隆冬了。山水蕭然滿天寒,我是說咱們出門也太早了一點,萬歲爺,冷不冷?” “不冷,朕還想在外頭轉一轉,再到山沽齋去。” 二人正說著,突然車子猛地一刹,他們身子向前傾了一下,方才坐穩,便聽張萬強扯著嗓子喊道:“你是怎麼啦,不想活了?”蘇麻喇姑從簾縫往外看時,見一個仆人打扮的人正陪笑道:“走遠道兒乏了,想趁您的車搭一段路。” 蘇麻喇姑一掀簾子露出臉來,大聲喝道:“你這人真少見!我們的車子坐不下,何況你是男子……!說著便吩咐張萬強,還等甚麼,咱們走路!” 那仆人伸手一攔道:“大姐,人就是滿了,再擠我一個也不要緊啊!”說著競大膽地盯著蘇麻喇姑說道:“若說我是男人,車里還有一個,不也是男的麼?” 蘇麻喇姑雖是包衣出身,但自幼就被選入深宮,極得恩寵,見他出言不遜,一雙火辣辣的眼睛又直溜溜地盯著自己,不覺又惱又羞,便放下車簾,不再搭理他。康熙早湊近了車簾審視,雖覺此人面熟,卻再也想不起何時見過。 那人仍攔住轎車不讓路,並聲言有急事要去白云觀。 原來車下攔路而立的不是別人卻是翠姑,幾年前,在悅朋店康熙曾見過她一面,此時哪里還會想得起這位當年唱“紅繡鞋”的女郎。但翠姑因明珠的緣故,知道“龍兒”是個“猜都難猜”的貴人,以後又曾偷著瞧過幾回。所以康熙略一露面,她便認了出來。那翠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呢? 原來翠姑去尋胡宮山,適逢胡宮山外出,她便坐在胡宮山的書房里等著。胡宮山並無家室,只在太醫院附近租賃了一座四合小院,雇了四五個侍候的人。她是來慣了的,家下人一向視她是姑奶奶,也都不在意。 此時她閑坐燈下,竟如同進入夢寐一般。今晚與胡宮山發生齟齲,原是她意想不到的事,細思自己這宦家之女,為了替父報仇,和道士出身的胡宮山結義,已是屈尊俯就,為回避胡宮山追求,她又只身入京,墮入青樓。原想借此結識達官貴人,如有機會見到洪承疇,殺了他替父報仇,……不料追到京師的胡宮山,這位曾與她共圖“複明”大業的男子漢,近來也漸漸改了口風。 胡宮山自康熙召見療疾之後,回來如失了魂一樣,口中喃喃自語也聽不清說些什麼。有一次翠姑問他:“大哥你這是怎麼了?”胡宮階怔了一下才答道:“比起那個吳三桂,怕還是這位要好些!” “這位?” “嗯……翠姑?”胡宮山斜靠在椅予上,閉著眼睛沉思著道:“今兒個我見到了皇上。” “嘻!” “我讀過不少相書?”胡宮山不理會她鄙夷的神色,只管說下去,“對甚麼‘麻衣’、‘柳莊’都不外行。這位少年皇帝氣度深宏、龍章鳳篆,的確有帝王之相——你別笑,我並不信這些,這些話我也曾用來奉承吳三桂——怪的是康熙的案頭並無奏事匣子,滿案上堆的盡是些《春秋》、《戰國策》、《史記》、《漢書》……”他又將給康熙療疾的事細細講給翠姑聽。 翠姑沉默了。這些話與她的反清心理格格不入,但又不能認為胡宮山說的沒有道理…… 等了一會兒仍不見胡宮山回來,由不得長長歎息一聲:“爹爹,女兒的命苦啊!”她信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看時,卻是一本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翻了幾頁,覺得文詞艱深難解,正欲插回書架,書頁中忽滑落出一張字紙來。她揀起一看,正面是吳庭訓作的那五首詩,翻過來看時,密密麻麻寫的全是胡宮山自己的詩。就著燭光,她一篇篇瞧去,不料這位相貌奇丑的人競如此執著、純真地愛著自己,而且字里行間充滿了胡宮山對自己的思念之情,翠姑沒想到貌丑的他竟有如此豐富細致的感情!不禁眼中噙滿了淚:“原來他的心也是這般痛苦!” “我料到你定會來!你不來我就又要尋你去了。”背後突然有人說話,翠姑猛地回頭看時,原來胡宮山已經走了進來。 “好嘛!”翠姑故意冷笑道:“‘此心難作盤中石,飛絮如花向清風’,真是好詩!” 胡宮山苦笑著坐下說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知道麼?只怕當今皇上明日難逃一死!”這佯驚人的消息,胡宮山卻說得如此平靜。翠姑只覺身上一陣陣發寒:“啊!你怎麼知道呢?” “鼇拜捉了明珠,盤出了底細,知道伍次友在白云觀山沽齋給康熙授業,定于明日圍攻白云觀,弑君自立!魏東亭的把弟劉華已死,明珠也沒能逃出來……更無人送信……這可怎麼辦呢?” 聽了這話,翠姑沉吟不語了,自己摯愛著的明珠要死了。那位飽學之士伍次友,也要遭難了。就連龍兒——當今皇上,明日也難逃一死,他還是個孩子啊!面前站著的這個人,又深深地愛著自己。他肯不肯出手相救呢?救皇上和伍次友,他肯定願意。要讓他救明珠,他能去嗎! 想了好大一會,才試探地說:“大哥,你能不能夜闖宮禁,把消息送出去呢。” “唔,這不是萬全之策。大內高手如云,戒備森嚴,鬧不好要出亂子的。” 翠姑只道是胡宮山忌恨明珠,便決然地說:“你要是能救出皇上、伍次友和明珠,我,我便嫁給你。” “唉,你錯怪我了。我不是那個意思,再說,乘人之危,想這些事,也不是大丈夫的作為。這樣吧,我馬上去找魏東亭,要是找不到他,我就立刻趕到白云觀,見機行事。你呢。出城在西華門外。等著皇上的車駕,阻止他們不讓他們到白云觀去。” 兩人商議一通。看看天色已經大亮。便分頭行動。 可是胡宮山卻撲了個空。老門子告訴他,魏東亭剛才急急忙忙地進宮去了。 翠姑卻在西華門外截住了康熙的車子。 康熙聽這人說有急事要去白云觀,便吩咐張萬強將車停靠路邊,自己從車上跳下來。蘇麻喇姑不放心,也跟著下了車,侍立在康熙身後。 翠姑盯了康熙一眼,見眼前這位身著家常玄狐袍、身材削瘦的人就是幾年前在悅朋店里見過的龍兒。不禁喜出望外。便搶上一步,紮了個千兒,失聲叫道:“您不是龍兒嗎?” 龍兒這名字一出口,不光是康熙,連蘇麻喇姑也吃了一涼。龍兒這名字,康熙只在伍次友跟前使用。此時,聽翠姑也如此稱呼他,康熙還以為她是侍候伍次友的仆人,遂問道:“原來你是索府的,我說有點面熟呢!” 翠姑心里暗暗發笑,便以索府傭人自居,順口答道,“索大人府里三四百口子,爺哪里就都記得清了?我是府里派去給伍先生送信兒的。走乏了。想趁個便車,不想在此撞見了爺!” 康熙詫異道:“索家難道連個車馬也沒有?” 翠姑怕多說了,露出馬腳,便冷冷地說道,“現在也無須多說,既然爺的車不讓乘。這封信就請爺帶給伍先生好了!”說著,也不等康熙答話雙手將一張紙條兒呈了上來。 見此人如此放肆。康熙正待發作,瞟了一眼紙條上的字。馬上收斂起怒容。只見上頭寫的是:“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行不得哥哥?”欲待再問時,翠姑將手一拱,說聲:“告別了!”轉身便走。 康熙近年來隨穆子煦他們跟著史龍彪習武,頗有些長進。見這眉清目秀的青年人說起話來,舉止十分乖張,早覺有異,便搶上一步抓住翠姑肩頭向後一扳,順勢扯住了衣襟。翠姑頓時紅暈滿頰,罵道:“我來救你,你竟如此輕薄!” 康熙一愣:“我怎麼輕薄了?便不自主地松開手。翠姑一掙脫開,忙蹲身提鞋。原來,忙亂之中,她穿了一雙不合腳的鞋,鞋帶又脫落了。提上了鞋,她轉身便走。 “妹子慢走!”蘇麻喇姑一眼瞧見她的小腳,突然叫道。這一聲喊出來,不僅康熙和張萬強大感驚奇,連翠姑也是猛然一怔。回頭道:“你說什麼?” 蘇麻喇姑慢步向前又細相了相,越發認為自己判斷不差,拉起她的手說道:“咱們上車再說!說著朝張萬強一努嘴兒。張萬強會意,扶著康熙上了車。蘇麻喇姑吩咐一聲:“轉轅!原道回宮。快!”張萬強答應一聲:“明白”,將缰繩一收,大喝一聲:“駕!”那禦馬都是久經馴化的,聽得主人口令便能會意,當即放開四蹄,照原路狂奔而去。 車中,蘇麻喇姑一把揪去了翠姑的瓜皮帽,一頭秀發披了下來。已完全恢複了女兒模樣,她有些羞澀不安地說道:“你怎麼……” 蘇麻喇姑掠了一把自家頭發笑道:“別說是你,再比你聰明點的我也見過。你瞧你的鞋,誰戴帽子像你這樣兒。耳朵上還帶著個耳環!咱們且別說這個,只問你這張紙上寫的是怎麼一回事?” 康熙也關注地瞧著翠姑說道:“你為甚麼攔駕呢?” 翠姑囁嚅一下,輕聲答道:“是胡宮山太醫叫攔車送信兒的,只怕白云觀山沽齋這會兒已經叫人給包圍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三四、入地牢明珠受酷刑 抗權貴劉華報君恩     下篇:三六、犟驢子舍命保帝師 鐵羅漢雄風驚匪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