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四十、定驚魂亡羊思補牢 挽頹勢垂死仍掙紮  
   
四十、定驚魂亡羊思補牢 挽頹勢垂死仍掙紮

第二天一清早康熙便命張萬強傳旨,召見鼇拜,而且是單獨召見。張萬強奉旨來到鼇拜府時,鼇拜正在用早點。因是“病假”在家,張萬強傳旨免了接旨的一套儀式,只站著緩緩說道:“中堂,萬歲爺召您老上殿呢?” 事出意外,鼇拜吃了一驚,但馬上就鎮定下來,放下手中的筷子道:“皇上沒有講是甚麼事嗎?” “稟中堂,”張萬強從容答道:“小人不知。素來內臣不問外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來啊!拿五十兩銀子賞張公公。你先去,嗯,我隨即就到!”張萬強出了大門,鼇拜方又回頭叫道,“去請班大人到前邊來!” 昨天夜里這里也是通宵密議,到天大亮才各自安歇,班布爾善、濟世、訥謨、葛褚哈幾個被安置在後院花廳耳房內。所以不到一袋煙的時候,班布爾善便來了。一進門便問:“中堂,出了什麼事?” 鼇拜笑道:“你這個小伯溫也估計錯了,老三叫我遞牌子進去呢。” “是嗎?”班布爾善滿腹狐疑,愣怔了一陣,恍然道,“他這不過是穩一下陣腳,中堂只管放心,不會提起叫中堂為難的事!”看鼇拜遲疑著不動,班布爾善又補上一句:“他不想與咱們破臉,咱們現時也不能與他破臉,這不是兩好湊成一好嗎?” 鼇拜說聲“好,我這就去會他”,便穿好袍褂補服,將一串朝珠小心翼翼地掛在項上,抬腳出來站在階前高叫一聲“備轎!” 這次接見是在乾清宮。鼇拜來在丹墀下,伏地跪下。康熙身旁只有張萬強一人捧著中櫛侍候。見他進來,康熙掩起手中一份黃折子,平靜他說:“請起來吧,”又提高嗓音叫,“賜座!” 兩個候在外頭的小黃門聽到話聲,趕緊進來在一張太師椅上鋪了黃袱面兒的龍須草墊子,躬身退下。鼇拜從容就坐,這才抬頭打量康熙。 二人已將近四個月沒有見面了。康熙身材顯得比先前更加修長,臉上氣色很好,頭上戴一項明黃羅面生絲纓冠,足蹬青緞涼里皂靴,藍緞綿袍外罩一件石青江綢夾金龍褂,腰間的一條銅鑲寶珠三塊瓦的帶子露在龍褂外頭,手里托著一串蜜蠟朝珠,一身裝束齊齊整整,顯得神采奕奕。 鼇拜正打量時,康熙開口了:“你近日身子可好?” “承皇上垂問,”鼇拜在椅中欠身答道,“老臣素有頭風病,近年來不時發作,眼見得是愈發不濟的了。” “你要善自珍重,現在國家大事太多,總要依重于你。”康熙回頭吩咐張萬強,“前兒達賴喇麻朝覲時,曾進上天竺國的天麻,還有那件老山參一齊拿來賞他。” 這是早已預備好了的,張萬強答應一聲,“紮!”從幾上捧下來兩個明黃緞面的匣子,轉身雙手奉上。鼇拜先謝了恩,接過來放在跟前茶幾上,問道:“皇上召見,不知有何宣諭?” “沒什麼要緊的事。”康熙淡淡說道,“這是浙江巡撫的折子,昨兒黃匣子遞上來。見你並無批語,想找你來議一下,總要有個辦理宗旨才好。” 鼇拜心頭不禁一寬,原來為這個,拘謹戒備的神情也就消除了。這個拆子說的是前明遺老黃宗漢、李哲、伍稚遜等人在杭州搞什麼名士大會的事,並將他們寫的詩歌也附在折後。不外風花雪月之類,但其中隱喻卻頗有違礙之處。即便沒有,就這些人常常聚在一處,也是頗令人耽心的。鼇拜不加批語,並不是覺得不重要,而是難以措詞,又不好意思為這事去請教班布爾善商議,在手中因循幾天,終于還是將原折拜了黃匣子遞上來。現在既然皇帝垂詢,覺得倒不如由皇帝親自來辦為好。想到此,鼇拜干咳一聲道:“這些人最難辦,說是要面子,其實是觀風色,奴才也並無善策。” “朕尚無善策,才想到找你來問一問呀!” 鼇拜想了一陣子才回答:“這等人原是前明遺老,受恩深重,要他平白地歸順本朝,面子上實在下不來。譬如二人相斗,勝者要和好,請敗者吃酒,敗者一方總要拿一拿架子。依老臣看硬拉他來席上坐下,以禮待之也就好了。” 怎麼個拉法呢?”康熙沉思著,卻聽鼇拜繼續說道:“讓他們與順民童子一起應試,斷然不可。因他們在前明已是名土,或中過舉人、進土,現在豈肯屈尊降貴從秀才重新考起?若留在山野伴風弄月,又難免會譏諷朝政。” 康熙聽至此,將身子向前一傾說道:“朕之所慮正在于此——來的都是沒骨氣、不值錢的,有骨氣、份量重的又不肯來,如之奈何?” 那我們不會給他們來個霸王請客!開特恩科,專取前明遺老名士,把他們恭迎進京,皇帝親自測試,賞他們一個大大的面子。” 康熙聽到這里,已完全忘掉對面坐著的是自己的宿敵,凝視著乾清門北的甬道沉思著說:“只怕難以征齊。” “權柄今日操在我手,來也要來,不來也要來!”鼇拜慨然說道,“若考取了,便是國家棟梁;若名落孫山,那就掃地出京,背後罵人的資格也就自行取消了!” “好!”康熙興奮得將龍案重重一擊,突然臉上光彩又失了——“唉,你說的辦法固然好,只是現在還不能辦。台灣未靖,藩國不臣,外患未除,內憂俱在。這些人治世可以皈依,亂世可也就難說了。” 從理想回到現實,兩個人都沉默了。半響,康熙才道:“你也乏了,且身子不適,改日從容再議吧!” 鼇拜心里冷笑一聲,就在坐椅中一揖道:“如此,老臣告退了!”便自起身辭去。 “張萬強,退朝!”康熙扶著椅背站起來,望著鼇拜的背影,忽然升起一陣莫名的悵惘:“這也是個人才哩!可惜……” 這時候,小毛子捧著茶盤進來。康熙端起來呷了一口,忽然想起蘇麻喇姑曾說到過這人在茶庫里斗訥謨的故事兒,便問道:“你叫甚麼名字,原來不是在茶庫里侍候麼?” 小毛子前待退下,聽得皇帝問著自己,忙將茶盤往腋下一夾,後退一步跪下道:“奴才叫錢喜信,不過人家都叫我小名兒‘毛子’。——原來在茶庫做事,托萬歲爺的福,蘇大姐姐抬舉我現在做了頭兒。” “你就叫小毛子好了,”康熙道,“這比你原來的名字好得多!” “紮——”小毛子忙叩頭,大聲道,“奴才自今個起叫小毛子,姓‘小’,叫‘毛子!’” 本來非常平淡的事,小毛子卻如此回答,旁邊的蘇麻喇姑忍不住“噗哧”一笑,忙又止住。聽康熙又問:“你母親的病可好些了?聽說你很有孝心,好好兒當差,趕明兒告訴內務府,叫他們再給你換個好差使,不長進的毛病兒也就改了。” “萬歲爺高興了多賞小毛子幾個就有了。在這兒可以天天見到萬歲爺,哪有比這更好的差使!”小毛子睜著虎靈靈的眼睛說道,“靠老天神佛保佑,萬歲爺大福大壽,四海興旺,永世太平,萬民稱頌!” 這些話,有的是小毛子從俗家年帖子上看來的,有的是從茶館說書先生處聽來的,也有的是從臣子奏事時雞零狗碎抓來的,將它們強捏在一起,聽上去不倫不類,他卻說得極為流利。康熙憋不住一口茶噴了出來,蘇麻喇姑拿手帕子捂了嘴,也笑得前仰後合不能自制。 小毛子倒楞了:“萬歲爺,奴才沒說對麼?” “不錯不錯!你說得很是。婉娘,拿五十兩銀子賞他!” 待小毛子謝賞出去,康熙對蘇麻喇姑道:“這孩子很有趣也很有用,你要多關照他!”蘇麻喇姑忙躬身答道:“是。” “還有,過幾日抽空兒,該去瞧瞧翠姑,問一問她的身世,和洪承疇究竟有甚麼過不去的事。回來奏朕。” 自白云觀火燒山沽店之後,康熙與鼇拜君臣之間表面關系有了很大緩和。鼇拜依舊是稱病,所以每隔三五天,康熙就命張萬強等送一些名貴藥材賜給鼇拜;鼇拜封了送上來的黃匣子,里邊批的奏章,也總要加上一句“所擬當否,伏惟聖裁”,表示客氣。 其實兩人心里都明白,君臣之緣已盡,暗中都在加緊准備。召見鼇拜半個月之後,鼇拜送上來一份奏折,彈劾五城巡防衙門的馮明君玩忽職守,導致西海亭子失火,著降調兩級,暫署九門提督府軍務。九門提督吳六一另行議敘。 康熙看了這個折子,心里又驚又興奮:“來了!”便不動聲色地袖了折子回養心殿找蘇麻喇姑商議。 “先駁下去,”康熙道,“馮明君顯然是他的私人。把九門禁衛的職事交給他,那還了得?” “皇上,聽小魏子說過,這事兒索額圖和熊賜履他們議過,何妨找他們來問問?”蘇麻喇姑瞧著奏折,蹙眉答道,“或者就把這姓馮的交部議處!”因近在眼前,康熙驚異地發現蘇麻喇姑額上己有了細細的皺紋。 “不成!”康熙斷然說道,“索熊二人太顯眼,一召進宮便眾目睽睽,大不妥當。交部更不成,吏部是濟世在那兒,議也是這,不議也是這!” “那就留中!”蘇麻喇姑細思量也覺有理,但鼇拜出題太刁,她一時想不出甚麼好主意,“先壓幾日再說。” “不出三日,”康熙起身繞室徘徊,“鼇拜必要追問留中何意,朕何以答對?” “我去尋小魏子,看他們怎麼議的,另外順便瞧瞧翠姑。”蘇麻喇姑說完,就到西閣里換衣裳。出來時,對康熙道:“皇上,伍先生講:‘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是因其心不動。’折子剛送上來,萬歲爺也別著急,全都扣著,就說今日齋戒,明兒隨太皇太後進香,不看折子。這又不是軍報,急甚麼,我先去瞧他們外頭人怎麼說。”說著便喊人來吩咐備車。廉熙忙道,“天冷得很,把那件素色狐裘拿了。叫小魏子轉給伍先生!” 從西角門出了宮,繞開了繁鬧的菜市,蘇麻喇姑見路上行人不太擁擠。時近年關,一冬也未下雪,顯得又干又冷。道旁的樹枝上偶爾還掛著幾片枯葉,在呼嘯的北風中掙紮,更增幾分肅殺氣象。但因暫時離開了紫禁城,蘇麻喇姑還是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闊朗和愉悅。換了便服的小太監也興高彩烈地舉鞭吆喝著,四匹馬輕車熟路一溜兒小跑,人聲、車聲、叱喝聲交織起來,十分和諧。 魏東亭不在家,門上的新管家犟驢子因不認識趕車的小大監,硬是要拒客于門外,兩個人紅了臉,幾乎要吵起來。蘇麻喇姑在轎車里頭聽得不耐煩,“唰”地一聲揮去簾子,從車里探出身子道:“大管家,是我!不認識了麼?” 犟驢子愣了上下,打個哈哈道:“他早說是婉娘來了,省多少口舌。偏是說蘇什麼姑的纏個不清!”蘇麻喇姑一邊下車,一邊笑道:“這也怨不了他,是我沒交寺清楚嘛!”說著,便隨犟驢子進來。 何桂柱早迎出來,一邊忙著讓座兒倒茶,一邊道:“您來的不巧,今兒魏爺和幾個伙計早點後就出去了。一是要送明珠到一個甚麼專治骨傷的郎中那兒瞧病,二是要去會一個什麼吳大人,”說著自己也笑了,“小人是個糟糠腦袋,再也記不得這許多事。” “伍先生呢?”蘇麻喇姑端起茶嚼了一口,淡淡地問。 “伍先生身子不適,在後邊躺著呢!” “這兒我沒來過,你帶我去瞧瞧。”蘇麻喇姑說著便站起身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三九、湖心島飛舟換人質 虎坊橋長夜弛遐思     下篇:四一、訪師友婉娘入密室 說鐵丐虎臣闖中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