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四二、悲皇天弱女服毒死 慎用詔明君存戒心  
   
四二、悲皇天弱女服毒死 慎用詔明君存戒心

倘若蘇麻喇姑不是先去會魏東亭,而先來嘉興樓見翠姑,也許是另一種結果,但現在遲了。她下了轎子,便看門口圍了一群人,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議著什麼。嘉興樓女掌櫃的——樓下酒店的老板在嚶嚶哭泣,嘴里念叨些什麼卻聽不清楚。 蘇麻喇姑已聽出是死了人,頓時頭“嗡”地一聲,顧不得人多,徑自排開眾人擠進店內,三步並兩步登樓去尋翠姑。這里趕車的小太監便連說帶嚇趕開眾人:“爺們,和碩親王格格來瞧翠姑娘了,我們王爺待一會兒也要來,你們沒事散了罷!”北京人本來就愛看個熱鬧,一聽說王爺家來人了,又怕和王爺真地有什麼淵源,挨皮鞭倒在其次,弄到獄神廟去蹲一夜就不上算了。聽了一陣子,又不見有新聞兒,也就各自走開了。 蘇麻喇姑上得樓來,見幾個婦女正在東房里紮紙馬、糊紙轎,擺設祭奠等物品,見她進來,一個中年婦女走了過來,福了一福,低聲問道:“是來瞧翠姑麼,她……已經成仙了。 蘇麻刺姑推開門一看,立時驚呆了,雙腳好像釘在地上,動也動不得——房內素幔白幛,香煙繚繞,中間桌上供一牌位,上寫著: 河澗烈婦吳氏秋月之靈位 旁邊兩幅素練,上邊斑斑點點皆是血痕,上聯書: 既不忠矣,安可不孝?夢回云台奉慈嚴; ——下聯書: 已難節焉,孰堪難烈?魂歸地府望長安! 旁邊一行小字,書: 罩姑泣血自挽 更可驚的是,那翠姑身穿盛妝,黛眉、胭脂臉,雙眼微閉,面帶微笑,端坐在牌位後的椅子上! 好一陣,蘇麻喇姑如同在惡夢之中。她無論如何不能相信,面前這個香魂縹渺的宮裝女尸,就是半月前攔車救駕,言語剛硬的少婦。活脫脫的人,為什麼要死呢? 呆在這靜寂的樓上,而對這奇特的祭奠,蘇麻喇姑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恐怖感,想移步退出,又有一種奇怪的力量吸引著她不肯離開。 那中年婦人見她一臉肅穆敬畏之情,蹲身施禮問道:“請問你是翠姑的什麼人?” 蘇麻喇姑靈機一動,道:“明珠是我哥哥。他不能來,叫我來瞧瞧,不想就出了這種事……” “大姐既然是明老爺家的人就托大姐把這封書信轉給明老爺。”說完,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道,“翠姑娘臨終前,叫我把這個交給明老爺……”蘇麻喇姑接過看時,是一封街市上常見的通用書簡,中間一行行書,端正寫著:明珠兄親啟,下款為:翠姑椎心書。顫聲問道:“這事太出意外,怎麼好好兒的就……” 那婦人從腰間抽出一方素帕拭淚道:“我也不大明白,聽樓底下老婆子說,昨夜胡老爺一身道土打扮來找翠姑,兩人吵了半夜,胡老爺賭氣去了。翠姑哭了半夜,今早發請柬約我們幾個賣唱的姊妹來,誰知就服了水銀,坐在椅子上墜得不能動了。……只把這封信遞給我,笑著說:‘給明珠——’就再不能說一句話……” 蘇麻喇姑滿心淒楚離開嘉興樓回到大內,在血紅的夕陽下,值侍的宮女見她回來,忙迎上來道;“萬歲爺去慈甯宮請安去了,給姐姐留著幾個素菜小包,說是姐姐不吃油葷,特地讓姐姐換換口味呢!”蘇麻喇姑一怔之下,才悟到已回到了紫禁城。遂勉強笑道:“且擱在那兒吧,一會兒我再吃。”便掀簾回自己屋去,身上像散了架子一樣倒在榻上。 她小心翼翼地取出書簡,見未封口,顯然並不怕別人看,便翻身向內,在幽暗的燭光下,抽出里邊素箋兒,只見上面寫道: 明珠兄台鑒:鵑聲雨夢,從此與兄為隔世游矣!奴非輕子生而重于死者,自思進退維艱,心力交瘁,既不能夫守父志,又不能與兄共仇敵汽,長夜嘯歎,徘徊無計,決以自殘而報先君後主。茫茫蒼冥有靈,來世再報兄眷念之情。 妹翠姑泣血于嘉興樓 蘇麻喇姑看完,正在低聲哭泣,忽聽背後有腳步聲,便連忙擦淚起身,可康熙已笑著走到近前:“今兒累著了吧,乏了也該出去散散心,一味躺著反倒會窩出病來。你手里拿的甚麼,是伍先生寫的罷。” 蘇麻喇姑這才想到,翠姑的絕命書還在手里拿著,連忙掩飾道,“也沒有甚麼,是人家寫的玩意兒,我碰巧見了拿來瞧瞧。” “既然不是伍先生給你的,”康熙伸過手要道,“何妨讓朕也來瞧瞧。”蘇麻喇姑無奈,只得雙手將書信捧上,低聲說道;“萬歲爺,翠姑死了。” 康熙臉色立時大變,急忙奪過信來,匆匆地讀著,面色愈發蒼白,抖索著雙手將遺書還給蘇麻喇姑,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麻喇姑把剛才在嘉興樓見的一切向康熙細述了一遍。康熙默默聽著,點頭嗟歎道:“可惜,可惜——你知道麼?‘先君’即前明,‘後主’即朕,二者之間無法抉擇,再加上戀情的困擾,弄得神魂不安,五內俱焚,只好走這條路了。” “那也不該走絕路。”蘇麻喇姑拭干了眼淚道,“出家也成麼,萬歲爺指一座廟給她修行,不好麼?” 康熙苦笑道;“虧你是個佛門弟子,只有四大皆空,失志灰心才做得空明了淨的和尚。她現今是萬緒紛亂無法解脫啊!只怕那胡宮山倒會走你說的這條道兒了。這人朕不能用,也是很可惜的事。”說到這里,他頓住了,良久才又道,“朕也略知胡宮山的底細。他和翠姑不一樣,追念的是前明,依托的卻是吳三桂,在朕面前又下不了手。哎,翠姑和胡宮山這兩個人都有功于朕,原想加恩來著,現在……想不到啊?” 見康熙神色淒惶,十分傷感,蘇麻喇姑只好打起精神來安慰他:“這也只怪她沒福,受不得萬歲爺的恩典。好了——咱們且不說這個,還是說自己的事吧。伍先生那里,萬歲爺再不去,怕就要露餡兒了。” “去是一定要去的。”康熙道,“你今兒見著他麼?” “他已經起了疑心,想著萬歲爺是哪家王爺的世子了呢。”蘇麻喇姑想著伍次友的憨相,臉上浮出一絲微笑,忙正色道:“小魏子我也見到了,他們說,吳六一那頭得請萬歲的恩典,寫一道密諭給他。” 康熙這才想到自己站乏了,就勢往椅子上一坐,道:“那好辦,姓吳的職位是低了一點。朕原想把廣東總督的缺給他。——朝廷有事,叫吳六一少安勿躁。——這話先不講明,心里有數罷了。去侍候筆墨吧。” 蘇麻喇姑返身至養心殿,——那里有現成的詔本——從封裝中取出一份空白的,攜了筆墨朱砂過來,兩手按展了。康熙一挽袖子,提筆儒墨疾書: 吳六一領北京九門提督一職之變更,無朕親筆手諭概不奉詔。 想想,又加上一句: 責汝吳六一將五城巡防司一並節制,堂官三品以下弁佐任缺,暫聽該員陟黜,詔今後奉。欽此! 寫完,從懷中取出一方玉璽,這是他最近啟用的一方隨身之寶。專作密詔使用的。上面篆刻“體元主人”四個字——用了朱砂泥,重重鈴上,端地十分鮮亮。蘇麻喇姑忙伸出雙手欲接。 “慢!”康熙的話忽然變得十分沉重。蘇麻喇姑瞧著他長大,從不曾聽到他有這種口氣,“這道詔旨到他手里,大內之外就全是吳六一的了。朕的身家勝命,太皇太後還有你的命運全系于此人,不可不慎!” 蘇麻喇姑先是一怔,恍然之間已經領悟。她不能不驚佩康熙用心之工,遂低聲道:“萬歲所慮的極是,只是,如何辦呢?” “這樣,”康熙沉吟片刻壓低嗓子,“婉娘,這道詔旨要這樣給他。朕再給小魏子一道親詔,叫他視吳六一的動靜便中行事,以防變中之變。小魏子素秉忠孝,決不會有二心,況且孫阿姆,”他忽然頓住,不再往下說了。 不再往下說,蘇麻喇姑也已完全明白:孫阿姆是在康熙掌握之中。這確是萬無一失的了,但蘇麻喇姑萬萬沒有料到這個曾咭咭嘎嘎繞著自己捉迷藏的皇帝,這個情理通達、爽朗可親的少年天子,猜疑之心竟如此之重,不由打了個寒噤。勉強笑道:“小魏子只是個三等侍衛,品秩怕壓不住……” “這有何難”,康熙冷冷地道,“朕明日即頌旨,晉升他為一等侍衛!”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四一、訪師友婉娘入密室 說鐵丐虎臣闖中軍     下篇:四三、城欲摧皇帝再訪賢 天可擎將軍巧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