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四四、親視疾慷慨臨危地 代飲茶勇毅憑丹心  
   
四四、親視疾慷慨臨危地 代飲茶勇毅憑丹心

就在吳六一與何志銘在密室計議的時候,輔政大臣鼇拜府的鶴壽堂中幾個人也在搜索枯腸。對面水榭中家養的戲班子在台上起勁地做戲,戲中人影兒在結了冰的池水上晃動,可是大家都無心去看,什麼詞兒一句也聽不見。 鼇拜、班布爾善、訥謨、泰必圖、葛褚哈、濟世,還有穆里瑪,個個熬得眼圈通紅,但卻毫無倦意。鼇拜自年前稱病,已又是兩月有余。此刻,正舒適地半躺在榻上,閉目靜聽眾人議論。 在乾清宮動手除掉老三的事已經定下來了。因為穆里瑪、訥謨總掌乾清宮侍衛。康熙日常朝務,幾乎每日必去,在這里動手是再合適不過,剛才班布爾善又提出封閉隆宗、景運二門,斷絕宮內交通,引起了大家的爭論。 穆里瑪最看不上班布爾善那樣搖鵝毛扇的架勢,站起來大聲說:“承乾殿的隨值侍衛,都是咱們的人,何必多此一舉,叫老三疑心?” 泰必圖一反往日常態,非常沉著地道:“毓慶宮的情況不明,萬一對方預有准備,我們將怎麼辦?” “硫慶宮?”葛褚哈道,“那里只有一條道通前面景運門,老三敢進去,咱們把乾清宮、承乾殿侍衛全調過來,這麼一圍,困也把他困死了!” 濟世不緊不慢地插了一句:“不不不,這種事只可速決,緩一步便成千古之恨。” “濟世兄說得對,”鼇拜忽然開口道,“所以宮門一定要封,而且要用最得力的人干這件事。” 訥謨道,“泰必圖大人就很合適。你是兵部侍郎。現掌大印,調一哨兵謹守景運門,策應乾清宮,外截勤王侍衛,內殺逃竄太監。況且那些禁兵與你都熟,只消假傳聖命說有人作亂,大家都會跟著你干起來。” “我!”泰必圖微微一震,瞧了班布爾善一眼,笑道,“我怎麼擔得了如此大任。九門禁軍都是鐵丐的人,他不肯放行,不肯相助,也是枉然呐。” “走到這一步了,還想退?”葛褚哈揚手道,“你身後是萬丈深淵!” “我並不要退,”泰必圖冷冷道,“我說的是實情!” “好了好了!”穆里瑪有些不耐煩,“葛褚哈來堵景運門,成麼?” “好,我來堵!”葛褚哈大包大攬,“有我在總不會連一扇大門都關不上!那吳鐵丐該由泰侍郎對付了吧!” 班布爾善臉上泛出一絲笑容,“中堂十萬銀子,已打發了這個乞丐!但姓吳的決非十萬可買,只要能買下一條緩兵之計,買他個慢兵之心就值得了。咱們也不求他助我,只要他無備于我,大內之外的事就全可放心了。”他用眼風掃了一下在座的人,“這怕真要偏勞泰必圖侍郎了。你要率兵接管九門提督府,兵權到手,斬了鐵丐,策應宮中,那就萬無一夫了。” 鼇拜坐直了身子道:“不去掉這一隱患,辦起事來便有後顧之憂。”他輕咳一聲,接著道,“拔了這顆釘子,主權便操在我手,宮里一時不濟也不要緊。緩急有恃,憑這份功勞便值一個郡王!” “郡王”兩個字像電流一樣,擊中在座所有的人心,眾人無不一震。泰必圖不好意思地笑道:“郡王我是承受不了的。——到時候我以兵部堂官的身份接管了這個衙門就是!” “憑你?”穆里瑪聽到“郡王”二字,也覺耳熱眼紅,將帽子一摘向幾上一摜道,“那鐵丐眼里有誰,睬你不睬你都難說呢!”泰必圖卻冷冷一笑頂了回來,“穆兄以為我的劍砍不了人頭麼?” 班布爾善見穆里瑪有爭功之心,怕他們鬧起糾紛,忙岔開話,“世兄!”“自然不能叫泰大人空手而去,他當然是以欽差的身份哪!”說著,用手輕持短須格格地笑起來。 大事議定,眾人都覺得松了一口氣,方欲往下說時,門上一個戈什哈跑得氣喘籲籲,滿頭是汗地報道:“稟、稟中堂,聖駕已經到府!”霎時空氣變得像凝結了一樣,滿屋人涼得臉色焦黃,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帶了多少人?”班布爾善急問道。 “總共五個,不許奴才通報,說是要看看中堂的園子,一邊走一邊說笑。這會兒怕快到西花廳了。奴才怕主子沒准備,斗膽先來告訴一聲兒。” 鼇拜已完全鎮靜下來,笑道:“好快的腿!你們都回避一下,我去接駕!” “歪虎呢?”班布爾善又問道。 “他……他昨兒夜里出去,還沒……沒回來!”那戈什哈忽然有點狼狽,結結巴巴他說道。 鼇拜和班爾布善交換了下眼色,和顏說色地道:“你去侍候著吧!”那戈什哈方退出,班布爾善一改從容不迫的氣度,手忙腳亂地對大家說,咱們從這邊去,各從東角門里回府!”又對鼇拜耳語幾句。抱起那個毒藥匣子更隨眾人去了。 康熙這次造訪鼇府,是經過周密考慮的。他覺得在大動手之前,必須探觀一下這位稱病不朝的大臣,制造一種君臣和睦的氣氛一是可以穩定一下外臣忐忑不安的心情,顯示朝廷的政局穩定;二是可以示恩于中外,更顯鼇拜謀逆之罪;同時也免了後世口舌,說他這個天子“不教而誅”。便是吳六一那邊,也好讓他知道當今皇帝並不是柔弱無能之輩。為安全起見,事前又密令魏東亭幾個打探實在,京內禁軍兵勇確無異常動靜。一切准備停當,又由內務府記檔後,這才輕車簡從,直趨鼇拜府邪,隨身只帶了張萬強和魏東亭、穆子煦、郝老四、犟驢子幾個人。魏東亭還是大不放心,幾乎把索尼府里的親兵全數帶來,化裝成老百姓,散在鼇府周圍。 此刻,康熙興致極好,他頭上戴一頂黑色狐毛冠,身穿藍緞子面的天馬皮袍,外罩石青江綢面的馬褂,一色的明黃盤龍套扣,顯得精神抖擻,氣字軒昂。一干人在園中走走停停,康熙不住地指手劃腳,說這邊假山砌得好,那邊亭子造得沒章法。魏東亭幾個人心里卻捏著一把汗。 來到鶴壽堂對面水榭旁,台上的戲演得正熱鬧,抬眼看對岸時,幾個侍候的丫環遠遠侍立在堂外東廊下。只鼇拜一人,穿著駝色綿袍,外套青緞馬褂,足蹬皂靴,翹著二郎腿半依竹椅看得入神,竟似沒有看見康熙一行。魏東亭欲招呼時,康熙一扯袖子止住了他,繞過池子徑向鼇拜走去。 “相公安樂!”康熙忽然在背後說道。 鼇拜猛地一驚,回頭見是康熙,一翻身起來,伏地叩頭道:“老臣不知聖駕光臨,未及迎候,望乞恕罪!” “卿何罪之有!”康熙笑著扶他起來:“身子好嗎?” 鼇拜揮手止住了戲台上的戲文,笑回道:“用了皇上賜的藥,已是大見功效。”一邊伸手將康熙向鶴壽堂里讓。 魏東亭,搶前幾步先進入堂內,細細打量里頭的陳設。堂內的陳設也不甚豪華,靠牆一溜兒俱是楠木書架,大廳當中只擺一張檀木長幾,周圍散放著幾張椅子,只門後不顯眼處放有一人來高的鍍金自鳴鍾,算是室內最氣派的奢侈品。迎門放著一張大木榻,鋪著大紅猩猩氈,兩頭壓著兩個泥金紅繡氈枕,可依可靠、可坐可躺,無論何種姿勢,都可看到對面水榭的全景。魏東亭暗道,“這老兒真會享福!”眼風掃處,卻見西邊枕下有些異樣,疾步上前用手一摸,覺得有個硬硬的物件,抽出一看,卻是一把冷颼颼、亮閃閃、寒氣逼人的潑風長刀!” 恰好鼇拜、康熙二人聯袂而入,見魏東亭手握長刀站在榻前,不禁驚呆了。穆子煦等三個人倒吸一口涼氣,一齊將手伸向腰刀,目視鼇拜! 魏東亭抽出這把長刀,望著令人膽寒的鋒芒問道:“中堂!這……這是何意?” 鼇拜並不驚慌,他抬起頭苦笑道:“若是皇上預先知會,要駕幸奴才府邸,就這麼一條,也就夠治我滅門之罪的了。” 康熙一愣,隨即哈哈大笑:“小魏子,你是個漢人,哪里知道我們的規矩!我們滿州人刀不離身,身不離刀。——入關以來很少有人能像鼇中堂這樣遵從祖制,朕正欲下詔切責呢——還不快收起來!” 魏東亭將信將疑,取出刀鞘合上,掛在靠近自己的書架上,這才驚魂初定,笑道:“我還以為中堂大人不想叫爺和我們兄弟回去了呢!” “虎臣,有你這個趙子龍,還怕我這黃鶴樓嗎?我早年從龍入關,不敢說身經百戰,卻也是殺人如麻。這半年臥病在床,常覺得如有鬼神驚擾。有人就教我這麼個鎮魔的方子,置刀于枕下以壓邪。說也奇怪,倒是挺靈驗的。不想今日卻驚了聖駕。” 康熙擺擺手,不讓他再說下去,自己順勢便坐了榻的西頭。憑鼇拜如何桀驁不馴,此時也要裝出彬彬有禮的樣子,便自在下頭一張椅子上坐定,叫道:“素秋!” 史鑒梅答應一聲,姍姍而入,給鼇拜道了萬福,驚異地抬頭看了一眼上頭坐的康熙,也蹲身施了一禮,垂手侍立待命,鼇拜吩咐:“看茶來!”鑒悔忙躬身道:“是!”抬腳便走。 “不用了!”坐在上首榻上的康熙開了口:“我和你主子議一件事便去。況且他在病中,我也在用藥,不宜吃茶。” 鑒梅看了看鼇拜,井無收回成命之意,笑著蹲了身子打個萬福,仍去了。康熙望著她的背影笑道:“連朕的話都不聽,好厲害!” 鼇拜笑道:“臣以軍法治家,她豈敢違命?再說她也不知您就是皇上啊!” 康熙默謀一陣說道:“朕來你府上,一來是瞧瞧貴恙;二來麼,是與你議一下,西海彎子失火燒了禦亭的事,巡防衙門的馮明君是有錯的,朕以為下旨申飭一下也就夠了,何必一定要降調呢?” “西海子乃禦苑重地,宮禁森嚴,竟然出了這等事,不但馮明君,就是老臣也難辭其咎,豈可擅自寬宥?” “懲戒是可以的,”康熙堅持道,“罪不當重罰,罰重了,不能服其心。為此叫他出缺是過分了些,朕以為罰俸半年也就足了。” 鼇拜笑道,“八十兩銀子,那叫甚麼懲戒!我朝奠基未久,無論獎懲,俱要從嚴,方能教他于後世。對馮明君臣不讓他出缺,調他做個九門提督也就足了。” “哦……”康熙問道,“現任九門提督是……”他好似一時想不起來。 “吳六一!”鼇拜心里暗笑,將身子稍稍前傾,答道,“太宗時就是有名的虎將。只可惜有人告他在南陽時,曾與前明唐王有甚麼瓜葛,所以委屈至今。” “這等捕風捉影之言,也竟有人相信!”康熙不由歎息一聲。 “所以臣以為這個職位實在委屈了他,擬將吳六一調到兵部暫任侍郎。他出的缺由馮明君補上。” 這番話的確是無懈可擊。康熙手里撚著朝珠沉吟不語,遠遠見鑒梅端了茶來,便起身道:“這又不是甚麼急事,你先叫他們草一份詔書,朕再參酌罷。你今個也勞乏了,過幾日再議。”說著便欲起身,“今兒還要隨太皇太後去鍾粹宮拜佛呢!” 鼇拜忙起身道:“還早呢!拈香要到戌時,皇上輕易不來,今日一到,滿門榮耀,哪能連茶都不用一口?”見鑒梅已經進來,便道,“素秋,這便是當今萬歲爺,還不趕快奉茶!” 鑒梅聽見說,急忙跪下,雙手將托盤舉到頭頂上,右腿膝行近前說道:“奴才方才不知是萬歲爺駕到,這里再請金安!請用茶!” “罷了,”康熙道,一邊伸手從上面端起茶來,“不過朕這幾日正在用藥,忌茶。美意難卻,朕觀賞一番也就是。” 鼇拜道,“不妨事,聖上雖極尊極貴,只怕也未曾嘗過這個茶。”他似乎不在意地端起其中一杯,呷了一口道,“此茶名曰‘女兒茶’——”康熙方聽一句,失聲笑道:“女兒茶有什麼稀罕的,明兒叫張萬強送一擔來賞你!” ——啊,此茶又名‘閨貞茶’”。鼇拜又補上一句,“是從杭州君山上采來的。春茶吐尖時,由閨中未聘之女,清晨冒露踏霜,選取上等尖旗數片,采得之後噙于口中。只有佳婿嬌客初登岳家之門才能嘗嘗。余者連見也難得一見。臣先時督師江南,出重金數千兩,僅得二斤有余,大內又到何處尋得一擔來賜臣!” 鼇拜講得煞有介事,鶴壽堂中眾人聽了無不咋舌。 “真是聞所未聞!”康熙笑道,端起杯來仔細端詳,疑惑道:“也不見得如你說的那樣!” 鼇拜哈哈大笑:“虧你做了皇上,竟不會吃茶!——此茶與常茶不同:一遍沖下味淡明潔,二遍清香色郁,三遍沖下旗開葉展、紅云漫杯。再飲第四遍也就無趣了。”一邊興致勃勃他說著,一邊品嘗手中的茶。連穆子煦一干粗人也聽得目瞪口呆。 康熙尚在猶疑,這杯茶吃還是不吃?卻見魏東亭笑吟吟地上來請安道:“閨茶無丈夫,奴才無妻室。求主子將這茶賞賜奴才飲了吧!”康熙笑道:“也罷,”魏東亭單膝跪地,雙手接杯,仰起脖子一飲而盡,笑道:“也不用二遍三遍地沖了!” “好!”鼇拜不無感慨地道,“魏大人可謂快人快性!倒不怕吃了女兒茶,五更見羅刹!”魏東亭笑道:“中堂大人尚且不怕,我魏某有何懼哉!” 康熙抬頭看了看天色,道:“時候不早了,咱們回去吧,省得太皇太後惦記著。” “也好!”鼇拜正色道:“聖上今日駕幸奴才府,真是蓬篳生輝,奴才的沉疴竟也痊愈了,這都是皇上恩澤所致。再過數日,奴才當入朝視事,再謝聖上的隆恩!” 康熙也欠身說道:“先帝所遺四位輔政大臣,眼下只有你一人得用,且安心養病,善自珍重。”說完,康熙便帶著五個人揚長而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四三、城欲摧皇帝再訪賢 天可擎將軍巧用兵     下篇:四五、慶封爵鼇府張燈彩 領密詔督衙擒叛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