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四九、慶勝利法外施仁政 弄機巧鬼蜮拆姻緣  
   
四九、慶勝利法外施仁政 弄機巧鬼蜮拆姻緣

乾清宮和毓慶宮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整個皇宮差點翻了個兒,但是離毓慶宮不遠的文華殿里,遏必隆和熊賜履仍在悠閑地下棋。 半年來遏必隆駐守江南,征調糧稅,遠離了京師是非之地,也使他有時間、有機會仔細權衡一下政局。看來,當今皇上是個有為之君,不僅精明聰敏,而且謀事深沉,得到朝廷大臣的擁戴。鼇拜如果為非作歹下去,複滅敗亡,指日可待。自己不能再跟著他走了。盡管他把糧務的差事辦得很好,想以此來彌補以往的過失,但對這次皇上召見,還是感到忐忑不安。 熊賜履和他不同,今日皇上要動手除掉鼇拜的事,他是參加了謀劃的。來文華殿陪同遏必隆等候召見,也是康熙的旨意。此刻,看看天色不早,估計著,那邊事情也辦得差不多了,便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地開口了:“鼇中堂昨天晉升太師,一等公,今個,恐怕就要成為階下囚了。” “啊?!——熊大人,你此話怎講?”遏必隆大吃一驚! 熊賜履似乎沒有聽見他的問話,在殿里來回走著,“唉!造孽呀!放著排排場場的輔政大臣不做,身為開國元勳而又不知自重,卻偏要結黨營私,圖謀不軌,欺君壓臣,塗毒百姓。還能有好下場嗎?別以為,當今皇上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 遏必隆更慌神了,“這……這……”他結結巴巴、吭吭哧哧,老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囫圇話來。 熊賜履突然在他面前停下了:“遏必隆大人,不知你想過沒有,如果鼇拜以謀君篡逆治罪,皇上將如何看你呢?” 遏必隆渾身上下,直冒冷汗,連忙上前拉住熊賜履,顫聲說道:“熊大人,我,我,啊你,你是知道我的,我對皇上可沒有二心啊!” “哼……要說你這半年來,身在江南,辦理糧務,也算得盡心盡力,沒有入了鼇拜一黨,參與他謀逆篡位的事,倒也不錯。可是,你身為輔政大臣,受先帝托孤重任,位列鼇拜之上,七年多未,你不思報先帝知遇之恩,秉忠良護國之志,卻助紂為虐,甘作鼇拜之附庸,置軍國大計于不顧。時至今日,鼇拜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遏公,你該當如何自處呢?” 一番話,說得遏必隆如五雷轟頂,他顧不得大臣尊嚴、輔政的身份,拉著熊賜履的袍子幾乎要跪下了: “熊大人,你,你要救救我呀!” “如今之計,除了你自己,誰也救不了你。” “啊……熊…大人,你說清楚點。” “我料此刻,鼇拜已經就擒,皇上將在乾清宮發落此事,你趕快去進見請罪,也許皇上會法外施恩的。” 遏必隆還算聽話,說了聲“謝熊大人指教”,便飛也似地跑向乾清宮去了。 沒過多久,便聽乾清門那邊傳呼之聲:“宣遏必隆上殿!”遏必隆來到乾清宮殿內跪伏地下,偷眼一瞧,還有一人也跪在身邊,卻是康親王傑書。 見他二人都來了,康熙說:“傑書,你先起來!”又問道,“遏必隆,你知罪麼?” “奴才……知罪!” 見他認罪,且又病體瘦弱,康熙倒覺得他很可憐,口氣也軟了下來,“爾罪有幾條,說與朕聽!” “奴才身力輔政大臣,受先帝托孤之重任,奉職不力,致使賊臣鼇拜肆無忌憚,欺君亂國,今天子聖躬獨斷,廟謨運籌,剪除元凶,實天下蒼生之福也。奴才既慚且愧,伏乞聖裁。” “我問你,”不等遏必隆說完,廉熙便截斷他話道,“爾既知鼇拜奸佞,為何緘默不語,鼇賊圈地換田屢犯禁令,你為何又一言不發?蘇克薩哈為維護朝綱,彈劾鼇賊,你又為何與鼇拜朋比為奸,殺害忠良?”聽著康熙的責問,不僅遏必隆連連叩頭請罪,旁邊侍立的傑書也是面無血色。 “康親王傑書!” 傑書嚇得一跳,連忙跪下。“奴才在!”因過于慌張,袍角未及撩起,幾乎絆了一跤。也不等康熙發問,他便顫聲說道,“奴才自知罪重如山,奴才之罪比之遏必隆更重,肯求皇上嚴加懲治!” 他到底是本支皇親,自幼康熙便經常見他,有時他還把自己抱到膝上玩耍,此時見他如此膽戰心驚,又觸動了憐憫之心。便說道:“革掉傑書的王爵,革去遏必隆的頂戴花翎!你們下去吧!” “紮!”兩個內侍立刻過來,摘掉了二人的頂戴花翎。二人又叩頭謝恩,黯然下殿。 望著二人的背影,康熙忽然想起自己將要選遏必隆的孫女為妃,又念他去蕪湖辦糧有功,便說道:“回來!” 已經下階的傑書和遏必隆聽見有旨,連忙轉身回來,哈著腰跪下,顫聲回道:“奴才在。” 康熙長歎一聲,緩緩道:“依你二人之罪,”革職已是輕罰,姑念爾等或是皇室宗親,或系先朝老臣,都曾為朝廷立過汗馬功勞,特給爾等一個贖罪的機會——命你二人往刑部監審鼇拜,如再有徇情之處,朕定要嚴加懲處。”說到這里,他掃了一眼腳下的二人。傑書、遏必隆二人已是涕淚俱下,伏奏道:“皇上待臣如此寬厚,定當勉力報效。”說完便退了出去。 康熙見他二人退下,又叫道,“魏東亭!” 魏東亭見喚,趕忙閃出班次,一個千兒紮下,高應一聲:“奴才在!” “爾佐命有功,加封為北安伯,禦前帶刀行走,賞穿黃馬褂。”他頓了一下又道,“傳旨:晉封明珠為頭等侍衛,禦前行走。其余有功人員概由魏東亭敘議奏上。” “吳六一!” “臣在!”吳六一也忙出班跪倒。 “朕將重用于你,現且賞你兵部尚書銜統攝部事,待朕後命。你可與傑書、遏必隆共同會審鼇拜一案!” “臣領旨!臣還有下情奏明,慕僚何志銘誅除反賊獻策有功,前遵詔命,已委其為兵部主事,加侍郎銜,請主上裁定明詔宣諭!” “嗯,知道了,著吏部來辦。”康熙說著便站了起來。現在大功已成,他急著要去見太皇太後了。 太皇太行從後半夜起就一直待在奉先殿,密切注視著乾清宮和毓慶宮的動向,看著殿內正中的祖宗靈位,這位白發蒼蒼的老人,一陣陣心潮起伏。她想起和皇太極、多爾袞一起,為創建大清基業,所經曆的驚心動魄的往事。想起八年來,為扶植自己的愛孫玄曄,化費的無數心血。現在終于要攤牌了,對于今天的擒鼇大計,她信心十足,但做為一個有膽有識的女政治家,她不能不想到,萬一事有不測,將派誰出宮去調兵,熱河來的勤王部隊又將讓誰去統帥,她熱血沸騰,仿佛又回到當年萬馬奔馳、血肉橫飛的關外戰場。正在這時,一個太監興匆匆地跑了進來,“啟奏老佛爺,咱們皇上打勝了!鼇拜、班布爾善等人都被拿下了!”太皇太後那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鼇拜被關進了大牢,幾家謀反逆臣的府邪被抄了,這件事轟動了皇宮,轟動了北京城,也轟動了天下。 大臣們幾天會審下來,才知案情的複雜遠遠超出想象之外。康熙在養心殿,每日都要召見傑書、遏必隆、吳六一他們幾個。魏東亭對會審情況也了如指掌,想起康熙去年對班布爾善的判斷,魏東亭對這位十五歲的少年皇帝更加折服。這一天,康熙又在養心殿里召見了傑書、遏必隆等一班人,康熙笑著說:“眾位愛卿,鼇拜和班布爾善的案子要盡快結案,以安天下人心。哼,班布爾善這個人陰險狡詐,朕早看出他和鼇拜不是一伙,你們問的怎麼樣了,他們倆究竟誰是主逆呢?” 傑書連忙賠著笑說:“萬歲爺聖明!主逆還是鼇拜,只班布爾善身為皇室近支,鼓動謀逆,其罪之重不在鼇拜之下,實在分不出誰主誰從。”康熙點了點頭道:“這話有道理,此人巨奸大滑;可惜鼇拜一生聰明,卻上了他一個大當,遏必隆,依你看呢?” 遏必隆聽康熙的意思,似有回護鼇拜的意思,便想作進一步試探,聖意到底如何,眨了眨眼,也湊上來說:“依《大清律》定讞,這等罪名,不分首從,都是要凌遲處死的。至于如何發落,臣等以聖命是聽。” 聽了這話康熙有點兒不高興了,“你仍改不了這個老毛病。”康熙沒有聽出他話中的意思,以為他推諉,“一個主意不出,能叫忠臣?你倒說說看,鼇拜之罪有無可赦之處?” 遏必隆這才明白康熙的意思,不害怕了,也敢說話了:“死是死定了的,只是也有幾等死法。奴才以為,鼇拜到底是托孤重臣,以從龍入關有功論之,似可從輕發落,處以斬刑也就夠了。這也是我聖主仁慈之心。” 最後這句話說得康熙心里很受用,又正合太皇太後的意思。正要褒揚幾句,忽見熊賜履站在旁邊一直沒說話,便問道:“熊賜履你怎麼不說話?” 熊賜履這會兒正全副心思在想這一問題,見康熙點到自己,忙躬身答道:“皇上聖明,鼇拜的罪是不必去說它了,無論怎樣處置都不過分。如今至要之點不在于鼇拜本人如何,而在于是否有益于皇上圖治之大計,所以如何處置實在非同尋常——奴才昨日與索額圖議至三更,終無定見。不敢有欺飾之心,請聖上容奴才再想想。” “好!這才是老成謀國之言!傑書,遏必隆,你們也學著點,只會舞刀弄劍,沒有治國的本領那怎麼行呢?!你們再議一下,不必膽怯,有什麼說什麼,就以此為宗旨罷。” “臣等尊旨”,眾人走了之後康熙又把魏東亭叫回來,讓他去問問伍次友對這件事是怎麼個看法。 魏東亭回到家里一看,嗜,明珠和伍次友正談得熱鬧呢。只見明珠眉飛色舞地把街頭聽到的傳言都給兜了出來: “嗨,大哥你沒出去,老百姓聽說捉了鼇拜,那是人人歡喜個個稱快呀。”一抬頭見魏東亭走了進來連忙招呼: “哎,虎臣來了,這次,你出了大力呀,不過,不是我搶你的功,要沒有我獻的那個‘天羅地網’的計策,你們幾個還真得再費點勁兒呢!現在,你去外邊聽聽,誰不誇皇上聖明,有的人說,鼇拜准得被滅了九族點了天燈,還有的人說剮了他也不解恨。哎,那些個被鼇拜弄得家破人亡的人呐都等著看這老賊怎麼死呢!叫我看,真要凌遲處死,一刀一刀地剮了他,還真便宜了他呢!” 明珠指手劃腳他說了半天,哪知道伍次友聽了卻冷冷地一笑說: “哼哼,誰要是給皇上出這個主意,便是個傻瓜。皇上要真地剮了鼇拜那更是一大失策。” 明珠聽了一愣:“啊?!大哥,你,你怎麼這樣說呢?” 伍次友微微一笑:“哈哈哈,鼇拜此時好比放在案板上的肉,殺不殺,都一個樣,可是世祖皇帝留下的四位輔政大臣,索尼連氣帶病死了;蘇克薩哈被殺了頭;遏必隆丟了頂戴花翎,再把鼇拜一剮,哎,那就全齊了。他們多壞,多無能,也不至于一無是處吧,輔政大臣都這個下場,那百官能不寒心嗎?更何況南方還不平靜:吳三桂他們更是蠢蠢欲動,很多統兵將領都是鼇拜的老部下,要是聽說鼇拜被處死他們能不疑心害怕嗎?” 這一席話說得魏東亭和明珠恍然大悟,魏東亭更感到皇帝今兒個露出的口風恐怕也有這個意思。正想再問下去,索額圖來了。伍次友一見到他連忙起身: “東翁恭喜恭喜!你立下蓋世奇功,恐怕指日就要高升了。聽說貴府女公子即將被選入宮為妃,真是雙喜臨門呐!” 索額圖滿面春風笑著說: “噢,哪里哪里,這都是皇上和太皇太後的恩典,至于說到喜麻,恐怕先生到要大喜了呢!” “嗯,我?我有什麼喜事啊?!”伍次友不解地問。 “如今奸賊已除,天下太平,以先生的大才,朝庭還會不重用嗎?” 伍次友不以為意地擺擺手說: “哎,我是無可、無不可的,不計較什麼在朝在野,只是惦記著龍兒的功課。前天你告訴我說,他陪太夫人進香去了,不知何時回來呀?” 索額圖微微一笑說: “啊,對對對,我正是為這事來的。家母明日回京,伍先生如有興致,我想請你去郊游散心,也許能碰上他們回來呢!” 伍次友高興他說:“好好好,那明天我一定要去。太夫人回京我理應去迎接,再說還可以早點見到龍兒。”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第二天一早,索府派了一乘青布小轎過來抬著伍次友,索額圖騎馬護轎。轎子一上街可就招人注意了。為什麼呢? 因為索額圖如今的身份不同了,京城里的人誰不知道他護駕有功,又即將成為皇親。今兒個見他騎在高頭大馬之上護持著一頂青布小轎,倒有點奇怪了。哎,這轎子里坐的人難道比索大人的身份還貴重嗎?走著走著伍次友覺得不太對勁兒,心想:“哎,不是去郊游嗎?怎麼不往城外走,反倒向紫禁城方向去了呢,他正在納悶兒,就聽外邊一聲高呼: “此處文官下轎,武將下馬!” 伍次友更糊塗了:這,這不是午門嗎?怎麼走到這兒了呢? 索額圖翻身下馬,正要上前答話,從里面飛跑出一個太監大聲喊道: “聖上有旨,特許伍先生乘轎入宮。” 侍衛們一聽,連忙閃開,讓出一條路來。索額圖手扶轎扛前導,小轎顫顫悠悠地抬進了皇宮。轎里的伍次友如癡如呆,也不知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有這麼大的福氣蒙聖上傳諭乘轎入宮呢, 他不明白,正在皇宮內等待朝見的文武百官比他更糊塗呢!一個最常見,最普通、平民百姓誰都能坐的青布小轎竟然抬進了皇宮,護轎的又是在皇上面前最得寵的索額圖大人,這是怎麼回事呢?看那索額圖畢恭畢敬的樣子大伙更想不通了,這小轎里到底坐的是哪位大人呢? 小轎終于在太和殿門口停下了,索額圖掀起轎簾,把伍次友扶下了轎。禦前侍衛穆子煦氣字軒昂地走下台階,面南而立高聲說道: “奉上諭,著伍次友進殿見駕。欽此。”說完又上前一步低聲說: “先生好,您大喜了!” 伍次友暈頭暈腦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穆子煦神密地一笑說: “啊,先生不要著急,上去您就知道了。”說著和索額圖一邊一個拉著他走上丹墀。 伍次友只好硬著頭皮和他們進殿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禮。行完禮一抬頭,他不禁愣住了:啊!在這莊嚴肅穆、金壁輝煌。異香撲鼻、光彩奪目的太和殿里,在那鑲玉嵌寶、雕龍塗金、至尊至貴、神聖無比的禦座之上,頭戴金冠,端然高坐的人正是自己數年來朝夕教誨,相教相親的學生——龍兒。他,他怎麼會變成皇上了。看看兩邊,站滿了貝勒、貝子,九卿部院文武百官、大小臣僚,卻都是一個個躬身侍立,沒有一點兒聲音。再看看前面魏東亭、穆子煦等一班子老熟人,個個精神抖擻地侍立在龍兒的身後。啊!這是真的,龍兒就是皇上,伍次友終于明白過來了,他脫口而出叫道: “龍——那個兒字還沒出口,虧他聰明馬上改口為:“龍主萬歲!”說完便深深地磕下頭去。 看著平常倜儻風流、揮灑自如的伍次友被索額圖他們擺布得如癡似呆,看伍次友在自己面前誠惶誠恐地跪著,康熙的心里不由得感到一種驕傲和滿足,更加體驗到主載天下的威風。可是,霎時間,他又覺得一陣惆悵,幾年來,半師半友,親密無間的情意從此完了。他說了聲: “先生請起,賜坐!” 伍次友還是跪著沒動。索額圖上來把他扶起來,坐在小太監搬來的繡墩上。 就聽康熙說道:“伍先生,數年來蒙你授業教習使朕獲益匪淺,正如先生所言欲求真知,須經磨煉,所以朕不得不將身份隱瞞,還望先生體量朕求學之苦心。” 康熙這番話說出來,伍次友豁然開朗,幾年來,許多猜疑,不明之事,一下子全明白了。他站起身來躬身答道: “臣一介寒儒,以布衣褻瀆君主,謬講經義,有汙聖聽,請皇上治臣不恭之罪!” 康熙微微一笑: “哎,先生言重了,你何罪之有?如果剛一開始就知道朕是天子,那麼朕怎麼能聽到你的金石之言呢!伍先生,今日朕請你來,為的是向眾官宣詔,特許你喚我為龍兒,咱們君臣之名雖定,師友之情常存,望先生一如既往對朕常加教誨。” 伍次友感激涕零,跪下磕頭謝恩,又聽康熙說道: “先生請坐,小魏子,取先生當年策試的卷子來。” 魏東亭聽得這一聲,忙從太監手中取過一卷文書呈上。康熙將卷紙展開,微笑著又看一眼,然後交與傑書,說道:“這是三年前伍先生應試的策卷《論圈地亂國》。不但文筆雄勁,氣勢磅礴,而且立論精辟,謀國深遠,陳述治國要略,精深之至,實力不可多得之佳作。你給大家念念,如果朝臣當中都能像伍先生這樣,鼇拜怎麼能專權,如果天下士子都能像伍先生這樣我大清國何愁不日益倡盛。你念給大家聽聽。” 傑書知道為了這份策卷,幾年來惹出了多少大事,自己當初又是如何在皇上和鼇拜之間左右搖擺,他知道皇上為什麼叫自己念這篇文章。遏必隆呢,更是如芒刺在背,越聽越出汗,等到念完了便搶著上前跪下:“皇上,聽了伍先生的策論,臣更覺得惶恐,伍先生天下奇才,肯請皇上委以重任。” 康熙今天心里高興,更不想當著伍次友的面給哪個大臣下不來台,便說:“嗯,此事朕自有安排,明珠,你們侍侯伍先生回去候旨,眾卿,你們也都跪安吧。”在一陣山呼萬歲聲中,康熙退朝了。 回到養心殿,康熙在蘇麻喇姑的侍奉下,換了便裝,躺在靠椅上,他的心情格外舒暢,覺得天也高了,地也寬了,啊!做一個按照自己的意志發號施令的皇上,真叫人痛快。可是,他還有心煩的事,最叫人不放心的,就是吳三桂。這個人擁兵十幾萬虎踞云貴,開礦、煮鹽、鑄錢,還制造兵器,儲藏軍火,囤積糧食、委派官吏,他安的是什麼心呢?還有坐鎮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稱雄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這兩個人也不容忽視。西北的准葛爾蠢蠢欲動,台灣的鄭成功拒不稱臣,如果三王連手作亂當何以處置呢? 他正在凝神靜思,外邊傳來一聲呼叫: “奴才魏東亭給主子請安!” 康熙這才猛醒過來笑著說:“進來吧,朕正要找你呢!前天讓你問伍先生的事,他怎麼說啊?” “噢,伍先生說以不殺鼇拜為好,反正他已經不能再生禍患了,留下他反能安人心,使朝庭官吏,軍中將佐感恩戴德,為皇上效命,就是三蕃想要生是非也得惦量惦量。” 魏東亭還沒說完呢,康熙就霍然而起:“好!先生一言定乾坤,就照他說的辦!外面對伍先生怎麼看呢?” “噢,百官們當然是交口稱贊了。百姓們知道了這件事也很高興,誇伍先生學問好,稱頌聖上禮賢下士功德齊天。” “嗯,伍先生,朕是一定要重用的。不過眼下不能馬上封官,官兒大了,眾人不服;官兒小了呢,又委屈了先生,而且先生生性孤僻,別人又看他是朕的老師,反到使他難以做人呐!嗯……這樣吧,你口傳朕的密旨,請他為我擬一個除掉三蕃的方略來,但此事務要機密,除你和先生之外,不可讓任何人知道!” “臣遵旨。” “還有他和婉娘的事,朕瞧著也就該辦了,雖然伍先生比婉娘大了那麼十幾歲,但是婉娘一直傾心于他,不會覺得受委屈的,婉娘侍奉過太皇太後和先皇,又跟在朕的身邊,伍先生也會滿意的。” “主子聖明,這件事早該辦了,只是……” “噢,你說的是滿漢不通婚嗎?讓伍先生抬入旗籍不就行了嘛。不過,這事你先別說透,”說著沖里面喊了一聲:“婉娘,你出來,謝謝小魏子,他要給你當月老了。” 一直躲在壁紗廚後邊的蘇麻喇姑,羞紅著臉兒走了出來向康熙叩頭謝恩: “謝主子恩典,奴才……嗯……還是回到太皇太後那兒更好!” 康熙聽了哈哈大笑:“哈哈……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太皇太後不答應。過幾天湊個機會,朕替你求老佛爺,小魏子,還愣著干什麼,快去給朕辦差去呀!” “紮!” 處理了這幾樣事康熙覺得格外興奮,便讓蘇麻喇姑伺候筆墨,親自起草了處分鼇拜等人的詔書,他乘著興頭文不加點一揮而就,寫完了又看一遍,覺得文采略顯不足可是也不願意再改了,寫了大大的兩個字:“欽此”,就放下了筆,又沖外面喊了聲:“張萬強,傳膳!” 索額圖在府上備了酒席,要專請伍次友,另外呢,請明珠、魏東亭等人做陪。明珠最愛熱鬧,巴不得有這機會呢。一大早便先趕來了。進了索府,明珠一眼就看出索額圖的臉上並不高興忙說:“哎,索大人,聽說令侄女要入選進宮了,怎麼不見笑容啊,!” “噢,明大人來了,不瞞你說,今天,正是亡妻祭日,如果她能活到今天,不知道會怎麼高興呢!”一邊說著眼圈都紅了。 明珠不由一陣高興,正瞌睡呢,枕頭送來了。笑著說:“索大人,我能叫你雙喜臨門。你瞧著婉娘如何呀?” 索額圖一聽就明白了,忙擺著手說:“哎,不行,不行!太皇太後早先是想把她指給皇上,可是我瞧著皇上的意思是想把她配給伍先生。” 明珠得意地一笑說: “啊:索大人,您別著急我有辦法,能使您和伍先生兩全齊美。”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四八、眾勇士死戰擒賊魁 小毛子智勇救婉娘     下篇:五十、哀身世含憤入空門 歎前程酒淚別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