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托東南遣嫁四公主 顧西北重賞馬鷂子  
   
三、托東南遣嫁四公主 顧西北重賞馬鷂子

二月二龍抬頭的節氣已經過了,紫禁城宮殿上的積雪,還沒有開凍。鎏金大銅缸沿上掛著一層薄霜,缸里的水雖然一天一換,仍結滿了蛛絲般的細凌。 養心殿總管太監小毛子侍候完康熙早膳,奉旨至乾清宮西閣換送康熙夜里批閱過的奏事匣子,折轉回來時,康熙已經出去了。只見六宮都太監張萬強帶著候文、高民等一干太監正在掃地、撣塵、抹桌子。他便捋起袖子幫著收拾,一邊笑問張萬強:“張公公,萬歲爺呢?” 張萬強取過一方端硯,磨著墨答道:“四格格從昭陵回來,萬歲爺歡喜得了不得,不等要轎子就跑著去了。這會子在儲秀宮,只怕老佛爺也去了呢!” 這個四格格是分封在廣西的定南王孔友德的女兒,本名孔四貞。定南王死了之後,太皇太後便將她收養宮中,待之如女。她和蘇麻喇姑一樣,從小看著康熙長大。不知為什麼,順治皇帝大行之後,性情剛烈的孔四貞突然變得郁郁寡歡。她本是將門之女,身有武藝,便請求允准她宿衛先帝陵寢。太皇太後拗不過,競破格晉她為一等侍衛,由她去了昭陵,這一去就是九年。今日突然回來,是件稀罕事兒。 小毛子卻不知此事根苗,一邊調好了朱砂一邊笑道:“皇上是該松泛一點了。自去年五月鼇中堂壞事到如今,一天七個時辰見人、批奏章,還要寫字、做算術,這幾天更是一事未了又有一事,連個五更黃昏也不分了,競比小家子掙飯吃還難,就渾身是鐵,能打多少釘兒呢?” 張萬強撇著光溜溜的下巴笑道:“你甭嘴巧,甭指望我在皇上跟前給你遞送這些話兒——論說也真是的,去年今日,咱們誰敢想,鼇中堂那麼橫的人物兒,忽拉巴兒就沒了!就是外邊茶館鼓兒先兒們說的書,也未必有這個熱鬧呢。” 小毛子起先還嘻笑著聽,回頭一看,自鳴鍾上的時針已指到已未午初,這是康熙披閱奏章的時間了:“哎喲,光顧說話,差點誤了事。”說完便一溜煙跑出來,直奔皇後正殿儲秀宮。 儲秀宮里很熱鬧。太皇太後坐在皇後赫舍里氏家常使用的軟椅上,下邊一溜侍立著貴妃鈕祜祿氏、衛宮人和幾個答應、常在。沒有品秩的大宮女墨菊、小娥、蟬妮、紅秀捧著中櫛在後頭侍候。康熙立在太皇太後身後輕輕給老人捶背。蘇麻喇姑是出家人,皇後是主人,賜了座兒在下頭。只有孔四貞是遠客,打黃兒坐在太皇太後對面,端著茶杯,靜聽太皇太後說話: “你這一去就是這麼多年,別人不知怎麼樣,我瞧著脾氣性兒竟是一點沒改。哪有女人做官做一輩子不嫁人的?我跟前的女孩兒,只有你和曼姐兒特別,偏都比公主還要性傲。曼姐兒不去說她了,如今雖留起了頭發,已經是菩薩的人了。你半大不小、二十多歲的老姑娘,不嫁人怎麼成呢?沒的也不怕人家在背後數落我這老婆子,親生女兒一個一個都嫁了,收養的竟一個不嫁人。正說著,一回頭瞥見小毛子進來,便道:“小毛子大總管,又來催你主子吃苦去?” 小毛子一進門便聽見這話,忙跪下請安,笑道:“奴才哪里敢?這都是萬歲爺定的章程!” “今兒有我做主,難得四姑娘回來,叫他們姑侄多坐一時,你站一邊吧。” 小毛子叩了頭起來,不便一一請安,只上前給孔四貞打了個千兒,笑道:“小毛子給四格格請安了——蘇麻喇姑大師是我姨,早聽說四格格和大師親姊妹似的,又是遠客,得給您多叩個頭!您也當奴才的干姨好了。”片刻之間,他便又認了一個干姨。 皇後見孔四貞不認識小毛子,忙笑道:”這是皇上跟前的總管太監,是個精猢猻,救過曼姐的命,最能順竿子爬。四姑提防著他。”一句話說得眾人都笑了。 康熙沒有笑,卻陪著小心對孔四貞說:“老佛爺剛才提到的那個孫延齡少年英武,又是定南王手里使過的人。朕見過幾次,言談舉止蘊藉有禮,很不錯的。如今老佛爺作主,把四姑指給他,真是天配地合。四姑見了就知道了!” 小毛子這才明白是要把孔四貞指配給孔友德的部將孫延齡,便不打渾了,卻聽孔四貞答道:“老佛爺、皇上和娘娘都已經說的不少了,又都是為我好。我再推辭就像不識抬舉了。那……那就……勉從其命吧。想我孔四貞,自父親死了,一直蒙老佛爺恩養,和女兒一樣,本不該……” “對了,就是這個話!”太皇太後知道孔四貞從前一向鍾情于順治皇帝,生恐她再提與順治的舊事,見她應允,不禁喜形于色,便攔住道,“壓根兒和我的女兒就一樣嘛——皇帝,我的意思晉四貞為和碩公主,你看呢?” “本就如此嘛。” “小毛子可聽見了?四公主要下嫁,嫁妝要從厚。” “紮!都在奴才身上,照公主的例,加銀五千——” “一萬!”康熙大聲道。 “紮——一萬。” 蘇麻喇姑本來在旁靜坐,聽到這里,不禁笑道:“四格格,我這會兒也不論出家人不出家人,要笑你一句了。人家都是夫貴妻榮,你可是夫以妻貴了。”孔四貞羞紅著臉,沒有說話。 “是時候了,”康熙笑著轉到前面,對太皇太後打了一揖說道,“孫兒要到前頭養心殿去。有幾封折子,今兒一定得批出去。原定今日見陝西提督王輔臣,明兒見孫延齡……” 言猶未畢,便聽宮外西南方向隱隱傳來牛吼一般的聲音,殿中幾個人同時怔住,接著又是一陣更響的叫聲愈傳愈近,宮殿開始微微顫動,幾盞吊在殿角的宮燈像秋千一樣蕩起來。門窗、幾榻也像打擺子一樣震得山響。“天爺”小毛子失聲叫道,“這是怎麼了?”臉色變得煞白,釩祜祿氏踉嗆一步,身子一晃便摔倒了。 “地震!”皇後赫舍里一驚立起身來,厲聲說道:“小毛子、墨菊你們幾個護著老佛爺和皇上快出去!”墨菊連忙跨過來,與小毛子一邊一個挾了太皇太後,腳不點地地跑到院子里。鈕祜祿氏這才驚醒過來,正想去扶康熙,孔四貞早搶先掖了康熙出去了。二人又指揮著太監宮女合力抬了幾張椅子晃悠著跟出來,將椅子放在四不靠牆的一片青磚地上。 就在這時,又聽見兩聲劇烈的震聲從地心發出,遠處民房轟然倒塌,揚起漫天黃霧,把紫禁城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宮殿的梁柱發出吱吱咯咯的響聲。皇後、貴妃和全班執事宮監鴉雀無聲地站在劇烈震動的庭院當中。太皇太後和蘇麻喇姑合掌閉目,合掌跌坐,口中喃喃吟佛,只有康熙不動聲色地坐在中間仰視上蒼。 “萬歲,”儲秀宮花門口傳來熊賜履洪亮的聲音:“萬歲,熊賜履、索額圖、康親王傑書前來侍駕。” “進來!”三個大臣躬身而入,眼見太皇太後和康熙平安無事,不由地舒了一口氣,依次跪下。 這時午牌剛過,地震來得更凶,巍峨的五鳳樓和殿字館閣以及大大小小的民房,一街兩行的商店隨著天地一起一伏婆婆起舞;天空中黃塵與暗紅的彩云攪在一起翻滾,籠罩得宇宙一團昏黑;一會兒風雹雷電齊作,紫藍色的閃電照著街上一張張驚惶的面孔。從永定門、哈德門到東直門一帶人煙稠密的地方,人們扶老攜幼依在一起,孩子在母親懷抱里掙紮著大哭大叫,大人們卻一個個用呆滯的目光仰望蒼穹,祈禱平安。遠處不時傳來高房危樓轟然倒塌的聲音,整個京城雞飛狗叫,惶惶不甯。 地震乍起的時候,一等待衛善撲營總領魏東亭與表妹史鑒梅的新婚大禮才過三天。由于史鑒梅娘家已沒有人,熊賜履夫人便把她接了去權作回門。原說好了于明日回家。出了這種事,史鑒梅哪里還顧得了這些?便從熊家馬廄里拉出一匹狂躁的棗紅馬,勒一勒缰繩飛身而上,狂抽猛打馳回虎坊橋魏東亭的官邸。剛過西華門,卻見自己的丈夫魏東亭手揮寶劍正與一個雙手持戟的紅頂子武官在馬上厮拼,便勒住了馬在旁凝神觀看。 那個面白無須,眉如臥蠶的武官四十多歲,足比魏東亭高出了一個頭,半截鐵塔似地穩坐戰騎,身手十分矯捷,一雙爛銀畫戟舞得風車一般。魏東亭是康熙跟前武功最高的侍衛,可是因不善馬戰,無論怎樣勾刺劈挑,總占不到上風。史鑒梅來不及細想,便從頭上拔下枝銀簪,權做暗器,一甩手便向那人後心飛去。不料那人著實了得,競在馬上憑空向後一翻,銀簪平射過去正好磕在魏東亭的劍上,被打得無影無蹤。史鑒梅不禁大怒,刷地一聲解開束腰金帶,縱馬一躍加入戰團。正打得難分難舍,忽聽宮門口傳來一陣洪鍾般的笑聲:“哈哈哈哈……虎臣賢弟,新婚燕爾,夫妻竟有如此興致,共戰關西馬鷂子!” 聽見一聲喊三人一齊住了手,原來是九門提督圖海戎裝佩劍,手中捧著詔書,大聲喊道:“聖旨,著王輔臣即刻覲見” 魏東亭忙上前向王輔臣拱手一禮:“虎臣職司守衛,不識軍門大駕,尚祈恕罪。” “哪里,哪里,未將一介武夫,剛才多有沖撞。” 圖海在一旁朗聲大笑“哈哈哈哈,不打不相識。快走吧,聖上在等著哪。虎臣,你也來吧。” 魏東亭招呼史鑒梅先行回家,便和王輔臣聯袂而入。此時大震已經過去,儲秀宮附近已完全恢複了平靜。時而襲來的余震,大殿窗欞門扇雖然仍舊發出咔咔的聲音,但己不再那麼嚇人。丹墀外二十名宮女、四十名太監按序排著,眾星拱月地護在康熙周圍。兩柄寶扇,一面長紗屏圍在身後。傑書、熊賜履和索額圖挺身長跪在一旁,一切與日常朝會沒有兩樣。 魏東亭行禮之後,站起身來立在康熙身旁。王輔臣因是第一次入覲,在陝西平素閑談時,雖也聽說過一些宮鬧秘聞,聖上如何私聘落第舉人伍次友為師,如何廟謨獨運,用魏東亭一干新進少年擒鼇拜,可是現在真的與這些人相見,激動之余又有點好奇。他一邊行三跪九叩覲見禮,一邊偷眼打量,見康熙腳蹬青緞涼里皂靴,身著醬色江綢絲綿袍,外套著石青單金龍褂,渾身絲毫不帶珠光寶氣,頎身玉立,風度嫻雅,不禁肅然起敬。 康熙含笑看著他行禮說:“王將軍,請起來說話” “紮!”王輔臣響亮地答應一聲立起身來。 “好一表人材!久聞將軍虎背熊腰,果然名不虛傳。朕剛才聽說因你未奉特旨,被魏東亭堵在西華門外交上了手,不知勝負如何呀?” “魏將軍乃聖上駕前擎天玉柱,臣何能及呀。”王輔臣完全沒想到康熙這樣隨和,繃得緊緊的心松和下來。 “那也不見得。”康熙抬頭遙望著發黃的天空,輕輕歎了口氣。康熙心里明白,王輔臣已經被打動了,便換了一個話題:“朕委納蘭·明珠到陝西,鎖拿山陝總督莫洛和巡撫白清額進京問罪。你從那邊過來,不知這件事辦得怎樣?” 王輔臣摸不清康熙問話的意思,一時沒有開口,過了一會才回奏道:“白清額已經革職監護。莫洛在欽差大臣到達之前,去巡視山西未歸,明大人已經派人去傳他了。” “朕不是問這個,西安百姓遞來了萬民折,稱頌他二人情廉,懇請朝廷免其重罪。你在平涼多年,聯想問間此事是否當真。” 王輔臣與莫洛素來不和,但莫洛是清官,山、陝兩省有口皆碑,是說不得假話的。他咽了一口口水,清清嗓音又說道:“莫洛居官多年,為母親做壽,竟借了五十兩銀子。此次查抄白清額的時候只存白銀十六兩。這些都是實情,臣不敢欺瞞!” “聽說你與莫洛不和?” “回皇上的話。臣與莫洛,瓦爾格將軍之事乃是私怨,皇上所問乃是國事。臣不能因公廢私,亦不敢因私廢公。” “好,國家大臣,社稷重器,應該有這等氣量,你是什麼出身?” 問到出身,王輔臣身子一顫,連連叩頭答道:“臣祖輩微賤,乃是庫兵出身。” 庫兵是為朝廷守銀庫的,雖然有錢,卻被人瞧不起。王輔臣一向視為奇恥大辱;諱莫如深。但皇帝垂詢又不能不如實回話,所以話剛出口,眼眶中已是含滿淚水,聲音也顯得有點哽咽。 康熙也覺意外,怔了一下長歎道:”朕倒不知你出身微賤如此。不過自古偉偉丈夫烈烈英雄比卿出身寒賤的多的是!大英雄患在事業不立,余事都不足道。張萬強!” “奴才在!” “立傳朕旨給內務府,王輔臣舉家脫籍抬旗,改隸——”康熙沉吟片刻,覺得既做人情,就不如做得大些,于是果斷他說,“漢軍正紅旗” “紮!” 康熙皇帝為了安撫王輔臣,把他全家抬入旗籍,而且是“漢軍正紅旗。”這特殊的恩遇,使王輔臣感動得淚流滿面,要不是怕在皇上面前失禮,他真要放聲大哭了。 康熙沉著地說:“你好自為之。朕本想留你在京任職,朝夕可以相見。但平涼重地,沒有你這樣有能為的戰將,朕更不放心。西邊、南邊的麻煩事很多,朝廷要倚重你馬鷂子呢。” 旁邊的人聽著這幾句話輕松平淡,但“西邊”這兩個字在王輔臣聽了卻如雷聲轟鳴一樣。他,一個庫兵出身的被人看不起的賤民,從軍入伍之後,先是隨著洪承疇南征,江、浙平定以後,又改歸吳三桂節制。幾年中由于軍功從普通軍土升到了督撫大臣,封疆要員。吳三桂待這個調入自己麾下的王輔臣是解衣衣之,推食食之,比對自己的子侄輩還要好。後來,王輔臣調至平涼,吳三桂還要每年接濟他幾萬銀子。所以,幾年來王輔臣在康熙和吳三桂之間,還是腳踩兩支船,兩邊都不敢得罪。現在康熙提到了“西邊”,顯然是對吳三桂不放心,王輔臣必須表明自己的態度。 想到此,王輔臣忙叩頭道:“皇上委臣以封疆,寄臣以腹心,待臣之恩如天高海深,臣若背恩負義,不但無顏于人世,亦不齒于祖宗!請主上放心。一旦西方、南方有事,臣雖肝腦塗地,也不負聖恩!” 康熙顯得有點激動,雙目閃爍生光,只有此時才看到與他年齡不相你的老練與成熟:“朕並不是對誰都不相信,只是實在舍不得這樣的人才遠離北京在邊廷吃苦。”他一邊說,一邊從座後拿起一對四尺長的銀制皤龍豹尾槍,想了想,又將一支放回,加重了語氣說道:“這對槍是先帝留給朕護身的,朕每次出行都要把它們列在馬前。你是先帝留下的臣奴,賜別的東西都不足為貴。這里把槍分一支給你,你帶到平涼,見槍如見朕;朕留一支在身邊,見槍如見卿。” 王輔臣面色蒼白,激動得不住抽泣:“聖恩深重!奴才雖肝腦塗地,不能稍報萬一。敢不竭股肱之力以報聖恩。”說罷,顫抖著雙手接過槍來,緩緩卻步辭了出去,剛出垂花門,再也控制不住感激之情,竟掩面放聲痛哭起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會藩王聖意帶雙敲 赦忠良諍臣又複官     下篇:四、祈平安祖孫拜佛山 懷鬼胎世子跪午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