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七、蟬脫殼皇帝宿逆旅 雀入林道長走單騎  
   
七、蟬脫殼皇帝宿逆旅 雀入林道長走單騎

化名楊起隆的朱三太子,來到了五華山,會見平西王吳三桂。不料,一言不合,惹得吳三桂拍案而起,怒聲命令侍衛,要將楊起隆拿下。 這一下變起倉猝,朱三太子被皇甫保柱隔座輕輕提了過來,順手一丟仍進兩個衛士懷里,被反背雙手死死擒住。朱三太子的四個帖身隨從見主人被拿,大叫一聲亮出兵刃直取吳三桂,卻被守在跟前的皇甫保柱用劍一格護住。十幾名侍衛有的去架扶劉玄初,有的保護耿精忠、尚之信,有的挺刃格斗。霎時,列翠軒里一片刀光劍影。 但戰局很快就分明了。朱三太子帶的這幾個人雖然武藝很高,但吳三桂的侍衛也非常悍勇,畢竟是眾寡懸殊,很快就被逼出了列翠軒,吳三桂、耿精忠和尚之信從容坐在軒前觀戰。 夏國相見朱三太子這三四個隨從在十多個人圍攻之下還在拼死力戰。便走到來三太子跟前道:“叫他們住手,不然,一刀捅死你!” 朱三太子雖然被擒,仍是一臉倨傲之色,此時刀橫在脖子下,也只是微微冷笑說:“死,大丈夫本份耳!做這副丑態干什麼!”說罷高聲叫道:“尚賢,你們去吧,沒有什麼了不得的!”話音剛落,那個叫尚賢的雙手一拱,高聲說道:“少主兒保重,我們暫且去了。吳三桂你敢動我少主一根汗毛,我叫你五華山立刻變成一片火海!”說罷,四個隨從在刀叢之中拔地騰空而起,沖出重圍。皇甫保柱大喝一聲:“贏了我再走!”說著就要挺劍追趕,卻被坐在一旁的劉玄初一把扯住:“將軍,這里頭的事你不懂,你護住王爺就是了。” 吳三桂轉臉問朱三太子道:“你如今尚有何說,還敢無禮麼?” 楊起隆別轉臉冷冷說道:“天意我知,我意你知,如此而已,豈有他哉?” “帶下去!”吳三桂鐵青著臉吩咐道。 耿精忠望著朱三太子遠去的背影,深思著說道:“老伯,這個人不好處置啊,留在五華山沒有用處,殺了,放掉都要引起朝廷疑心。” 尚之信撮著牙花子笑道:“殺了算。反正死無對證。朝廷不會為這點子事和王爺翻臉。要是老伯不想殺他,可要看好了,別叫他逃掉。” “玄初先生你看呢?”吳三桂面帶著微笑,轉臉又問劉玄初。 “王爺心中己有定見,又何必再問?” “噢?” “王爺這一出‘捉放曹’演得不壞,連那位朱三太子都看出來了,在坐的幾位,卻老實得蒙在鼓里!哈哈………” 吳三桂的心不禁一沉,自己的心思競被這病夫窺得如此清楚,真不能不佩服他的心計之工。他點起水煙,呼嚕呼嚕抽幾口,吐著煙霧說道:“劉先生確是知己。趁這個姓朱的在這里,你們幾個可以和他交交朋友,二位賢侄也可和他談談。” “什麼‘趁他在此’?”保柱如墜五里霧中,詫異地問道,“他能逃出我五華山?” “三日之後放了他!”吳三桂笑道,“就請胡先生辦這個差吧,不過要辦得漂亮,連咱們里頭的人也都以為他病死了最好。” “方才耳目太多,王爺只能這樣辦。”劉玄初見皇甫保柱和胡國柱仍是一臉茫然之色,輕笑一聲道,“這有什麼不明白的!此人活著比死了好,放了比囚起來強……”吳三桂放懷大笑接著說道:“對,就是這個意思,放他一條生路。讓他到北京鬧事,去找康熙的晦氣。看小皇上還顧得上什麼撤藩!” 夕陽的余輝照著五華山,給樹梢、房頂,山與天相接之處都鍍了一層玫瑰紅色。吳三桂咬著牙抬起頭來。從牙縫里迸出幾個字來:“康熙,你等著瞧吧!” 康熙一行在澶柘寺“金蟬脫殼”以後,已經離京七天了。這是他當政之後第一次出巡。祖孫媳婦加上一個帶發修行的蘇麻喇姑,坐了兩乘香車,由魏東亭、狼譚二人帶著二十五個侍衛,一律青衣小帽便裝騎馬護送著。很象是京里王公眷屬出城進香的模樣。穆子煦和犟驢子兩個大侍衛只送他們到澶柘寺“郊祭”已罷,便招招搖搖地護著空鑾輿回到大內。這場戲,倒也做得嚴密。 出京以後,康熙便命魏東亭打前站,每天住宿的客店都是先訂好的,晚間一到就住。康熙自騎一匹青馬,扮做個少年模樣,奉著太皇太後車駕徐徐而行。也虧了魏東亭不辭辛勞,前面訂好了夜宿的店鋪,再飛馬回來迎上車駕一同前行,一切飲食供應、布防、護衛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因此,連太皇太後也不覺旅程之苦。 其時正值早春,車駕一入太行,立刻覺得天寒徹骨。康熙坐在青鬃馬上手搭涼棚向上看時,一條山間車道婉蜒伸向遠處。每日雞蛋拌料喂出來的禦馬一步一滑,鼻子里噴嘶著白氣。夾道兩旁的山上積雪皚皚。一根根、一叢叢挺然而立的荊棘、山植、栗于、野桃杏、野櫻桃在雪坡上迎風顫抖,猶如灰霧一般。細碎的浮雪被山口的勁風吹得煙塵一樣在腳下飄蕩。見行進遲緩,康熙和侍衛都下了馬,拉著轡繩,推著轎車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忽然,前面的車停了下來,太皇太後掀起轎簾探身問道:“皇帝,天氣很冷,累了吧?上車來和我們同坐吧。” 康熙的臉凍得通紅,一手提鞭,另一手放在嘴邊哈氣,聽太皇太後問自己,興致勃勃地將手中的馬鞭子一揚,笑道:“您老人家只管坐著,孫子不冷也不累。瞧這架勢馬上就要下雪了。孫子正要領略一下‘雪擁蘭關馬不前’的景色呢!” 太皇太後仰臉朝天望望,只見彤云四合,朔風勁起,擔憂地說道:“只怕要走得更慢了。”康熙笑道:“不要緊,今夜到不了繁縣,我陪祖母就住一住沙河堡的小店,小魏子比咱們想得周到。“ 不大一會幾,果然散雪紛紛飄下。先是細珠碎粉,愈下愈猛。但見萬花狂翔、瓊玉繽紛,成團抽球地在風中飛舞。古人說”燕山雪花大如席”,殊不知這太行山的雪是“崩騰”而落,渾渾噩噩、蒼蒼芒芒,天地宇宙都被裹成了雜亂無章的一團。張眼眺望,山也蒙籠、樹也隱約、路也淆亂、河也蒼茫,難怪像李青蓮這樣的湖海豪客,也要對之‘拔劍四顧心茫然’了。康熙自幼在皇宮長大,出入不過內城方寸之地,哪里見過如此壯觀的景象,高興得手舞足蹈,一邊踏雪向前,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可惜了伍先生大才,他若能到得此地,不知會做出什麼好詩呢!”狼譚聽了忙說:“主子爺還惦著伍先生呢,只可惜他福命不濟,不能常侍主子。” 正說間,魏東亭渾身是雪,迎面從山道上下來。一邊給康熙行禮,一邊笑道:“主子好興致,這麼大的雪還不肯上車,前頭客店已安排妥了,今夜就住沙河堡。可惜訂得遲了些兒,店里已經住了人,又不好趕人家出去。” “那樣更好!雪下大了。咱們快走吧。” 申末時分,一行人來到滹沱河畔的沙河堡,康熙全身已被裹得像雪人一般。他一邊小心翼翼踏著凍得鏡面一樣的河面,一邊問魏東亭:“這個沙河堡,是哪個縣的地面?” “回爺的話,”魏東亭見已經進入人煙稠密的地區,說話也格外小心,只含糊地稱康熙為“爺”,“是繁縣境了,縣令叫劉清源。這個沙河堡是繁峙第一大鎮,今晚咱們就歇在德興老店,偏院住著幾個販馬客人,正院全包給了我們,爺只管放心。” 此時已入酉牌,照平日天氣,天早黑了。因下了雪,雪光返照,街道兩邊的門面都還模糊可見但大街上已無人跡。魏東亭在街口調度車輛,搬卸行李,安排關防。被驚動了的店主人提著燈寵笑呵呵地迎了出來:“這麼大的雪,難為爺們趕路!我還道是宿到前頭一站了呢!里面請吧。只是咱這山野荒店,難比北京皇城天子腳下……有個照顧不周的請爺們包涵。”店主十分殷勤地將店門推得大開,把他們一行眾人讓到里面,高聲叫道:“伙計們,爺台到了。快打點熱水挨房送進去!” 魏東亭忽然發現,正院的西廂房內似有人影走動,站住腳步問道,“怎麼,正院我不是已經全包了嗎,怎麼又住進了客人?” “唉!”沒法呀,住的是一個道士和一個讀書人,前一個時辰剛剛趕到,沙河堡的店鋪里人都住滿了,這麼大的雪,他們都凍得青頭蘿蔔似的,因此我就大著膽安置了。好在爺台有二十多人,這院子上下有三十多間房呢!”魏東亭聽著,臉色陰沉下來,不等他說完便截住了道:”不用說別的了。就是文殊菩薩來,你也得將他們安置出去!”康熙聽了忙道:“小魏子,罷了罷了,左右只是一夜,將就一下吧,明早我們就去了。”魏東亭看看滿臉笑容的掌櫃,不由得火氣上升,可又不敢違了康熙,便道:“主子說的是。可我的定銀一下子就給他五十兩,住一宿再付五十兩,他開半年店能掙得到麼,我們從北京一路出來,還沒有碰到過像他這麼大膽貪心的奴才呢!”店主被他訓得尷尬,暗暗連聲謝罪:“不過事已至此,也不好就攆人家,都是進香拜佛人,能方便處且方便嘛。” 這邊正在爭執,西廂房門“呀”地一聲開了。走出一個年輕道士,手持佛塵,背上插一把七星劍,十分飄逸清俊,打個稽首說道:“天下店天下人住得!難道居士有幾個錢,就要買這個不平嗎?如若貧道此時出二百兩銀子趕居土出去,你又該如何呢?”魏東亭側著臉瞧也不瞧道士,冷冷說道:“我和店主講話,你插的什麼嘴?” 康熙見魏東亭沒完沒了,一臉尋事神氣,忙喝止了道:“這位道長說得有理,還不退下!”魏東亭聽了不敢再說,默默退至一旁垂手侍立。康熙打量這道人時,至多不過二十歲,秀眉細目,面白如玉,只是略帶著一股野氣,由不得心里格登一下:“這道士如換上女裝,也算得上一代佳人了。只是氣質粗豪些……”口里笑道:“道長,不要生氣,請只管安置,用過晚餐不妨過來同坐消夜。”道士抿嘴笑道:“還是公子讀書知禮,回見了!”說著瞪了魏東亭一眼回到西廂。魏東亭心里雖有氣卻沒敢再言聲。店主人忙插上來和解道:“大家來自五湖四海,今個能聚在小店,也是前世緣份。總怨小店池淺,各方接待不周……”說著,便領康熙一行進了上房,“請老太太和這位小姐在東間安息,公子就住西間,要湯要水的也方便。看這大的雪,明日未必能啟程呢,就在小店多住幾日。小的親自侍候老太太,管保安逸……”說罷便忙著開門,又是安置行李,又是往燈上灌油、炕下添火,端了熱水送進太皇太後屋里,又命人給康熙烘烤濕衣濕鞋。山西人柔媚小意兒天下第一,連氣頭上的魏東亭也被打發得眉開眼笑,道:“你這家伙若在紫禁城里當差,怕皇上也叫你哄了呢!” “爺取笑了。小的哪有那麼大的福分呢。”回身又指揮店小二端上來熱氣騰騰的羊肉餡的頭腦餃子。這頭腦餃子是一種藥膳,把水餃撈出來,澆上山藥、紅糖、胡蘿蔔、豆腐、青菜、粉絲所制的湯劑,上碗後再加老酒一料,有驅寒、活血、健胃等功效。康熙吃了頓時覺得身上寒氣一掃而盡,暖烘烘的,沒了半點勞乏。心想,自己雖做了天下之主,卻未能領略此風味,便命狼譚拿了五兩銀子去賞掌櫃的。不一會兒店主人笑嘻嘻進來謝賞,行了禮,用水裙擦著手笑道:“謝公子爺賞了。方才老大太也賞了五兩,說是從沒有用得這麼舒但。她們不用葷,是豆腐皮兒口蘑餡兒,用的是甜酒。公于爺這邊,小的想著呵了一頭的冷氣,酒用得重了點,不想也對了公子爺的脾胃……”顯然,自開店以來,他從來沒遇到這樣闊氣的主顧,竟同時給了兩份的賞銀。 他嘮嘮叨叨地還在往下說,卻見那道士飄然走了進來。康熙忙跳下炕來。笑道:“長夜無事,正好清談,連店老板也不用去,咱們坐了說話。” 魏東亭一眼就瞧出這道士是身懷武技的。他不敢懈怠,暗自提足了精神,緊靠康熙而立。康熙滿面笑容地自報家門:“在下姓龍,字清海。敢問小道長仙號?” “啊,不敢當。道士俗家姓李,道號雨良。” “啊!聽口音,雨良道長是秦人口風,請問在何觀修道?” “貧道就在終南山修道,也曾在峨眉山云游過幾年。” “噢,峨眉!北京有個太醫叫胡宮山的,也做過峨眉山的道士,武功了得,人也正直,後來不知怎麼就棄官不做,又回去了……” “啊,龍公子,那不足為奇。有人覺得做官好,便也有人願意做道士、和尚。即使都是三清弟子,弄神驅鬼者有之;操汞煉丹者有之;避跡深山者有之;在皇宮相府家飛來飛去的又何嘗沒有,你說的那個胡宮山,就是不才的師兄。他不想做官也自有道理,因為做了官,就得唯皇上之命是聽。就是做個好官,也不過落個好名聲。要是做的像大同知府那樣,敲骨吸髓,刻薄百姓,比得上我道土這碗清淨自在的飯乾淨麼?” 當年,胡宮山在養心殿為康熙治過病,一個下跪動作便將六塊青磚壓得龜裂。此人就是胡宮山的師弟,當然也不是等閑之輩。可是康熙不知道,胡宮山不做官,是因為既不屑為吳三桂賣力,又不願當滿族皇帝的臣子,臨走時還把郝老四救了出去。 魏東亭雖與胡宮山私交很好,但此時同雨良這樣面目不清的人不期而會,不禁又提了三分警覺,便笑著問道:“道長這也算一番高論。不過聽起來你也不像是很清靜的。這麼冷的天,千里跋涉,自陝南來到晉北,怎麼比得上在終南山長伴香火逍遙自在呢?” “這種道理就不是一般凡夫俗子能夠懂得的了。五台山佛稱清涼,道稱紫府,老子便在此處收取人間香火。道土有事自然要尋老子,這就譬如民間有冤債要尋天子一樣。‘道心無處不慈悲’,我就不能登紫府,代祖師清清這里的妖氣麼?”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六、風雨來幕賓逞口舌 是非至堂主闖銀殿     下篇:八、察民情揮淚抑聖怒 遇刺客揚威鎮妖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