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十、天威怒嚴懲西選官 魑魅興拜求鍾三郎  
   
十、天威怒嚴懲西選官 魑魅興拜求鍾三郎

蔡亮道設宴招待周云龍。可是他剛一提到販馬客人的事,就被周云龍一口頂了回來。康熙看到事情鬧僵了,連忙向小毛子遞了個眼色,小七子站起來說話了:“喲嗬,今兒個這場面可真讓人開眼界呀。府台大人搶了人家的馬,卻要縣太爺去敲榨百姓來償還;周大守看中了一個民女,縣太爺就得幫他去搶。虧得剛才聽蔡先生引見過了,要不然的話,咱們還以為周大人是個山大王呢。就是山大王,恐怕也不能如此蠻不講理吧?” 小毛子雖是說得輕松、俏皮,可是話一出口,滿座皆驚。幾個販馬客人心想:我的爺呀,我們這兒磕頭求情周老爺還不答應呢,你這一罵還不得全砸了。蔡亮道雖然心里知道這幾個人來的蹊蹺,可是一個貴公子的下人,競敢當面搶白知府。誰知他們倒底是什麼來頭呢?酒席設在自家的廳內,不管哪一邊吃了虧,他這個東道主都不好交侍呀!果然,還沒等別人弄明白是怎麼回子事呢,周云龍已經拍案大怒了: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放肆,恣意凌辱大臣?” “嘿嘿………,周大人又是一番奇談,你既自稱是大臣,就應該懂得朝廷的王法。難道只許你這州官搶財霸女,任意胡為,就不許外人說個不字嗎?” 周云龍見這個貌不驚人、又扯著公鴨嗓子說話的人,竟敢寸步不讓地和他頂撞,更是怒不可遏:“哼哼,告訴你,在這大同府地面上,我周某人的話就是王法。怎麼,你敢不服嗎!” “好好好,說得真好,周大人倒是個爽快人。在下想請問一下,如果我不服,而且不許你胡作非為,那麼周大人又該如何呢?” 周云龍氣得雙手顫抖,面孔發青,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推開桌上的酒杯厲聲喝道:“來人,給我拿下!” “紮!”隨著這一聲喊,侍立在廳前的知府差役一下子來了五六個,蜂擁而上,便要捉拿小毛子。康熙早就忍無可忍了。站起身來喝道: “放肆,誰敢無禮?” 可是周云龍已經氣極了。自從來大同府上任,他還沒栽過跟頭呢,今天怎能在這小小的沙河堡讓鄉巴佬們看了笑話。他估摸著,眼前這個少年公子,大不了是哪位京官的少爺。事情鬧大了還有平西王在後邊頂著呢,便毫不示弱地指著康熙吩咐差役們:“連這小子一起都給我捉了帶回去!” “紮!”差役們一擁上前,卻不防魏東亭跨前一步,抬手之間,把他們都打翻在地。小毛子看了一下康熙,見皇上向他點頭示意,便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接——聖——駕!”“隨著這一聲喊,狼譚率八名侍衛列隊而入,一個個身著蟒衣,腰佩寶劍,氣字軒昂地升階進堂,徑直走到康熙面前叩頭行禮:“萬歲,請降旨發落!” 這一下,整個大廳里的人,全都被驚呆了。蔡亮道和劉清源最先反應過來,兩人對視了一下便低頭跪了下來。跟著眾人也噗噗通通跪了一地。那周云龍先是目瞪口呆,像廟中土偶一樣釘在地下,這時眼睛一翻,癱倒在地。康熙瞥了一眼周云龍,氣憤他說道:“好一個府尹,你也惡貫滿盈了。小毛子,取紙筆來。”小毛子連忙呈上隨身帶來的詔書,康熙就著幾案寫了,又蓋上隨身玉璽,交給劉清源:“你這個縣令官不大,卻懂得守法惜民,辦事也很有主見。這詔書付給你,現在,就由你去大同府任職,依律辦了這奴才,然後,將這案申報吏部、刑部。魏東亭,發駕!” 康熙皇帝微服出巡,懲辦了民怨沸騰的大同知府周云龍的消息,轟動了沙河堡小鎮,連同那個晚上,店主被殺,刺客遭擒的事一起,在民間飛快地傳開了,農夫、土子、商賈、香客,交口稱贊天子的聖明。康熙的勤政、惜民和明察秋毫,大內侍衛的剛武勇猛、機智能干,都被百姓們傳得神乎其神。眼看著聖駕蹤跡已無法隱瞞,又聽說刺客正在山上等著,連一心掛念順治先皇的太皇太後,也不再堅持向前走了。當日午後,新上任的大同知府劉清源帶來了兵丁,護送著車駕向京城返回。 可是,半路上康熙皇帝再一次“金蟬脫殼”了。他扮做應試的舉子,青衣小帽,只帶了魏東亭做為“伴當”,離開了車駕隊伍,悄悄來到了固安縣境。 固安縣近在京畿,駐防的旗營是魏東亭的屬下。盡管如此,魏東亭仍十分小心。路過城外營盤時,他專門進去向管帶囑咐一番,這才和康熙打馬進城。 此時已是酉初時分,店鋪都上了門板,巷口賣燒雞、餛燉、豆腐腦兒的都點燃了一團團、一簇簇的羊角風燈。叫賣聲在各個街口、小巷深處此呼彼應,連綿不絕。 看著這太平的民俗景象,康熙饒有興致地說道:“這里的叫賣和北京就不一樣,倒引得人饞涎欲滴哩”。魏東亭正急著尋一個下腳的店,怕康熙又和往常一樣隨便亂轉著找人說話,聽康熙這麼說,就腿搓繩兒答道:“前頭就是個老店,咱們就住進去。主子想用什麼,叫伙計出來買,豈不是好?”康熙明白他的意思,笑著點頭“隨你。”便跟著魏東亭走進一家“汪記老店”里。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店伙計,一身靛青布袍,外罩黑竹布褂子,雪白的袖口略向上挽,顯得十分乾淨利落。他剛在燈下落了帳,一抬頭見魏東亭和康熙一前一後風塵仆仆地進來,忙起身離了櫃台。一邊讓了座兒,一邊沏茶,口里不停他說著:“唉呀,二位爺,怎麼一去就是幾個月,這才回來?准是發了大財!昨個我還尋思呢,小店里什麼地方侍候不周到,得罪了二位老客,住別人那兒了呢!不想您二位還是惦著咱們老交情,又回來了!這回可得多住些日子了,”他一邊不停他講著,一邊遞過兩條熱毛巾請他們擦臉,又端來兩盆熱氣騰騰的水來,“二位老客先洗洗腳。等安置了住屋,小的再弄吃的來!“這一大堆的話既親切又夾著“抱怨”,弄得康熙一臉茫然之色。 魏東亭淡淡一笑,店家這種招攬顧客的把戲見得多了。當下也不說破,邊幫康熙洗著腳隨口就道:“要一間上好的房子。乾淨一點,不要雜七雜八的人攪擾,我們歇一晚就走,多給房錢。那邊西屋里是做什麼的那麼熱鬧?” “回爺的話,西屋里住著幾位進京趕考的舉子。他們幾個正會文呢。還有一位做生意的楊大爺住他們隔壁。爺要是嫌鬧得慌,後院里還有一間大房子,又偏僻又乾淨,只是房價高些……”他羅哩羅嗦還在往下說,康熙已穿好了靴子,起身對魏東亭道:“咱們當然住大房子,走吧!” 吃過晚飯,康熙踱至前院散步,見魏東亭亦步亦趨地跟在身後,便笑道:“你這樣奴才不像奴才,伴當不像伴當,也過于小心了。這個店還能出了事?” “到底是生地方,不過事是出不了的。方才我已在院里看了一遭,這里面住的,多是應三月春鬧的舉人,也有幾個生意人,這個店牌子也很老……”說著,見康熙進了西屋,便跟了進來。 這是三間一連的大套房子。四個舉人圍坐在桌子旁。一個面目清俊的中年客商坐在靠牆一張椅子上,雙手抱著蓋碗,正看得入神。康熙見幾個舉子正在靜坐沉思,誰都顧不上說話,便微微一笑向商人輕聲問道:“他們像菩薩似地坐著干什麼?” “正打謎語呢!” “啊,多承指教。您貴姓,台甫?” “不敢,免貴姓楊,賤名起隆。公子,您呢?” “姓龍。” 因為滿座的人都專心致志地動心思,康熙不便多說話,便在楊起隆身邊坐了下來,觀察著這幾個舉子。原來,他們用《易經》和《四書》的成句在打謎語。一個清瘦的舉子,思維敏捷,正贏得滿意呢,外邊又闖進一個胖胖的年輕人。後來居上,又把瘦子給打得連連敗北,全軍覆沒。康熙看著看著不禁想起自己的老師伍次友,他今晚若在這里,恐怕滿屋的舉子都不是對手呢。 就在一胖一瘦兩個年輕人爭執不下的時候,坐在康熙身邊的楊起隆,忽然站起身來,從懷中掏出一錠十兩的大銀,丟在桌上: “二位大才,令小可十分敬慕。我這里出上一點小利物,博二位一笑如何,不過先要請教二位貴姓,台甫。” 胖舉人站起身來。打量一下楊起隆,謙遜地說:“蒙這位老兄誇獎,實不敢當。小生李光地,福建安溪人。” 楊起隆尚未答話,卻見剛才輸紅了眼的瘦書生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原來兄台是伍雅遜老宗師的高足。小弟陳夢雷今日得識尊顏,輸的痛快,輸的值得。來來來,咱們認個鄉親吧,我也是福建人。” 魏東亭悄悄地在康熙耳邊說:“主子,他們說的伍雅遜,就是伍次友先生的父親。”康熙聽了暗暗點頭,既欣賞李光地的才華,又喜歡陳夢雷的豪爽。 楊起隆似笑非笑地對李光地和陳夢雷說:“二位如今聯了鄉誼,不才這點利物,又當如何處之呢?” 陳夢雷聽楊起隆的話暗含譏諷和挑釁,輕蔑地問:“依楊掌櫃的尊意,又該如何呢?” 楊起隆並不生氣,卻說:“我也來請教二位一番。”隨口又說出了謎面:“端午雄黃,仲秋月餅!” 陳夢雷脫口而出:“楊掌樞不愧是個買賣人,您這謎底是《易經》上的一句話:節飲食。” “好!花和尚拳打鎮關西。” “不知者以為肉也,其知者以為無禮也!” “高才,高才,在下佩服了!”楊起隆忽然收起了笑容:“請再聽這個:鐵木耳荒田廢地滅衣冠!” 李光地臉色一沉,正要答話,卻見陳夢雷拂袖而起,將銀子推還給楊起隆:“人各有志,何必如此相逼,我和光地甘拜下風。”說完拉起李光地來,“唉,掃興得很,走,光地兄,到小弟房內煮酒清談吧,小弟做東!” 二人手拉手,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把楊起隆撂在那里,十分尷尬。 康熙急步追了出來,向李光地和陳夢雷叫道:“二位請留步!” “啊?什麼事?” “恕在下愚昧,適才見二位並非回答不出,卻像是有難言之隱:可否將謎底見示?” “小兄弟,你很機伶。”陳夢雷笑道:“此謎並不難猜,只是此時此地我們又不便作答。他出得很刁鑽!” “到底是什麼呢?”康熙盯住問道。 “夷狄之有君,不如華夏之無也。”李光地輕輕說罷,便與陳夢雷攜手而去。康熙立在當地,臉色一下子蒼白得沒了血色。 這一夜康熙沒有睡好。“夷狄之有君,不如華夏之無”這一句孔子語錄夢魘似地追逐著他:“自己是滿人,當然也在“夷狄”之列。入關以來,從大行皇帝順治到他,最頭疼的就是這件事。漢人中的讀書人自以為都是聖人門徒,統禦這個龐大的國家又非用他們不可。懷著這樣的心思,別說作為漢人的三藩可能造反,即便不反,又該怎樣使他們這些讀書人心悅誠服地歸順天朝,致天下于盛世,垂勳業于百代呢?” 康熙輾轉反側,恍恍惚惚直到四更才朦朧入睡,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了。他一骨碌爬起來,胡亂洗了一把臉,便吩咐魏東亭叫店主人進來算帳。 來的是一個留著八字胡須的老年人。康熙詫異地望著他問道:“昨晚接客的不是你呀,不是一個年輕人嗎?” 店主人看來比伙計老成得多,也不那麼饒舌,見魏東亭給的房錢很豐厚,謝了又謝,說道:“回爺的話,昨晚小的出去拜堂,回來得很遲,就不敢驚動爺。” “拜堂?是斷弦再續麼?” 店主人知他誤會,遲疑了一下才又說道:“不是成親,是……小的在了鍾三郎的教。昨天夜里,壇主放焰口請神,小的也去獻了點香火錢。” “哦……鍾三郎。”康熙竭力追憶著《封神演義》里的人物故事,說道,“沒聽說過這位神仙呀……” “鍾三郎大仙是玉皇大帝新封的神仙,專到凡間普救我們這些開店鋪、做生意、當長隨的……信了他老人家,我們就能大吉大利,平平安安。誰要得罪了他老人家,就要遭到血光之災……”他小心翼翼他說著,聲音都帶著顫抖。 魏東亭在一旁笑著問道:“有什麼憑據呢?你不用怕成這樣,鍾三郎又不是驢,不會有那麼長的耳朵!” “罪過罪過!您是長隨吧,鍾三郎連你也管著呢!要說憑據那可多得蠍虎了。前些天,大仙在通州降壇,有的店鋪不相信,一夜之間便被大火燒了七家!爺們先歇著,我替爺安排早點去。”說完,給康熙打了個千兒便退了出去。康熙見外頭起了風,命魏東亭將一件灰銀鼠皮的巴圖魯背心取出來,一邊系著套扣,一邊說道:“小魏子,我們即刻回京。” 魏東亭見康熙臉色不好看,答應一聲,便備馬去了。 固安城外沙塵滾滾,寒陽昏黃。一灣永定河結著冰花,潛流淙淙。河堤上的垂柳隨風搖擺,發出陣陣呼嘯聲。魏東亭見康熙在馬上沉吟不語,似乎心事很重,便打馬跟上。笑道:“這條無定河雖然改了名字叫永定河卻改不了脾性,別看它此時安靜地像個冷姑娘,可要是發作起來,簡直是一頭野馬!” 康熙沒有理會魏東亭的話,深深吐了一口氣說道:“天下英才雖多,卻不肯為朕所用,又不知從哪里冒出來這個鍾三郎香堂,唉!” “主子別聽那姓楊的胡說,‘皇天無親,惟德是輔’不也是聖人的話嗎?” “嗯,你說的當然對,但是……哎!虎臣,你看那邊聚集了那麼多人,是干什麼的?” 魏東亭向前看時,見是一隊民夫,約有四五百人,剛從城里出來,背著鐵鍬、簸箕,懶洋洋、慢騰騰地向永定河岸邊移動。便回頭對康熙說道:“主子,很像是治河的民夫。” “不會吧?治河一般在秋汛過後開工,立冬以後便停工了。怎麼這固安縣這麼出奇,這般時分還出河工?走,過去瞧瞧。”魏東亭答應一聲,正要過去,見後頭一頂藍呢暖轎順著河堤抬了過來。前面兩面虎頭牌,緊跟著十幾名衙役扛著水火棍喝道而行,一望便知是四品道台的儀仗。廉熙尋思,這乘轎人必定是個河道,便對魏東亭說道:“小魏子,咱們追上前頭那群人去,看個究竟!”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九、飄忽忽若即又若離 笑眯眯似真卻似假     下篇:十一、坑民夫苛政猛于虎 治貪官聖君矯如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