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十七、假皇上火燒清真寺 真奸雄困守額駙府  
   
十七、假皇上火燒清真寺 真奸雄困守額駙府

卻說楊起隆在牛街清真寺里,擾亂了回民們的禮拜。楊起隆的護駕指揮朱尚賢,又動手打了回民青年,主持法事的阿訇憤怒地質問他們: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敢在真主祭壇前行凶打人?” 朱尚賢身子一挺,驕傲地昂著頭說道:“我是當今萬歲爺駕前的一等侍衛,欽命善撲營總領魏東亭!怎麼樣,能管教你們不能?” 跪在康熙身旁的魏東亭頓時氣得渾身發抖,朝康熙瞟了一眼,見康熙不動聲色,只得壓下火氣靜候命令。 聽說他們是皇家官差,阿訇緩和了一下口氣冷冷地解釋道:“我們穆斯林正在過齋戒月,背誦經文,贊頌太平盛世,祈禱真主保佑。這里是清真寺,並沒有越軌行為,不勞干預!” 假魏東亭冷笑一聲:“哼,你剛才還說‘萬物非主,惟有真主’豈不是連皇上也‘非主’了?” “長官這話不對,我說的‘萬物非主’,皇上也不是物啊!照你這麼說佛經上四大皆空,豈不連皇上也空了?怎麼太皇太後老佛爺還信佛呢?” 楊起隆一陣冷笑,“好一張利嘴!”邊說邊對身後一個侍衛吩咐道:“犟驢子,還不將他拿下!” 那假犟驢子應聲過來,便要撲向阿訇。 犟驢子這個外號也有人冒充,可真是貨真價實的冒牌驢了。假犟驢子一答話,真犟驢子可受不了啦。他顧不得等康熙下令,一個箭步竄了過去,當胸抓主那個冒牌貨,啪啪,就是兩耳光:“兔崽子,當著爺的面冒充來了,你也不打聽打聽爺的名號是可以隨便假冒的嗎?” 就在這一鬧之間,康熙慢步來到了楊起隆的面前:“楊老板,看來,今天這出戲里,還缺個愛新覺羅·玄燁呢,想必皇上這角色是由你來扮了?” 楊起隆朗聲大笑:“啊,龍公子,你果然聰明。朕就是當今皇帝愛新覺羅·玄燁!怎麼,你也不服?” 康熙忍不住縱聲大笑:“哈哈哈哈!真有意思。圖海,虎臣,世間居然還真有這檔子事。我若不是親臨其境,怎麼也不會相信!這真是一出《雙龍會》。” 阿匐此時聽出了眉目,指揮回民道:“將所有出口封死,一個也不要走了!趕緊去向順天府告急!”跪在地下的回民們此時才驚醒過來,按照阿訇的吩咐將殿門和大門封得嚴嚴實實。楊起隆覺得形勢嚴重,臉色一變,大聲說道:“不要放走了這個假皇帝!” 康熙向前邁進一步,忽然“噗嗤”一笑:“請問這位真皇帝你高壽幾何?” 楊起隆顯然有些狼狽,紅了臉仰著脖子說道:“十七!” “好,真是個好角色!”康熙說著轉身向殿中的回民問道:“你們看看這位‘皇帝’像不像十七歲的人?” 這一說,大殿里的人群立刻騷動起來。 “大家不要嚷!聽我問他。請問,你既是皇帝,總該隨身帶有玉璽吧?” “朕的玉璽在乾清宮,何勞你來相問?” “嘻!你這個真皇帝居然沒有憑證,我這個假皇帝嘛,倒有一顆隨身小璽!”康熙笑著取出一方黃金圖章,在燭光一晃,熠熠生光。說著臉一沉,目視魏東亭道:“這才是真正的謀反之人。知道嗎?” 魏東亭見康熙暗示動手,在旁大喝一聲“拿下!” 一聲令下,圖海咆哮一聲“嗖”地從腰問抽出一根一丈余長的柔鋼軟鞭,向朱尚賢抽去,一下子就把他掃倒了。穆子熙、狼譚、犟驢子等侍衛也狂吼一聲,猛虎般撲了過去。 事態發展,完全出乎楊起隆的意外。他知道,拖延下去後果嚴重,便氣急敗壞地大聲叫道:“快,放火!”他手下打手得令,立即拔掉蠟燭,點燃了帳幔。霎時間,禮拜寺殿堂內濃煙滾滾,烈火熊熊。康熙心中暗暗吃驚:啊,前幾天因不明真相,只聽說回民要造反,就定下了以“在牛街清真寺放火為號,京城里十二座清真寺上齊動手”的計策。可是,這計策怎麼會讓楊起隆知道了呢?看來,皇宮之內必有內好!幸虧小毛子提醒,也幸虧事先做了安排,取消了放火為號剿殺回民的計劃,不然的話,這場亂干可就鬧大了!” 大火突然燒起,使得殿堂內一片混亂。回民們驚慌不定。手足失措。婦女和兒童們哭聲震天,紛紛奪路逃走。老阿訇上前一步大聲喊道:“在真主莊嚴的祭壇前,不許歹徒殺人放火。回民兄弟們,快,快捉拿放火人,救下清真寺。” 天下回民最能團結對敵,一聽阿訇發了話,便同心協力,一致向前。有的救人,有的與歹徒搏斗、有的圍過來保護康熙。 圖海的一條柔鋼軟鞭,舞得呼呼風響,遠打近纏,威力無比,把楊起隆帶來的嘍羅們打得鬼哭狼嚎。眾回民見了大聲稱贊:“好厲害的鞭子將軍!”魏東亭等禦前侍衛見殿堂里的火越燒越旺,一時間很難撲滅,便趁著圖海得手之際,架看康熙來到寺外大街上。臨出門時,一個受傷倒地的匪徒突然從地上躍起,舉著手中匕首向康熙猛刺過去。魏東亭眼尖,飛起一腳,將那匪徒踢翻在地。圖海怒火中燒,跨前一步,提起那匪徒的兩條腿來,“呀”地一聲狂吼,竟把他活活地撕成了兩半。楊起隆的人哪見過這等勇猛的武士啊!發聲喊,也擁著楊起隆逃出了清真寺。就在這時,只聽“轟”地一聲巨響,火焰已竄上房頂,整個清真寺都被大火籠罩了。 犟驢子一心要尋假犟驢子的事,寸步不離追趕著打打,假犟驢子被他逼得沒法,便站住了,說道:“爺們,就算你是真的不成?交個朋友嘛,何必欺人太甚?”犟驢子哪里聽得進這些個,便使了史龍彪傳給他的丹砂掌猛推過去,口里說道。“先打倒你,再說交朋友的事!” 假犟驢子見他出掌厲害毒辣,忙使了一個“西施浣紗”,身子一扭躲了過去。哪知犟驢子這是虛招,進前一步一個連環鴛鴦腿向背後踢來。假犟驢子一個踉蹌,未及站穩,已被犟驢子擒在懷里,正要伸出二指扼他的喉嚨,魏東亭在一旁忙叫道:“賢弟,留個活口!”犟驢子笑一聲,住了手,喝問道: “誰的主謀?講!” “朱……朱三太子!” “誰是朱三太子?” “就是那個搖紙扇子的!” “賊窩子在哪里?” “嗯?!說不說?”犟驢子伸出手去,“咯叭”一聲便擰斷了他的膀子。 假犟驢子疼得雙眉緊攢,搖頭喘息道:“不,不要這樣,……在,在鼓……”一言未出,火光中飛來一鏢,穿過犟驢子肘彎,打中假犟驢子的咽喉,他連哼一聲也來不及,臉一歪就死過去了。犟驢子回頭一看,見是那個躲在樹後的假魏東亭放的暗鏢,便大吼一聲跳起來,紅著眼又殺了上去。 朱尚賢因受傷不敢戀戰,口里打個呼哨,十多個人聚在一起護定了楊起隆。而楊起隆在火光中仰天大笑:“痛快痛快!十二處清真寺將全部化為灰燼,等著回民們和你這個真康熙算賬吧!”說完十多條黑影一齊竄上高牆,隱沒在黑夜之中。 阿訇和回民們聽了這話覺得蹬蹺,便轉臉注目康熙。康熙卻平靜地說:“不要理他,圖海,去調兵救人要緊!穆子煦明日傳旨,著戶部撥銀五萬交給這位長老,重修牛街清真寺!” 阿訇伏地叩頭,“萬歲爺聖明!有萬歲爺這句話,穆斯林們便受用不盡了,願安拉保佑聖主萬壽無疆!” 康熙點了點頭,從圖海手上接過轡繩,翻身上馬,笑道“老阿訇請起,請轉告回民弟兄,滿、漢、回民都是一家人,你們不要上了壞人的當。安心過節吧。” 就在牛街清真寺鬧得一蹋糊塗的時候,有一個隔岸觀火的人,正等得著急,誰呀?吳三桂的大公子吳應熊。今天吃過晚飯,內務府管事黃敬和文華殿總管太監王鎮邦都來見他,稟報了鼓樓西街楊起隆親赴牛街清真寺“引人吹風”的消息,吳應熊聽得臉上放光,心頭突突亂跳。 今夜牛街這台戲,吳應熊稱得上是導演的導演。整出戲的布局都是經他反複推敲後,由黃敬和王鎮邦這兩個雙料間諜攛掇著楊起隆發動起來的。 此刻,吳應熊和黃敬、王鎮邦正坐在花園北邊一個土台子的石墩上,不掌燈,不擺酒,手里端著茶杯,仰臉望著天空,等候牛街方向的火光。 吳應熊自信自己已經摸到了那腰纏萬貫,神通廣大的“朱三太子”的脈搏。這個“朱三太子”離開五華山不到半個月,他就接到劉玄初的來信,信中叮囑吳應熊說,對付朱三太子要用十二個字:“不招不惹,若即若離,利用不疑。”吳應熊認為,這十二個字自己使用得恰到好處,甚見成效。只一年多光景,不顯山不顯水,朱三太子屬下總香堂里已有十幾個人被拉過來了。 吳應熊已經過了二十來年的人質生涯,韜晦之術運用得頗為純熟。但今夜的事可能牽動大局,他卻有點坐不穩這個釣魚台了。 他知道牛街清真寺這台戲只要演得成功,幾萬回民今夜就要遭塌天大禍,康熙和天下回民頃刻間就會變成生死冤家。有了幾百萬回民和鍾三郎香堂的響應配合,等于增加了一支生力軍。父王吳三桂若能乘勢起兵,何愁天下不亂?即或不能馬上起兵,至少數年內朝廷顧不上整治三藩。父王六十多歲的人了,身子又虛弱,還能有幾天陽壽?只要一伸脖子咽了氣,朝廷能不叫他吳應熊回云南繼承王位?那時侯……想到這里,吳應熊端著茶杯站起來,遙望牛街方向,他急著要看到這場大火。 就在這時,王鎮邦突然大叫一聲:“額駙!火,火!火燒起來了!”吳應熊身子一彈跳了起來,踏起腳尖翹首眺望:“真是牛街,真的是火!” 他們雖然離得遠,但夜中觀火,還是十分分明的。那一晃一晃的亮光,隨著夏夜的涼風搖拽著,擺動著,閃著紫的、藍的,黃的、紅的顏色,看上去多麼絢麗,而在空中翻滾的濃煙,又多麼趁人心願! “哈哈,發動了,發動了!快!飛馬去看圖海的動作!”吳應熊的話一出口,二十幾匹快馬從暗道里牽出去,分赴各個清真寺。王鎮邦見吳應熊把家政調治得如此整肅,不由暗暗贊歎:“真是個干大事的人!” 吳應熊正在得意,忽然一個長隨來報:“額駙大人,鼓樓西街周全斌先生來說有要事見您。” “說我已經睡了。啊,不,請他進來。”吳應熊吩咐完了,又轉臉對王鎮邦笑道:“王公公,你明是皇宮的太監,暗是朱三太子的黃門官總領,此時又在我這里,周全斌來了碰上不好,還是回避一下——老黃一向常來,就一起見見,看他有什麼要緊事。”說著回到院內正廳東廂,掌起燈燭與黃敬說話吃茶,周全斌已走了進來。 “哎喲周老兄!虧你如此興致,這麼晚了還光臨我這蝸居——來來,請坐,看茶!” “這不是吃茶的時候!”“周全斌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氣呼呼地坐下,他不理會吳應熊的殷勤,鐵青著面孔對黃敬道,“老黃,你送的好消息。” 見周全斌一來就拿腔作勢,吳應熊覺得不痛快:“怎麼了,周先生,這里不是茶館,乃當今朝廷的堂堂額駙、太子太保、散秩大臣吳應熊的私宅!黃敬兄是我的座上客,你不要認錯人了。” 周全斌略微一怔,望一眼矮胖粗蠢的吳應熊,冷冰冰說道:“是嗎?到了此時此刻,吳世兄還要和我裝腔作勢嗎?” 吳應熊已預感牛街的事情有變,心中暗驚,臉上卻毫無表情:“你若有話就好好講,不然就請你出去!” “哼哼,別來這套了!你知道嗎,康熙親自去了牛街!戲全砸了!我們放火,他們倒救火,而你們卻在這里隔岸觀火!” 吳應熊腦子里轟然一聲,知道一切全翻了個個兒。他強裝鎮定他說:“你說些什麼呀?我怎麼不明白——皇上去牛街清真寺,又不是我和黃先生叫他去的,礙著我什麼事了。” 周全斌不理吳應熊,端起茶來又放下,直愣愣地盯著黃敬問道:“老黃敬,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明白!” “我?皇上這些事,我怎麼能知道?你也不要太過份,有話好說嘛。” “哼哼哼,我懷疑是二位足下串通了,擺弄我們鍾三郎香堂的!焦山的兄弟焦河,還有七八個弟兄都已經死在清真寺了——我們可比不上你家平西王,死幾個人算不了什麼!”說著,從懷中抽出兩張紙來,掂了掂,對吳應熊說,“這是什麼,是王爺和黃先生的賣身契!識相一點,再弄這些玄虛,不要命了麼?” 吳應熊看也不看,將手中茶杯重重地向桌子上一墩:“來呀,送客!”幾個家丁聞聲闖了進來,因吳應熊沒下令動手,只虎視眈眈地逼視著周全斌。 周全斌慢慢站起身來,陰陽怪氣地朝吳應熊一笑:“世子,我的話您記清了!” “沒有什麼關系——請吧!”吳應熊滿不在乎地手一揮,幾個人上來連推帶扯地將周全斌架了出去。 黃敬頭上卻冒出了熱汗:“額駙!他手上拿的那兩件東西,一件是我和楊起隆定的誓約,另一件必定是王爺的什麼要緊東西,為什麼不乘機劫了下來?” “你真傻得可愛!”吳應熊大笑道,楊起隆的軍師李柱是何等人物,這時候他怎麼會讓姓周的帶著真貨來?” “他要是拿這個整我,明日就得腦袋搬家。” “放心吧,他舍不得!這個周全斌今夜來此是敲山震虎,為我而來的,與你沒有半點相干!他們要起事,沒有家父撐腰是不行的。這次楊起隆的回回戲唱砸了,只好唱鍾三郎的老戲。我估摸著他還得瞧著云南的板眼。咱們不要管他,得先把伍次友的事料理了。” “伍次友!”黃敬訝然問道,“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 “唉!天不滅曹呀!死個人並不那麼容易!不過,他已經兩次落到了保柱將軍手里。要讓保柱處置掉他,快些趕回北京,將來千里走單騎,我身邊沒有這樣的人是不成的。” “那,他們在哪里?”黃敬脫口問道。 吳應熊狡猾地一笑,沒有說話。 黃敬忽然涼慌地站起來:“我該走了。他們冒充皇上去清真寺放火,皇上必定要追查是誰走漏了消息……” “對對對,你和鎮邦都得趕快回去彌縫照應。半年之內,不要到我這里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十六、傳謠言煽動回族亂 查實證安撫教民心     下篇:十八、侍湯藥難掩女兒相 醫故交回天道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