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三、領聖旨太監濫施威 持虎須周知懲刁奴  
   
三三、領聖旨太監濫施威 持虎須周知懲刁奴

康熙車駕過了喜峰口,已是陽春三月——關內關外雖只隔一座長城,天候地氣卻迥然不同。驛道兩邊早是柳絲吐青、嫩草芳菲。乍從白山黑水歸來,真有如換天地之感。康熙心中高興,又動了微服私訪的興致,竟下了乘輿,命阿秀的轎在後遠遠跟著,自己和隨從們改扮成行商,在馬上和侍衛們說說笑笑,時而放鷹捕獵,時而游幸市沽小肆,訪察民風,沿路自有驛站迎送,倒也十分快活。 這天行至中午,康熙覺得有點餓,在馬上手搭涼棚,見前面有一座鄉村小店,店後臨河,店前靠路,店門兩旁栽著一溜楊柳,一灣碧水漏瀑東流。店前老槐樹旁的,長竹竿上挑著個幌子,上頭歪歪斜斜寫著兩行字: 太白聞香下馬來,到此莫問杏花村。 康熙騎在馬上,一邊走,一邊問道:“索老三,咱們這是到了哪個地面?” 不等索額圖答話,店里一個中年婦人早已滿面春風迎了出來:“爺台們,您到了三河鎮了!下來歇歇腳,吃一碗三河老酒,一點不誤您走路。我說泰來家的,燙酒,給客人洗塵。叫伙計們把馬牽到後院,用上好的料抖勻了喂!”說著已是福了兩福。眾人看這婦人時,只見她青布寬袍,繡花褲腳下一雙半大不大的腳,纏腳早放,雙袖微挽,露出雪白的里子來。雖著的農家婦女打扮,看去卻乾淨利落。 高士奇一邊跟著康熙下馬,將緩繩丟給伙計,一邊笑道:“哦——小橋流水人家,你這開店的不俗。不過,你這幌子的口氣似乎太大了些,我就不信你家的酒能比得上汾酒。” “您老明鑒!只用聞聞就知道,這個味兒甜里透著醇香,汾河哪來這麼好的水!爺台別看我家門面小,這個樣兒的小店我開著二十幾處呢!一百多年的老字號了,全憑著好酒好景致,客人才有這份雅興!不是我崔氏誇口,我過門來時,祖公公還在,聽他老人家說,幌子上頭這幾個字還是前明正德皇上寫的呢!皇帝老子也是人,好的就得說好!” 康熙看她手腳不停地忙活,也沒耽誤一句話,不由得笑出聲來:“好一張伶牙俐口!你說正德來你家吃過酒,那你老祖宗沒說他什麼樣兒?” 老板娘眼瞧著康熙氣度不凡,雍容華貴,曉得這位客人有來頭,一邊忙著布菜,又將煮酒的大銅壺放在燒得旺騰騰的火上,篩著酒回口笑道:“皇帝老子嘛,那派頭還能小了。聽祖公公說,他左手擎的是金元寶,右手拿著銀元寶,騎的毛驢屁股上搭包里全是人參,餓了拿出來就吃……” 話未說完,康熙一行人早已是哄堂大笑。那老板娘卻故作不解地說:“哎,我說的全是真的。皇上嘛,就這個樣兒!” 康熙捧腹大笑,咳嗽著說:“……好,好!你形容得好,這才是個好皇帝呢!”隨行侍衛們也一個個前仰後合,捂著嘴笑得直不起腰來。 這邊正在說笑,忽然門外傳來一陣鑼鼓開道之聲。眾人抬頭望去,卻見外邊大道上一乘官轎鳴鑼喝道地走了過去。接著又是四乘小暖轎,看樣子是內眷。前呼後擁地足有五六十人,衣色很雜,丫頭、老婆子、師爺、書辦、長隨一大群。後邊又有十幾頭騾子馱著大小箱籠、梳妝台、畫眉籠子之類雜物,浩浩蕩蕩迤邐西去。康熙以為必是哪省的道台上任路過,也不在意。老板娘看著官轎,一眨眼瞧見外邊一個中年男人正下毛驢,只有一個小奴跟著,忙笑道喊:“有客來了——哎,老客!請里頭坐,又乾淨又敞亮,打個尖兒再趕路啊……”說著便迎了出去。 那中年人下了驢,命小奴把驢拴在樹上,只對老板娘說了聲:“我們急著趕路,不進去了。燙兩碗酒,來一碟子豆腐干,在外邊站著吃完就走——”說著,上前扯住了走在官轎最後的伴當,輕聲問道:“喂,兄弟,方才過去的是哪家大人啊?” 那伴當打量一眼中年人,嗑著瓜子兒,待理不理說道:“新任縣丞,署三河縣令,毛宗堂毛大令!”說罷一搖三擺地去了。 中年人聽了一怔,半晌才拈須點頭道:“哦——好大的派頭兒啊!” 康熙不由瞧了那中年人一眼,雖覺有點面熟,卻再想不起幾時曾見過。他心中一震,一個小小的縣令,不過八品頂子,上任居然帶了這麼一大幫牛鬼蛇神!想著不由瞟了明珠一眼。明珠見他突然陰沉了面孔,生怕他當場發作,便大聲道:“一縣之令嘛,百里侯,還能沒點勢派?” 那中年人在店外已喝完了酒,遞給老板娘二十個銅子兒,抹了一把嘴冷笑道:“百里侯?這是只百里虎,張著血口來吃百姓了!”說著頭也不回地走了。 武丹在一旁看了半天,已認出了這個中年人,見康熙愣著出神,忙湊近康熙身邊耳語幾句。經武丹這麼提醒,康熙想起來了,此人姓郭,名琇,曾當過一任道台,因貪贓受到彈劾,數目嘛也不算大,康熙罰他在午門口曬了半天太陽,降三級使用。後來,聽人說過,郭琇深自痛悔,斷了自己的中指,決心痛改前非。就看眼前這模樣,也不像是個貪官了,便轉過臉問明珠:“這個郭琇,派在哪里當差了?” 明珠尚未回話,索額圖搶先說了:“回主子,這件事是奴才辦的。按主子的旨意,降了三級,現在順天府當同知,倒是個不用管事的搖頭官兒。” 康熙沒有再說話,卻把老板娘叫過來問道:“你們這三河縣,有多少人哪?” “回客宮爺的話。三河鎮是大碼頭,水旱兩便,七十二街,三十六行,全鎮足有上十萬人,熱鬧得很哪。” “哦,原來是個大去處。那麼,我問你,這里捐稅的火耗要多少啊?” “嗯——那,小人說不准。反正一個官,一個王法。我在這兒住了十八年了,共換了五任縣令,最多的抽五錢,少的二錢,三錢,只有前任的王太爺要的最少,抽一錢八。可惜他父親死了,報了丁憂回家去了。這不,新來的大爺剛過去,還沒上任呢,誰知道他要多少呢?唉,反正,三河縣是個福地。寶地,隨他們的便,使勁刮吧!” 火耗銀子的事,咱們在第二卷里說過,地方官向百姓征稅,百姓們交的自然是散碎銀子,收上來之後,要經火溶化,鑄成大錠的銀子。一經火,就要有消耗,但消耗多少,可就看縣官清不清了。一句話,清官要的少,貪官要的多。反正,他說,化一兩銀子要消耗五錢,那你要交十兩的稅就變成十五兩了。他要說,只消耗了一錢、二錢,那麼十兩的稅就只需交十一、十二兩。一個縣的稅金,每年成千累萬,每兩多加那麼兩三錢,這縣官可就肥了!康熙剛才問老板娘這事,就是為的考察吏治,看三河縣的官是怎麼當的。聽老板娘這麼一說,康熙也就明白了,站起身來說:“好啊,真不愧福地、寶地,酒也佳,菜也好。高士奇,你來會賬,咱們都走吧,改天再來打擾。阿秀她們也該到了,你們幾個招呼她們回驛館休息去吧。”說完,又叫過李德全來,讓他帶上兩名小太監,飛馬趕到三河縣,看那個新任縣令,如何接印,路上不要招搖,更不許惹事,看完了,回驛館交旨。 自從那年假朱三太子楊起隆在北京鬧事,小毛子死了以後,李德全就成了康熙身邊天字第一號的大紅人。他一天到晚,老在皇上身邊轉悠,難得有一會兒單獨外出的機會。今天,奉了皇上這個密旨,簡直把他高興得不知如何了。于是,叫上兩名小太監,騎上馬,照著縣城方向,飛馳而去。一邊跑,一邊琢磨:嘿,今兒這差事,頂上半個欽差了。他越想越美,簡直不知道怎麼才好了。正在得意之時,三匹馬已經進了城門,這就碰上事了。怎麼了,這三河縣是大鎮子啊,大街之上,車水馬龍,人擠人,人挨人的,李德全他們飛馬而來,一個收缰不住,把一位老太太撞得踉蹌幾步,倒在了地上。要是李德全謹慎小心,下馬來賠個不是,化上二兩銀子,這事兒,也就算過去了。可是李德全心里正美著呢,又覺得自己是皇上的貼身太監,這架子放不下去,正眼也沒瞧那位被撞倒的老人,反而大聲喝道:“閃開,閃開,別擋了爺們的馬道!”這下,可犯了眾怒了。人群中吵吵嚷嚷,說什麼的都有。好嘛,太平世界,朗朗乾坤,這三個人騎馬,橫沖直撞,撞倒了人,還這麼勢力,那還得了!一幫年輕人更是不服,大聲叫著:把他們拉下馬來!揍這幾個臭小子!就在這時,李德全一眼看見那個在飯店門口飲過酒的中年漢子,急步搶上前來,扶起了被馬喘倒的老太太,又是掐人中,又是摩挲胸口,好不容易,把老人救活了。中年人沖著李德全大喝一聲:“下馬!” 李德全呢,剛才在飯鋪門口見過這個中年人,但康熙皇上和臣子們的談話他卻沒聽見,不知道這就是順天府的同知郭琇,還以為是村夫野漢呢。下馬吧,放不下架子;不下呢,事兒又完不了,便從懷里掏出一小塊銀子,順手扔了過去:“拿著,給你媽瞧瞧傷。爺們還有事,不能耽擱了!” 這一下,圍觀的人更不願意了,有人叫,有人喊,有人上來就拉李德全的馬頭。李德全火一上來,一口京腔可就罵上了:“喲嗬,勢頭不小啊!也不打聽打聽,爺們都是什麼人,竟敢如此無禮。告訴你們,爺們瞧著這老婆子可憐才賞了銀子的。她要不擋了爺們的馬道,這馬能喘著她嗎?有什麼大不了的事,爺們這兒兜著了!”說著跳下馬來,虎視眈眈地瞧著四周的百姓。 那個中年人見老太太已經緩過氣來,便把老人家攙到旁邊茶館里休息,這才走了過來,心平氣和地問:“哦,聽您剛才的口音,像是京師人,既是京師來的,應該懂得規矩嘛。請問,閣下來到這三河小縣,有何貴干啊?” 李德全搖著手中的馬鞭笑了一笑說:“嗯,你小子還算有眼力,爺們正是從京師而來,要見一見三河知縣。” “哦,我可以告訴你,三河縣縣令的大印已經被摘了,現在三河沒有知縣。就是有,你也要先把這里的事了結了再走!” 李德全突然一愣。剛才,三河新任知縣還前呼後擁地來上任,一個時辰不到怎麼就被摘印了呢?哦,明白了,這小子是在哄我。他不禁勃然大怒:“好小子,你敢在爺們面前耍花招。告訴你,就是直隸總督,見了爺們也得讓著三分。就憑你這副德行,也想在爺們面前耍巧弄乖,莫非你的皮肉癢了嗎?”一邊說,“刷”的一馬鞭就抽了過去。 那中年人挨了打,不但不氣,反倒笑了:“好好好,打得好。既然你不信,那我帶你們瞧瞧去。”說完,便帶路前行。李德全心中暗笑,哼,真是賤骨頭,不打不服啊。看來,不給他點苦頭吃吃,他不知道馬王爺長著三只眼! 三人牽著馬,跟隨那中年人來到縣衙門口,果然,門庭冷落,蕭殺寂靜。那人回頭一笑說:“幾位暫候一步,我進去通報一聲。”說完,徑自先進去了。 李德全三個人站在門口,心想:“咳,鬧了半天,這人原來是個衙門油子。怪不得他一會陰,一會兒陽的呢!”一個小太監湊在李德全耳朵邊上說:“剛才,咱們要亮出真實身份來不把他嚇趴下才怪呢!”仁人正在胡思亂想,猛然聽見“咚咚咚”三聲鼓響,之後,一聲高喊:“升堂嘍”!就見十幾個衙役,橫眉立目,手持黑紅兩色的水火大棍,“嗷”的一聲,魚貫而出,分列兩旁。只聽驚堂木“啪”的一響,傳下號令:“帶三個不法之徒進來!”衙役答應一聲,蜂擁而來,不由分說,把李德全等三人,老鷹抓小雞似的帶到了堂上,“叭”的摔在了地上。 李德全抬頭一看,堂上正中,坐著一位五品大員,身穿八蟒五爪官袍,鴛董補服,頭戴一頂白色的玻璃頂子,一身正氣不怒而自威。再仔細一看,原來竟是那位飯店吃酒,街頭擋駕的中年漢子。咱們前邊說到過的,因貪贓被降了三級的順天府同知郭琇。不等李德全多想,郭琇把驚堂木一拍放下話來: “下面三人,是何方惡棍,竟敢來三河縣騷擾百姓,從實招來。” 李德全從小進宮,跟隨康熙皇上,雖然是個隨身侍奉的太監,下等奴才,可是除了皇上,誰敢給他小鞋穿呢?一聽這話就火了:“喲嗬,你好大的膽子啊。混賬王八羔子,竟敢審問起爺們來了!告訴你,爺是當今萬歲駕前的人,伸出個腳指頭也比你的胳膊粗,你敢這樣作踐爺們,不怕殺頭嗎?” 郭琇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哼,朝廷早就有旨,太監不准擅自出京。你們幾個分明是地痞惡棍,竟敢冒充皇差,敗壞皇上名聲。來人!” “在!” “大棍侍候!” “紮!” 堂上火簽扔了下來:“每人重賞二十大棍!”衙役們聽見令下,不由分說,把李德全等三人拖下堂去,各打二十。只打得他們哭爺叫娘,皮開肉綻,這才又拖上堂來。 “我問你,還是皇差嗎?” 這仨人久居皇宮,雖然不能說是養尊處優,可也從來沒挨過這樣的打呀。想不到,一時不慎竟把事情鬧到這個地步,真是後悔也來不及了。李德全硬著頭皮,梗著脖子回話:“哼,老子就是辦皇差的,奉了聖旨要向三河縣令問話,不信你跟我回去問問。” 郭琇的心里早明白了,太監與別人不同啊。他從身份、氣派、說話口音,還能看不出來嗎?今天郭琇偶然路過三河縣,見新來的縣令作威作福,當時就摘了他的官印,去到城門口,又碰上了李德全這件事,他不能不管。如果李德全早一點服了軟,這事也就結了,可李德全嘴硬,脾氣大,甯死也不倒架。現在堂也升了,刑也用了,李德全還是這勁頭。郭琇可不好辦了。承認了他們是皇差,當著眾衙役的面,不是給皇上臉上抹黑嗎?不承認,又該怎麼辦呢?想來想去,還得讓李德全他們自己認賬才行,于是臉一沉,又發話了: “好啊,既然不怕打,大刑侍候!”一伸手,火簽又摔下去了,衙役們不敢怠慢,拖下三個人,上了夾棍,繩子一緊,這仨人當場就昏過去了。衙役們一桶冷水,兜頭一潑,又醒了過來。這回,李德全是叫天天不應,哭地地無門。心想,如再不低頭,死到這大堂上,上哪兒叫屈去呀,只好咬咬牙,狠狠心:“大人饒命,我們就算……不是皇差吧。” 郭琇心中暗暗一笑。他在三河鎮外喝酒時,就看出點名堂了,那一大幫人中必有皇上,要不然,這三個奴才怎麼會來到這里呢?既然皇上在此,就得趕快修表,一邊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一邊也勸諫皇上,不要縱奴行凶。此刻一見李德全認下了“冒充皇差”之罪,連忙見好就收: “嗯,認了就好。來人,把這三個冒充皇差的惡奴帶下去嚴加看管。退堂!”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三二、摘東珠卻賜免死牌 示寵情又伏密奏臣     下篇:三四、郭琇忠犯顏批龍甲 康熙仁大度諒賢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