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四、郭琇忠犯顏批龍甲 康熙仁大度諒賢臣  
   
三四、郭琇忠犯顏批龍甲 康熙仁大度諒賢臣

康熙在驛館中歇息了足足兩個時辰。這一覺睡得很是舒服,幾天來奔波之苦,一掃而光。睡醒之後,懶洋洋地起來,走到外間,見阿秀和韓劉氏正在桌旁抹骨牌解悶兒,便信步走到外面廊下。此時武丹和兩個太監正拿著一只剝淨了的雞在喂海東青。那海東青閉著眼瞧也不瞧,撐著翅膀躲閃著食物,一口也不肯吃。 康熙不禁笑道:“調鷹是那麼容易的?那是祖傳的手藝!想叫他吃食兒,非李德全不行。你們這個喂法,要折騰死朕的海東青了——哎,對了,這都什麼時辰了,李德全這奴才怎麼還不回來?武丹,你騎馬到三河鎮上去看看。” 高士奇、明珠、索額圖三人都在東廂,聽康熙起來,忙都趕了出來。索額圖便笑道:“主子不必著急。這些太監最愛玩兒的,好容易放他們出去,不定到哪兒吃茶聽說書了吧?” 話沒落音,李德全從驛館門外腳步踉蹌地走了進來。三個人都戴著四十斤重的木枷,一個個屁股上浸著血漬,進來伏在地下,連頭也磕不成了。滿院的侍衛、太監和驛館的官員一看全都愣了。李德全看了一眼康熙,嘴唇哆嗦著,突然“哇”的一聲號啕大哭起來,趴著向前爬了兩步,上氣不接下氣地哭道:“好主子爺呀……奴才們可算活著……回來了……” 康熙一見這陣勢,知道必定是出了事。看著他們三人這副狼狽相,又好氣又好笑地罵道:“哪里討來這副現世寶模樣,叫人惡心!” 此刻,李德全早已哭得氣咽聲嘶,勉強跪起來,指天劃地把怎樣到三河鎮,如何被郭琇誘到衙門,又如何不由分說又打又夾。他一邊說,一邊還揉著鼻涕,添油加醋地說了個全,只是沒說他們騎馬撞倒老婆婆的事。康熙一聽不由氣呆了,臉上先是一陣發白,接著血湧上來,筋繃得老高,雙手也微微發抖。怒喝一聲: “滾起來!朕看不上你們這賤樣兒!——三河縣的人呢,來了沒有?” 話音一落,便聽驛站門外有人大聲回道:“臣順天府同知郭琇叩見萬歲!” 康熙辮子一甩,怒氣沖沖地回身上了中堂台階,背著手冷冷盯著大門口,厲聲吩咐道:“進來!” “紮!” 郭琇答應一聲,哈著腰緩步而入,不慌不忙地打下了馬蹄袖,看了一眼盛怒的康熙,行了三跪九叩大禮,山呼萬歲。高士奇不由得暗暗贊:“嗯,此人氣度不凡!”明珠和索額圖也替郭琇捏了一把汗。 康熙陰沉著臉,盯著郭琇看了好大一會,威嚴地問道:“郭琇,常言說,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你膽子不小啊,我問你,誰給你撐的腰?” “回萬歲爺的話。臣所作所為,皆是遵循朝廷王法,這膽子本來就大。而且臣自幼苦讀聖賢之書,行事無越軌之處,心內無欺君之意,又何懼之有?” 康熙一聽這話,更火了,大聲吩咐:“好啊,你還敢強詞奪理。武丹,拿鞭子抽他!” 武丹應聲過來,看了看康熙的臉色,將馬鞭子握在手中,一咬牙“刷”的一聲抽過去。郭琇渾身一顫,背上袍子已被抽破,殷紅的血跡浸出。武丹接著又是四五鞭子抽下來,郭琇疼得渾身大汗,卻咬著牙一聲不哼。 康熙見他如此剛硬,擺手止住了武丹,冷冷地問道:“還敢說你有理嗎?” 郭琇喘了口氣,大聲說道:“萬歲不問青紅皂白,鞭責臣子,臣心里實在不服!” “哼,你還敢說不服,朕難道不知你的根底嗎?康熙十七年,你貪贓枉法,朕念你是初犯,從輕發落,降三級使用,已經是法外施恩了。可是,今天,你竟擅用重刑,拷打太監,目無君父,你自稱是讀書養氣的大臣,朕問你,讀的是什麼書?” 郭琇抗聲答道:“皇上,臣以皇封的禦刑,拷問犯法太監,一不是私刑,二不是違法。康熙十六年,臣確是犯了國法,理應遭到懲治。皇恩浩蕩,恕臣不死,臣感激涕零,時刻不忘。當時,臣斷指告天,清水洗地,決心內外齊修,以至正光明之舉洗雪前罪,報聖上之大恩,為皇上治國安民大業,效犬馬之勞。可是,聖上以臣昨日之非,來斷臣今日之是,即是不許臣改過自新!” 郭琇說到這里,便將李德全等人如何打馬沖街。踐踏百姓。鞭苔命官、咆哮公堂種種情節一一詳奏,又說:“……主上如此縱容家奴,為害黎民,以至圍觀百姓怒目側視,敢怒而不敢言。臣職在地方,行孔孟之道,執朝廷王法,又何罪之有?今日萬歲召臣前來,不容臣奏辯,即以非刑鞭打臣子,不知萬歲讀的何書?” 郭琇面不改色,當面指責反問康熙,又說得這樣振振有詞,在場的眾人何曾見過這樣的膽大包天的人?一時間都嚇得臉色焦黃,大氣也不敢出了。康熙這才知道今天的事是由太監無理引起的,心中的氣先消了一半,只是郭琇如此倔強,一點面子也不給,他實在難以下台。他想一笑了之,卻笑不出來,擰著臉道:“哼!朕一向容讓臣子,不料真的就有上頭上臉的人。你……你把朕當成什麼人了!” 索額圖跟康熙久了,知道皇上此刻的脾氣,郭琇只要承認剛才的話是失言,這事就算過去了。忙使眼色叫郭琇賠不是。不料那郭琇雙手據地,一個頭叩下去,竟大聲道: “皇上乃是桀紂之王!” 此言一出,全場大驚。誰不知道,桀紂乃是中國曆史上有名的暴君,郭琇竟敢當面斥責康熙為桀紂,那還得了啊!果然,康熙一聽此言,像被電擊了一下似的,氣得五官都錯了位,眼睛冒出可怕的火花,惡狠狠獰笑道:“好一個郭琇,果真有眼力,朕八歲禦極,內除權奸,外掃狼煙,四海歸心,八方來朝,唐宗宋祖也不過如此!在你的眼里朕就成了桀紂之君。哼哼!朕倒想聽聽你的高見!” 郭琇咚咚碰了幾下頭,說道:“康熙十六年臣犯罪之時,即已該死,今既蒙垂問,索性盡言而後死——皇上英明天斷,天下皆知。但皇上自即位以來,不以天下共主自居,卻寵幸滿臣,排斥漢官,偏信太監,賤視朝臣,喜好游獵以聲色犬馬自娛。以致朝廷內外,賣官鬻爵,小人縱橫其間,上貪下詐,如此種種,何及唐宗、宋祖,即桀紂之君亦不過如此。” 郭琇還要說下去,康熙已是怒不可遏了。他大吼一聲:“放肆!納捐授官為籌集治河用兵之餉,與貪贓賣官怎能同日而語?朕視四海為一家,又何存滿漢之見?你講,你講!” 到了這個地步,郭琇真是豁出去了。康熙的話剛落音,他就接口說道:“是!請萬歲暫息雷霆之怒,容臣奏完。納捐一事雖為籌餉,卻也是飲鴆止渴。此例一開,誤國害民,後患無窮。唐貞觀時,天子曾問山東、關中人哪里最可靠。魏征奏說:‘王者以天下為家,不宜示異同于天下。’就是說,皇上既擁有天下,怎能不對天下百姓,一視同仁呢!可是當今朝廷之事,三公九卿,為皇上輔粥者多是滿人,而漢人僅居十之二三。皇上是天下之主,應廣收天下英才,地不分南北,人不分滿漢。今皇上偏重滿人,漢人豈能盡忠朝廷?如今四方之士尚未臣服,天下之民猶有追戀前明者,全是因皇上自己總看自己是滿人之故……” 郭琇還要再說下去,康熙卻已經忍無可忍了。今天因李德全犯法辦砸了差事,康熙已不打算重處郭琇,不料一句問話,卻引出了郭琇這麼大一篇文章,真如火上澆油。康熙氣得簡直要發病,只覺得一陣頭昏目眩,差點暈倒,忙用手扶住了楹柱。明珠剛要過來攙扶,卻被康熙一把推開,扯過身邊素倫腰中的佩劍扔給武丹,獰笑道:“好,好,好!朕是個昏君,朕是桀紂……朕用不著你這位聖賢之臣。今天,朕成全你。武丹,把他拖下去,立即斬首,讓他去做逢龍,比干吧!” 康熙在盛怒之下,要將犯顏直諫的郭琇斬首,侍衛武丹接了劍,倒犯了躊躇。這粗漢子跟康熙日子久了,已經有了心眼。這郭琇雖說過去犯過貪汙的案子,但後來斷指洗地、明恥改過的事他也聽說過。今日這事,明明是小李子在外頭無法無天欺侮百姓引出來的。康熙這會子盛怒殺人,待平靜下來誰知道又是如何發落呢?他瞥了一眼滿臉得意之色的李德全,上前正要攙架郭琇,誰知郭琇一甩膀子掙脫了,叩頭低沉地說了聲:“謝恩!”起身便向外走去。 大院里靜極了,幾十只眼睛盯著暴怒的康熙,人人心里七上八下。只有高士奇已尋思半日,背著手望著天空長歎一聲,喃喃道:“唉!白日不照我精誠啊!” 康熙突然轉過身來問:“什麼?” 高士奇目光幽幽,緩緩說道:“奴才以為,皇上如此處置,實在太便宜了這個郭琇。片刻之間,一個曾犯貪贓大罪的貪官,竟成了史冊留名的諍臣。唉,便宜啊!” 康熙一愣,轉眼想了半晌,一跺腳進了屋里。三個上書房大臣交換了一下眼色,索額圖叫過素倫,低聲道:“你出去告訴武丹,且慢下手,等一等再說。” 康熙黑沉著臉進了內屋,見阿秀和韓劉氏一坐一站,都是臉色煞白,顯然院里這一幕把她們嚇得目瞪口呆了。見康熙一聲不吭頹然坐下,韓劉氏忙沏了一杯茶端過來,笑道:“主子,喝杯茶消消氣吧。” 康熙喝了一口熱茶,目光有些茫然地看了看窗外,似乎有點無事可做,又感到一陣莫名的空虛。忽然問道:“韓劉氏、你們小戶人家有沒有煩惱?” “嘿,瞧主子爺說的,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窮人家為爭一口吃的,孩子們吵得嘰嘰哇哇、亂哭亂嚷,急得大人干轉圈沒法子。富人家呢,有的大老婆和小妾爭風吃醋,弄得雞犬不甯。有的子弟們面兒上頭慈孝和睦,心里頭都想的是祖上的家業,窩里炮打仗。有人掙,有人破,難得出了一個好兒子,可以繼承門戶。可是也煩難,這樣的兒子往往是一個犟種,有道是‘倔兒不敗家’呀!” “倔兒不敗家!”康熙聽到這里,突然心頭一震,想起當年蘇麻喇姑也說過這樣話“家有淨子,不敗其家;國有淨臣,不亡其國”。他不安地打了個冷戰,不敢再想下去了,幾步跨出門外,不安地問道:“武丹呢?人……殺了沒有?” 索額圖忙跨前一步,躬身賠笑道:“回聖上,還在外頭候旨呢。” 康熙大聲道:“好!速傳郭琇進來!”武丹在外面聽見這話,笑著對郭琇道:“郭大人,主子爺氣消了,叫你呢!得了彩頭,可別忘了老武刀下留情啊!” 郭琇頭發散亂,前額烏青,邁著沉重的步履回到天井,不知因悲因憤,灼熱的目光含著一汪淚水。他沒有看康熙,只向前走了兩步,仿佛用盡了氣力,沉重地跪了下去,輕聲問道:“萬歲傳臣何事?” 此刻康熙的心里也翻騰得厲害,看著這個小小的從五品堂官,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他默默地看了看跪在面前的郭誘,慢慢說道:“郭琇,依你看,今兒這事兒該……如何了結呢?” “回萬歲,臣今天犯了大不敬之罪,敬請皇上降旨,明正典刑。按大清律,三太監犯的是欺君之罪,也應棄市以警戒天下,請皇上一並發落。” 郭琇此言一出,又是滿場皆驚。誰也想不到,郭琇一不申辯,二不討饒,竟要與李德全等三人同歸于盡!剛才,康熙下令要殺郭琇的時候,李德全的心里,簡直高興得像小扇子扇著一樣地痛快。心想,到底是皇上疼咱們,哼,你小子知道厲害了吧。可是,聽郭琇這麼一說,又嚇得抖成了一團,連忙上前跪下求饒。康熙卻厭惡地踢了他一腳,斷然喝道:“滾開,朕沒有問你話,給我跪遠點!”李德全一聽這話音不對,心中更是七上八下,連忙往後退了兩步跪下,卻聽康熙說了聲:“郭誘,你隨朕進來說話。”他倆一先一後進大廳去了。沒有聖命,誰敢跟進去呀。一群大臣都愣愣地站在院里,不敢隨便走動。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三三、領聖旨太監濫施威 持虎須周知懲刁奴     下篇:三五、說弊政郭琇升禦史 藐欽襲施琅主中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