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五一、雪舊恥死士拼性命 藏禍心皇親隱敵情  
   
五一、雪舊恥死士拼性命 藏禍心皇親隱敵情

兩天之後,康熙的禦營抵達烏蘭布通前線。康熙略事休息,又騎馬出營查看敵情。沿河駐防的八旗兵、綠營兵和漢軍旗營的將士們,見寶扇龍幡遮天蔽日而來,知道是聖駕到了。“皇上萬歲、萬萬歲!”的喊聲,響徹了三十里連營。 康熙打馬來到前沿,一手按著冰涼的劍柄,一手舉著望遠鏡,觀察著河對岸敵軍的布防,但見葛爾丹的軍隊依山傍水下寨,鹿砦壕溝,遍布陣前,把整個軍陣圍得如銅牆鐵壁一般,康熙不由得贊歎一聲:“嗯,這個葛爾丹果然有治軍之才,只可惜他不走正路。飛揚古,我軍的大炮都拉上來了嗎?” 飛揚古在馬上欠身回答:“回主子,我軍的四十三門紅衣大炮,全都布置完畢,射程都在七里以上。只要我們的大炮一開口,葛爾丹這些土壘的營寨,頃刻之間就要灰飛煙滅。” 沒等康熙再說話,敵軍中突然響起了三聲大炮,素倫等幾十名禦前侍衛,不等招呼,“刷”的一下,便圍在了康熙周圍,康熙不禁一笑:“哎,瞧你們那緊張樣,葛爾丹就打過來了?朕瞧著,倒像是他要出來說什麼話。” 康熙說得一點不錯,葛爾丹在一群將領護衛下,打馬來到河岸,他沒見過皇上,但從對岸這龍旗寶幡、護衛如云的氣勢中,從人群中那位三十多歲,儀表堂堂的人那非凡的氣度中,已經猜出這必定是康熙皇上了,便在馬上拱手施禮說道:“臣博碩克圖汗葛爾丹覲見博格達汗天顏陛下。” 此時,正當枯水季節,康熙與葛爾丹隔河相對,距離只有七八丈遠。隨從侍衛、大臣和將領們,手心里都快攥出水來了。康熙卻十分鎮定,冷冰冰地對葛爾丹說:“你也是汗,朕也是汗,怎麼能說是‘覲見’呢?你們的領地在准葛爾,距此萬里之遙,你帶兵來到科爾沁王的領地干什麼來了?朕倒要領教。” 葛爾丹沒料想,康熙一句話就把他給問住了,吭吭哧哧地回答:“皇上,您是天子大汗,我是部落小汗,葛爾丹從來是擁戴大汗的,不敢有非法妄為之舉。” “哈哈……你不敢妄為?真是天下奇聞。朕問你,既然稱臣于中華,為什麼不報朕准許,就吞並了准葛爾四部和喀爾喀三部。你稱兵于山陝蒙古各地,燒殺搶掠,蹂躪百姓,這還不算是大膽妄為嗎?” 葛爾丹翻臉了:“大汗,土謝圖汗屢次侵擾我的領地,還殺了我的侄子,我不能不報仇,可是,大汗你為什麼卻偏袒土謝圖汗,既然你可以不君,我就可以不臣。” “哦?你說我偏袒土謝圖汗,有何證據?” 葛爾丹用馬鞭一指康熙身後的阿秀:“她就是活證據,她就是土謝圖汗的公主寶日龍梅。” 阿秀早就忍不住了,此刻,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她拍馬向前,指著葛爾丹放聲喊道:“你這狼心狗肺的賊子,還我父王,還我部落……”阿秀的聲音沙啞而又淒厲,雙方將士聽了都不禁心驚。葛爾丹把手一擺,他身後的弓弩手亂箭齊發,向康熙射來。素倫等侍衛早就揮舞手中兵器,擋住了弩箭。康熙勃然大怒,“哪個將軍替朕出戰?” 話音剛落,身後閃出來一員小將,大聲答道:“奴才願打頭陣!” 康熙一看,不是別人,還是上次北巡打獵時,因為被猛虎嚇著,受了責罰的侍衛張玉祥。康熙沖他點了點頭,張玉祥“刷”的撕下了身上的戰袍,露出了背上刺著的一個大字,康熙定睛一看,原來是個“恥”字,康熙心中怦然一動,喝,好小伙子,有志氣。此時,張玉祥大喊一聲,躍馬揮刀已經闖過河岸,他的身後,四十多名將士,也都赤膊了上身,飛馬追了上去。這幫如狼似虎的勇士,像發了瘋似的,一眨眼功夫,就沖進了敵陣。康熙忙命武丹組織弓箭手放箭掩護,那邊葛爾丹也急急地組織人力反撲。霎時間,河兩岸鼓聲陣陣,呐喊助威聲、刀劍碰擊聲,人喊馬嘶聲,受傷者的喊叫聲,混在一起,喊聲一片,慘烈異常。 張玉祥自從被康熙拔掉了花翎之後,叫人在背上刺了字,就一心一意練武,練膽量。七年來,他暗地里下了多少功夫啊!今日一出陣,就銳不可擋。他身後的四十多名赤膊大漢,也是和他一樣,一沖入敵陣,就殺紅了眼,把葛爾丹的一百多名衛士,殺得鬼哭狼嚎,潰不成軍。蒙古人一向剽悍勇武,他們也最尊敬勇敢的人,有的葛爾丹的軍士,見到張玉祥如此神勇,竟公然替他叫起好來,可是,康熙卻緊張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眾寡懸殊,他心疼張玉祥啊!立馬在康熙身邊的飛揚古,看出了皇上的心情,悄聲說道:“主子不必擔心,這一仗打得雖然倉促,可是卻吸引了葛爾丹的中軍。奴才已經下令,讓年羹堯帶著人馬抄他的後路去了。哼,今天,不能全殲葛爾丹,給他個下馬威,也叫他知道皇上的厲害。” 飛揚古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對岸敵兵的鑼聲震天響起,求救的號角鳴嗚咽咽,葛爾丹的中軍大營,一片混亂。又見一面紅旗從山後閃現出來。清軍將領年羹堯率領四千精銳騎兵,風馳電掣般地殺了出來。他們見人就砍,見帳就燒,一時間,濃煙滾滾,血肉橫飛。飛揚古精神陡然一振,大聲下令:“佟國剛,速率你部五千人,打爛葛爾丹的前軍中營,占領河北岸,把葛爾丹趕到景峰上去!” 清軍兩大主力投入戰斗,形勢急轉直下。葛爾丹的軍隊,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強敵,紛紛敗退下去。烏蘭布通河兩岸,已經完全被清軍占領了。隨著張玉祥猛沖敵陣的四十多名勇士,活著回來了十三人,而且個個帶傷,張玉祥斷了半截左臂,身上的刀傷。箭傷,數都數不過來,但他還是勉強支撐著來到康熙身邊:“主子,奴才交旨。” 康熙搶步上前,扶起了張玉祥,滿懷激情他說:“玉祥,你是好樣的。朕今日還你一支三眼花翎!”張玉祥熱淚盈眶,一句謝恩的話尚未出口,就暈倒在地上了。康熙回頭下令;“快,用朕的禦車,將張玉祥和受重傷的將士,護送到奉天,好好診治,朕要讓他們活著回來!” 首戰大捷,清軍營中人人興高采烈。飛揚古卻傳下號令,只准殺豬宰羊,不許任何人飲酒,並派出部隊,嚴加巡邏,防止葛爾丹劫營,軍令如山,誰敢不遵。整個大營,到處洋溢著勝利的喜悅,也到處都是警惕的眼睛。在這千軍萬馬之中,只有一個閑人,就是被罷了官的明珠。別人都有功勞,惟獨他是個罪臣;別人都痛痛快快地吃喝說笑,只有他,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從軍以來,身旁雖有十幾個護衛,可全是索額圖派的人。明珠心里清楚,這些人名為保護,實則是監視他的行動。今晚,他乘著大伙高興,說了聲,“我吃不下,到外面走走。”便出了帳篷,來到了草原之上。但見禦營那邊,燈光輝煌,戒備森嚴。方圓四里多地,全用一色的黃幔圍著,黃幔外面,二十一所巡營分布四周。里里外外,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全是精銳的羽林軍士。明珠多麼想在這會兒見見皇上啊,可是他知道,別說不奉特召不能走進皇上的禦營,就是這外圍的警戒區,也別想走近一步,他深深地歎了口氣,正要往回走,卻被一個人叫住了:“哎——這不是明大人嗎,你怎麼在這里?” 明珠回頭一看,原來是武丹,連忙躬手施禮:“武軍門,您老吉祥……” “咳,去你的,什麼武軍門,咱們是老朋友了,不要給我來這一套。你夜里出來,有什麼事嗎?” 明珠正要答話,索額圖卻從禦營那邊走過來了;“哦,是老明兄弟啊,你近來可好,咳,我這幾日太忙,沒顧上照顧你,你別往心里去。有什麼事要辦,只管對我說,我替你在皇上面前奏明。”說罷,揚長而去了。 聽著這又像熱情,又似挖苦的話,明珠只覺得一陣心里發寒。他知道自己眼下的處境,不敢多在外面耽擱,便急忙對武丹說。 “武軍門,啊,不不,兄弟,求你在皇上面前替我進一言。葛爾丹雖然今日打了敗仗,但實力損耗不大,而且,要防他向西北方向逃竄。萬一逃跑了,茫茫千里沙漠草原,想聚而殲之,就不容易了。所以求皇上在西北方向一定要派駐重兵,嚴加防范。”說完,轉身獨自回去了。 明珠的這個建議,沒能傳到康熙那里。因為當夜,武丹就奉了旨意,要他火速趕往南京,催促軍糧。這聖旨是索額圖傳下來的,武丹只好將明珠的話告訴了索額圖,讓他轉奏給皇上,索額圖哪里肯替明珠說話呀,就把這事給瞞下來了,而康熙在軍務繁忙之中,只顧布置全殲葛爾丹之事,卻沒去想葛爾丹還會逃跑,結果,造成了一場軍事布置上的重大失誤。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五十、旌旗壯大將賴呈威 軍帳密貴妃訴幽情     下篇:五二、破駝城帷失葛爾丹 赦英雄只恨索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