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五四、花落去是非化煙塵 黃河清玉宇見瑞祥  
   
五四、花落去是非化煙塵 黃河清玉宇見瑞祥

年羹堯走了,康熙卻陷入了沉思,出京之前,他曾連下幾道密旨,要北方各省的督軍、官員,全力以赴地支援飛揚古,不准擅自挪用軍糧,貽誤戰機。葛禮如何如此大膽,竟敢阻攔軍糧北運呢?延安、榆林等地的糧庫,是周培公建議設置的西征專用的秘密存糧所,除高士奇之外,沒有別人知道,葛禮又從哪里探到了這個秘密!難道高士奇……康熙皇上又聯想到,科爾沁王曾奉密召,准備了六千輛糧車,可是索額圖卻一概不用,只用馬和駱駝,萬里運糧,這又是為什麼呢?想到這里,他不禁打了個寒戰。忽然,帳外傳來了一陣嗚嗚咽咽的蕭聲。曲調十分熟悉,康熙皇上心中怦然一動,脫口問道:“誰在帳外吹蕭?”武丹連忙上前:“回主子,這是明珠,他吹的還是當年在悅朋店里的那首曲子。” “哦,原來是他……”康熙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一邊信步走向帳外。武丹等幾個隨從,連忙給他披上一個斗篷,跟了出來。果然,慘淡的星月下,荒漠的草灘上,明珠一個人站在那里正在吹蕭。康熙走到面前:“哦,是明珠啊,這支曲子不錯,只可惜太淒涼了一些。”明珠突然回身,見是皇上,連忙跪下叩頭:“罪臣明珠,不該野夜吹蕭,驚動聖聽……” “哎,這有什麼。月夜軍旅,寂寞無聊,吹吹蕭,唱唱曲,也是人之常情嘛,起來吧!” 明珠又叩了個頭,戰戰兢兢地立起身來,康熙看他瘦得皮包骨頭,頭發胡子長了一寸多長,也有些黃白了,不禁心中難過。唉,一個上書房大臣,落到如此下場,也夠可憐了。這些天,軍中缺糧,他受的罪恐怕比誰都大:“明珠,這些天,你受了不少委屈吧。” 明珠心頭一熱,眼淚流了下來,連忙又跪下答道:“主子,奴才以待罪之身,受點苦不算什麼。不知主子是否想過,此次葛爾丹逃走,以及軍中斷糧,實是人為之過。奴才斗膽說一句,有人想把皇上餓死在草原上。” 這句話,正碰到康熙心中憂慮之事,他突然厲聲喝問:“你指的是誰?難道你,你還想害人嗎?” 明珠叩頭出血,位聲答道:“主子,奴才一生害人多了。伍先生、周培公都因臣之罪而屈死,臣懺悔不及,怎敢以待罪之身再做這樣之事。眼下,臣已萬念俱灰,也絕了請皇上賜生的念頭。既然不免一死,請主子讓臣盡言而終。” “嗯,你說下去。” “是。請皇上想想,河北、山東有那麼多的庫糧,是誰下令全部調到烏蘭布通東線去的;東蒙古的駿馬成千上萬,又是誰只派了一千匹馬來西線運糧;烏蘭布通之戰,皇上布置得如天羅地網一般,怎麼就會走漏了元凶巨惡;飛揚古一代名將,怎麼會被人詐降,出此疏漏。這幾件事連在一起,不能不發人深思。如果沒有人從中作梗弄鬼,怎麼會有皇上這次萬里之行……臣是該殺之人,躬逢盛世,本應做個賢臣,不料卻做了奸臣,佞臣,萬歲,請殺了奴才吧……” 明珠哽哽咽咽地說完,一個頭叩下去,趴在地上,再也不抬頭了。 此刻,康熙心潮起伏。明珠之言不無道理,往事曆曆在目,也不容他不疑。他的心中若明若暗地已經有了打算,只是明珠已是被革了職的散秩大臣,他又不便把心中的話說出來,便輕輕地歎了口氣說:“唉,明珠啊,你何以那麼動情呢?朕不是沒殺你嗎?以後有什麼事,還可以向朕面奏嘛。”說完,徑自轉身去了。等明珠回過神來,抬頭看時,暗月昏星之下,茫茫草原上只有他孤零零地跪在那里。但是,他的心平靜了,他終于得到機會,把要說的話,向皇上奏明了。 對葛爾丹殘部的仗,已經不用打了。葛爾丹的女兒鍾小珍,原來是反對父王與大清為敵的,可是,因丈夫被俘,料定他必死無疑,所以又轉過頭來,與父王一起,要抗拒天兵。昨天,父王葛爾丹吞金自盡,丈夫穆薩爾也回來,向鍾小珍述說康熙皇上如何放自己回營的事,鍾小珍十分懊悔,抱著丈夫失聲痛哭,當夜,小夫妻就作出了決定,第二天一早,他們用黃細帶子把自己綁了,率領著一千多赤手空拳,衣甲不整的蒙古軍士,到康熙的禦營,自綁請降來了。 康熙皇自然十分高興,親自解綁,好言撫慰。阿秀和小珍在這樣的場合下重見,更是悲喜交加感慨萬千。中路軍、北路軍合兵一處,正好,後邊又送上來了四百萬石軍糧和犒軍的豬羊美酒。康熙皇上下旨,清軍與降兵們一齊慶賀,還當場傳旨,西蒙諸王,各守藩地,為大清國當好西部屏障,守好西域,讓滿蒙漢人民,世代友好,和睦共處。穆薩爾和小珍,見康熙如此仁德、大度,感激得涕淚交流。席間,雖沒有山珍海味,卻洋溢著民族團結的熱烈氣氛。 飛揚古也有幾分醉意。他心潮澎湃地來到皇上身旁:“主子,這些天來,萬里跋涉,聖心操勞,皇上瘦多了,雖說我們勝了,可是讓主子受這麼多的罪,吃這麼大的苦,奴才心里……”說著,說著,竟然失聲痛哭起來。 康熙上前一把拉起了飛揚古:“哎,你這是怎麼了?勝利了,我們都應該高興。朕是受了點苦,也挨了幾天餓,可你們呢?吃的苦,受的罪,不是比朕更多嗎?穆薩爾他們也沒少吃苦,這些,今天都不要再說了。你也瘦得不成個模樣,剛才朕差點認不出來你了。回京之後,朕給你三個月的假,讓墨菊好好地給你調養一下。年羹堯呢?你作戰勇敢,機謀善斷,是個良將之才,殺葛禮乃是代天行令,朕不僅不會加罪,還要封賞你呢!” 飛揚古和年羹堯俯地叩頭謝恩,草原上回蕩著陣陣“萬歲、萬萬歲”的歡呼聲。 第二年,也就是康熙廿九年的陽春四月,勝利班師的車駕,回到了北京。從沙漠瀚海的蒙古回到這鳥語花香的京都,這支九死一生的軍隊,真有恍如隔世的感慨。返程中,在甘陝交界,渡過黃河時,康熙皇上突然發現,兩岸碧草蔥綠,一片生機。用手捧起一把黃河水來,雖不是清可見底,卻也能分明地看出指紋來,他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啊,黃河變清了!幾千年來,世世代代,夢寐以求的,海晏河情,天下升平的景象,今天終于在朕的手里實現了!靳輔、陳潢他們,是朕的有功之臣啊。朕要馬上趕回北京,啟用他們,不,重用他們!” 皇上親征西域,凱旋而歸的消息使整個京城都轟動了。從北京城到居庸關的大道上,鋪了黃土,每日灑掃。太子率文武百官,王公大臣一直迎出了三十里地,幾十座用黃綢和松柏搭成的凱旋門,幾百座綿繡裝飾,紅氈鋪地的大帳篷,和那擺滿了鮮花、美酒、時果、點心的貢品,使迎接聖駕的氣氛,達到了大清建國以來的最高峰。可是康熙來到這里,第一句話便間:“靳輔,為什麼不讓他來接駕。” 太子急忙上前:“回父皇,靳輔已在三個月前,因病身亡。因他是革職官員,按例不予奏報。” 康熙臉色沉下來了,他突然轉身上了禦輦,催動車駕,即刻進城,對迎接聖駕的盛大排場,連正眼都沒瞧。鬧得太子和大臣們面面相覷,不知皇上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只好排起隊伍來,簇擁著聖駕趕回京師。 進城之後,康熙一刻不停,拜了太廟,祭告了天地,便立即來到乾清宮,一邊喝著阿秀遞上來的奶茶,一邊向張廷玉吩咐道:“明珠的案子該結了,交結大臣,貪贓收賄,科場舞弊,陷害大臣,這些罪都證據確鑿,不容寬恕。傳旨,革去他現任散秩大臣職務,留京閑居,永不錄用。” 在一旁的高士奇心中一機靈,此時不退,還待何時,便搶步上前跪下:“皇上,明珠一案,涉及奴才,雖大臣彈劾奏章之中,有些出入,但聖德天子面前,容不得臣這等玷汙之人。奴才懇請皇上網開一面,容奴才辭去了上書房大臣職務。” 康熙沉默了好大一會兒,他對高士奇雖有懷疑卻並未查實,但此人心機多端,又似乎不宜重用。便隨口說道:“你暫時回避一下也好。熊賜履走了之後,國史館里無人主持,你退出上書房,專心致志地去修史吧。”高士奇懸了幾年的心放下來了,連忙叩頭謝恩:“主子恩澤高厚,奴才結草銜環,無以為報……” 康熙卻沒容他再往下說,又對張廷玉說:“你去傳旨給索額圖,即日起,要他不必進來見朕了。有什麼話,可由簡親王代他回奏。另外,立刻傳旨,將陳潢提來見朕。” 張廷玉一邊聽,一邊記,早把幾項聖旨擬好,請康熙過了目,便急急忙忙地去了。高士奇也立刻拜辭,康熙親切地將他送到門前:“士奇,你是有才華的人,以後有什麼事告訴張廷玉一聲,進來和朕說說閑話,解解悶。你,去吧!” 不到半個時辰,陳潢被提來了,不過不是腳鐐銀鐺地走來,而是用擔架抬來的。他本來就生得又黑又瘦,幾年的獄中生活,更把他折磨得病骨支離,奄奄一息了。頭上一頭亂發篷篷松松;身上一領破衣黴味嗆人。阿秀在禦案後面看到陳潢竟成了如此模樣,心里直發酸。她不敢哭,更不敢說什麼,可是臉色早已變得又青又白了。康熙心事沉重地走到擔架前邊,輕聲叫道:“陳潢,陳……陳先生,朕在這里……和你說話呢。” 陳潢的眼睛微微一睜,閃出一道亮光,見面前竟是皇上,隨即又把眼睛閉上了。他嚅動著嘴唇,用微弱的氣息說:“哦……是……是皇上啊,陳潢如今已六脈俱無,沒有生還的希望了。你……想怎麼處置我,就……就下手吧……” 兩行熱淚從康熙眼中流出:“陳先生,你,你不要誤會,朕已經鑄成大錯,委屈了你,也委屈了靳輔、封志仁和彭學仁,朕決心改錯,重新起用你們幾個。你,你不要絕望,宮里有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藥物,能把你治好的。你不是喜歡黃河嗎,朕把黃河交給你,你要讓它永遠清下去,一千年、一萬年……”康熙淚哽咽喉說不下去了。 陳潢無力地睜開眼睛:“晚了,皇上,再說什麼也晚了。于成龍是個好官,清官,但不是治河的官,他不會治河,也不懂得治河……治黃河,最要緊的是治沙。我不行了,請皇上告訴于成龍,要……要會治沙才能把黃河治好……”陳潢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卷紙來,說是紙,其實破破爛爛,無一完好:“皇上,這是我寫的《河防述要》。在監獄里,沒有好紙,也沒有好筆,更沒有案子……你,你把這交給于成龍,讓、他、去、治……”話說到這里,陳潢掙紮著抬起頭來,可是卻突然看見了站在禦案後邊的阿秀。四目相對,兩人全都愣住了。一別十幾年,陳潢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樣情況下,又重新見到了阿秀,此時、此地、此情、此景,引起了他的心中多少感慨呀!陳潢和阿秀都沒有說話,他們也不能說話。陳潢眼中光亮一閃就昏了過去。 康熙急聲高喊:“來人,把陳潢抬到太醫院,要他們千方百計地搶救。” 可是,這位在大河上奔波了幾十年,茹苦含辛,受盡煎熬的陳潢,已經是神醫束手,無可救治了。當晚,消息傳來,太醫們回天無力,陳潢已經與世長辭。 這天晚上,康熙住在阿秀的宮里,兩個人都失眠了。皇上沒有怪罪阿秀的失態,阿秀也不想回避對陳潢的懷念。靜夜里,他們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默默地、靜靜地望著殿房的屋頂出神,各人在想著各人的心事。 陳潢臨死前對于成龍的評價,可以說是一針見血。于成龍不會治河,更不會治沙。他擔任治河總督以來,立即廢掉了靳輔、陳潢他們修築的各種工程,把減水壩、排水閘、引水道,等等,等等,全都廢了。河道加寬水流放緩,可是,流沙逐年淤積,黃河重新肆虐。到了康熙三十六年,秋汛一來,僅河南境內,就同時決口七十二處,淹沒了清江一帶四十二萬頃良田。當初,為了這些田地,人們爭得頭破血流,于成龍左一本,右一本地參劾靳輔,攻訐陳潢,現在,他後悔也來不及了。看看那滔滔黃水吞沒著一個個的村莊,聽著災民們那一聲聲淒慘的哭喊,于成龍的心碎了,他幾次投河自盡,都被下屬救了出來。可是他,這位自命為“愛民清官”的人,又怎能對此慘景,孰視無睹呢?于是,他命人打了一副四十斤重的大木枷,戴在自己脖子上,木枷上寫著“決河總督罪臣于成龍”。他戴著這面大木枷,沿著黃河大堤,一步步地走向京師。不消幾日,于成龍的行為就成了轟動京師以至全國的大新聞了。康熙皇上聽了這消息,急忙命武丹帶領禦前侍衛,攔住了于成龍,硬是用轎子把他抬到了大內。于成龍見到皇上,叩頭出血,失聲痛哭,請求皇上殺了他,以謝萬民。 康熙皇上親自走下禦座,為于成龍開了木枷:“于成龍,你這樣做,成何體統?黃河決口,朕並沒有怪罪你,再說,國家連年豐收,賑濟災民的銀子、糧食有的是,你何苦這樣自尋其辱呢?” 于成龍哭著回答:“皇上愈是如此信賴臣子,臣愈是覺得有負聖恩,萬民得到朝廷救濟,就愈顯得臣是無能之輩;皇上不降罪,不能說臣就無罪,所以……” “唉!你這個人哪,叫朕怎麼說你呢:你已是一品大員,這麼個小家子氣,又怎麼能辦大事呢?當年靳輔在治河過程中,也有決口潰堤之事,朕不是也沒怪罪他嗎、可是你就容不下他,百般挑賜!與他為難。你讀書不化,只知照書本上說過的話死搬硬套,現在你該明白了吧?” 聽康熙提起靳輔,于成龍更是又慚愧,又傷心:“皇上,臣心胸狹窄,無容人之量,又泥古不化,鑄成今日大錯,不但對不起聖上重托之恩,萬民仰望之情,也對不起靳輔、陳潢他們。現在,錯已鑄成,說什麼也沒用了,請皇上賜臣一死,謝靳輔、陳潢……” 提起靳輔和陳潢,康熙的心里也不好受。陳潢死了不久,阿秀就提出要帶發修行。康熙雖然知道她心中存有怨氣,但念她在西征中的功勞,沒有降罪,可也沒有批准,還是命人在隆化修造了一座行宮,派阿秀去那里居住,也好隨時看看大漠的風光,草原的景色。為了防人議論,康熙下旨將這地方改名為“皇姑屯”。 今天,于成龍反複提到靳輔和陳潢,康熙的心中很不是滋味,他隱隱地覺得,自己當年氣盛,太委屈了這兩位賢臣。便歎了口氣說:“咳,古人的書是要讀的,但不能生吞活剝,死搬硬套,你的毛病就在這里,朕這里有一部陳潢的遺著《河防述要》,朕已經讓人謄寫清楚了,你帶回好好讀讀。治河總督之職不換人,還要壓在你的肩上。如今國家富了,每年可以撥給你四百萬兩銀子。朕期望你振作起來,把黃河和漕運的事辦好,你跪安吧。” 于成龍沒想到皇上仍然是這樣器重他,他顫顫抖抖地接過那本陳潢的遺著退下去了。 看著于成龍遠去的背影,康熙又陷入了沉思,經過三十多年的艱難,國家已處在太平盛世。即位之初的大臣們,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換得也差不多了,只有于成龍一班人還在朝中。明珠、索額圖、高士奇、熊賜履都離開了上書房,太子黨和阿哥黨之間的明爭暗斗,卻並沒有因此而停止或消減。皇位之爭,如果發展蔓延,那是要兄弟殘殺、刀兵相見的。曆朝曆代,都有這方面的血的教訓,盛世之中有隱憂,蕭牆之內藏禍端,此事不能不防。 已經到了晚膳的時刻了,可是,康熙皇上卻一點也不想吃,他高聲說道:“傳旨,請皇太子!” “傳請皇太子——” “傳請皇太子——” 一聲接著一聲的傳呼,回蕩在深幽空寂的皇宮大院內,康熙皇上為什麼要急急忙忙的傳喚皇太子,他究竟想了些什麼呢,請看《康熙大帝》的第四卷“亂起蕭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五三、茫茫夜曆盡千般苦 熊熊火方知香妃情     下篇:一、訪吏治皇子自赴綁 恤民情縣令巧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