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三、俏阿蘭無端受凌辱 莽皇子仗義責刁奴  
   
三、俏阿蘭無端受凌辱 莽皇子仗義責刁奴

卻說四阿哥胤禎和十三阿哥胤祥兩位皇子,隨著劉八爺的莊丁老王頭來到莊園東邊,路過一座小院的時候,忽聽里面傳來一個女子的怒罵聲:“姓胡的,你不要欺人太甚!姑奶奶我在這里洗澡,你左一趟、右一趟地來這兒轉悠,安的什麼心?告訴你,姑奶奶我賣唱不賣身,你再不規矩,小心姑奶奶我報複你。”胤禎和胤祥聽這女子罵得潑辣,呆呆地停住了腳步,卻不防,一盆洗澡水從院牆里面潑了出來,把胤祥從頭到腳澆得像落湯雞一樣。他正要發火,院門“咣”地開了,沖出一位披頭散發的青年女子來。那女子一見這情景愣住了,連忙賠禮說:“哎呀,小女子認錯人了,得罪了公子,萬望不要見罪。” 胤祥定睛一看,面前站著的竟是一位貌如天仙的絕代佳人,一肚子的氣倒無處發泄了。便長歎一聲:“唉,瞧你,虧是夏天,要是大冬天的,這一盆水潑到身上,還不把我給凍死嗎?” 老王頭心里明白,這個小院里關的女子,全是按任伯安的吩咐采買來的歌女。劉八爺對她們管得很嚴。老王頭怕在這兒站久了出事,連忙出來和稀泥:“算了,算了,不知者不為罪。二位公子看在小老兒的面子上,饒了這姑娘吧。”一邊說,一邊拉,把胤禎和胤祥給拉走了。那女子也回轉身去,關上了院門。 再往前走不遠,就是一座獨立的小屋。老王頭開了門,讓倆人住進去,點上燈火,安置了床鋪,又出去拿來了一些干糧、咸菜,說:“二位公子,小的不敢驚動廚房師傅,酒菜是沒有的了。二位將就用點,早安歇了吧。明早你們也不用等我,趁早上路就是了。” 胤禎從懷里掏出一把金瓜子來:“老伯,這個給您,聊表我兄弟二人的謝意。”老王頭千恩萬謝地走了。胤祥從隨身攜帶的包袱中取出一套干衣服,到外邊池塘里洗了澡換上。等他回來時,見四哥已經低頭垂目,坐在蒲席上入定了。他知道四哥的脾氣,沒去打攪,徑自躺在另一張草席上。平常,他夜夜都睡得安穩,可今天不知怎麼回事兒卻睡不著了。他躺在那里,輾轉反側,想著自己的心事: 在康熙的二十多個兒子中,這位十三阿哥胤祥是最特殊的一位。自從他的親娘阿秀出了家,他就成了沒人疼卻有人踩的孩子。按清代祖制,皇子一落地,便有八個保姆、八個奶母,還有做針線的六人,漿洗的六人,管燈火的六人,管鍋灶的六人,一共是四十個人侍候。惟獨這位十三阿哥,卻只有十八個人。皇子入學,每人每月八兩銀子學費,他呢,也只有五兩。別說其他兄弟了,就連教阿哥上課的老師也不待見他。太子胤初對他雖然還算寬厚,卻並不同他交心。八哥胤禩對誰都笑模笑樣、十分親切,惟獨在這個十三弟面前,冷面冷色,冷言冷語。九哥和十哥更不用說了,一個陰沉,一個粗俗,動不動就罵他是“野種”。胤祥也隱隱約約地聽到過母親阿秀的往事,知道她原是蒙古土謝圖汗王的公主。進宮之前和一個書生陳潢有過些瓜葛。但父皇都能容忍,阿哥們卻為何容不下他呢?如果不是父皇和四哥的保護,他胤祥恐怕早就被幾個阿哥整死了。所以胤祥從小就憋了一口氣,讀兵書,練武功,幻想著有朝一日馳騁疆場,立下赫赫戰功,堵一堵阿哥們的嘴。 想著,想著,那位潑他一身洗澡水的姑娘的影子,突然出現在胤祥面前。這位姑娘與他素昧平生,到現在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可倒像與他有什麼緣分一樣,一想到她,胤祥就有些心猿意馬。他睡不下去了,便索性坐了起來,見四哥還在打坐,便笑著說:“四哥,出門在外,何必那麼認真,一定要坐夠幾個時辰嗎?” 胤禎睜開眼睛:“哦,十三弟,你還沒睡呀?我哪里是在打坐,是在想心事啊。昨天看了邸報,上面說,皇上已決心要清理戶部的虧空。我想著,沒准兒這差事就要落在我頭上,難辦哪!” “咳,原來四哥是為這事兒發愁。這有什麼難辦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不怕欠債的無賴,就怕要賬的英雄。只要父皇把差事交給你,我去幫忙。誰敢說不還,貶他、殺他,還不由著咱哥倆定。” 四阿哥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說:“十三弟,你說得太輕巧了。這里邊的彎彎繞多著呢。拖欠國庫銀子的人,有名有姓,好抓,也好問。可是,他們背後都有靠山,一個不謹慎,不定碰傷了誰呢。” 倆人正在說話,忽聽西邊小院里人聲嘈雜,一個粗野的漢子怪聲怪氣地叫道:“來人,把阿蘭給爺拖出來!哼,爺賞你面子你不要,卻和那個小白臉勾勾搭搭。今晚,爺就給你個樣子看看!” 倆人聽這話就明白了。嗅,那位潑水的姑娘原來叫阿蘭,准是又被欺負上了。胤祥是個火爆性子,立時就要過去打抱不平。胤禎喝了一聲:“十三弟,不可莽撞!”這一聲不大,可是老十三立刻站住了,他生來誰都不服,只聽父皇和四哥的話。此刻,他人雖沒動,耳朵可支棱著呢。他聽出來了,西邊院里那個粗嗓門兒的漢子,正是姑娘剛才罵的那個“老胡”。這老胡,現在正想盡辦法折騰阿蘭姑娘,又是讓她唱下流的淫曲小調,又是讓她認錯服軟。阿蘭姑娘的哭聲越來越大,老胡的氣焰也越來越囂張。胤禎本來不想多事,此刻也忍不住了,他向十三弟吩咐一聲:“十三弟,備馬。你去教訓他一下,完了事兒我們馬上就走。” 胤祥巴不得這一聲呢。他三下五去二地備好了馬,又“刷”地脫下上衣,手提馬鞭,沖向西院,“咚”地一腳踹開了院門。 院里已經鬧得一團糟了。阿蘭已被打得昏迷過去,幾個歌女跪在地下向那個老胡求情。那老胡喝得醉醺醺的,一見胤祥闖了進來,便大喊一聲:“哪兒來的野小子,敢來這兒撤野,與我拿下了!”他手下打手一擁上前,便要捉拿胤祥。 這老胡沒想到他認錯人兒了,胤祥能是好拿的嗎?他自幼在皇宮練武,經過高手侍衛們的點撥,哪把這幾個殺才看在眼里。只見他手中馬鞭揮舞,腳下步法靈動,遠的鞭打,近的掌擊,眨眼間,十幾個打手都被打得東倒西歪。胤祥冷笑一聲,鞭梢一圈,套住了那個老胡的脖子,只一勒,這個粗莽胖大的漢子便應聲倒地。胤祥上前一步踏住了他的胸脯,朗聲說道: “告訴你們,老子不是江洋大盜,乃是當今皇上的十三阿哥。這個阿蘭,十三爺我買定了。你們好生侍候著,給我送到京城去,傷了一根汗毛,小心你們的腦袋!哼,別說是你們,就是任伯安那小子,十三爺也敢要他的命!”說完,抽出鞭子,在那老胡身上狠狠地抽了十幾下,然後仰天大笑,出門上馬,與四哥胤禎一塊兒走了。 被夏夜的涼風一吹,哥倆都覺得十分痛快。胤禎突然說:“十三弟,這一趟你辦了兩件大膽的事兒。一個是你硬要冒充私鹽販子,上了桐城縣大堂。幸虧碰上了施世綸這個清官,如果是個糊塗縣令,不分三七二十一地先把你打上四十大板,可怎麼交代?今晚你又痛責了劉八女莊上的人,如果不是你武藝高超,吃了虧,讓我回去怎麼向父皇交差呀?” “哈哈哈哈,”老十三縱聲大笑,“四哥你大多慮了。我老十三就愛找痛快。我心中有數,吃不了虧。再說,我干的是抑惡揚善、扶危濟貧的事兒,就是父皇知道了,也不會怪罪的。” 兄弟二人一路說笑一路走,半個月之後回到了京城。一打聽,皇上因為天熱,不在皇宮,住在西郊的暢春園內避暑。倆人打馬來到暢春園的時候,天色已晚,料想皇上已經休息。他們不敢貿然打擾,可也不敢回家。因為朝廷有規矩,凡是奉旨外出的王公、大臣和各級官員,回京後,一定要先叩見皇上交旨,然後才能回家。倆人只好暫歇在運河岸邊的接官廳里,這兒離暢春園不遠,等著明天一早見駕述職。吃過晚飯,洗漱完了,哥倆漫步來到運河邊,卻見四爺府里的管家高福兒氣喘籲籲地跑來稟報: “稟四爺、十三爺,八爺來瞧二位爺了,現在接官廳等著呢。還有府上的大爺、二爺也來請安。請二位爺回去。” 高福兒說的八爺,正是康熙的第八個兒子胤禩。他說的大爺、二爺,卻是四阿哥胤禎的兩個兒子弘時和弘曆。胤禎和胤祥聽說他們來了,連忙轉身回來。就見接官廳前站著一位二十四五歲的青年,身穿四爪蟒袍,石青補服,金龍朝冠上,顫巍巍地綴著一技金花,腰間絲絛上飾著兩顆東珠,雍容華貴,氣宇不凡,面白如月,慈眉善目,于精明干練之中帶著沉穩和老成。這位就是朝野上下人人稱贊的八哥胤禩。他在兄弟們中間一向禮數周到。他的府邸也就在運河邊上,所以,一聽說四哥和十三弟回京,便急忙看望來了。 胤禎和胤祥快步上前,兄弟問見禮問好之後,四阿哥的兩個兒子,九歲的弘時,六歲的弘曆也連忙上前給父親請安。胤禎卻黑著臉訓斥他們:“見過你們八叔和十三叔了嗎?怎麼連個安也不請,一點規矩也不懂?” 胤祥知道四哥的家規嚴,連忙笑著上前護住了兩個侄兒:“四哥,算了。小孩子家先給父親請安也是正理嘛,你何必管那麼嚴呢。來,弘時,弘曆,讓十三叔親親你們。”說著,一手一個抱住了兩個孩子,胤禎卻嚴厲地申飭道:“放開你十三叔,一邊玩去,我們還有話要說呢。” 倆孩子也知道父親家教嚴,不敢違拗,打了個千兒退下去了。 老八胤禩笑著問道,“四哥,你們這次到桐城,見到方苞了嗎?” 胤禎心中一驚,啊,老八追得可真緊啊:“哦,見了、見了。我原以為方苞這位大名人一定是個風流倜儻的才子,誰知一見,卻是個糟老頭子,唉,大失所望!聽說,他不日就要被押解進京,八弟想見他還不容易嗎?” “哎——四哥取笑了,我見他干什麼?不過,聽說他是個古文大家、一代名儒,雖然牽涉進戴名世的案子里,卻不是主犯。況且,他們這些名士,愛互相吹捧,為人寫個序也是常情,里邊的文章他也不一定看過,所以我想出面保他一下。四哥您見高識遠,小弟想向您討個主意。” 老四卻不想馬上表明自己的真實態度:“哎呀呀,不敢當,我哪能稱得起見高識遠呢?再說,這些前明遺老,也太不識抬舉。父皇為收撫他們費了多少心機,可他們卻總是不忘前明,這次犯罪,也是活該!” “四哥說得有理。不過,見死不救也不大好。四哥既然不願伸手,八弟我可要斗膽試一試,向父皇遞個保本了。哎,十三弟,聽說你這次外出有了豔遇,可是真的?” 胤祥心中一驚,好家伙,八哥的耳報神可真快呀:“八哥,什麼豔遇啊,不過是懲辦了任伯安的一個小爪牙老胡。聽說,這批歌女是九哥買的。完了,小弟少不得要去向九哥賠罪嘍。” 老八大包大攬地說:“咳!慢說這事說不定是有人打著九弟的名義在下邊胡鬧,就是你九哥讓辦的,十三弟也只管放心。八哥我包你滿意,把那個女子給你送到府上。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的府邸雖然近在咫尺,可是你們二位還沒見過皇上,不敢請你們到府里。四哥,十三弟,老八我告辭了。等二位見過皇上以後,我再為你們設宴洗塵。” 滿人祖居中華北方涼爽之地,最害怕中原的炎熱。所以,當平定西域之後,國庫充盈,康熙便在承德修建了避暑山莊,又在京西修建了暢春園。這幾年,康熙年紀漸漸老了,每到夏天便覺得頭暈,所以,總是住在暢春園里。四阿哥胤禎和十三阿哥胤祥回京的第二天,起了個大早,騎快馬到暢春園見駕。大門口的侍衛,是當年康熙收服的水賊劉鐵成,見二位阿哥來了,忙上前見禮。通報之後,禦前侍衛德楞泰出來宣旨:“皇上有旨,傳胤禎、胤祥至澹甯居進見。”兄弟倆跪著接了聖旨。德楞泰這才換了笑臉,向二位皇于叩見請安。胤禎笑著問道:“德軍門,我們哥倆才出去兩個月,這里的規矩好像有些變了。” “回四爺的話,這是萬歲爺給奴才們訂的規矩。二十個禦前一等侍衛,都有固定的位置。劉鐵成在大門口,奴才是在萬歲身邊,鄂倫岱是在二門,誰也不准亂。” “哦,原來如此。”胤禎心中怦然一動,父皇的關防加強了,難道朝中出了什麼事兒嗎? 澹甯居在園子深處,周圍全是金碧輝煌的宮殿,惟獨這里卻是樸素典雅,青瓦灰磚,掩映在松竹之間,倒顯得沉穩莊嚴,落落大方。幾十名太監站在廊下,鴉雀無聲。胤禎和胤祥“啪、啪”打下了馬蹄袖,在廊沿下磕頭報名:“兒臣胤禎、胤祥恭請父皇金安。”過了好大一會兒,才聽康熙在里面冷冷地說了一句:“進來吧。” 二人一聽,話音不善,戰戰兢兢地趨步而入,剛要行禮,康熙一擺手止住了:“你們倆先跪到一邊去。這會兒,朕正和大臣議事,等一會兒有話問你們。” 胤祥跪在地上偷眼向康熙瞟了一眼:父皇比他們出京時似乎瘦了一點,不過看來精神很好,雙目炯炯有神,頰下胡須梳理得十分整齊,只是,好像正在生氣,臉色鐵青,毫無笑意。幾位上書房大臣張廷玉、馬齊、佟國維等人,倒比兩位皇阿哥有面子,都坐在木凳子上向康熙回事。 康熙沉吟著說話了:“朕看,這個施世綸還是要保下來的。這是個能干的人,不過有點急功近利。當甯波知府時,他要求火耗歸公,弄得下屬連師爺都請不起,被貶為知縣後,仍然是秉性難移。他和于成龍一樣,遇上官司,一是向著窮人,二是向著讀書人。卻不知讀書人和窮人有時也不一定占理。” 十三阿哥胤祥聽到這里忍不住開口說:“啟奏父皇,施世綸是個好官,也非常能干。兒臣親眼見過他審案……” 他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康熙厲聲打斷了:“住口!這是你隨便插嘴說話的地方嗎?哼,你們這一對難兄難弟,可真會辦事啊,人還沒回來,告你們的狀子就已經到了京城,拿去瞧瞧吧!”康熙說著,從禦案上拿起一疊奏章,“啪”的一下扔了下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淨面王威懾何藩台 兩兄弟驚富劉家莊     下篇:四、老皇上納諫清國庫 不肖子冒雨戲宮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