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五、清積欠官員互攀扯 查根源黨爭露端倪  
   
五、清積欠官員互攀扯 查根源黨爭露端倪

太子胤礽聽說老八胤禩請老道士張德明看相,感到奇怪,忙問:“什麼,張德明?張德明是誰?” 胤禎不屑地一笑說:“哼,一個江湖騙子罷了。我們兄弟貴為皇子,萬歲和太子之下,誰敢和我們比富貴,有什麼解不開的事情要看相?我看,老八是有野心!” 胤禎這話果然打動了太子的心。他一天到晚最怕的就是其他阿哥和他爭這太子的位置。大阿哥城府極深,看不透心里想的是什麼,可他絕不是個省油燈;三阿哥呢,表面上是太子黨,好像只知埋頭寫書、編書,但卻處處在皇上面前討好,看來也有野心;老八、老九、老十和老十四是一黨,又是老八領著頭,他們這一黨最難對付;只有老四、老十三兩個兄弟對他這太子忠心耿耿。可今天這事,太子又不想讓兩個兄弟看出自己的心事,便強裝出一副笑臉說: “四弟,你不必操這些心。人家都說你是冷面王,心里容不下人,你也得注意收斂些。咱們是皇子,要有包容四海之量嘛。好了,天不早了,二位兄弟在我這兒吃過飯再回去吧。” 話不投機,老四、老十三哪敢擾太子的飯呢?便告辭回去了。 太子鎮定了一下心思,拿起書案上的奏章來。最上邊的一份是內務府送來的,說要把宮中幾位年輕的女官晉封為貴人,侍候皇上。在長長的名單中排在第一個的就是鄭春華。一見這個名字,太子馬上想到剛才在山洞中和鄭春華的事兒,要不是何柱兒這狗奴才撞見,好事兒就成了。如今,鄭春華要選送給父王了,這,這可如何是好呢? 清理戶部虧空銀子的聖旨一下,十三阿哥胤祥就帶著太子宮里的朱天保、陳嘉猷二人,走馬上任了。原來的戶部尚書梁清標已經奉旨告老還鄉,新任的戶部侍郎施世綸還在來京的路上。胤祥當仁不讓,暫時署理戶部事務。他把戶部官員們召集起來,宣讀了聖旨之後,又訂了幾條規矩:即日起,所有官員、差役,必須在卯時正刻簽到,不得遲誤;中午不准回家,一律在衙門里頭吃飯;夜間值宿人員一律在簽押房守候。胤樣本人呢,也搬到戶部尚書的書房住下。所有外省來的公事、文案、奏折、條陳等等,要隨到隨呈給胤樣本人審閱,不許過夜。 戶部的大小官員,誰不知道胤祥的脾氣啊,這位十三爺,堂堂一身正氣,凜凜兩肋風骨,誰的頭他都敢剃。這幾道嚴令一下,平日拖拖拉拉。渙散疲遝的戶部,霎時變了模樣。一個個規規矩矩、服服帖帖,從外表看,真像個京官衙門的樣子了。 經過十來天的摸底兒,胤祥心中有數了,便請太子和四哥胤禎來戶部訓示、監督,開始清理國庫的積欠。 太子胤礽和四阿哥胤禎,見十三弟辦事利索,進展很快,便高高興興地雙雙來到戶部。胤祥帶領戶部官員見禮之後,安排太子和四阿哥坐定,便開口說話了: “眾位,今日太子和四爺在上,我奉皇命差遣來清理戶部的庫銀。各位都是飽學之上,我說什麼也都是班門弄斧。所以,大道理我不講了。但有一句話非說不可,那就是古語說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皇萬歲,宵旰勤政,曆盡千辛萬苦。才換來了這太平盛世。有道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可是,有些人連這點起碼的道理都不懂。這個砍樹枝,那個刨樹根,這樣下去,大樹一倒,你們上哪兒涼快去!我來戶部這些天里,也聽了不少閑言碎語。有人說我霸道,有人罵我貪利。要我說呢,既然有人放著王道不遵從,就得來點霸道;既然有人要侵吞國庫銀子,我就不能不看重利害。戶部素稱‘水部’,主管著天下錢糧財賦,應該是一潭清水。可是,我查了一下,除侍郎王鴻緒一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多多少少地借了庫銀,哼,這一潭水不僅渾了,而且已經成了臭水!所以要清,就要從戶部清起。這既是皇上的旨意,也是你們自作自受。朱天保,你把欠債的人名、數目,當著太子、四爺和大伙兒的面念一遍。” “紮!”朱天保答應一聲,拿起文案上的一本賬冊,朗聲念道: “戶部侍郎吳佳漠,欠銀一萬四千零五十兩;員外郎苟祖范,欠銀四千二百兩;員外郎尤明堂,欠一萬八千兩;主事尹水中,欠八千五百兩……”朱天保一口氣念下去,末了報了個總數:“戶部職官合計欠銀七十二萬九千四百五十八兩三錢!” 嗬,有整有零!在場的人,誰也沒想到有這麼多的人借銀,借出去的又是這麼大的數目,更沒想到,這位十三爺會當眾來這一手,都驚得面面相覷,手足無措。 胤祥胸有成竹。神色自若地又開口了:“諸位,剛才念的可都聽清了?有數目不符的,可以當堂提出來。但是,欠債必須清還!”他口風一轉,突然嚴厲起來,“吳佳謨,現在你是戶部最大的官,要清,就得從你開始。說說看,你欠的一萬多兩銀子,什麼時候還呢?” 吳佳謨在戶部里資格最老,資曆最長。前天,聽到梁清標卸任的消息,他還做著好夢,想著這“尚書”的職位輪也該輪上他了。卻沒想到十三爺接管戶部之後,第一棍子就打到他的頭上。這下可好,升官是沒指望了,掏腰包賠錢倒是現成的。他心里不服,張口就是怨言: “回十三爺的話。銀子下官一定清還。不過,請十三爺寬限幾天,等我發散了家里的差役、轎夫、傭人,再去城外找個破茅庵安置了家眷,然後,變賣房屋、家產,再清理欠銀如何?” 四阿哥胤禎一直滿有興趣地注視著事態的發展,心中暗暗稱贊十三弟的精明能干。此刻,聽吳佳謨這麼一說,他坐不住了。這不明明是撤刁耍賴嗎?如果不鎮住這個老官僚、老滑頭,往下,這麼多欠了銀子的官員,豈不都要照此辦理?嗯——得給十三弟撐腰了。于是便說: “我說吳佳謨,你發的什麼牢騷?十三爺讓你帶頭,是成全你的體面。你的家底四爺我清楚,拿出一萬多兩銀子就至于傾家蕩產了?不說別的,光是你在紅果園的那處宅院,出兩萬兩你賣不賣?” 吳佳謨敢給胤祥耍刁,可不敢得罪四爺: “四爺您教訓得對。不過,下官十年寒窗苦讀,二十載在朝為官,像這樣苦苦逼債的事兒還從未見過。四爺說這是成全體面,下官卻想不通……” 情禎勃然大怒:“想不通,下去再想想!常言說,無債一身輕,還說,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身為戶部侍郎,應該明白,你自己不清,怎麼清戶部,戶部不清,又怎能清天下?十三爺讓你先清,就是讓你做個輕松乾淨的人,這難道不是成全你的體面嗎?啊?!” 胤祥見四哥為他做主,膽子更大了。他一不氣。二不惱,笑嘻嘻地說:“四哥,大道理我給他們講過,您不用為他擔心。吳佳謨,你賣房子賣地我管不著,我只問你一句話,你什麼時候還賬?” 軟磨不成,吳佳謨橫下一條心要硬抗了:“回十三爺,我沒錢。” 胤祥冷冷一笑:“那好,好得很。來人!” 四個侍衛應聲而出。他們都是四爺府里的人,是胤禎精挑細選來幫助十三爺辦差的。十三爺吩咐說: “你們四個,跟著陳嘉猷大人,再去順天府叫上幾個人,一齊去吳佳謨家里清查。給他留下一處宅子,其余的全部查封,登記造冊,交官發賣。記住,不許莽撞,不得無禮。聽清楚了嗎?” “紮!” 五個人答應一聲走了。吳佳謨想不到,十三爺竟然如此絕情,可是後悔也來不及了,只好呆若木雞地坐在那里。其余的官員,大眼瞪小眼,也都被鎮住了。 胤祥站起身來,手搖折扇,消消停停地在大廳里走來走去,一邊走,一邊慢聲細語地說:“十三爺我今天是奉旨辦事,太子和四爺也在這兒坐著。我給你們透個底:皇上仁慈為懷,知道你們做京官的都很清苦,花消也大,所以除了俸祿照發之外,外省官員給你們送點禮物、孝敬,都一概不究,也不會把你們整得出不了門,過不去日子。可是,有人要想依仗職權、侵吞國庫、收賄受賄、賴賬不還,那,我十三爺就對他不客氣!說吧,你們打算怎麼辦?” 胤祥敲山震虎,當眾發落了一個吳佳謨,其余的欠賬官吏誰還敢再乍翅啊!紛紛出來說話。有人說要賣宅子,有人說要賣當鋪,有人請求在秋糧下來之後賣田地。個個雖然像擠膿包似的哭窮叫苦,可沒人再敢說“不還”兩字了。只有那個欠了一萬八千兩銀子的尤明堂,卻鐵青著臉,端坐不語。胤祥來到他身邊笑眯眯地問:“老尤,你打算怎麼辦呢?” 尤明堂話中有話地說:“回十三爺,要是咬緊牙關過日子,這賬好還。當初要是不借,也不至于窮死。” 十三爺一愣:“嗬,這話新鮮。你既然知道這個道理,為什麼還要借呢?王鴻緒沒借,不也過來了嗎?” 尤明堂冷冷一笑:“哼,十三爺明鑒。您查一查,王鴻緒放了一任學差,光是貪贓受賄摟了多少銀子?唉,我們沒那福分,攤不上美差,不借錢又有什麼辦法呢?” 一石投湖,漣漪四起。尤明堂突然把話題轉到王鴻緒貪贓的案子上,戶部欠債的官員好像撈到了一把救命稻草,都紛紛說話:抱怨京官清苦的,懊悔沒撈到美差的,諷刺挖苦王鴻緒的,吵吵嚷嚷,鬧成一團。王鴻緒可坐不住了,他沖著尤明堂大聲說: “尤明堂,你不要血口噴人!你說我辦學差貪汙受賄,有什麼證據!拿出來,我服罪,拿不出來,這事兒咱倆沒完。我是辦過學差,也收了門生孝敬的銀子,可加起來也不過一百多兩。這個數目,就是孔老夫子也認為是應當的。這幾年我在部里掌管河工和漕運的銀兩,可以說是滴水不沾,兩袖清風,賬目都經十三爺查過了。我也借過庫銀,不過,在皇上下旨以後,馬上就全部歸還了。現在你們不還銀子,還要找我的茬兒。不是糊塗,便是別有用心。十三爺,請您為下官做主。” 聽了這話,胤祥沉著地一笑。他心里很清楚,尤明堂是想把水攪渾,便嚴厲地說:“咱們今兒個只說追還欠款的事兒。至于貪贓枉法、收受賄賂,自有清查的時候。多行不義必自斃。凡是不按朝廷規矩辦事的,不管是誰,也逃不脫法網。王鴻緒有沒有貪贓,以後再查,今日不議。至于他也借過庫銀,既然還了,就不再追究。其他的人也照此辦理。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 尤明堂還是步步進逼:“十三爺說得對。王鴻緒的欠債是還了,不過那不是他聰明,是他有後台。如果我有皇阿哥撐腰,能替我還賬,我也不愁了。” 王鴻緒忽地跳了起來:“尤明堂,你把話說清楚,哪位阿哥幫我還賬了?” 尤明堂詭秘地一笑:“嘿嘿嘿嘿,王大人你急什麼呢?這事兒,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還用得著我當眾點明嗎?唉!這世道,老實人沒法活。既然你不認賬,咱們也就不說吧。我欠了錢,也沒有阿哥心疼,那我就自己還吧。”尤明堂一邊說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張一萬八千兩的銀票來,雙手呈給胤祥。 胤祥接過銀票倒愣住了:“尤明堂,你這是怎麼回事兒,你不用錢,為什麼還要借國庫銀子?” “十三爺,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兒嘛,借了白借,不借白不借。如今,十三爺要清,我不得不說一句,十爺還欠著十萬兩呢,他自己的不清,還替別人還賬。這件事,十三爺您管不管呢?” 在場的官員們誰也沒想到,尤明堂又拉扯上了皇子阿哥,霎時間,又是一陣喊喊喳喳的議論。胤祥一看,好嘛,清來清去,清到自己兄弟頭上了。他只覺得一陣心火上冒,“啪”的一拍桌子說道: “別吵了!我十三爺生就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氣。今日一不做,二不休,不管是戶部官員,還是皇親國戚,誰欠都得還!” 這話一出口,下邊又是一陣騷動。王鴻緒聽尤明堂咬出了十阿哥,他更坐不住了。如果十三爺順著這條線追下去,反太子的阿哥黨就會全線崩潰。哼,十爺待我恩義深厚,我不能讓尤明堂的詭計得逞。想到這兒,王鴻緒沖著太子開口了:“太子爺在上,臣有一事不明,想請太子訓示。是在這兒說呢,還是換個地方私下里談?” 一直端坐不語的太子,碎不及防地被王鴻緒一問,有點回不過神來:“啊?問我嗎?我,我沒有見不得人的事兒,你就在這兒說吧。” 王鴻緒一聽這話,立即追問道:“既然太子吩咐,奴才就斗膽直言了,請太子示下,爺欠的四十二萬兩銀子,准備什麼時候歸還呢?” 太子陡然一驚:“啊?!我?我什麼時候欠了銀子?” 王鴻緒陰沉地一笑:“哦,太子爺,您是貴人多忘事,您老想想,是不是為了買莊園,還是買花園什麼用過的?這件事兒,在太子手里值不得一提,也用不著太子爺親自過問。不過,奴才這兒記著這筆賬呢。是硫慶宮的太監何柱兒,拿著太子的手諭來戶部借的。太子想想,有這回事兒沒有。莫不成是何柱兒從中搗鬼了嗎?” 四爺胤禎聽了這話,不由得心中怦怦亂跳。哎呀,王鴻緒這話說得厲害呀!表面上看,滴水不露,沒有一點冒犯太子的地方,可仔細一品,句句都安著釘子。太子要認了賬,那麼,他身為太子,欠賬不還,還怎麼讓官員們去還債;太子要不認賬,放著何柱兒這個太監就是活證據,太子就要承擔縱容家奴,違犯國法的罪。不管落到哪頭上,太子奉了聖旨,坐鎮清理戶部這差都不好辦了。他要是一倒架兒,叫我和十三弟如何是好呢? 老四這兒正想著呢,太子可沉不住氣了。哦——他想起來了。三年前,他去通州玩兒,看見那里有座周家花園,建得很有氣魄。他動了心,便派何柱兒到戶部支了四十二萬兩銀子買了下來,又請了能工巧匠,賠進了五六萬兩銀子,著意地修整了一番,把那里變成了“太子行宮”。在這座行宮里,養著一幫子美女、歌伎,供他玩樂。他想得很簡單,自己身為太子,用戶部幾個錢有什麼了不起的?天長日久,就把這事丟在腦後了。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今天被這個王鴻緒當面揭出。他是又恨、又急、又羞、又怕。萬一皇上知道了他私造行宮的事兒,那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但在眾目睽睽之下,戶部有證有據,他不認賬也不行啊!思忖了好大一會兒,他才吭吭哧哧地說: “哦——我想起來了,是有這麼一檔子事兒。這好辦,我欠債,我來還,四十二萬一兩也不會少。好了,老四,老十三,你們在這兒繼續辦差,我還要去暢春園給皇上請安呢。”說完,站起身來,拂袖而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四、老皇上納諫清國庫 不肖子冒雨戲宮娥     下篇:六、施世綸直言諫聖君 康熙帝揮淚責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