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二三、防兵變行宮下嚴旨 廢太子雪地責阿哥  
   
二三、防兵變行宮下嚴旨 廢太子雪地責阿哥

朔風勁吹,雪花飛揚,戒得居大院內的雪地上,一拉溜跪著十幾個皇子阿哥。人人心頭都像有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難以安甯;個個又都被這漫天的風雪凍得渾身冰涼,瑟瑟發抖。他們在這兒難受,那位在房子里烤著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並不輕松。幾十年來,他經曆過無數的風風雨雨,驚濤駭浪,卻從沒感到膽怯,從沒驚慌失措,更沒有動搖過必勝的信念。可是這一次,老皇上康熙卻害怕了,慌神兒了,舉足無措了。他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孤獨,從來沒有過的恐懼,從來沒有過的透心的寒涼。就說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吧,既讓康熙心神不安,又疑竇叢生。凌普帶著精銳騎兵,私闖避暑山莊,卻說是奉了十三爺的調兵命令,而老十三的手諭上又明明寫著是奉了太子的令旨。凌普還說信是鄂倫岱派人送的。這鄂倫岱是老八的表哥,是與太子對著干的人哪,他為什麼要去替太子送信呢?再說,凌普是太子的奶哥,太子要調凌普來山莊,凌普不但不會推托,而且會聞風而動,根本就用不著這麼繞著彎子去叫老十三。老十三也用不著去找鄂倫岱。就是去找了,那鄂倫岱也不見得會替太子、替老十三賣命。剛才審問鄂倫岱時,那小子暴跳如雷的神氣不像是假裝的。那麼,會不會是有人想借凌普的手制造事端,釀成大亂,把太子和老十三置于死地呢?嗯……假如真是這樣,那牆倒眾人推,栽贓、陷害太子和十三阿哥的,除了老八這一伙,不會有別人!可是康熙反過來又一想,凌普畢竟是帶兵進莊了。會不會是太子因為干了見不得人的事,怕朕降罪于他,為了避禍,也為了從軍事上控制避暑山莊,進而發動兵變,武力奪權,謀逆篡位,才把凌普的兵調來的呢?會不會是太子調了兵又反過來栽贓給鄂倫岱呢?老十三性情梗直,雖然是公認的“太子黨”的人,但他沒有調兵之權,也不會作欺君欺父之事。從戶部辦差與太子鬧了矛盾這件事,就可以看出老十三的為人了。但昨天圍獵時,他出力最大,卻沒有得到賞賜,還挨了朕的一頓訓斥,會不會心懷不滿,幫助太子作亂呢?還有老四,今天為朕安排的獵狼,明顯的帶著勸諫的意思。他在這場風波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呢?唉,這幾個兒子太讓朕琢磨不透了。亂子從自己家里鬧出來,從自己最信任、最疼愛的幾個兒子身上鬧出來,太讓朕傷心,也太讓朕害怕了…… 康熙是當了四十多年皇帝的人了。不僅老謀深算、慮事深遠,而且精明果斷。今兒晚上,他突然決定不住寢宮,而臨時住到這四面開闊的小殿戒得居;他把所有的皇子都傳來,而且讓他們跪在雪地里;他把那個鬧事的鄂倫岱也傳來,拘押在侍衛的帳篷里;把凌普的兵攆回去,卻把凌普單獨留下來,就是為了預防萬一。擒賊先擒王,只要這十四個皇子一個不落全圈禁在這里,外邊就鬧不起事兒來。 上書房大臣張廷玉和馬齊都在皇上身邊多年了。他們倆知道,皇上昨晚上一夜沒睡,今兒白天又興致勃勃地看了獵狼。可是現在,皇上還是這樣神情亢奮,沒有一點兒睡意。雖然在皺眉沉思,卻是兩眼放光,臉色紅潤,精神健旺,神采奕奕。這反常的興奮狀態不是個好兆頭。張廷玉忍不住上前勸道:“主子這兩天著實勞累了,現在大事已經安排完了,請主子寬寬心,好好睡一覺吧。” 康熙詫異地看了一下張廷玉說:“什麼,睡覺?廷玉呀,你可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有人不讓朕睡覺,朕又怎敢懈怠。這麼多的兵不宣而至,朕能安枕高臥嗎?” 馬齊上前一步說:“主子,以奴才看,凌普的兵已經讓他們回去了,奴才願以身家性命相保,今晚定會平安無事……” 他還沒說完,就被康熙一陣冷笑打斷了:“哼……馬齊,你的身家性命值多少?能保住朕的安危嗎?告訴你,要不是狼是的兵今夜就到,朕早就啟駕回北京了!看看吧,這是什麼?”說著,“叭”的扔過一張紙來。馬齊撿起來一看,只見上面寫著: “奉太子諭,著熱河都統凌普,即刻率親兵護衛進駐山莊,以資防衛。 怡貝勒胤祥。” 馬齊看完心里咯噔一下子,他知道這就是今天他從凌普手里接過的那張字條。可是當時他接過來之後回手就捧給皇上了,不知上邊寫的是什麼。現在一看,驚得他額頭沁出了汗珠。他思忖了一下說:“主子,依奴才看,這個調兵手諭不合常理。十三阿哥奉旨辦差多年了,他的筆跡是可以模仿的。請皇上聖鑒。” 康熙點了點頭,感到寬慰:“哦,這麼說,你馬齊還算有點聰明。不過,即令不是老十三十的,也是別的阿哥干的。反正是跑不了外面跪的這幾個逆子。所以,朕才讓他們在雪地里涼快涼快,不要熱昏了頭腦。” “是,皇上慮事深遠。不過,阿哥們金枝玉葉,恐怕受不了這份寒冷。再說,奴才們在屋陪著聖駕,暖暖和和,阿哥們卻在外邊挨凍,奴才們心里也不安生。不管怎麼說,他們當中將來總有一位要當皇上的,到那時,豈不要怪奴才不懂道理?” 康熙聽了這話,神色慘然地怪聲大笑:“哈哈哈……哪里就凍死了?想當初;朕率兵西征時,孤軍深入,斷了糧草,也沒有禦寒的軍衣。夜里,草原寒冷異常,朕不得不靠在馬肚子下面取暖,誰可憐朕了?!至于將來,無論他們是誰坐了江山,高興還來不及呢,哪還會記得今晚這檔干事兒呢?” 康熙皇上說著,動了真情,不由得老淚縱橫,難以自制。李德全和太監們連忙走上前來,扶著康熙在炕上躺下,輕輕地替他按摩。過了好大一會兒,康熙平靜下來,呼吸也均勻了一些。他剛想閉目養養神,卻聽門外一陣吵嚷。李德全連忙跑出去看了,又進來回奏: “主子爺,太子在外邊要面見主子,說有要事啟奏。張五哥攔住他不讓進,吵起來了。” 康熙忽地一下從炕上坐起身來,厲聲問道:“是胤礽嗎?不是傳旨給你,有事讓張廷玉代奏嗎?為什麼深夜闖宮,驚擾朕躬?” 太子胤礽在外邊哭著說:“皇阿瑪,兒臣……”不等他說完,康熙怒喊一聲:“哭什麼,滾進來說。” 胤礽跌跌撞撞地進來,叩頭出血:“皇阿瑪,兒臣不孝,兒臣有罪,請皇阿瑪賜兒臣一死……” 康熙發出一陣令人膽寒的大笑:“哈哈哈……你居然有罪,你居然不孝?朕倒不明白了。你辦事很有章法,很有學問嘛。連朕都被嚇得不敢回煙波致爽齋了,干得很漂亮嘛。如果不是你這個逆子辦事有方,朕恐怕已經被你殺了,或者送到左家莊化人場了!哼,你胤礽還不夠聰明啊。告訴你,大清國的曹操還沒出世呢!真是龍生九種,種種有別。朕沒想到,竟生出你這樣忤逆不孝的兒子來!你今晚來這里,就是哭給朕看的嗎?你以為朕還會信你的話嗎?” 跪在地下的胤礽知道,這頓罵是非挨不可的,可是他不能不冒死前來。昨天晚上,他和鄭春華被皇上堵在屋里,從那時起他就知道他這太子是完了。可是卻不料今天晚上突然被叫來和兄弟們一塊跪雪地。幾個兄弟你一言,他一語,太子在旁邊聽明白了。哦,鬧了半天是有人假借他太子的名義,調凌普的兵進了山莊。這還了得!他聽了這個消息如五雷轟頂。誰這麼損,這麼缺德,這不是落井下石嗎?我要不向父皇說清這件事,那謀逆篡位的罪名我洗不清啊!此刻,聽父皇這麼一罵,他更清楚了。連忙說:“父皇的教訓,兒臣時刻銘記,但今天之事,顯系有人要陷害兒臣。如今兒臣辯無可辯,說無可說,只求皇阿瑪聖鑒燭照。兒臣今日一是來領罪,二是求父皇慈悲,網開一面,不要株連別人。千罪萬罪皆在兒臣一身。兒臣願一死以報父皇。” 康熙哪還聽得進去,他怒斥一聲:“哼!說得輕巧,有人陷害,你這麼一說朕倒不好發落你了是嗎?你干的那些好事,褻讀神明、辱沒祖宗,也難告天下臣民,連朕都羞于說及。即使朕不處置你,那暗室欺心、神目如電,你就能逃過天罰嗎?你自己已經是泥菩薩過江了,還想照顧廟里的小鬼。告訴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誰的事兒誰自己擔著,別人替不了。怎麼處置別人,朕自有安排,用不著你來多嘴!” 康熙越說越激動,忍不住翻身下炕,在殿里急速地走來走去。突然,他停在胤礽身邊,猛地踢了一腳,怒聲喊道:“不要再裝模作樣了。朕看著惡心,你,你,你……滾出去!” 胤礽戰戰兢兢地叩頭退下去了。康熙轉過身來,面目變得十分可怕。他厲聲對房里人說:“全都跪下,聽朕宣詔!” 在房子里的上書房大臣張廷玉、馬齊,剛剛進來的大阿哥胤禔,還有侍候皇上的太監宮女們,撲撲通通全都跪下了。康熙咬牙切齒地說:“朕已決意廢黜胤礽。即日起,無論是誰,不許再把他當太子對待。即刻發廷寄給全國,停用太子印璽,別的不許多說。胤禔,你去傳旨給皇子阿哥們,不奉特旨,有擅自離開戒得居一步者,格殺勿論。此外,立即將凌普拿下,派可靠的人押往京師監禁。從現在起,不奉朕親自頒發的特別旨意,任何人不許調動一兵一卒。違旨者,立即處死。李德全,你馬上派人騎快馬去探聽一下狼是的兵現在到了哪里。傳旨給狼是,他來了之後不必見朕,先把八大山莊的防務全都接過來,替朕守好這里,不准再有一點兒差錯。” 這一連串的聖旨,康熙說得並不快,可是口氣卻是那樣的嚴厲,絲毫沒有留下余地。張廷玉不等康熙吩咐,早就來到幾案旁邊,按著康熙的口述,寫好了詔書,請康熙親自蓋上隨身攜帶的玉歪。大阿哥和李德全答應著跑出去傳旨去了。其余的人跪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房子里靜得可怕。康熙一口氣辦完這幾件至關重要的事,仿佛用盡了所有的心力,突然說了一句:“朕……朕的頭怎麼這樣疼……”話還沒說完,向後一仰,就倒了下去。慌得眾人連忙一擁上前,扶著他躺倒在禦榻上。馬齊對身旁的太監一揮手說:“快,傳太醫!” 皇上勞累過度,也氣憤過度,終于支持不住昏倒了。把上書房大臣張廷玉、馬齊和太監、禦醫忙了個暈頭轉向。可是此刻,奉命出去傳旨的大阿哥胤禔卻正在得意呢。這次來承德陪父皇狩獵,誰也沒他得到的彩頭多。太子一倒,父皇馬上封他做領侍衛內大臣,接著又從貝勒晉升為郡王。雖然老三也封了領侍衛內大臣,雖然還有幾個兄弟也晉封了王爺,可他老大是“統領”啊,按地位還排在上書房幾個大臣前邊呢。就拿今兒晚上這事兒說吧,眾皇子兄弟跪在雪地里挨凍,想站起來活動一下都不敢。可是他老大卻重任在肩,父皇跟前離不開他。他可以自由行動,一會兒到父皇跟前去侍候,烤烤火,暖和一下,也探探風聲,聽聽消息;一會兒又奉命出來傳旨下令,他可真有點兒飄飄然忘乎所以了。這會兒,他來到外邊兒,對眾位兄弟宣示了父皇的聖旨:“不奉特詔,有擅離戒得居一步者,格殺勿論。”康熙這旨意下得嚴厲,阿哥們聽了個個心驚膽顫,大阿哥看到這情景,不由得一陣暗暗高興。便假慈悲地說: “眾位兄弟不要害怕,皇阿瑪一向是寬厚的。他老人家說了,就是胤礽,只要烙守臣子之道,靜養思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兄弟們又沒犯大錯,怕什麼呢?大家放心,一切由大哥我來維持,不會叫兄弟們吃虧的。” 老大正在得意洋洋地說著,卻不防老十接上話茬兒了。這老十是阿哥中出了名的刺兒頭,看見大哥這張狂勁兒,他早就忍不住了:“哎,我說大哥,這麼說小弟要恭喜你了。如今你得了臉,守在皇阿瑪身邊,是不是聽到什麼風了,或者有什麼機密?叫我說,大哥你就給兄弟們透個風,叫我們也高興高興。哎——大哥,是不是要讓你當太子了?” 老大聽著這話心里美滋滋的,可嘴里卻說:“十弟,你開什麼玩笑。這樣的大事,能是我們兄弟隨便議論的嗎?” 老十還是一個勁兒地調侃:“嘿嘿……我說大哥呀,真有你的。告訴你,這當儲君當太子的事;我老十從來不想。你們個個輪著當一遍,也攤不到我頭上。我巴不得大哥你能獨占鼇頭呢,問一問就不行了?再說,如今大哥是台面上的人,受著父皇的特別信任,可你也得為兄弟們想想啊。你在父皇那暖烘烘的大殿里,兄弟們卻在雪地里喝西北風,大哥你忍心嗎?要讓你放我們進屋,恐怕你也不敢,可是,派人燒上兩堆火讓我們烤烤,也是大哥的仁政嘛!” 老大正在興頭上,老十這又諷刺又挖苦的話,他竟然沒聽出味兒來。連忙說:“生兩堆火?這好辦,大哥我能做主。不過,我還得告訴兄弟們,大家都小心點兒,別再捅漏子。皇上今晚大發雷霆,火氣大得很呢,連胤礽的話都不讓傳了。剛才我押送胤礽去後面帳篷時,他對我說,‘父皇說我百樣不是,我都能聽。可是說我想弑君謀逆,我真是連想都沒想過。’他讓我把這話轉告給父皇。我說,你剛才為啥不說呢,現在不讓傳話,你再說我也愛莫能助了。” 老大正在興致勃勃地往下說,卻不防四阿哥胤禎冷冷地接了一句:“大哥,話不能這麼說。都是自家的兄弟,何必落井下石呢?別的話,你可以不替他轉奏,可二哥這話卻是關系重大,你代轉一下,也不會惹父皇生氣的。”胤禎剛說到這兒,老十三胤祥也忍不住了:“大哥,天上的云彩,不知哪一塊兒下雨呢。二哥如今落了難,你幫他一把也不肯嗎?” 這倆一帶頭,阿哥們七言八語地吵吵上了,紛紛責怪大阿哥不講兄弟情分。老大這才覺出來,哦,剛才我得意之中說話過頭兒,犯了眾怒了。連忙賠笑說:“哎呀呀,兄弟們怎麼都沖我來了。父皇有旨,不讓替老二傳話,我也沒辦法呀。好好好,既然兄弟們說了,我老大豁出去了,再替他擔待一次。我,我這就回奏父皇去。來人哪,給各位爺們生上幾堆火。”說完,轉身走了。 老八心中有事,正要找機會見父皇呢。他連忙向老九、老十、老十四他們遞了個眼色說:“走,咱們一塊去見父皇,保太子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二、觀獵狼哥倆應對巧 私調兵山莊風云變     下篇:二四、陷兄弟老八行詭計 盡孝心凰禎侍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