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二五、老武丹暮車受重任 眾阿哥奪位費心機  
   
二五、老武丹暮車受重任 眾阿哥奪位費心機

半個多月之後,廣東總督武丹,奉了皇上的急調,火速趕到京師。這位老侍衛知道,老太子廢了,新太子沒立,京師的情形十分複雜,也十分敏感。他雖然是個粗漢子,可是在大事上,卻十分謹慎。這次進京他走的是水路,在南京特意悄悄地去拜訪了魏東亭。魏東亭的身子更弱了,可是心卻更細了。他告訴武丹,眼下的北京,好似龍潭虎穴,要武丹萬事小心謹慎,對阿哥們之間的事,一概不問,更不要介入。所以,這次武丹到京之後,不管是新朋、舊友、老伙計、老部下,他一律不見,在自己的私宅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遞牌子進宮,求見皇上。皇上馬上就叫副總管太監邢年,出來迎接武丹。邢年與武丹見了禮,帶著他來到養心殿門口,賠著笑說:“武將軍,您老面子大,皇上說了,不必報名進見,您只管進去就行了。請吧。” 康熙對待老侍衛的一片深情,武丹早已知道,可是此刻,還是止不住地一陣激動。他快步上前,跨進了養心殿,跪下行禮:“老奴才武丹,奉旨前來見駕,叩請主子金安。” 康熙一見武丹進來,十分高興,連忙說:“快起來,看座、賜茶。武丹哪,你這一來朕寬心得多了。嗯,看來,你雖比朕大著六歲,可是身子骨好得很嘛。比起你來,朕可差多了。” 武丹連忙躬身回答:“主子,話不能這麼說。奴才一介武夫,吃飽睡足,就百無牽掛,哪能和主子比呢。主子日理萬機,操心費神,上了年紀,自然會更勞累,調養幾天,就會好的。奴才還想侍候主子再去打幾只猛虎呢。” 康熙聽了,越發高興:“好好好,說得好,朕就喜歡你這份忠心。這次讓你進京,就不叫你再回廣東了。朕委任你做直隸總督,把北京的防衛重任,全都交給你,此外,你還要把皇宮的侍衛全都管起來,這樣,朕才能放心。” 武丹知道,從京城防衛到皇宮侍衛,這兩項重任,全壓在自己身上,是皇上的格外信任,但自己能顧得過來嗎?他這里剛一沉吟,康熙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武丹哪,你不要推辭,也不必擔心。在承德的時候,亂起倉促,朕臨時委派了大阿哥來統管紫禁城的警衛。可是他已經封了郡王,再干這件差事,就不大合適了。還有三阿哥,也封了王。他們又當王爺,又做侍衛,這算怎麼回事兒呢?所以,朕把他們倆領侍衛內大臣的差事免了。朕本來想讓魏東亭來的,可這幾年虎臣多災多病,怕他撐不下來,才讓你來了。你可不要推脫呀。” 武丹一聽,心想,哦,皇上對大阿哥、三阿哥似乎也不大放心,連忙回奏說:“主子委托奴才以重任,奴才敢不盡力。不過奴才也老了。當侍衛要站班,當直隸總督呢,又要照管上萬的軍兵,兩頭兼顧,萬一有個閃失,奴才獲罪事小,怎麼能對得起主子幾十年的宏恩呢?” 康熙寬懷大笑:“哈……武丹哪,朕怎能讓你也站班侍候呢?朕用的是你的虎威。京師防務也好,侍衛皇宮也好,都不要你實打實的干,只讓你掛個空名,鎮一鎮京師、皇宮里的邪氣。你是出了名的殺人魔王嘛。光在這養心殿門口,你殺了多少人呢?京城里的文武官員,皇宮里的太監宮人,提到你武丹的大名,誰不害怕。朕不糊塗,你來的路上,一定去見了魏東亭。虎臣呢,也一定向你作了交代,讓你少管阿哥們的事兒,是不是?你放心,剛才朕已經訓戒過阿哥們了,不准他們到你那里攪和。這下、你踏實了吧。” 皇上把活說到如此懇切的地步,武丹還有什麼理由可以推托呢?他站起身,躬身答道:“主子如此信任奴才,奴才就是粉身碎骨,也難報聖恩。奴才先前,不過是殺人劫貨的馬賊,沒有主子賞識,哪有奴才的今天。主子既然吩咐了,奴才定要全力去辦,只要奴才在京一天,就不讓主子為北京的安全再操半點心。” 康熙放心了:“好好好,這就對了。你一路辛苦,朕不再留你了。你先去見見大阿哥,讓他把皇宮禁衛的事,辦個移交,你就接著辦差吧。” 武丹拜辭了皇上出來,剛走到養心殿外的垂花門前,就看見四阿哥胤禎和總管太監李德全走了過來。李德全手里還捧著一個熱氣騰騰的藥罐子。武丹搶前一步,就要給四爺請安,卻被胤禎攔住了:“哎呀呀,武老將軍,我可不敢受你的禮,怎麼,見過皇上了?” “回四爺,見過了。哦,四爺,這是皇上要用的藥嗎?奴才斗膽,代嘗一口行嗎?” 代嘗禦用的食品藥物,是宮中的規矩,為的是防小人暗害皇上。這嘗飯、嘗藥的人,還一定是皇上十分信任的人,而且,誰能有這“代嘗”的資格,也是莫大的榮幸。四阿哥知道武丹的忠心,也知道武丹在皇上跟前的分量,聽武丹這麼一說,便微笑著點了點頭。李德全連忙捧過藥罐來,武丹就著銀匙,嘗了一口。胤禎又笑著問他:“武老將軍,你此刻到哪里去。” “回四爺,奉皇上旨意,去見大阿哥。他的領侍衛內大臣的職務,交給奴才了。” “哦,大哥剛剛回去了。今天,皇上發落十三弟,是大哥監刑,打了四十大板,打得可真狠啊……” 武丹聽了大吃一驚:“哎呀,十三爺金枝玉葉,這可怎麼受得了呢?奴才那里有上好的棒瘡藥,回頭我送來些。” “唉,武老將軍,不瞞你說,十三弟現在拘押在養蜂夾道,恐怕送不進去。這樣吧,你派人送到我府上,我再想辦法送進去吧。哎,武老將軍,聽說三阿哥府上的那個孟光祖,現在正在南京,你見到他了嗎?” 武丹直愣愣地看了胤禎一眼。三阿哥府上的清客孟光祖,何止去了南京,云貴川陝和兩廣,他都跑遍了,到處替三阿哥送禮拉關系。這事他武丹早就知道了,可是,他牢記著魏東亭的囑咐,阿哥們的事,決不插手過問,便回答說:“四爺,奴才路過南京,並沒有下船,只待了兩個時辰。孟光祖我沒見到,就是見了也不認識。” 胤禎是個明白人,一聽這話就透亮了:“哦,武老將軍,你別誤會。我不過隨便問一聲,並沒有結交你的意思。好,你請便吧,我還得給父皇送藥去呢。”說完,帶著李德全進去了。 武丹如釋重負,也連忙出宮。他原打算立刻去見大阿哥的,可是一看天色,快到午時了。這時候去,大阿哥一定要留他吃午飯。不吃,駁了大阿哥的面子;吃呢,又容易遭人議論,干脆回家,後晌再去吧。他正要上轎,卻見三阿哥胤祉匆匆忙忙地從宮里出來。武丹心想,媽呀,怎麼這麼巧,今天都讓我碰上了,連忙緊走幾步,鑽進了轎子。 其實武丹完全不必這麼緊張。他不想見三阿哥,三阿哥也不想見他呢,這位三阿哥胤祉,平常日子里,老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除了帶著一幫翰林秀才老學究們編書之外,似乎是什麼事都不管,什麼事都不問,在太子胤礽面前,他規規矩矩,非禮之事一點不沾。對“阿哥黨”的胡作非為他更是從不參與,也從不過問,因此,落了個“太子黨”的名聲。其實他這樣做,完全是假象。現在,太子倒台了,大阿哥輕狂浮躁,別看眼下走紅,可要不多久,肯定也得倒台。大阿哥干的那些沒王法的事,他老三抓的有把柄,關鍵時刻,撂到父皇面前,大阿哥不倒也得倒。老大、老二倒了,這江山不就是我老三的嗎?所以,承德的事一出來,這位三阿哥就把府上的心腹幕僚孟光祖派了出去,云游各省,向全國手握重權的封疆大吏們饋贈禮品,打通關節,為三阿哥接替太子做輿論准備。不過他這也是利令智昏了。他沒想到,老皇上康熙在全國各地都有密折專奏的大臣,孟光祖招搖過市,大肆活動,能沒人報告嗎?他也沒想到,私憑文書官憑印,朝廷官員出京辦事,還得帶著部里的公文,經過驗看,地方官員才能接待呢。那孟光祖一個白衣書生,私闖封疆要員的官邸,能那麼順利嗎?他更沒想到,皇子阿哥要給官員饋贈禮品,按皇室家法,是要請旨批准才能贈送的。孟光祖打著三阿哥的旗號,到處游說,到處請客送禮,能不惹人懷疑嗎?更何況,朝中有黨,下面就有派。孟光祖在下邊放開手腳地拉攏人,不定犯了哪位的忌諱,不告狀才怪呢!這不,今兒個皇上就收到了江南巡撫馬軍的一封六百里加急密奏,把孟光祖在江南的活動,都拜訪過誰,向誰送過什麼禮,說了什麼話,干了什麼事,奏報得一清二楚,點滴不露。康熙一看就火了,把三阿哥叫進宮去,劈頭蓋臉地訓了一頓。老三一想,這江南巡撫馬軍,是大阿哥的人,如果不是仗著大阿哥的勢力,他敢拿我三王爺開刀嗎?所以辭別了父皇,他就急急忙忙出宮要去找大阿哥。您想,在這種時候,他能有心去和武丹扯閑篇嗎? 卻說三阿哥誠郡王胤祉怒氣沖沖地趕往大阿哥的府邸。來到門口,不等通報,就闖了進去,卻不料,大阿哥正在和全家人一齊吃飯。幾個福晉、小妾,見三王爺闖了進來,連忙起身就要回避,大阿哥卻寬宏大量地攔住了: “哦,是三弟來了,都是自家人嘛,不用回避了。”三弟,坐下來,一塊吃飯吧。” 老三心中有氣,沖口就說:“吃飯?哼,小弟我不吃就飽了!各位嫂嫂慢慢吃,大哥,請借一步說話。” 大阿哥一聽這話不痛快了,怎麼,連規矩都不懂了嗎?你老三吃了槍藥了,這麼沖干嗎呀?他臉一沉,揮手讓家人、仆役全部退了下去,然後陰沉地一笑說:“有什麼事,說吧。” 見老大拉下臉,老三也不客氣了:“什麼事,大哥你別裝糊塗。你門下的馬軍,把小弟我告了,皇阿瑪追問這事兒呢。我說大哥,你如今在上風頭上站著,也總得給小弟留點面子,留個活路吧。” 大阿哥一聽這活,心里笑了。哼,給你留活路?無毒不丈夫!你有了活路,還有我過的嗎?心里這麼想,臉上卻掛起了笑容:“咳,三弟,你說的這是哪兒的話呀,是不是孟光祖的事?告訴你,我壓根兒就不信!三弟你一向是位正人君子嘛,怎麼會辦這種事兒呢?肯定是下面認錯人了,或者有人打著你的旗號,在下邊胡作非為。你好好想想,怎麼向父皇回話,大哥我也會替你講情的。” 老三心里清楚,大哥這是耍滑頭呢:“得了吧大哥,你別來這一套了,蒙誰呢?馬軍要不是仗著你撐腰,他敢拿我作踐嗎?再說,你的門人柳鳳鳴、薛占魁也都在下邊活動呢,當我不知道是怎麼的?” 這一下,可捅到老大的疼處了。他惱羞成怒,拍案而起:“老三,你說話要有點規矩。你的人在外搗鬼,是你自己的事兒,拉扯我干什麼?告訴你,我這里沒有什麼柳鳳鳴、薛占魁,我不認這個賬!” 老三也惱了:“好好好,大哥說得好。可是,大哥,你也別太得意了,你以為廢了太子你就成了主子了。告訴你,沒門兒!我老三也不是好惹的。” 話不投機,老大端起了架子:“哼哼哼,你好惹不好惹,我管不著,你少在我這里耍瘋放刁。兩個山字摞到一起,你給我出去!” 老三胤祉萬萬想不到,大阿哥竟是如此絕情。他惡狠狠地瞪了老大一眼,轉身就走,來到門口,又回頭說了一句:“大哥,你可別後悔呀!” 老大聽見這句話,連眼都沒抬,後悔,笑話!我大阿哥做事,從來都不後悔。老三啊,你等著父皇整治你吧。大阿哥正在暗自得意,老十四胤礻題一挑門簾進來了:“大哥,你好清閑哪!” “喲,十四弟來了,快請坐、有什麼事兒嗎?” “事不大。今兒個,皇上處分了二哥和十三哥。二哥押在宮里,除了沒自由以外,什麼都不缺。倒是十三哥,挨了那麼重的打,又押在養蜂夾道,那不是個人待的地方啊。所以,我和八哥、九哥商量著,想給他送幾個干粗活的丫頭,再送去點被褥、替換衣服什麼的。可是,這事犯著禁例,我們哥幾個面子小,擔待不起,所以我來求大哥了。好歹,咱們都是兄弟,大哥你又一向慈悲為懷,就替兄弟們做個主吧。” 大阿哥心里雪亮。哼,你們幾個合手把老十三栽了進去,現在又想裝好人,還要拉我當墊背的,我才不上當呢!可是,老十四那幾句拍馬屁的話,又讓他發不出火來,思忖了一下,他笑著說: “十四弟,難得你們幾個好心。按說,這兄弟情誼上的事,就是父皇知道了,也不會怪罪的。不過,與其咱愉偷摸摸地干,還不如干脆奏明,名正言順,豈不更好,你敢和大哥我一塊去見皇上嗎?” 老十四把胸脯一拍:“嘿,瞧大哥說的,這有什麼不敢呢?有大哥在場,我不膽氣更壯嗎?” “哎,誰不知道,你老十四膽大,用得著我替你壯膽嗎?好,這事咱說辦就辦,馬上遞牌子見皇上去。” “得得得,大哥,別拿兄弟開心了,你馬上就要當太子了,有度量,有氣魄,再辦了這件事,得再加上一條,有仁德。兄弟我佩服!” 老大被胤礻題這番話,捧得心中直癢癢。哥倆說說笑笑,來到皇宮,遞了牌子,奉旨到養心殿進見。他們來時,見三阿哥胤祉已經候在門外了。老大知道,他是來說清孟光祖那件事的。哥倆互相瞪了一眼,卻沒有說話,老九胤礻唐,也恭候在門外,卻不知是為了什麼事。 養心殿里,康熙正和上書房大臣議事,哥幾個不敢闖進去,只好在門外靜等宣召。這些天,康熙皇上真知道什麼叫老,什麼叫累了。幾年來,太子協理朝政,一般的奏章,太子先看,提出處置方略。康熙再看一下,也就算完了。現在,太子廢掉了,沒了幫手,上書房大臣又沒那麼大的權力。所以,事無巨細,都得這位老皇上親自處置。他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卻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時康熙才體會到,沒有太子是不行的。今天,從早上起來,直到現在,事情辦完一件又一件,累得他頭昏腦漲,筋疲力盡,只好讓幾位上書房大臣暫且退下。 皇上在殿里忙活,阿哥們雖然站在門外,都沒閑著。干嗎呀?各動各的心思唄。就說這老大吧,他本來是和老十四一塊請見皇上,要為胤祥送丫鬟、送東西的,可這不是他的真心,他心中想著一件大事呢。這事,關乎社稷,更關乎他大阿哥的前程。而且,這事必須他大阿哥單獨和父皇談,絕不能讓這幾個兄弟知道。所以他拿定了主意,今天,我得想辦法,先進去,不能和他們一塊去見父皇。他這兒正琢磨呢,張廷玉、馬齊,佟國維幾個人低頭退步,走出了養心殿。老大見機會來了,對幾個兄弟說:“你們且在外邊候著,我進去問問皇阿瑪見不見你們,再來傳話。”他這話說得既合規矩,又很隨和,誰能想到,老大是別有用心呢?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四、陷兄弟老八行詭計 盡孝心凰禎侍湯藥     下篇:二六、犟驢子舍命保帝師 鐵羅漢雄風驚匪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