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二七、莽胤祥含冤養蜂道 四王爺深情慰兄弟  
   
二七、莽胤祥含冤養蜂道 四王爺深情慰兄弟

卻說十三阿哥胤祥,因為那張調兵手諭的事,被皇上下旨責打了四十大板。這下胤祥可遭罪了。 內務府慎刑司里的太監打板子是最有講究的。在這兒當差的,大部分是前明東西廠、錦衣衛和十三衙門的後代子孫,個個都有一套絕活。就說這打板子吧,是用綿紙包了稻草練出來的功夫。幾十板子下去,稻草要打得碎成粉未,可是外邊包著的綿紙,卻不能有一點破口,憑的全是一股內力、暗勁。假如,被責打的人,有頭有臉有面子,他們能把你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可是回到家里上一點專治棒傷的金瘡藥,一夜功夫就能恢複。如果你是冤家對頭,那可不得了。幾十板子打下去,外邊皮兒不紅,肉不腫,可全是內傷。抬回去不馬上找大夫,也只消一夜,會讓你五毒攻心,性命難保。康熙皇上因為對十三阿哥胤祥調兵的事,心存疑慮,在廢了太子之後,不想對老十三重處,可是也不能不殺一殺他的傲氣,所以命人送到內務府去,責打四十板子,然後送到養蜂夾道去羈押。可是,他老人家沒想到內務府行刑的這幫人,是九阿哥旗下的家奴,又有老大親自監刑,這板子能打得輕了嗎?當然,他們不敢下毒手。因為,不管怎麼說,胤祥是皇子阿哥,萬一下手重了,打死了,皇上那兒怎麼交代呢,所以還算手下留情。可是四十板于下去,硬是把一個筋骨強壯,練過武功的十三阿哥,打得七魄不全三魂飄渺,昏死了過去。不知道內情的人,以為胤祥金枝玉葉,嬌生慣養,禁不住折騰。可是這些行刑太監們卻放出風來,說十三爺是裝出了一副可憐相,做給別人看的! 打完之後,胤祥被送到皇宮後面的養蜂夾道拘押看管,不准任何人探視、接近。這養蜂夾道,顧名思義,是禦花園里養蜂人住的工棚,是就著冷宮的牆壁夾道,搭蓋起來的,簡陋不堪,有門沒窗戶,上頭開著兩扇天窗。夏天熱得要暈,冬天冷得要死,而且十分陰暗潮濕。這養蜂夾道,皇上也從沒來過,所以,老十三如今過的什麼日子,他老人家不知道,就是知道了,如今正在氣頭上,也顧不上對胤祥另外處置,只是答應阿哥們的請求,讓他們給老十三送去了八個丫頭侍候。老三送了三個,老十四也是三個,老八呢,送去一個妖豔非常,聰明伶俐,能說會道,善察人意的姑娘,名叫喬小倩,小名喬姐。老九更絕,他送去侍候胤祥的不是別人,正是胤祥愛過、也恨過的阿蘭。 十三爺胤祥還沒有成家,身邊只有一個收了房的大丫頭紫姑,十三爺被責打被拘押,她當然要跟過來了。此刻,她正在為十三爺擦洗傷口,小心地敷上云南白藥。十三爺還在發著高燒,已經昏昏沉沉地睡了三天三夜。紫姑寸步不離地守在這兒,煎熬得兩眼紅腫,眼眶發黑。可是,她不知道這新來的八個丫頭的底細,怕她們暗害胤祥,所以一會兒也不敢離開。還好,當一抹夕陽從天窗照下來的時候,胤祥終于醒過來了。紫姑連忙端過一杯水來,扶著胤祥,吞服了幾粒云南白藥的保命籽,這才說:“謝天謝地,爺總算醒過來了。” 胤祥吃力地睜開眼睛:“哦……這,這里是養蜂夾道吧……怎麼就你一人在這兒嗎?” 紫姑一邊抹淚,一邊說:“十三爺,您醒過來就好了,現在什麼也別想,什麼也別問。三爺、八爺、九爺、十四爺還送了八個丫頭來呢。奴婢不放心,一直讓她們在外邊侍候著呢。” 胤祥向外瞟了一眼,見門口就站著一個丫頭,便指了指她說:“你,你過來替替紫姑,讓她去歇一會兒。紫姑,看把你累得都變了模樣了,去睡一會兒吧。”說完,無力地閉上了眼睛。 不知紫姑是什麼時候走的,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半昏半迷中的胤祥,突然聽到耳邊有人輕聲說話:“十三爺,十三爺,您老醒醒。三爺讓人送來了一些玫瑰薄荷露,是清熱解毒的。您老趁熱喝幾口吧。” 嗯?這聲音怎麼這樣熟悉,難道是她……幻覺中,胤祥覺得那個俏麗、潑辣、敢說敢為的阿蘭,正向自己走來。他陡然一驚,醒了。睜開眼睛一看,面前一個端著湯碗,手拿調羹的女子,柳葉眉,鵝蛋臉,下巴上長著一顆朱砂美人痣,這不是阿蘭又是誰呢?對,就是她。我為她相思幾年,費盡了心機,想娶她過來作正室福晉,四哥還替她辦了抬籍的文書。可是,這女子卻變了心,給臉不要臉,硬是把我從謫仙樓里給堵了出來。為此,我萬念俱灰,才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事事出頭,惹事生非,以致落到今天的下場。四哥說得不錯,鬼不可怕,人最可怕。如今,我落了難,三哥、八哥、十四弟都送了丫頭來,明是侍候我,實際上卻是在監視我。不早不晚地九哥把阿蘭也送來了。好啊,你也要在我身邊當奸細了,你也要對我落井下石了。算我胤祥鬼迷心竅,瞎了眼睛,認識了你這個絕情絕義,心懷叵測的女人!想到這兒,胤祥不知從哪兒來了一股力氣,他猛地起身,一把搶過湯碗,順手一潑,倒在了阿蘭的臉上。那玫瑰薄荷露,順著阿蘭的頭上、臉上流了下來。阿蘭撲通一下長跪在床前,無聲地痛哭起來。 她怎麼能不哭呢?一個貧寒之家的弱女子,為救全家性命,自賣自身,當了歌妓,又被任伯安買下,進了九爺家的戲班子。年複一年,日複一日,含淚帶笑,輕歌曼舞地侍候那些達官貴人,時時都有遭受凌辱的危險,她阿蘭過的是非人的日子啊!自從那年,在劉八女的莊上被十三爺仗義救下之後,阿蘭就暗自下了決心,今生今世,哪怕變牛作馬,也要報答十三爺的大恩。她知道自己身份低賤,做福晉,甚至做十三爺的小妾,阿蘭從沒敢想過。能當個丫頭,侍候十三爺一輩子,也就心滿意足了。哪知,一到北京,那個該死的任伯安,就把這事給九爺說了,並且傳下九爺的令旨,要把阿蘭送給十三爺。條件嘛,只有一個,就是叫阿蘭時時處處注意十三爺的一切行動,並且要密報給九爺知道,不然的話,就殺掉阿蘭的全家。阿蘭是個有血性、剛強正義的女于,也是一個多情的、知恩必報的女子。她知道,十三爺對她阿蘭是一片真情,也真想馬上來到胤祥身邊。可是她怎麼能貪圖一時的平安歡樂去做陷害十三爺的事兒呢?所以,當胤祥拿著那張空白的抬籍文書去找她時,她斷然拒絕了。可這事胤祥不知道,以為阿蘭變心了呢!今天,十三爺遭了難,九爺又趁機把她派了來,名義上是侍候,可還是那個條件,還是要她監視十三爺,密報十三爺身邊發生的一切事情。阿蘭知道十三爺如今落了難,她怎麼能不牽腸掛肚的惦記呢。所以,這次九爺派她來時,她答應了,但也暗自下了決心,侍候十三爺可以,讓我當奸細,我甯死也不干。現在,十三爺惱她,恨她,她心如明鏡,可是怎麼向十三爺說清呢,說了,十三爺又怎麼肯信呢?再說,這里還有三爺,八爺、十四爺派的人。耳目混雜,她又怎麼敢說呢?抽泣過一陣之後,她小聲地說:“十三爺,奴婢心里知道,您老惱我恨我。這事,奴婢也說不清。天長地久,總有一天爺會知道我阿蘭是什麼樣的人……” 話剛說到這兒,突然門簾一挑,走進了一個身材窈窕,面目嬌豔的女子,一進來,就眉飛色舞地嚷嚷起來:“喲,這唱的是哪一出啊!十三爺,您與阿蘭是老相識了,現在您老躺著,她跪著,十三爺您不心疼嗎?”一邊說著,一邊徑自來到床頭靠在胤祥的身上。 胤祥心想:好嘛,這也是個奸細。看她這大模大樣,沒羞沒臊的樣子,說不定還是個頭兒呢。便沒好氣地問:“你叫什麼,從哪位阿哥府里來的?” “喲,十三爺,您老和阿蘭慪氣,怎麼往奴婢身上發火呀?奴婢喬小倩,是八爺府上的丫頭,八爺派我來侍候爺的。因為比她們幾個大兩歲,她們都叫我喬姐。這里除了紫姑,還有八個丫頭,我就算是個頭兒吧。你老放心,我們不是來臥底的。您老也別把我們當賊防著。其實,我們都是下人,也都是實心實意來侍候您老的。等您老災星退了,看著我們不順眼,一句話,把我們打發了不就完了嗎?奴婢給阿蘭姐姐求個情。您饒了她吧。” 胤祥心中又是一驚。好家伙,這女子果然厲害,不愧是八哥調教出來的人。我剛問一句,她就說了這麼一大套。他正想開口,跪在地上的阿蘭卻搶先說:“喬姐,你剛才回八爺府上取衣服,這里的幾個小丫頭,玩的玩兒,睡的睡了,紫姑又熬得受不了,我才過來侍候一會兒。不想失手灑了玫瑰露。十三爺心里不高興,可是爺沒有訓斥我。” 這里正在糾纏不清,卻見外邊看押的衛士進來通報:“回十三爺,四爺瞧您來了。”話沒落音,四阿哥胤禎一挑門簾,神清氣閑地走了進來。他徑直來到床前,看了看胤祥的氣色說:“十三弟,你,你好些嗎?” 胤祥大難之中見到親人,不由得熱淚奪眶而出。他哽咽著說:“四哥,多謝你還惦記著小弟,我,我好多了……” 老四連忙勸慰,語帶雙關地說:“哎,別難過,我是奉旨前來看你的。你好好養傷,不要多想事,等傷好了,再吃幾劑補藥,身子很快就會複原的。”四阿哥一邊說,一邊替胤祥掖著被角,順手把一個硬邦邦的小包,塞進了胤祥的被窩。胤祥心中一動。哦,四哥精細得很,他這“奉旨探望”的話,恐怕是說給喬姐、阿蘭她們聽的。他正在猜想,卻聽四哥說:“十三弟,你不要胡想。你的事,現在雖然不明白,可是八弟待你還是有情有義的。他一向敬重你的爽直,不會虧待你的。” 老十三一聽這話,驚異地瞪大了眼睛:“八哥?八哥怎麼了?” “哦,你不知道外面的情形。皇阿瑪讓眾大臣推舉太子。老八素來人品端正,辦事穩重,深得朝臣們的擁戴,這次,恐怕要被立為東宮太子了。這不是個天大的喜信嗎?” 胤祥心中一沉。哦,四哥這是正話反說,給我送信來的。哼,我這次受到誣陷,十有九成,是八哥做成的圈套。他要是當了太子,我還能有命嗎?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腰下,四哥偷偷塞進去的那件東西,似乎是一把匕首。嗯,四哥這是讓我做防身武器,還是自裁的准備呢?當著喬姐和阿蘭的面,他問也不好問,說又沒法說,便只好假裝高興地說:“哦?要是八哥當了太子,那可太好了。父皇怎麼說呢?” “父皇還沒有明詔,不過,也就是這幾天要定的事兒了。唉,現在想來,咱哥倆從前都糊塗了,干嗎要死心塌地的去保胤礽呢,真是愚忠啊……” 胤祥一急,愣勁兒又上來了:“四哥,就是父皇下旨殺我,我也要說,從前咱們保胤礽沒錯兒,他是太子嘛……”話剛說到這兒,突然瞧見四哥的眼神,他明白,八哥派來的丫頭喬姐就在身邊,這話不能說了,身子一動,腰間被硌了一下,他不覺一陣膽寒,打了個冷戰。喬姐忙說:“十三爺,您老冷嗎?我再取一條被子來。”說著便要上前,替十二爺掖被子。 胤祥連忙止住:“不,不冷。喬姐,晚間再加被子吧。”喬姐還在猶豫,四阿哥胤禎卻陰沉著臉說話了:“哦,你就是喬姐?是這里的頭兒吧。” “回四爺,奴才原來是十四爺的人,後來跟了八爺,如今被八爺派來侍候十三爺。這兒的事,里邊有紫姑管。外邊嘛,奴婢年長些,多操點心。” “哦,你既然在十四爺府上待過,該知道十四爺和我是什麼關系。” “回四爺,奴婢知道。四爺和十四爺是一母同胞。” 四爺神色嚴厲地說:“嗯,知道就好。另外,你大概也知道,我四爺是出了名的冷面王爺。我告訴你,我這位十三弟,就交給你們幾個了。我把話說到前邊,如果你們不小心侍候,或者是故意賣弄風騷,勾引十三爺,我決不放過你們。十三爺這里萬一有個好歹,我四爺要把你們幾個全部活埋了,給他殉葬,你聽清楚了嗎?” 喬姐機靈靈打了個寒戰,羞得滿面通紅。她撲通一聲跪下:“四王爺請放心,奴婢等記下了。” 胤禎不再理她,向十三弟深情地看了一眼,轉身大步走了。 胤祥耐著性子,一直等到夜深入靜的時候,才把四哥放到被窩里的小包拿出來,打開一看,原來不是匕首,卻是一把銀湯匙。還有一張小紙條,上面寫道:“只要世上還有一個人愛你,你就不該去。”胤祥連看幾遍,放在嘴里嚼碎咽了。他終于明白四哥的來意。八哥可能會當太子,外邊形勢嚴重,四哥是怕他萬一想不開,尋了短見,這才特意來囑咐他的。那柄銀湯匙,也是為了怕別人在食物中放毒,才送來讓他試毒用的。四哥,你,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呀。胤祥止不住淚如雨下,把枕頭都打濕了。 四阿哥胤禎懷著沉重的心情回到府里時,天已經全黑了。兩個兒子弘時和弘曆帶著家人,迎出門來。胤禎沉著臉問:“有人來過嗎?”老大弘時上前答道:“回父親。鄔先生、文覺大師、性音和尚下午就來了,兒子安排他們幾位在花園里的書房吃酒呢。還有,十叔派人送來請帖,請父親今晚去十叔那里赴宴。” 胤禎心中一動,嗯,這一定是老八看到要當太子了,自己不出面,卻讓老十來拉我了。哼,酒無好酒,宴無好宴,這渾水我不?:“你把請帖收了嗎?”弘曆連忙答道:“回父親,這事兒是兒子接待的。我說,父王出去不知什麼時候回來,請帖請帶回去,我代父王謝謝十叔。如果父親回來早了,定去十叔府里赴宴。晚了,去不成,請十叔海涵。” 胤禎十分滿意弘曆的回答,笑著吩咐一聲:“好,這事辦得好,你們下去吧。”說完徑自向後花園走去。 四王爺胤禎的這個後花園,閑雜人等是不准隨便出入的。這里何專門為謀士鄔思明建造的書房。文覺和性音兩個和尚,都是身懷絕技的江湖怪客,也是胤禎從各地收羅來的,請到府上做了清客。只有他們幾個,才能在這里議論大事,也為四爺出謀獻策。胤禎走來的時候,一位書生,兩個和尚,正在猜枚吃酒。胤禎悄悄地站在窗下,往里一看,驚得他目瞪口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六、犟驢子舍命保帝師 鐵羅漢雄風驚匪頑     下篇:二八、鄔先生書房論政局 老皇上禁苑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