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二九、念舊情胤礽被釋放 恨結黨八爺險遭拘  
   
二九、念舊情胤礽被釋放 恨結黨八爺險遭拘

從康熙四十六年初冬到四十八年的春天,北京城里雪壓冰蓋,朝政局勢神秘莫測。 太子胤礽行為不端,欺祖亂倫,被康熙皇上在一怒之下廢掉了。可是,老皇上卻想不通,胤礽這孩子平日不錯嘛,為什麼會于出這等事來呢?是不是中了妖法?可巧,大阿哥胤禔使用妖法魔鎮太子之事敗露,為康熙的猜想找到了證據。康熙在盛怒之中,讓朝臣飼舉薦太子。他指望大家重新推舉胤礽,卻不料,除了王掞等東宮的老人和上書房大臣張廷玉之外,眾口一詞,全都舉薦了老八胤禩。這一下,康熙皇上可真的生氣了。他派張廷玉去叫簡親王進宮,又命眾皇子跪在乾清門候旨。他,要把這局勢重新翻過來,給朝臣和皇子們一點顏色看! 張廷玉領了聖旨,不敢怠慢。他急急忙忙地走出養心殿,不防卻與迎面走來的一個人撞了個滿懷,張廷玉抬頭一看,此人正是奉召進見的胤礽。 張廷玉心里十分清楚,在皇上意圖沒有明說之前,胤礽仍然處在風口浪尖上,是個不能招惹,也不能得罪的人物。突然之間,兩人撞到了一塊,張廷玉一陣緊張,不知該說什麼好。就在這時,邢年從里面走出來,替他倆解了圍:“二爺,皇上叫你進去呢。” 張廷玉趁機一拱手,匆匆走了。胤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趨步進殿,跪下磕頭:“不孝兒胤礽,叩見皇阿瑪。罪臣久違慈顏,不孝通天。今奉召來見,請皇阿瑪金安。” 才幾個月工夫啊,這君臣父子二人,近在咫尺,卻不能相見。昔日那雍容華貴的皇上,英姿勃勃的太子,好像都不見了。如今,一個變得老態龍鍾、疲憊不堪;一個則是形容憔悴,滿懷淒涼。四目相望,欲言又止。康熙眼中,淚光閃爍,胤礽卻早已痛哭失聲了。 康熙強壓心頭的悲涼,顫聲說:“起來吧,身子骨還好嗎?” 胤礽硬咽著回答:“回皇阿瑪,兒子還好。只是……幾個月不見,皇阿瑪清瘦得多了。” “唉!過去的事不要提了。你身子好,朕也就放心了。你中了別人的妖法,行事昏迷,不守正道,朕本來不該說你,可是有幾句話,又非說不行。” 胤礽恭謹地說:“皇阿瑪請只管教訓,兒臣定然銘記在心。” 康熙語重心長地說:“嗯。你幼年失母,全靠朕來維護你。朕難忘你母親對社稷立下的大功,所以,幾十年來,任誰對你不好,朕都不寬容他們。這次老大用妖法鎮你,也逃不脫朕的嚴懲。可是,妖由人興,厚德才能載福。你平日不修身,不立德,腳跟不穩,被妖人乘虛而入,才遭了天怒。你明白嗎?” 胤礽的心里根本就不信什麼妖法。他正在暗自慶幸呢,要不是大哥給我來這一手,恐怕我就永無出頭之日了。可是想歸想,說歸說,他敢把這話給皇上說嗎?“父皇教訓得極是,正說中了兒子的病根,兒臣確實是德不勝妖。” 康熙聽了這話,感到寬慰:“嗯,知道這一點就好。你現在還不能複位,將來能不能複位,什麼時候複位,全看你自己了。現在,朕要把你從冷宮里放出來,你可要好自力之,如果再有什麼差錯,那就無可挽救了。” 胤礽一聽,喜出望外,連忙跪下磕頭:“兒臣謹記父皇教訓,請皇阿瑪放心。” 胤礽被釋放了,他自由了,他高興地走了。可是,此時此刻,跪在乾清門外的皇子們,卻正處在心煩意亂、六神無主之中呢。 就在這時,簡親王在一群太監侍衛的簇擁下,邁著沉穩的步履來了。只見他居中站定,清了一下嗓子說:“聖旨到!” 眾皇子齊聲山呼萬歲,伏地聽旨:“二皇子胤礽,前被妖法震懾,行事不端,已被廢去。今大阿哥胤禔陰謀敗露,罪行昭著,已遭監禁。著即將胤礽釋放,賜第讀書。至于皇八子胤在,乘主危國疑之際,廣結黨羽,交納臣下,蓄謀不軌,窺測皇權。朕享有天下四十余年,豈能容此輩猖撅。著革去胤禩郡王爵位,鎖拿至宗人府,嚴加追查,爾後處置。欽此。” 真是晴天一聲霹靂。正在興頭上的老八和阿哥黨的兄弟們,聽了這聖旨,一個個呆若木雞,面如土色。老八強自掙紮叩了頭,說聲:“兒臣遵旨。”眼淚就撲撲籟簌地流下來了。簡親王一揮手,幾個侍衛走上前來,把一條裹著黃綾的鐵鏈,套在八阿哥的脖子上,把他帶走了。 簡親王又說:“奉皇上口諭,本王還要去馬齊、佟國維那里傳旨呢。諸皇子散去吧,各自回府,不許惹事生非。”說完,老王爺帶著太監們走了。 他老人家一走,這里可炸窩了,老十、老十四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小子,八哥一倒,他們全都完了,能受得了嗎?老十四胤礻題首先發難:“弟兄們,都別走,等我去見了父皇,要拿,把我們全都拿了算了。” 老十也大聲疾呼:“好家伙,我們這大清簡直成了混賬世界了。阿哥們這個禁了,那個拿了,竟沒有一個好人了。不行,我也要請見父皇,問一問明兒該誰了。” 在這群皇子中,只有四哥胤禎十分清醒。鄔先生啊鄔先生,你真是料事如神哪!嗯,如今老二胤礽被赦免了,老八卻遭到了拘禁,整個翻了個個兒。在這節骨眼上,我可不能犯了眾怒啊,想到這兒,他出來說話了: “兄弟們,不要鬧,聽我一言。如今老大,老二,老三都不在,我年紀最長。老八犯了事,我也心疼。可是,父皇正在病中,又在氣頭上,我們兄弟這樣結成伙的去鬧,不行啊!依我說……” 他剛說到這兒,老十就蹦了:“喲嗬,還有個孝順兒子呢!我說四哥,你如今美得不知貴姓了吧,打量著大哥、二哥、三哥、八哥全倒了,這太子的位子就該給你了是不是?嘿嘿,好啊,請問咱們的四王爺,您打算用什麼年號呢?” 胤禎苦笑了一下:“十弟,你在情急之中,無論說了什麼,四哥都不會怪你的。你要是對我有氣,帶人去拆了我的家,四哥也決不說一句話。可是,現在,你必須聽我的。大伙全去父皇那里鬧,只能壞事,只能給八弟添罪。好了,你們大家都回去,老五,老九,咱們仁去見父皇,保老八去。” 他們哥仨來到養心殿的時候,康熙皇上正靠在禦榻上閉目養神呢。處置完皇子們的事,又派簡親王去傳旨,命佟國維罷官回家,馬齊降一級職務,罰俸三年,仍在上書房行走。這一下,傷筋動骨,廢掉太子時的朝廷局勢,全翻了個兒,下邊會有什麼議論呢,皇子們能安分一些嗎?“國步艱難”這句話,朕念叨了一輩子,今天才知道,每走一步棋,都是困難重重啊!朕乏了,讓誰來當這個太子呢? 他正在想心事,太監進來稟報說:“四爺、五爺、九爺請見皇上。” 康熙定了定神,心想:先聽聽他們幾個怎麼說,便傳旨:“讓他們進來。” 哥仨魚貫而入,叩頭行禮。康熙往下邊一看:老四,一臉愁容,老五,渾身不自在,老九呢,卻沉思不語。仨人請安不像請安,奏事又不像奏事,讓人看了只想發笑:“嗬,你們這是怎麼了?” 胤禎壯著膽子,上前一步奏道:“皇阿瑪龍體欠安,按說,兒子們不該在這時候驚擾聖駕,可是,剛才內務府鎖拿了八弟……” 老四的話沒說完,康熙已經忍不住了:“哼哼……朕原來以為,你們是因為朕病了,動了孝心,特來請安的,想不到你們是為老八,怕他受了委屈,是不是?你,你們眼里、心里,還有朕這個父親嗎?” 康熙這話,說得可真夠重的。三個兒子一聽,撲通一下,全部跪下了。老五淚流滿面地說:“父皇責怪得是。兒臣們不孝,兒臣們今日來,是因為瞧著老八怪可憐,求皇阿瑪慈悲為懷,網開一面,饒了他吧。這也是兒子們一點手足之情。求皇阿瑪聖鑒。” 老五這話,說得十分懇切,十分動情,康熙也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憐憫之情。他正要說話,卻聽殿外一陣大吵大叫,接著又是“啪”的一下清脆的耳光聲。就聽十四阿哥胤礻題在外邊大聲呼叫:“你算什麼東西,敢攔阻爺的大駕?告訴你,這是我的家,里邊坐的是我父親!你懂嗎?”侍衛張五哥卻不卑不亢地說:“十四爺,你老打我、罵我,我不敢說什麼,但我知道,這兒是皇上住的地方,也是有規矩的地方。不奉聖旨,我張五哥職責所在,您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敢放你進去。” 康熙聽到這里,明白了,哦,鬧事的主兒又來了。他把幾案一拍,怒聲說道:“武丹,把老十四這個逆子帶進來。” 老十四是個傻大膽,他梗著脖子進來了,直直地跪在康熙面前,大聲說:“父皇,請治張五哥擅阻皇子見駕之罪。” 康熙頭不是頭,臉不是臉地訓斥道:“嗬,口氣不小啊,他擋了你的大駕嗎?那麼你不奉詔諭,擅自闖宮,又該當何罪呢?朕問你,你這位十四阿哥要強行進宮,有何貴干啊?” “皇阿瑪,兒臣有一事不明,想當面向父皇請示。” “什麼事?” “八哥犯了什麼罪,為什麼要鐵鏈加身?” “怎麼,朕的詔諭,你沒聽見嗎?” “回皇阿瑪,那都是莫須有的罪名。” 康熙火了:“什麼,什麼,你敢詆毀朕的聖旨嗎?” “皇阿瑪,容兒臣回奏。讓百官舉薦太子的事,也是皇阿瑪的聖旨。百官們遵旨行事,舉薦了八哥。如今,父皇前一道聖旨,言猶在耳,後一道聖旨卻降罪于八哥,故此兒臣不明,父皇的哪一道聖旨,應該遵守。” 老十四可真夠大膽的,這句話還真把康熙問了個倒噎氣,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他怒聲斥道:“胤礻題,你,這是對父皇說話嗎?你你你,你狂妄!” 老十四這趟進宮,是有准備的。他是個沒理攪三分的人,如今得了理,還怕什麼:“回父皇,兒子雖狂而不妄。父皇處置不公,兒臣就要說話……” 康熙年代,那是封建社會啊,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父叫子亡,子不能不亡,那年月是不講民主的。康熙處置老八,雖有道理,卻不能明說,而且,也確實和前些天自己下的那道“舉薦太子”的聖旨背道而馳。不過,康熙無論怎麼英明,畢竟是位封建皇帝。老十四既是臣子,又是兒子,竟當面這樣質問他,他能受得了嗎?他真氣壞了,噌的一下,從禦榻上跳了起來,轉身摘下牆上寶劍,“哐琅琅”拔劍出鞘,一步步逼向胤礻題:“好好好,你狂而不妄,朕處置不公。今天,朕宰了你這個逆子,看你還有何言……” 看見康熙氣成這個模樣,滿殿的人全都驚呆了。平時老實巴交的老五,不知從哪兒來了一股靈性,他飛身上前,抱住康熙的雙腿:“皇阿瑪請息怒,不可如此啊!”說完趴在康熙的身邊,放聲大哭起來。康熙踉踉蹌蹌地後退一步,長劍脫手,“當”的一聲,掉在地下。他只覺一陣頭暈目眩,頹然跌坐在禦榻上,長歎一聲說:“唉,罷了罷了,朕一生謹慎,從不做失德的事。可是,朕怎麼會養出這一幫兒子來呢……”他也禁不住失聲痛哭了。 眾皇子一見這情景,也都忍不住哭了起來。過了好大一會,胤禎才止住哭泣,走上前來,一邊為康熙輕輕地捶背,一邊小心地勸說:“皇阿瑪息怒,保重龍體要緊。兒子曾聽一位老爪農說過,瓜在成長時,常有杈枝。要想瓜長的好,就要摘枝打杈,可是摘得多了,那瓜也就完了。如今兒子們不孝,惹父皇煩惱。皇阿瑪在盛怒之下,先摘了太子,又摘了大哥和老三、老十三,今天,又要摘老八、老十四。皇阿瑪,兒子們雖然不孝,但不忍心讓父皇怒而殺子,留下千古遺恨哪!” 老四這話,說得十分在理,連一向忌恨這位四哥的老九、老十四也都受到了感動。康熙聽了,默默不語。在這場風波中,他終于看清了老四的心,他無力地擺了擺手說:“好吧,依你所奏,朕再放你們兄弟一馬。老四,你去傳旨,老大由拘押改為囚禁讀書,其他阿哥,全都赦免,放他們出來吧。”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二八、鄔先生書房論政局 老皇上禁苑議人心     下篇:三十、除後患二爺施毒計 憐愛子胤礽重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