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五二、千叟宴千古傳佳話 驚隕石驚破帝王心  
   
五二、千叟宴千古傳佳話 驚隕石驚破帝王心

鄂倫岱奉了十四爺的將令,回京來見皇上請安報捷。一路上,他打馬揚鞭,星夜兼程,不敢有一點延誤。鄂倫岱這個人,仗著自己是八旗子弟,貴介出身,又是八王爺的表哥,就心高氣傲,天不怕、地不怕。順勁兒了,殺頭掉腦袋不眨眼;不順氣了,誰都敢碰、敢頂。說白了,這人不過是個愣頭青、二百五。他和八爺有親戚,又是八爺旗下的奴才,一向是八爺說什麼他聽什麼,八爺讓咋干他就咋干。這次西征,八爺讓他監視十四爺,他也認下了。可是,幾個月下來,鄂倫岱多了個心眼:十四爺不錯嘛!他對八爺是敬重的,對皇上也是忠心的嘛。早在十幾年前,十四爺就是阿哥黨的人了,他和八爺是知心換命的兄弟呀,八爺為什麼對他也不放心了呢?再說,八爺連十四爺都防著,那我這個名義上的表哥,實實在在的奴才,八爺又將如何對待呢?八爺派我在十四爺身邊當釘子。當奸細,為的是爭奪皇位。為了這目的,連最親近的兄弟,八爺都起了黑心,何況我這個奴才呢。有了這點見識,鄂倫岱沉穩多了。他心想:嗯,十四爺交代得對,我得趁這次進京的機會,摸摸朝中局勢,不能一個心眼兒地跟著八爺瞎折騰了。 鄂倫岱回到京城時,正是康熙六十年的正月初五,京城里到處是年節的喜慶氣氛。乍從冰天雪地的戰場回來,鄂倫岱真有點兒看不慣。哼,老子們在前方爬冰臥雪,住帳篷、啃干糧,你們卻在這里花天酒地的過年。要不是八爺派了我這當內奸的差使,我能受這份罪嗎?他按規矩,先奔暢春園見駕。老皇上見到西征捷報,果然十分高興,誇獎了老十四,也誇獎了鄂倫岱。說他這些年毛病改了,懂事了,也出息了。老人家說,既然阿拉布坦已經撤兵,不要窮追猛打,能保住西域安甯就行了。鄂倫岱迢迢萬里回京報喜,要多歇幾天,不必急著回去,還賞了他五百兩銀子。從在承德受到皇上申斥、責罰,到現在又受到如此誇贊、獎勵,鄂倫岱知道了,老皇上是賞罰分明、一絲不苟的。他高高興興地拜辭皇上,又來到了八爺的府邸。 八爺胤禩這幾年在家裝病,養得又紅又胖。見鄂倫岱回來,他當然也很高興。便問:萬歲說了什麼,十四爺有什麼反常舉動,等等。鄂倫岱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全都回了一遍,末了說: “八爺,剛才我在暢春園里聽皇上說,今年六十大慶時,要舉辦一個千叟宴,請的全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這可是千古少見的盛典哪!奴才想,反正前方如今沒事,我就瞧瞧這個熱鬧再回去吧。” 誰知,他這話剛一出口,八爺的臉就沉下來了:“不行!你必須馬上動身,火速趕到軍中,忘了我交代你的事了?” 鄂倫岱不敢硬頂,只好扯皮:“嘿嘿……八爺,您別著急上火嘛。十四爺那兒沒事兒。明面上,他是大將軍王,其實,干什麼都有人掣肘。別說十四爺沒外心,就是有也干不成什麼。這麼著吧,我明後天走。十四爺讓我在德妃娘娘那兒替他請安,那是十四爺的母妃,我能不去嗎?還有別的阿哥那里,十四爺都讓我去問好,我也得走上一趟,打個花胡哨吧。” “好了,好了,別羅嗦了。聽我的話,越快越好,盡早回到軍中,聽見了嗎?哦,我身子不好,不陪你了,你告乏吧。” 出了八爺府,鄂倫岱又來到皇宮。如今,皇上住在暢春園,這里管得不是那麼嚴。鄂倫岱又是老侍衛,人熟好辦事兒。他向守門的侍衛說要見四王爺。侍衛告訴他,四爺正在乾清宮那邊忙著呢,就放他進來了。鄂倫岱來到乾清門這兒一看,四爺正在指揮太監們搭席棚呢。滿頭是汗,滿身是土的。可是四爺看見鄂倫岱來了,還是抽出身來,熱情招呼。鄂倫岱請了安,又替十四爺問了好,四爺高興地說: “好好好,謝謝十四弟。唉,他在京時,我們每天見面,也不覺什麼。他這一走,我還真想他。你這次回來,多歇幾天再走。瞧瞧,你又黑又瘦的,讓人心疼。我手下這些奴才們,干活多點就叫苦連天,真該讓他們去前方打上幾仗。看見你這樣,想必十四爺也好不到哪兒去。你說說,前邊要什麼東西,我給你們想辦法。” 鄂倫岱聽了心頭一熱。哎,人怕比呀!聽聽人家四爺這話,多暖人啊!他苦笑了一下說:“四爺,待會兒我進去給德主兒請過安,恐怕就要回去了。” 四爺一愣:“啊?!忙什麼?瞧瞧這兒正要辦大喜事兒呢,你不看了,是不是有旨意?” 鄂倫岱淒惶地搖了搖頭說:“旨意倒是沒有,皇上也說讓我多歇幾天再走。可是八爺……” 胤禎笑了:“唉,你呀,你呀,真是個死心眼。是皇上說了算呢,還是八爺說了算?再說,你鄂倫岱不是這種性子啊,你是天不收、地不留的角色嘛。伯什麼?你安心住著,吃好,喝好,玩好,補補身子再走不遲。好了,我這兒正忙。晚上,你上我府里,咱們再好好聊聊。你進去吧,見了德主兒,替我也請個安。” 鄂倫岱一邊往大內里邊走一邊思忖:哎——都說四爺冷,要我看,他心里熱著呢!嗯,這回,真不能馬上走,得看准了,要干,就跟個正經的主子。 四爺胤禎在這兒領著人搭席棚,為的是侍候皇上六十大慶的千叟宴。這主意,是老皇上想出來的。每年三月十八康熙登基的日子,都是要慶祝的。不外乎什麼祭天地,祭大廟,受百官朝賀,聽萬壽無疆的頌詞之類,康熙早膩味了。如今,他六十八歲,當皇上六十年了,何不把京城的老人們叫到一塊兒,敘敘舊,聊聊天,說說家常話,來個既痛快、又消閑的慶典呢?他把這意思告訴了馬齊,馬齊又傳話給禮部,讓禮部擬個名單,有幾十個老臣子、老鄉紳也就行了。哪知,皇上這隨口說出來的話,竟被禮部看成了大事。他們上了一道奏折,說自古以來,當皇上的都說尊老敬賢,可是都光說不做。當今萬歲,身體力行,堪為後世之典范。幾十個人參加太少了,叫誰不叫誰呢?干脆,在京的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全請,外地的老人由各省大員代表皇上宴請,讓全國的老年人,都沾沾皇恩雨露。于是,皇宮里的千叟宴,就這麼定下來了。康熙皇上又好笑、又無奈。唉,當皇上原來也不自由,來這麼上千的客人,還不把朕累壞了嗎?可是,禮部說得振振有詞,他也只好答應了。 三月十八這天一大早,康熙的車駕從暢春園出來,回到了紫禁城。他先祭拜了大廟,又到鍾粹官里給太皇太後老佛爺上了香,才來到乾清宮,接受了客人們的朝賀。康熙放眼一看,嚯,來的人還真不少。問了一下,一共是九百九十六人。這里邊,一部分是告老在家的老臣子,更多的是京城和近郊有名望的儒生、仕子、鄉紳、大戶。這些人,頭一次進皇宮,也是頭一次見皇上,天不明就趕來了。金碧輝煌的宮殿,威武森嚴的侍衛,成群結隊的太監,花團錦簇的擺設,還有那一碟碟、一碗碗叫不上名字的珍饈佳肴,都讓他們眼花繚亂,目瞪口呆。康熙坐下之後,一直在搜尋自己認識的老人。他看見了高士奇、李光地、陳夢雷,看見了王掞,看見了跟著靳輔、陳潢治河的封志仁、彭學仁,也看見了三藩作亂時,只身逃回北京報信的黨務劄和薩穆哈。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魏東亭。他詫異地問武丹: “哎,小魏子為什麼沒來?朕特意下旨召他了嘛。” 武丹心里一沉。他早知道魏東亭已經過世了,為了怕康熙傷心,幾個近侍大臣約好,瞞著這個信呢。此刻,聽康熙一問,武丹連忙說: :“主子,恐怕虎臣的病又犯了,不然的活,他說什麼也要趕來的。” 康熙點了點頭又問:“哦,老四和老八呢?” 在一旁侍候的老三胤祉連忙上前答道:“回皇阿瑪。老八病了,他說怕沖了皇上的喜氣,今兒不來了。老四在禦膳房里照料,待會兒就過來。” 聽說老八又病了,康熙心頭閃過一絲不快。這麼多的皇子,卻讓老四一個人上下忙活,他又有點心疼。便指了指桌上那道:“二龍戲珠”的菜說:“老三,你傳個話,不要讓老四來站班侍候了。這道菜,賞給他。” “紮!” 康熙繼續吩咐說:“還有,今天來的皇子中你最年長,你領著阿哥們去向老人們敬敬酒。不管認識不認識,既然是朕的客人,就是你們的叔叔、伯伯。你們要放下阿哥架子,規規矩矩地敬酒、勸酒,不可勉強。他們都老了,能喝什麼酒就喝什麼。可惜呀,幾十年來和朕共事的元老們,今天來的太少了。” 老十在一邊早聽煩了。今天皇上專門給四哥賞了菜,他就夠不痛快了,如今還要他們以子侄輩的禮節,去給那些鄉巴佬們敬酒,他能受得了嗎?好好好,您老人家給兒子們出難題,我也不能讓您安生。想到這兒,他接著康熙的話音兒說:“父皇說得對。像魏東亭老叔,也沒能趕上這熱鬧就死了。兒子我聽說以後,難過得一夜都沒睡著。” 康熙聽了突然一愣,眼圈有點發紅。可是,他馬上意識到,這是老十故意給他找不痛快呢。哼,朕不上這個當,再說,今兒個同著上千客人,也不是發作的時候。他狠狠地瞪了老十一眼,便站起身來,到各桌上勸酒去了。 皇上親設禦宴,款待老人,已經是破天荒了,又親自下來敬酒,更是開天辟地從未有過的。這些老人,無論是做過官的,還是平常百姓,全都被感動得熱淚盈眶。不管會喝不會喝,能喝不能喝,只要皇上一到桌前,全都是杯杯見底兒。康熙雖然是碰見熟人,才陪著喝一點,可架不住人多呀。等他走到高士奇面前時,已經覺得頭昏腦漲,腳步搖晃了。 如今的高士奇,也已經白發蒼蒼,不見了昔日的倜儻風流,更沒有了當年的詼諧和滑稽了。他見康熙來到桌前,連忙起身說: “主子設此曠古盛典,真讓奴才開眼了。奴才在國史館里編史書,時不時總能和主子見面。主子來勸酒,奴才不敢不喝。只是,奴才勸主子不要再喝了。” 康熙略帶醉意地說:“怎麼,高士奇,你以為朕的酒量不如你嗎?” 高士奇連忙說:“喲,瞧主子說的。奴才在主子身邊多年,還能不知皇上是海量嗎?不過奴才略懂醫道,酒不是好東西。主子今天喝得已經不少了。” “哈哈哈哈,”康熙仰天大笑,“你高士奇懂醫道,朕也不是外行。來,咱們君臣共干一杯!” “臣領旨。不過,奴才這杯自然要干,皇上的那杯,也賞給奴才吧。” 高士奇一邊說,一邊動手倒了兩杯酒,抓起來,一口一杯,全喝光了。虧得是高士奇呀,換了別人,康熙非生氣不行。可是高士奇不同別人,他在皇上面前裝瘋賣乖的時候多了。康熙見他如此,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年前,又見到了那揮灑飄逸、嬉笑怒罵、玩世不恭的高士奇,他無聲地笑了。可是,康熙剛一轉身,高士奇就拉著張廷玉說:“廷玉,這宴要盡快結束,皇上的氣色不好,你仔細了。” 張廷玉一聽嚇壞了。他知道,高士奇的醫術不同尋常,退出上書房後,又潛心鑽研了這麼多年,幾乎成了京城的第一名醫,有“能斷生死”的美名。張廷玉偷眼瞟了一下皇上的臉色,果然與平日大不一樣。這禦宴,原定午時開始,申時結束。現在要突然中止這盛大的宴會,不好說呀…… 忽然,張廷玉靈機一動,嗯,何不在自鳴鍾上做點文章呢?他連忙抽身跑過去,向李德全交代了幾句。不一會兒,就聽一個太監高聲叫道:“申時已到,賜宴完畢。” 這一聲喊,不論吃好的,沒吃好的,全都打住了。一千賓客,立即起身跪拜,敬謝皇恩,排著隊退下去。 康熙面帶微笑,向眾人招手示意,然後,在太監的攙扶下,來到中和殿稍事休息。中和殿里,早已把各地和外國進貢賀喜的禮物陳列出來了。那真是爭奇斗豔,琳琅滿目。康熙慢慢地看著,仔細地把玩著。突然,他看到案頭一塊黑乎乎的石頭,不知是什麼東西。便問李德全:“這是什麼物件?” “回主子,這是十四爺派人呈進來的,說是在西域得到的,是天上掉下來的一塊隕石。” 拿隕石做禮物,放到咱們現代,是難得的珍品。可那時候,人迷信啊!什麼將星、帝星、紫微星的,把星石隕落,看成是帝王將相之死,甚至國家的敗亡。康熙當然也信這一套。所以,他一見這隕石,馬上想到古書上說的“秦始皇晏駕,有隕石落”這句話。他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不幸,一句話沒來及說出,就覺得心頭猛地一顫,眼前金星閃耀,臉一白,腿一軟就倒了下去。慌得李德全和邢年兩個太監頭子連忙把皇上死命地抱住,又抬到禦榻上。張廷玉對著滿屋子亂作一團的人們輕聲喝道:“不要亂,也不許聲張。快,傳禦醫!”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搶救,康熙終于醒過來了,但是已經口眼歪斜,半身偏癱。他頭纏黃帕,躺在炕上,用力地睜開眼睛,含糊不清地說:“叫……叫高士奇來,為朕……看脈。” 高士奇來了。康熙揮手讓殿里的人全都退了下去,才吃力地向高士奇說: “士奇,朕這次病,與……與從前大不一樣。朕知你……醫道精熟,想問問你……到底,朕還有多少日子。你,你不要怕,說實話。盡量,盡量往短處說,能,能活,活長了,是朕的賺頭……” 高士奇伏在地上叩頭出血,哽咽著說:“主子怎麼這樣說?奴才不忍聽,奴才心里難過。主子已經熬過來了,只要安心調養,聖壽還長著呢。” “不,不要這樣說。生死大關,誰也逃不過去。朕還有許多事要,要辦,事關國家社稷。你,你不要有俗人之見,再助朕一臂之力吧。” 高士奇聽出來了。皇上這話,已不是命令的口氣,簡直成了哀求了。高士奇只覺得心如刀絞。他流著淚抬起頭來,伸出右手一個手指。 康熙眼中一亮:“一年?”高士奇搖搖頭。 “是,一個月?”高士奇還是搖頭。 康熙的眼光暗淡了:“那麼,只有一旬了。” 高士奇沉穩地說:“不,逢十進一。聖上能安心調養,熬過一旬,就有一年,能闖過一年風險,則還有十年聖壽。過此,臣不敢妄言……” 康熙聽了這話,心中略感欣慰:“士奇,你回來吧,還在上書房如何?” 高士奇是何等聰明啊。上書房他早吃透了,現在的朝政,他更看穿了,怎肯再回這是非之地呢?連忙回答道: “皇上,奴才也已老了,不敢誤了聖上的大事,求聖上明鑒。奴才能做的,是常來宮中為主子診脈,以保聖體康健。” 康熙無力地閉上了眼睛說:“哦,也好。你,你去吧。”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五一、鄭春華知命殉情死 高福兒叛主雪中亡     下篇:五三、康熙帝窮廬布疑陣 鄔先生書房論朝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