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康熙皇帝 五五、老皇上晏駕暢春園 十三郎逞威車台營  
   
五五、老皇上晏駕暢春園 十三郎逞威車台營

康熙皇上即將晏駕,張廷玉正在向皇子們宣讀遺詔。剛才,老皇上已經說了,要把皇位傳給四皇子胤禎。老八一聽這話還能待得住嗎?他也不聽遺詔了,溜出房門,就想往外闖。他得趕快把信傳出去,調豐台的大兵啊!可是,內有太監李德全的監視,外有老將軍武丹和侍衛們把守門戶,他哪兒能出得去呀。正在無計可施之時,突然眼前一亮,府里的太監何柱兒來了。老八心頭一陣狂喜,卻故作惱怒,大聲呵斥: “何柱兒,你找死嗎?這地方是你隨便來的嗎?” 何柱兒聽八爺叫他,連忙又哭又喊:“爺,福晉在府里正發威風呢。天都這時候了,爺還不回去,這午飯是送啊還是不送?” 老八一語雙關,大聲罵道:“滾!也不看看什麼時候。告訴她,爺死在這兒了,叫她預備後事吧。” 何柱兒一點就明,跟頭把式地跑出去了。八爺也安下了點心。嗯,還不錯,來了個探事的,話也遞出去了。 等老八回到屋里時,遺詔已經讀完,眾阿哥正在齊聲高呼“萬歲”呢!老十是專門找茬兒的,到了這份上,眼看四哥要當皇上了,他還能不攪和嘛:“皇阿瑪,這遺詔讀了半天,怎麼兒臣沒聽見誰來繼承皇位呀?” 康熙已經沒有力氣和老十生氣了。他狠狠地瞪了老十一眼,斷斷續續地說:“傳,傳四、四阿哥進來。” 老十卻故意裝癡:“哦,兒臣聽見了,傳位給十四阿哥。好哇,父皇果斷聖明。十四阿哥文才武略都是拔尖的嘛!” 老九胤礻唐也跟著起哄:“對對對,十四阿哥繼承皇位,再好不過了。” 康熙氣得牙關一咬,突然坐了起來,抓起枕頭旁邊的一串念珠,朝著老九砸了過去。可是,他只扔出去了一半,手一軟,眼一黑,撲通一聲倒下了…… 殿內立時哭聲一片。禦醫趕忙過來診脈。可是,這位六十九歲的老皇帝的脈搏,已經停止了跳動。他去了,他懷著對大清王朝的無限深情,也懷著對不肖兒子的強烈憤怒,去見地下的列祖列宗了。康熙皇上是中國封建曆史上在位最長的皇帝,也是一位兒女最多的皇帝。他一生辛勞,有功于大清,為康乾盛世奠定了基礎,也為他的兒子們留下了一個花團錦簇的江山。但,可悲的是,他卻沒能在頌揚和痛哭聲中含笑瞑目,而是死在對不孝兒子的盛怒中。假如,人真的有靈魂的話,康熙的英靈能夠得到安息嗎? 診脈的太醫松開了手,悲愴地說了聲:“萬歲爺——駕崩了!”此言一出,殿內殿外,立刻響起一陣驚天動地的哭聲。 此刻的張廷玉猛然想起兩天前康熙吩咐過他的話:“到時候,你要有靜觀泰山之崩的勇氣。”他強自鎮定,從懷中拿出一份遺詔,站出來大聲宣告:“臣張廷玉奉大行皇帝遺命,處理善後事宜。請各位皇阿哥節哀保重,一切均按大行皇帝遺詔辦理。”說完,也不理眾人,徑自來到窮廬門口,厲聲吩咐:“張五哥,騎快馬,請四爺立即進來!” 四王爺胤禎聽了皇上的臨終遺言,知道自己已穩坐江山,心里又是興奮,又是激動,可是又有十二分的不安。他策馬疾奔,先回到自己的家里,把消息告訴給鄔思明他們,鄔思明只聽了一句,就斬釘截鐵地說: “四爺,什麼都不要說了。您趕快帶上性音去救十三爺,讓他立刻趕回豐台,控制住那里的駐軍;文覺和尚和府里的家將,保護二位世子到西山銳健營,以皇上和四爺的旨意去勞軍。只要穩住他們,度過今天一晚,明日便萬事全休。” 胤禎當然不知道,此刻,皇上已經晏駕了。但是,他十分清楚,這時,是一刻千金的關鍵時候,他哪兒敢耽誤啊!帶著性音和十幾名家將,如飛似的趕到十三爺府。有了皇上的金牌令箭,勿需多言便闖了進去。十三爺正在爐前吃酒呢,見四哥來了,先是一愣,又驚喜地叫了一聲:“四哥,下這麼大的雪。你怎麼來了?” 老四並不進屋,他神色嚴峻地站在風雪之中,高舉金牌令箭朗聲說:“有聖旨。” 老十三急忙跑了出來,面北跪下:“兒臣胤祥聆聽聖諭。” “十三弟,皇阿瑪想你了,讓我持此金牌令箭,赦你出去見駕。” 胤祥趴在地上放聲大哭:“皇阿瑪,你還記得胤祥,你還想著我呀……” 胤禎上前拉起胤祥,向房中呆呆站在那里的喬姐和阿蘭瞟了一眼,沉穩地說:“十三弟,先不要哭。走,到後院去,四哥有話告訴你。” 四爺把十三爺帶走了,阿蘭和喬姐卻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從康熙四十七年胤祥被拘禁在養蜂夾道起,她們就分別受八爺和九爺的指派,來到十三爺身邊當奸細。十三爺對她們呢,是時時刻刻小心提防。這兩個女子又都是苦命人,被人賣來賣去,飽嘗了人間辛酸。來的時間長了,她們對胤祥反倒產生了同情、愛慕和敬佩之心。尤其是阿蘭和胤祥有著一段特殊的淵源,更是甯死也不干昧良心的事。那次紫姑行刺,就是她暗中推倒花架報警,保護了十三爺的。可是,這份功勞,阿蘭卻不敢表白,甚至不敢讓人知道,她還得防著喬姐呢!喬姐的心情和阿蘭一樣,又想護著十三爺,又要時時處處替十三爺監視阿蘭。就這樣,十三爺、阿蘭和喬姐這仁人,在相互提防之中,度過了這十年的圈禁生活。對這兩個又像奸細、又像自己人的女人,十三爺也是矛盾重重。高興時,體諒關心,煩惱時,呵斥怒罵。阿蘭和喬姐呢,又要溫存、體貼,小心謹慎地服侍十三爺,又要默默地忍受十三爺的暴怒、訓斥和冷嘲熱諷。她們倆之間還得互相提防著。這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這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這又愛、又恨、又妒忌、又猜疑的日子,她們是怎麼熬過來的呀! 現在,十三爺蒙赦了。阿蘭和喬姐立刻想到,過去的日子,成了一段痛苦而又無法辯白的往事。今後,十三爺會怎樣對待她們,八爺和九爺又豈肯饒過他們。唉,天大的事,莫過一死,就在這十三爺喜慶的日子里,結束生命,以報答十三爺吧。 這一回,阿蘭和喬姐可真是不謀而合了。四爺和十三爺一走,她倆就不約而同地各自回屋,又很快地出來。倆人手中,都拿著一瓶下了毒藥的酒。她們心照不宣地相視一笑,把兩瓶毒酒兌在了一起,倒了兩杯出來,阿蘭端起酒杯,仰天長歎:“十三爺,奴婢走了。我心中只有一句話,阿蘭感激爺一輩子,阿蘭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咱們來世再見吧。”說完一仰脖把酒喝了下去。與此同時,喬姐也冷笑著說:“阿蘭,你以為只有你才是清白的嗎?我也敢說,我喬姐雖不能算好人,可是,我對十三爺也沒做過一件虧心事。”說完,也是一飲而盡。直到這時,她們才互相諒解了。兩人扔掉酒杯,抱在了一起,又一同摔倒在地。她們雙雙自盡身亡了。 胤祥聽完四哥的交代,滿腔熱血奔流。他想喊,他想叫,他想說,我十三爺要干一番事業了!他快步奔進房內換衣服,可是一進門便愣住了。他的面前,是阿蘭和喬姐並肩而臥的兩具尸體。她倆的嘴角里,流著鮮血,可也帶著笑容。胤樣的心碎了,他也完全明白了。他強忍悲痛在心里說:“好,你們走了,我也放心了。我不會忘掉你們的。”他默默地拿過一件自己的披風,慢慢地、輕輕地蓋在了兩具尸體上。然後,匆匆換上貝勒的袍服,就在院中上馬,沖出了府門。 門前,張五哥已經在等候了:“十三爺,四爺已經奉召回暢春園了,派奴才隨您去豐台。還有鄂倫岱,也奉了四爺的差遣,在前邊路口等著呢。” 十三爺一愣:“什麼,鄂倫岱,他不是……” 張五哥一笑:“哦,十三爺,人是會變的嘛。” 十三爺感慨地說:“唉,五哥呀,我圈禁整整十年了,如今才明白,萬歲爺為的是把我藏起來,保護起來。如果不是老人家這樣做,我也許早就變成一堆黃土了。可是,這十年,人心變化太大,就是原來我提拔的那些人,恐怕也有變心的。咱們這趟差,關系著父皇身後的社稷安危,也關系著四爺能不能順利登基。咱們要加倍小心哪!” “是,十三爺說得對,四爺也想到了這一層,怕您剛放出來,軍中有人不信你,讓十七爺和咱們一塊去。” 胤祥心中踏實了:“好,這就好。” 倆人這兒正說呢,路口三匹馬飛奔而來,正是十七爺胤禮和鄂倫岱,還有一名宮中的太監。十六爺胤禮撲上前來抱住了胤祥:“十三哥,兄弟想你想得好苦啊!” 胤祥撫著十六弟的肩膀,看著這位已經長成大小伙子的兄弟,真是感慨萬分:“好兄弟,長這麼大了。別哭,有話以後再說,咱們還得辦差呢。” 當下,幾個人一同上馬,在路上,又做了詳細的商議。轉眼之間,來到了豐台大營。雪夜之中,只見鎮子四周,黑黝黝地立著一座座軍營,卻是更鼓不響,燈火皆無,冷森森,黑沉沉,顯得十分恐怖。胤祥把馬鞭一揮,吩咐一聲:“太監進去通報,就說十六爺和侍衛鄂倫岱來勞軍。” 這里的軍兵統領成文運,是八爺的死黨,也是這次八爺要稱兵宮闈,武力奪權的主將。何柱兒在暢春園聽了八爺的暗示,飛跑回府,與等候在那里的上鴻緒等人商議。他們估計,暢春園的事不妙,八爺當皇上的希望可能要吹。看來,只有用武這最後一招了。于是,便立刻派何柱兒來豐台報信兒,叫成文運點齊兵馬,立即開往暢春園“勤王護駕”。成文運當然聞風而動,馬上把大小將佐全叫來了。可是,他忽然又感到有些不妥當,令旗在手,卻下不了決心。為什麼呢?就因為暢春園事體不明。何柱兒只是傳了個口信,卻並無聖旨。現在暢春園里,部院大臣、文武百官俱在,他如果貿然帶兵殺了過去,上邊一問:你奉了誰的詔旨,勤的哪家王、護的誰的駕,他可怎麼對答呢?再說,九門提督隆科多的兵,近在咫尺而又態度曖昧,如果隆科多站在了對立一面,自己這三萬人開過去,上書房大臣登高一呼,不得讓人家當餃子餡給包了嗎?不行,我不能輕舉妄動,再等等吧。成文運正猶豫呢,忽聽外邊傳進話來,說十六爺和鄂倫岱來了,他心中高興了,十六爺雖說沒黨沒派,鄂倫岱可是八爺的心腹啊!他連忙向將佐們吩咐一聲,讓他們稍候,便把十六爺和鄂倫岱迎了進來,請到後堂去說話。 成文運前腳離開大廳,十三爺和張五哥後腳就進來了。這豐台大營里,十之八九的將官,是十三爺第一次遭難前一手提拔起來的。如今他們見了老主子,又得知十三爺已被皇上赦免,能不高興嗎?請安的、問好的,賀喜的,道乏的,你一言,我一語,那個親熱勁兒就別提了。連那些不是十三爺提拔的人,在旁邊也跟著高興。十三爺卻沒空閑聊。他知道,十六弟和鄂倫岱此刻已在後邊絆住了成文運,便拿出了皇上的金牌令箭,往正中香案上一插。眾將一看,全都驚呆了,急忙跪下磕頭,山呼萬歲。 胤祥沉著地說:“本貝勒奉聖命前來處置豐台大營的軍務,眾將聽令。” “紮!” 胤祥巡視著下邊的將佐,一邊指名道姓地叫著,一邊按級行賞。一會兒功夫,這些將佐個個官升一級。接著,胤祥又發布軍令,命某人帶所部人馬移防通州,某人隨自己去暢春園警衛……全都派了新的差使。末了,他指著一個叫畢力塔的人說: “畢力塔,人家都說你十八件兵器樣樣稀松,今天爺要給你派個重差。帶著你的人立即出發,把白云觀給爺抄了。走了張德明那個雜毛老道,你提溜著腦袋回來見我!” “紮!”畢力塔響亮地答應一聲,正要起身出門,卻聽一聲斷喝: “站住,誰也不准動!” 眾人吃驚之余,抬頭一看,原來是成文運來了。只見他陰險地笑著逼近了十三爺:“十三爺,末將甲胄在身,不能請安了。請問,您這是……” 十三爺哪把他放在眼里啊。他用手一指堂上的金牌令箭說:“瞧見了嗎?十三爺我奉旨前來,處理豐台大營軍務。爺如今是皇命在身。怎麼,你敢不服嗎?” 成文運當然知道金牌令箭的分量。可是,他如今已經綁在了八爺的戰車上,沒法回頭啊。他咬了咬牙,狡辯著說:“奴才是這里的主將。既然十三爺奉旨前來,為什麼不和我打個招呼呢?” 十三爺不屑地冷冷一笑:“你不配。再敢多嘴,爺立即將你革職拿問!” 成文運放刁了:“十三爺,您太孟浪了吧。恕奴才斗膽,豐台的兵,沒有我成某的將令,一兵一卒也休想調動!” 十三爺勃然大怒:“好哇,成文運,你膽子不小,口氣好大呀!豎起你的狗耳朵來,聽爺告訴你。這豐台大營的兵,不是你成文運的,也不是哪位阿哥的。這是皇上的兵,朝廷的兵,你懂嗎?爺我被關了十年,今日剛剛蒙赦,你可以不信我十三爺。可是,皇宮里的太監是假的嗎?十七爺是假的嗎?這上邊供的金牌令箭是假的嗎?!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如果不是十萬火急的軍情大事,皇上能讓爺帶這金牌令箭嗎?你成文運膽敢藐視我和十七爺,膽敢抗拒皇上調兵的旨意,爺問你,這該當何罪?!” 成文運心里清楚,十三爺說的全是正理。可事到如今,他無路可走啊,只好硬抗了:“十三爺,那,那你要把我怎麼樣?” 十三爺斬釘截鐵地說:“要你聽從爺的將令!” 成文運咬著牙根又問:“我要是不從呢?” 鄔思明多次說過,十三爺是關在寵子里的老虎。如今猛虎歸山,十三爺要殺人了。他濃眉霍地一跳,厲聲喊道: “來人,把這個膽敢藐視皇命,違抗聖旨的奴才就地正法!” 鄂倫岱應聲而出,拔劍向前,還沒等成文運醒過神兒來呢,那劍已經洞穿了他的胸膛。鄂倫岱一邊在成文運的尸體上蹭著劍上的血跡,一邊虎視眈眈地注視著下邊的將佐,大聲說: “還有不服的人嗎?來,試試老子的手段吧。” 鄂倫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小子,誰不知道啊。再說,這里大部分將佐又都是十三爺手下的老人,一時,全都重新跪下,齊聲高喊: “奴才等謹遵聖諭。” 十三爺這才緩了口氣說:“好,能忠君辦差,就是好臣子,爺會為你們記功的。按剛才的分派,出兵吧!” 豐台大營號炮響起,三萬軍兵,全部出動,各自奔向新的防地。胤祥帶了三千勁旅,飛馬來到暢春園,在離園子二里多的地方停了下來。讓十七弟在此掌握,自己卻馬不停蹄地進了暢春園,翻身下馬,急步闖到了窮廬。這時,里邊早已是哭聲震天了。 胤祥來到窮廬門前時,只見一個人面向內,背朝外,坐在門洞里的一張大椅子上。他不由得吃了一驚,近前一看,原來是武丹。胤祥脫口叫道: “啊,武老將軍,您怎麼坐在這里,風雪這麼大,快回屋里暖和一下吧。” 可是,武丹卻一動不動。胤祥撲到近前,仔細審視。啊?!原來這位老將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死去了。他的頭上、臉上、胡須上,早已掛滿了霜花,眼睛卻瞪得大大的。臨死前流出來的淚水,在他那刻滿皺紋的臉上結成了冰凌。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五四、巧運籌生死兩遺詔 防叛逆臨終萬言書     下篇:五六、大勢去阿哥奉遺命 好運來雍正立新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