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異世傲天 第三百五十八章 道明實  
   
第三百五十八章 道明實

送衛,步向大家推薦一部,都市異能類川江酬兜里揣書號心淤努上帝很牛吧.一句"我"要天有天要地有地;黑帝斯很牛吧,只要死了都歸他管;如來佛牛吧,翻翻巴掌,就把孫猴子壓了五百年;玉皇大帝牛吧,動不動幾十萬天兵天將砸你家玻璃……

告訴你,在爺這兒都白搭,因為,他們那神位就是爺販賣給他們的!

過了大概半個時之後格里斯竟然渾身奇跡般的好了大半,頓時格里斯從地上慢慢的爬了起來,然後將頭抬了起來,頓時間到龍傲天那似笑非笑的表,頓時渾身一顫,見到一邊的迷你型的金,格里斯更是渾身抖,樣子顯得十分的局促."怎麼樣,大蜥蜴,你是不是還認為我們不能進來呢?"龍傲天眯著眼睛對著格里斯道,語氣中充滿了調侃.

聽到龍傲天格里斯先是一陣的惱怒,不過很快就是下意識的一陣顫抖,剛才的形可是曆曆在目,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格里斯是真的受夠了,他以後再也不想承受那樣的痛苦了,決安一定不再與龍傲天還有金為敵.

"不,不,不,尊敬的強者,我沒有那個意思了,您隨便您隨便."格里斯頓時下意識的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過此時格里斯看向金的時候,由于距離比較近,所以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威壓竟然也是越來越明顯,使得格里斯根本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不過此時格里斯不斷的回想剛才的金的姿態,頓時感覺到金的樣子有些眼熟,沒錯,就是眼熟,仿佛以前在什麼地方見過似的,不過又不敢確認,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金.

嚇亨,算你個大蜥蜴識相,今天要不是主人阻止的話,我一定將你大卸八塊,竟然敢我是雜種,我是雜種的話那你們都是什麼,連雜種都不如.竟然敢對我這麼話,就算你們那個狗屁龍神見了老子也得給我乖乖的,就你?你也敢這樣做?金見到格里斯的樣子頓時跳出來道,對著格里斯就是一陣的大罵.

不過金道龍神的時候,格里斯頓時一下子想起了金看上去為什麼這麼眼熟了,這金的形象竟然跟龍島中的龍族祭壇中的龍神的雕像十分的相像,不過剛才金的樣子很顯然比那個所謂的龍神更加的威風,在聯想到金剛才到連龍神都不放到眼里,格里斯心中的震驚無法複加,在整個龍族中.噶神可是處于最高地位的,龍神的尊嚴不容褻瀆,要是換成別人出剛才的話的話,格里斯一定會沖上去跟對方決斗,可是從金嘴中出來格里斯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

"難道您認識龍神大人嗎?"這時候格里斯有些不敢確定的道,因為金的樣子跟龍神實在是太像了,因此他才問出這麼一句話.想要確認一下.

"哼,龍神?就他也配稱龍神,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過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是見了老子他照樣得給我恭恭敬敬的.金有些得意的道,仿佛此時龍神就跪在他面前的似的.

"對了,不知道兩位到才為什麼打起來了?"龍傲天這個時候站出來道,雖然想到這件事或許與他有關系,但是他還是得好好確認一下,于是對這兩個神獸道.

"尊敬的強者,是這樣的,幾十年前,我現了一株萬年朱果,于是我就在朱果生長的地方建立了一個洞府.等待著朱果的成熟,就這樣一等就是幾十年,可是這蜥蜴八年前的時候竟然趁著我生育後實力大降的原因來到我洞府的旁邊,將我守護了幾十年的朱果給偷偷的偷走了,頓時我現之後就與她生了一場大戰,不過最後我由于產卵之後實力下降得厲害,所以為這蜥蜴給得逞了,可是當我回到洞府的時候孕育我女兒的卵竟然消失了,于是我就將這件事推到了這死蜥蜴的身上,畢竟要是他不來趁人之危的話我的孩子也不會消失."鳳嬌一口氣將所有的事大體了一下.

龍傲天一聽果然是八年前的事,想到八成是自己帶走的那只魔獸卵了,不過現在龍傲天在考慮這件事到底怎麼辦,當時的時候龍傲天已經將那冰鳳孵化出來了,而且已經跟龍傲雪簽約了,龍傲天也不想交出來,于是現在的事有些為難.

最後龍傲玉覺得還是先嘗試著看看能不能勸他跟自己混,耍是這樣的話就萬事大吉了,也不用費多大的事了,要是不行的話再考慮其他的辦法,當時龍傲天讓龍傲雪在簽約的時候就已經簽訂的是平等契約,這樣的話既可以不妨礙魔獸的成長而且還可以讓魔獸對主人產生好感,因此經過這麼多年的培養,龍傲雪跟冰鳳之間的關系已經十分的默契了,即使到時候鳳嬌想要收回去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最後龍傲天決定先將這件事的真相出來,看看對方到底什麼反應.

"額,原來是這樣,我想問一下,鳳嬌你的洞府是不是就在這里往北三十里的一個寒洞呢?"龍傲天想了想具體方位有些疑問的道.

"尊敬的強者,不知道您是怎麼知道我的洞府所在的,是的.我的洞府就在這里往北三十多里."冰鳳對于龍傲天能夠出他的洞府所在心中也是驚訝異常,要知道他的那個地方實在是有些太荒涼了,一般的魔獸對那里根本都不會有興趣,要是不是冰鳳喜歡那里的寒冷的環境的話,恐怕不會有任何一只魔獸生活在哪里.

"這介"其實是這樣的,我或許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龍傲天實話道.然後開始觀察鳳嬌的反應.

果然鳳嬌一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頓時激動地朝著龍傲天這邊移動過來,走到龍傲天身前的時候頓時化成一個少*婦的模樣,然後有些失控的拉著龍傲天的胳膊焦急地道:"快,快告訴我,我的孩子在哪里,只要你告訴我我的孩子在哪里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我保證,求你了請你告訴我吧.

雖然龍傲天被這麼一個美豔的少*婦抱著身體上感覺十分的舒爽,不過心中卻是有些不自在,畢竟這冰鳳的年紀恐怕有幾百歲了,甚至有可能上千歲,立馬將剛才的想

"鳳嬌,我想你應該先冷靜一下,不要著急,好嗎?"龍傲天輕輕地將鳳嬌的手臂用力量震開,然後順利的擺脫了鳳嬌的雙手,對著風嬌道,從鳳嬌的表現可以看出,鳳嬌對這個孩子的失蹤十分的傷心,而且從剛才的戰斗中也可以看出來這個孩子在她心中的重要性了,頓時龍傲天心中也有一些感動,畢竟龍傲天可不是沒有感的生物,見到這種事肯定心里也會有些難受的.

這時候鳳嬌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失禮了,然後連忙道歉道:"這個,對不起,尊敬的強者,我剛才是有些太激動了,請你不要介意好嗎?"風嬌有些可憐地對著龍傲天道,眼神中充滿了擔憂,她害怕龍傲天因為她剛才的表現而不高興,立即向龍傲天賠禮道歉.

"這介"沒有關系的,其實,這件事也與我有關,恐怕你這幾年真的有些錯怪這只蜥蜴了,你的女兒根本沒有被蜥蜴給弄是"龍傲天慢慢的解釋道.

"什麼,您什麼?我的孩子的失蹤與您有關系,您能不能的再仔細一點呢,我有些聽不明白了.不過你也不用幫這死蜥蜴好話了,雖然我的女兒或許不是被他擄走的,但是他卻也是難逃責任,要不是他偷我的朱果的話我也不會離開我的洞府."蜂膠一臉憤怒看著格里斯憤恨地道.

"其實是這樣的,我八年前離開家族外出游曆,接過來到了魔獸森林,最後誤打誤撞之下竟然找到了你的洞府,可是我進去的時候里面根本沒有任何人,只剩下一個銀白色大蛋,我看著好奇就收了起來,最後他竟然自己孵化了出來,然後我才知道我得到的是一只冰鳳的卵."龍傲天完之後抬頭看了看鳳嬌.

"什麼!我的女兒竟然是被你拿走的.我的女兒在哪里,求你把女兒還給我好不好,讓我見見我的女兒吧."鳳嬌時有些激動地道.畢竟將近十年之後竟然聽到了自己女兒的消息,鳳嬌心中只有興奮.

"額,這介"其實,也不是我不想給你,只是你的女兒並不在我身邊,她在我姐姐那里,現在已經成了我姐姐的魔寵了,不過你放心她跟著我姐姐的話絕對不會吃虧的.而且我也沒有給他們簽訂主仆契約,而是簽訂的平等契約龍傲天見到她的樣子十分的可憐于是也不隱瞞她直接將事的真相了出來.

才開始鳳嬌聽到龍傲天自己的孩子竟然成了別人的魔寵,頓時心中十分的憤怒,不過又有些無奈,畢竟對方可是龍傲天的姐姐,從龍傲天剛才的實力看得出來,要是想將自己的孩子搶回來絕對是不可能的了,不過聽到後面的時候心中又好受了一些"畢竟這樣的話對她的孩子也是有好處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見識到了龍傲天的厲害,也感覺自己的女兒肯定也不會太苦,甚至比跟著自己還要好.

不過事雖然是這樣的,但是鳳嬌這麼多年來對孩子的思念卻使得她十分的想見她的孩子一面,她知道要是想要見自己的孩子的話主要還是要看龍傲天,頓時鳳嬌用一種乞求的目光看著龍傲天道:"尊敬的強者,我知道讓你放了我女兒的話是不可能的,我也不奢求了,我只是想見見我女兒可以嗎

"呵呵,這個當然可以,不過現在不行,畢竟我姐姐可是離這里很遠的,而且我也有事要處理,一時半會兒根本回不去,你看這個怎麼辦呢?龍傲天見到對方的樣子也是有些不忍心的道.

"喂冰鳳,不如你跟我主人混算了,跟著我主人絕對有前途,比你呆在這個爛地方要強多了,你在這里一個人修煉的話恐怕到神獸後期也就是你的極限了,雖然你有一點冰雪鳳凰的傳承記憶,但是那點東西還是不足使你突破的,根本不可能再進一步了,不過你要是跟了我主人之後,嘿嘿,那好處可是絕對過你的想象,而且要是你跟了我主人之後雖然我不能給你完整的冰雪鳳凰的記憶,但是我卻可以給你完整的冰雪鳳凰的修煉法決,怎麼樣,看看你現在哪些皮毛法決還不夠丟人的,而且那樣的話你也可以天天跟你的孩子在一起了,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這時候金竟然率先的誘惑起冰鳳來.

龍傲天聽了金的話之後頓時忍不住想要贊美金兩句,簡直是太有才了,竟然也學會了這一手.這讓龍傲天十分的意外,現在金簡直越來越*詐了.而鳳嬌一聽金的話頓時有些震驚的看著望著金,手指著金,嘴唇顫抖的道:"你,你是怎麼知道我有冰雪鳳凰的傳承記憶的,這件事悄你聽誰的,不可能的,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知道的,這怎麼可能?鳳嬌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看著金.很顯然十分想要知道金是怎麼知道.

"切,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你身上有冰雪鳳凰的一絲絲血脈,有他的傳承記憶有什麼大不了的,而且,你剛才打斗的時候用出的招式中已經明了這個問題,鼻然你的真元靈力雜亂不堪,但是卻也算是懂得了一點靈力的運用,所以很容易就判斷出來了啊,這有什麼,金毫不在乎的道,而且語氣中對鳳嬌的靈力十分的不屑.

鳳嬌聽了金的解釋之後心中頓時有些掙紮,從剛才金的話中她已經猜出了或許不止自己會用靈力金肯定也會,而且用的絕對比自己要精純,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靈力與真正的靈力相比有很大的差別,畢竟由于血脈的關系傳承記憶已經十分的殘缺不全了.

現在有兩條路擺在她面前,一個是拒絕金的建議,然後她永遠見不到自己的孩子,另一個則是跟著眼前的強者,不僅能夠見到自己的孩子,而且還可以獲得比較好的修煉方法,可是這樣一來她也就失去了自*.

作為一個真正的神獸後裔,她的高傲並不允許她輕易的臣服于任何人,頓時鳳嬌也陷入了兩難.

緊跟龍傲天混了這麼久,對于這些察觀色也是十分的了解,見到鳳嬌的樣子頓時知道她在想什麼,頓時開口道:"你放心吧跟著我主人,他一般況下是不會限制你的自*的,還有你也不用感覺到有什麼高傲的,難道你以為你的血脈比我還高貴?就算真正的冰雪鳳凰也跟我相差十萬八千里,更何況你

更新超

上篇:第三百五十七章 暴怒的金     下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恐嚇格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