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異世傲天 第七百一十八章 憤怒的消息!!我是許德拉!!  
   
第七百一十八章 憤怒的消息!!我是許德拉!!

"砰"下一刻許德拉的身形頓時出現在了火焰列的身邊,狠狠的朝著火焰列的身上轟去,火炎烈的身體頓時再一次的朝著遠處飛去,同時還伴隨著一聲巨大的嘶鳴聲,不過這一聲卻是充滿了痛苦,很顯然這一次許德拉用得力氣不.

"轟轟轟"見到這種況之後許德拉並沒有停止,而是再一次跟了上去,又朝著他的身上轟出了三拳,當然了比起剛才的那一拳來卻是弱了不少,最後一下許德拉一腳將火炎烈踹到了地上.

"怎麼樣,服氣了沒有,這株龍炎果讓給我們你還有意見嗎?"許德拉頓時來到了火炎烈的身邊陰陰的道.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想讓我屈服沒門,除非你殺了我,不然的話別想讓我讓給你."火炎烈聽到許德拉的話頓時有些懊惱的道,不過語氣中卻充滿了決然的味道,要知道龍族可都是十分的高傲的,想要讓他們主動屈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哦?你真的不怕死?你以為我真的不會殺了你?"許德拉頓時有些玩味的道.

"哼,你敢不敢殺我跟我沒有關系,不過我卻知道只要你殺了我你將永遠會成為了我們龍域的敵人,龍域肯定會替我報仇的."火炎烈頓時狠狠的道,仿佛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呵呵,不錯嘛,挺有骨氣的,沒想到你還有點長進,我還以為你一直都一點長進沒有呢."許德拉笑著的道.

龍傲天幾個人見到火炎烈的樣子之後頓時也是有些佩服起對方來,雖然這個火炎烈的脾氣有些臭,但是還是挺有骨氣的.這一點倒是令龍傲天有些欣賞.

"哼,龍族的尊嚴不容有損,所以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屈服的."火炎烈頓時堅定的道.

"哦?是這樣嗎?不過就算是這樣又怎麼樣,難道你以為你能夠阻止的了我們,你現在這個樣子能夠阻止我們收取龍炎果嗎?真是笑話,更何況那麼好的東西給你吃簡直就是浪費."許德拉頓時有些玩味的道.

"你你要是敢拿得話我就算是拼著自爆也不會讓你們好受的,雖然我的實力不如你,但是我要是自爆的話你們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吧.大不了一死,死之前能夠讓你們付出代價也足夠了."火炎烈眼神中頓時露出了瘋狂地神色,很顯然他已經做好了自爆的思想准備.

"哦?自爆?你以為我會給你機會,讓你自爆嗎?"完之後許德拉頓時手中打出了一道金光,隨後鑽到了火炎烈的丹田中,頓時金色的能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網,將火炎烈的丹田給封了起來,除非火炎烈的實力有許德拉那麼厲害,要不然的話他想要自爆絕對不可能的.

"你,你,該死的,你對我做了什麼"火炎烈感覺到一道黃光朝著自己飛射而來,還沒等到他反應過來,拿到黃光就已經鑽到了他的丹田中,隨後他感覺自己的丹田竟然無法調動了,也就是現在的火炎烈僅僅只是一個紙老虎了,只剩下一個空架子了,對于這突然出現的一幕頓時讓火炎烈心中異常的驚駭.

"沒什麼,只不過讓你不要傻事罷了,雖然你自爆的那點能量根本就上不到我們,但是我可不能讓你那麼死了,雖然你死了對我們的威脅沒有多少,但是總會有些麻煩的,我們很討厭麻煩,所以就饒你一條命."許德拉頓時笑著道.

"該死的,有本事你們趕緊殺了我,這樣折磨我算什麼本事"火炎烈頓時有些憤怒的道,只不過此時他的聲音中充滿了無奈和失落.

"嘿嘿,想死?我可不會如你得意,好了,懶得跟你計較了,老大,趕緊收取吧,玩也玩夠了,取完了我們就走吧."許德拉笑著到,隨後走到了龍傲天的身邊.

"恩,好吧,你把他扔在這里不會有事吧."龍傲天看了看一邊虛弱的火炎烈之後頓時有些擔憂的道.

"放心吧,老大,這個地方已經是火龍族的地盤了,沒有人敢到這里撒野,在這里他安全的很,沒有跟敢殘殺他."許德拉蠻不在乎的道.

"恩,那就好"龍傲天聽了許德拉的話頓時點點頭道.然後就朝著龍炎果的方向走去,火炎烈見到龍傲天幾個人的動作之後頓時眼神中充滿了憤怒的神色,這可是他守護了整整五百年的東西啊,眼見著就可以收獲了,沒想到半路上竟然殺出了龍傲天幾個人,這讓他如何受得了,而且最主要的是龍傲天幾個人竟然是人類,讓幾個人類在自己的大本營搶劫了,這不得不十分的丟人.

"嗷~"就在龍傲天准備收取龍炎果的時候忽然從遠處又傳來了一道渾厚的龍吟聲,比起剛才火炎烈的龍吟來,這道龍吟無論是氣勢還是威嚴上都要高了不少.

"恩?還有人來?這次來的好像是個頂級神初期的龍族,不知道是什麼人?"龍傲天頓時有些疑惑的道,隨即將目光望向了龍吟傳來的方向.

而火炎烈聽到了龍吟聲之後頓時變得有些興奮起來,因為他已經聽出了這道龍吟聲的主人,當時的時候這個龍炎果其實並不是他一個人發現,而是跟另外兩個人一起發現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夠守得住這個龍炎果,現在看到一個人來到了這里,他心中自然是十分的興奮,要知道對方的實力可是遠遠高于他的.

很快一頭火色的巨龍就出現在了龍傲天幾個人的視線中,不過當看到這個身影之後許德拉的臉色頓時猛地一變,隨後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你認識他?"龍傲天頓時有些好奇的道.

"認識,當然認識,當年要不是他我恐怕還要被很多人欺負,老大,這個就是火龍王的兒子,我跟你過的火天狂,火大哥."許德拉頓時激動地解釋道.

"火天狂?他就是火天狂?火龍族的王子?恩,不錯,已經到了頂級神初期頂峰的修為了,的確是一個天才.不知道他來干什麼?"龍傲天見到火天狂之後頓時認真的打量了一下然後點點頭道.

火炎烈聽到了龍傲天跟許德拉的話之後心中頓時有些震驚,因為他發現許德拉好像稱呼火天狂為火大哥?這讓火炎烈十分的震驚,要知道火天狂可是根本就不認識什麼人類的,不過很快火炎烈就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許德拉根本就不是什麼人類,而是龍族,只是身上的氣息被他隱藏了.

"呼"很快隨著一陣呼嘯聲火天狂的巨大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很快火天狂就發現了龍傲天等人,當然也是發現了趴在地上的火炎烈.

見到火炎烈的樣子之後火天狂頓時變得異常的憤怒,身上光一閃,變成了一個一頭色頭發年輕人,很快來到了火炎烈的身邊,隨後就探查了一下火炎烈的身體,不過令他震驚的是火炎烈體內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僅僅是體表傷勢比較嚴重罷了,這對龍族來不算什麼大問題,不過令他不解的是火炎烈的丹田竟然被封印了,憑借他的實力竟然對這個封印無能為力,這讓他異常的震驚,隨後也是十分的憤怒,畢竟他可是火龍族的人,見到自己的族人被弄成這樣,這如何能不令他憤怒.很快他就想到了肯定是龍傲天幾個人做的,而且從龍傲天幾個人身上他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同類的氣息,如此一來這就更讓火天狂憤怒.

"告訴我,是不是他們把你弄成這樣的."火天狂低沉的道,很顯然火天狂已經到了憤怒的極點.

"是,是的,王子殿下,就是那個藍頭發的人把我弄成這樣的,不過王子殿下要心他的實力十分的強悍,我用出了秘法都不是對方的一合之敵."火炎烈頓時道.

"什麼這麼強"火天狂頓時震驚的道,他可是知道火炎烈的實力的,要是火炎烈使用秘法的話雖然他可以戰勝他,不過可是要費很大的周章的,可是對方竟然能夠一招制服他由此可見對方的實力有多麼的強悍了.不過火天狂心中卻沒有懼怕,而是問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對你?"

"王子殿下,他們要搶奪我們的龍炎果,我不同意,結果就打起來了."火炎烈憤恨的道.

"什麼該死的,你們這群混蛋,竟然來搶奪我們的龍炎果簡直是找死"聽到火炎烈的話之後火天狂身上的氣息頓時變得狂暴無比,身上的氣息也是變得有些暴*,很顯然他的怒火已經到了要爆發的邊緣了.

"王子殿下不要沖動,這些人的實力太強了,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還是趕緊發信號吧,這龍炎果一定不能讓對方得到,要知道公主的傷勢可是要依靠這個龍炎果了."火炎烈頓時緊張的道.他雖然脾氣不好,但是也知道一些事的輕重,他知道火天狂絕對不能夠發生什麼意外,不然的話對火龍族的打擊就是在世太大了.

"吼"聽到了火焰烈的話之後還沒等著火天狂有什麼反應,一邊的許德拉頓時臉色狂變,一股暴虐的氣息從許德拉的身上散發了出來,隨後一股龐大的無與倫比的龍威頓時從許德拉的身上蔓延開來,極度的憤怒之下使得許德拉根本就管不了那麼多了,身上的氣息毫不掩飾的散發了出來.

隨後只見許德拉身體頓時化作一道殘影,下一刻就出現在了火炎烈的身邊,眼睛死死的盯著火炎烈,冷冷的道:"誰到底是誰傷害的她該死的快點到底是誰"許德拉由于憤怒的緣故渾身的氣勢已經攀升到了頂點,聲音如同從九幽地獄中傳出來似的,不帶一絲的感.

火炎烈還有火天狂此時臉上的表十分的痛苦,特別是火炎烈已經被許德拉禁錮起來了,反抗能力大大的下降,加上許德拉的全部氣勢大部分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這更讓火炎烈受不了了,腦海中不斷的傳來一陣陣的昏厥的感覺,在許德拉的龐大的龍威下火炎烈的精神已經幾近崩潰了.

而一邊的火天狂則是異常的震驚,臉上除了震驚就是疑惑,原來的憤怒的表全然消失不見了,他沒有想到火炎烈僅僅這麼一句話竟然讓對方如此的失態,而且火天狂從許德拉的表現上可以看出對方竟然好像是對自己的妹妹十分的關心.

不過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疑惑,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妹妹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一個超級高手,從許德拉的身上他感受到了連他父親身上都沒有的強大的氣息,這讓他心中異常的震驚.

"好了,冷靜點,他已經快不行了,趕緊把你的氣勢收回去"龍傲天也沒有想到許德拉竟然會如此的失態,連忙上去道.

聽到龍傲天的話之後許德拉憤怒的緒才漸漸的平複了下來,隨後許德拉也是注意到了火炎烈的況,頓時將自己的威壓收了回來,然後冷冷的道:"快,到底是怎麼回事靈兒怎麼會受傷的,難道火龍王的地盤上還敢有人對她下毒手不成?"

"呼"許德拉將威壓收了起來之後火天狂還有火炎烈頓時長長的籲了一口氣,不過看向許德拉的目光中充滿了敬畏的神色.

"快,到底是什麼事,不然我殺了你"許德拉見到對方的樣子頓時催促道.

"不.不是的,公主不是在火龍族受得傷,我們火龍族可是安全的很,沒有人敢來火龍族傷害我們的公主."火炎烈戰戰兢兢的道.

"恩?不是火龍族?那是在什麼地方?該死的,你們竟然讓他離開了火龍族,為什麼不派人保護她"許德拉頓時憤怒的道.

"不時的,你聽我完,公主是因為參加試煉才會受傷的,我想您也應該知道龍族中的試煉吧,公主是在試煉的時候遇到了強大的凶獸才受得傷,幸虧旁邊有人拼死保護,不然的話公主恐怕就隕落了.為了保護公主一個頂級神後期的長老身隕了."火炎烈連忙解釋道.

"試煉?你是靈兒是在無盡之海中試煉的時候受得傷?該死的,龍族中試煉的時候不是都會提前勘察一下嗎?為什麼讓靈兒去那麼危險的地方."許德拉聽了之後頓時再一次憤怒的吼道.

"這是公主自己要求的,公主為了提升實力才這麼做的,龍王陛下拗不過公主才讓他去的,不過龍王陛下還是選擇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可是誰知道那里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了一個無比狂暴的凶獸."火炎烈心翼翼的道.

"告訴我,靈兒的傷勢怎麼樣了"許德拉陰沉的道.

"公主的體內被凶獸的寒氣入侵,體內經脈已經被凍結了,龍王陛下也沒有辦法,後來龍神大人知道了,親自出手穩定了公主體內的傷勢,可是仍然是無法將公主痊愈,只能選擇不停的用一些火屬性的藥材幫助公主抵抗體內的寒氣,不過現在公主的況已經越來越差了,龍神大人也對此沒有辦法,所以我們只能盡可能的收集一些高級的藥材幫助公主續命,希望出現奇跡.這個藥材是我們五百年千發現的,當時的時候我們一起發現的,開始的時候還想憑借著這個東西提升一點實力,可是沒想到公主竟然出現了意外."到這里火炎烈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了濃濃的哀傷.

"什麼連龍神都沒有辦法嗎?這怎麼可能該死的"許德拉聽完之後頓時有些憤怒的道,同時語氣中也是透露出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請問你到底是誰?"就在這時火天狂忍不住問道.

"王子你不認識他?"火炎烈頓時有些驚訝的道,要知道剛才的時候他可是親耳聽到了許德拉稱呼火天狂為火大哥的,可是現在聽到火天狂竟然不認識對方,這讓他有些疑惑.

"恩?我怎麼會認識他?"火天狂頓時有些疑惑的道.

"我叫許德拉火大哥,還記得我嗎?"許德拉望著火天狂開口道.

"許,許德拉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你你怎麼可能變成這個樣子"火天狂聽到了許德拉的話之後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滿臉不敢相信的望著許德拉,頭也是不斷的搖著,很顯然不相信,畢竟現在的許德拉的形象跟以前的許德拉基本上沒有一點相像之處,難怪火天狂認不出許德拉.

※※※※※※※※※※※※※※※※※※※※※※※※※※※※※※※※※※※※※※※※※※※※※

兩更已經完全碼完了,大家漫漫看,空空睡覺了,累死了也煩死了,這幾天的日子空空真的快要崩潰了,哎,無奈啊希望大家給點動力,也讓空空高興一下

上篇:第七百一十七章 巧遇故人,狂揍!!     下篇:第七百一十九章 九幽寒氣!震驚!!